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的主人!紀錄片導演選原民立委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2 月 25 日訊】原住民在台灣只佔2.3%人口,卻能細分成16個族群,台灣的原住民文化豐富紛呈,更是世界南島語系的源頭,而台灣民主化過程中,1980年代也曾掀起一波原住民運動,但一直處於社會較邊緣弱勢的他們,在現代社會生活面臨的困境卻有增無減,我們今天的選戰立委素描,帶您看見一位,想要用政治改變這些困境,堅持獨立參選原住民立委的紀錄片導演。

馬躍.比吼競選團隊(2015.11.26):「就是要就是要就是要,馬躍!馬躍!馬躍!」

頂著招牌爆炸頭,走進選委會,紀錄片導演馬躍.比吼,二度參選平地原住民立委,希望讓每一個原住民,都能大聲喊出自己的名字。

大聲喊出自己的名字 活動(2015.11.26):「大聲喊出自己的名字,我叫做馬耀。我是Mayaw angaw。我的名字叫馬躍!」

《請問貴姓》(2002年):「叫馬耀?谷木的大有人在。天將要亮的時候的那一道曙光,我們大概要活得像那個曙光,所以老人家給我們賦予的名字,絕對有時代的意義跟使命。」

承繼祖先流傳千百年的名字,馬躍意為「守護在月亮旁邊的星星」。而馬躍.比吼也人如其名,總是在原住民的困難身後,拍攝紀錄,十多年前一系列紀錄片,曾掀起一波「原住民正名」熱潮,2011年最後系列作品,則看見八八風災後那瑪夏鄉卡那卡那富族的甦醒。三十多部紀錄片,可謂多產,但卻發現,原住民困境,遲遲無解。

《我家門前有大河》(2009年) :「三鶯部落,就地居住。我出生阿祥,房子不見了,阿祥要躲在哪裡,那個阿祥?這次我生孩子,家裡又沒有了,又回到以前,就覺得,就覺得很難過啦。」

建在河床上的阿美族三鶯部落,一再面臨被迫拆遷,馬躍.比吼大學時拍《天堂小孩》,用童言童語反襯怪手無情,而12年後再訪長大的小孩,卻發現噩夢依舊,重建的政治承諾,到今年仍遙遙無期。

三鶯部落抗議(2015.3.5):「今天是元宵節,七年前,我們家,也是在元宵節的時候被拆的,朱立倫,你那時候當選新北市市長的時候到部落,他說要給我們一個安穩安全的家,五年過了,我們的家呢?在哪裡?」

平地原住民立委候選人 馬躍.比吼:「我一直成名一直成就,我更覺得不對勁,我得獎成就了我自己,影片中的故事沒有人要去解決,就像獵人的問題,沒有一個立法委員出來幫他們講話一樣,但是法是誰訂的?這些原住民立法委員訂的啊,沒有要去修改。所以我們要跳進去,我過去是藝術家,我也是文化人,但是政治會影響到我們所有的事情,所以我要跳出來做這些事情。」

要扭轉總是被決定的處境,馬躍曾走進行政體系,任職媒體主管,最後還是決定要從體制內,拿回政治權利。

歌手 張震嶽:「沒錯,我們今天沒有資源,無黨無派,但是至少我們這邊是獨立的。其實說馬躍,也還滿笨的啊,對啊,就這樣子,怎麼辦?但是也只能往前衝了啦,對這沒有辦法,這唯一就是一條路。」

張震嶽唱《回家的路上》:「祖先啊,已經守護千百年,何時換你我傳承交接?起來吧,別再姑息,要改變,做自己的主人,正確。」

原住民好聲音情義相挺,只是原住民立委向來是藍營天下,現任6席都挑戰連任,還有小黨插旗,況且平地原住民選區,10族25萬人,分散全台各地。

平地原住民立委候選人 馬躍.比吼:「把泥娃娃的理念帶回去,每一個部落,因為馬躍的選區,跟總統的選區是一樣大的,知道嗎?所以馬躍的團隊只有幾隻貓而已。」

從幕後掌鏡人,變成在眾人前侃侃而談,馬躍.比吼獨立參選,獲第三勢力政黨共同推薦,還有不少藝術家捐出作品,幫忙籌競選經費。

平地原住民立委候選人 馬躍.比吼:「CP值最高,那我們對台灣的改變是最大的,我們每個政見,像祭典要三天(假),每一個政策,都在跟中華民國對話。」

盼入立法院參與對話,馬躍.比吼面對陽光,他說原住民要的不是補助或加分,而是要自己決定生活方式,找回傳統,讓文化永續,學習產業自主,土地也不再流失,盼望每個族群,都能自信唱出自己的歌。

新唐人亞太電視 陳輝模 高健倫 張芝瑄 台灣台北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