習近平出席互聯網大會的真實意圖 今日點擊(2403-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2 月 19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晚上偷空看了1個小時的霸王別姬,這是個老電影,陳凱歌拍的,網評當中有一個說法,說陳凱歌拍完這個電影之後夠吃兩輩子。

陳凱歌確實在吃兩輩子,看看那個電影,再看看他拍的這個道士下山,這個不可相信。那個電影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那是中國拍出來,最好的一部電影─霸王別姬。

那你讓我感覺的看過那個電影的人,幾乎都評價,人生如戲,那影片中陳凱歌的過去曾經的他,和今天的他,人生如戲。

影片裡面的張國榮已經沒了,他的事業、他的演技、他的一切的一切,是多少今天人甭管是遐想還是瞎想,甭管是黃梁一夢還是半夜噩夢,沒有幾個能成張國榮的,在他生前時的那一番事業,對不對!

裡面另外一個角色,鞏俐演的,那今天的鞏俐在個人生活中經歷過,我們不好形容啦,大家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人生如戲,張豐毅我個人看電影很少,中國電影更少,但是確實沒在看張豐毅,沒有聽到過,沒有聽到什麼更多的如何如何。

霸王別姬裡面講的這主要的4個人,在現實生活中與他們這個戲中,所扮演的角色,有過之無不及。

反過來我們再看看活的徐明驟然而去;死的開來又活了,郭廣昌被弄走消失,然後又出現,沒人說是,沒人說不是;他自己也不敢說是,不敢說不是。

曾經的周永康、曾經的徐才厚、曾經的郭伯雄、曾經的令計劃,曾經的諸多的那響噹噹的人物,今天有的早已成鬼了。

而今天的主政的人在幾十年前,習近平在十幾歲的時候,隨他父親一起挨批鬥,監獄。而今天他是主子,人生如戲。

我問大家你說是有錢的快樂了,有權的快樂了,有勢的快樂了,有名的快樂了,還是什麼東西快樂了,還是不快樂了。人生活在相生相剋的空間中,每一個人都期盼著夢想自己沒有得到的,根本不了解的東西,只是他認為是那樣,在他得到的同時他同時失去了自己。

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主席單九良「失聯」

BBC這麼報的: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的主席單九良失聯。香港驛馬國際控股宣布,那最近未能與主席兼執行董事單九良取得聯繫。單九良同時是中國昆明泛亞有色金屬,有限公司的董事會的主席。而泛亞有限金屬交易,此前出現了兌現危機。

文章說得很詳細,那單九良10月15日出席過董事會會議,之後就再也見不到人了。而單九良在大陸投資實業,大宗貨品交易和金融領域,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是中國大陸主要的有色金屬的交易平台。

這個文章主要是介紹單九良消失了,也介紹了有色金屬的交易所本身呢,出現了這種兌付的衝突,很多投資者要取回現金,但取不回來,出現了抗議的場面。

那泛亞本身公布的數據表示,他的註冊會員有22萬,融資超過了430億人民幣,全國超過8萬個投資者,大約有360億元人民幣沒有收回。圈錢的沒了,對吧!

那給我們的感覺就是,又是金融體系當中又沒了一個,而被吞掉的錢呢,是普通老闆姓的。

前兩天我們在節目當中曾經提到,把中央電視台給圈進去的,我們只能叫姓e的,折菜了,基本全都封殺了,凍結了他們的財產,凍結了他所有的東西。但是大批的投資者的錢,會不會回來?

有朋友在我節目當中層經問過,也提到過,我那50萬、20多萬能不能拿得回來,我們過去的經驗,現在不知道。過去的經驗,因為20多年前我們知道有過這樣的故事,挺不容易的,拿回來挺不容易的。

你不知道那東西上哪去了,當他一查的時候你會發覺什麼都沒有了。

那我記得在烏鎮開會,這件事情基本就快結束了。而烏鎮開會這一次最大的看點就是,1萬人的烏鎮去了4萬,上頭有飛機、地上有坦克、水裡有水鬼,去保護安全問題。

到底保護誰的安全?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講得很清楚,我一直說今天的習近平遇見麻煩,他不知道誰殺他,一定在他身上。

原因就是從天津大爆炸延續到今天,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今天應該公布殺掉江澤民,幹掉江澤民、曾慶紅,他不公布,就讓下面的事情,讓下面的人馬出現了一種希望,對吧!那些具體管事的,所以才會出現。

就像我說的軍改似的,你不幹掉老江,你提前軍改,宣布把七大軍區,變成五大戰區、四大戰區,誰?那些上將是能跟老江勾上嘎的,那你不把腦袋砍囉!

那這些人當你軍改的時候,涉及到他們的個人的利益,整體不幹,你除非把上將全幹了,全給弄掉,買點肉給他炒囉,回家吃炸醬麵,對不對!

但是這個體制在,黨的體制在,這些人反對你。就是當被觸及到個人利益的時候,他會利用黨的機制,間架結構,跟你對著幹,對吧!

誰都不出頭,但大家都出頭,誰都是縮頭烏龜,但都縮在一起的時候你還扛不動他,因為那烏龜把腦袋縮進去,你沒法弄的,我相信遇到這個問題囉!

烏鎮世界網絡大會「小米加步槍」保衛習近平安全

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烏鎮小米加步槍,保護習近平的安全。

這人家放料了,我就跟大家解釋人家這麼說的,它提到說什麼叫小米加步槍,網絡安全由馬雲負責,阿里巴巴,這人家說的咱們不置評論。

它說再有呢,這一次習近平執意出席本次大會,本來應該是李克強,結果習近平去呢那概念就不一樣。

其實參加會議的人物我們就說過,這會議本身就是瞎掰的,但是習近平為什麼要去參加?大家也聽過他的講話,就是跟中國現實對網絡封殺的,完全正好是大相逕庭,對立的。

但他為什麼這麼說,是習近平要說話,他根本不管現在的中國的環境是什麼,他要說話,他要一個平台說話,說他要說的話。

我相信朋友能理解我說的意思,所以你看起來是中國在開互聯網大會,他實際在藉助這樣的平台,在繼續著中共黨內,最高權力的鬥爭過程中。

它是一個表現的平台,這裡關鍵就是小米加步槍,它說了一個小米,參加會的人,一人給白送了一個小米手機。

小米兒啊聽就紅軍的概念,一人給了一個小米的手機,結果據說,它說的,小米手機只要打開一試,就完了。你就在人家的監控中,所以送給你一個禮物,是為了能夠把你抓在手裡頭,倒是合拍。

然後它提到小米加步槍,本次舉行會議的烏鎮,早就裡三層外三層,武裝到牙齒。

裡三層是習近平的貼身保鑣,御用特警和中央警衛局組成;外三層是浙江公安、武警和南京軍區,把守咽喉要道。

這都形容詞了,也就是說小米加步槍呢,那步槍是指那4萬人,但它裡頭就沒提到,到底誰要要習近平的命。所以在我的眼睛裡他真正防範的就是,他都不知道誰是他的敵人。

因為在黨的體制之下,他在稟承著,他在走著一條反腐亡黨之路的時候,而你今天不能把江澤民拿下的時候,任何在過去時間裡獲得了利益,成為了你今天被反腐的對象的時候,當他手裡有一定實用的傢伙,有個燒火棍,他都是威脅著你。

那蘋果日報李平寫了一篇果論,就是來評這個烏鎮這件事情,共產黨召開的,所以他寫得比較直接。中共就是互聯網的痛點,文章裡的觀點差不多,在我前兩集的節目當中都有介紹了。

所以我只是跟大家分享說,全球所有的人 中國人外國人都明白,在中國召開互聯網大會,也沒人來。一些生意人來,那大的國家只有俄羅斯來,其他都沒來。

那在這個背景之下,你開這種會,其實習近平要執意出現的話,在我的眼睛裡根本就不是會議本身,他藉助這個名稱、藉助這個平台,講他的話。

這話講給誰聽的?不是講給世界聽的,是講給中南海裡面聽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