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被貶低 習近平掌港事大權 今日點擊(2410-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2 月 26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聖誕節還沒過去,外面的溫度零上18度,那聖誕之夜那天好像更高。在西方的信仰當中,說如果聖誕不是白的,因為它主要指的是北半球,說沒過上白聖誕不太吉利。

西方人也講這個不太吉利,其實我們想想這些日子,對應的一些日子很特別的今年。9月28日血月就是月全食,而這月全食的最後一次,發生在9月28日,發生在猶太人的住棚節,發生在中國的8月15日。

基督耶穌是猶太人,甭管是舊約、新約、聖經啟示錄,裡面講的是猶太人的故事。巴黎出現大襲擊在11月13日這天,應在了星期五。今年的聖誕節12月25日這天,又應在了中國的陰曆當中,正好是15日這天,月亮賊圓。

可能最近講的節目,可能有的朋友講:你講的越來越有點神乎了。我自己認為說:時間是個神。我就跟大家講過我沒有稿,我現在能夠想到的就這些,那如果我能夠這麼想到的話,難道不也是某種力量,讓我能夠跟大家分享這樣的概念嗎?

有些朋友能接受,有些朋友不一定能接受。那在聖誕節這天,人們披露出來一個比較特別的消息,也不算特別啦,就是梁振英到北京去敘職,要交代,要跟國家主席有個交代。

梁振英「面聖」張德江陪坐或喻習掌港事大權

結果這個交代的場面很特別,法廣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梁振英面聖,連張德江也要陪坐,這可能隱喻著習近平掌管了港事大權。

梁振英覲見中國主席習近平,那座位安排打破常規,被安排坐在了長桌子主席位置的右方。那與過去的與領導人平排而坐的,完全改變了,引起了香港很多人的猜測。

但坐在習主席位置左方的第一個人,竟然是身兼港澳協調小組組長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它說這有分析認為:這種安排可能暗示,今後掌控港澳事務的第一把手,將是習近平本人。

換言之,香港特區的位置與張德江的職權同時被貶低,曾幾何時去年的這個時候,是占中剛剛被清場結束,對吧!

而2014年的整個全年最大的故事,就是張德江、劉雲山和梁振英作為前面的人,而曾慶紅、江澤民整體江家勢力作為後面的後盾,與習近平在香港進行死磕。

占中事情結束了,梁振英這事就這麼放著,他也不說話。到了今天出現這個場面,到了一年之後出現這個場面,我們在當時2014年,四中全會講完之後我們說了,依法治國、依憲治國是個綱領,三中全會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是機構。

用機構用綱領合在一起是國家,國家的系統,要徹底粉碎、徹底幹掉代替掉黨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和中共中央。

要想保命,權力轉移到國家體系當中,架空黨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中共中央,架空黨的體系、樹立國家的體系,這才叫國家。

如果不是的話那叫黨國,反腐亡黨走到今天,這個官方位置的做法,特別是張德江的做法,張德江是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對不!

但他應該在西方的政體當中,他不應該是一個權力擁有者,一個政府部門的擁有者。政府部門的擁有者,在西方的社會只有總統、副總統、總理。

所以張德江在正常的國家體系中,他只能坐邊兒上,他這麼幹了,他這麼幹了,真正的涵義是在這兒。不是什麼誰獨裁不獨裁,我的眼睛裡都是扯蛋,張德江坐邊兒上,廢了政治局常委。

他在以國家主席的身分,要求梁振英敘職,把張德江給放在那兒,廢除了政治局常委的功能,這是他在2016年之前明確的表達。

這個表達的概念跟習近平見馬英九的概念是一樣的,真正的涵義是,廢掉了政治局常委的功能,在國家管理層的功能。作為張德江,港澳協調組組長,他自然要聽國家主席的,我相信朋友能明白我說的什麼意思了。

聖誕節應該是下雪的日子,但是濕嚕嚕的,溫度很高。姜文在一步之遙的時候,跟老佛爺說完話一出門,漫天的大雪呀,弄了兩罈酒,誤了事,啥意思?變天了。天正在變,變天了。

那變天總是有個過程呀,就像姜文一看變天,喝了兩罈酒,哥兒們你悠著點兒,喝一罈不就沒事嗎!喝兩罈子,喝完兩罈子酒呢,一睜眼,辮子沒了,對不對!怎麼了?被人絞了,對吧!

姜文說:那旁邊糊塗還說呢,你也要絞,他替你絞了不就得了,趁著你喝酒喝多了,你絞了不就完了,能一樣嗎?別人絞跟自個兒絞能一樣嗎?

別人絞了就是革命了,革了原來的命了。對吧!但是呢從喝酒、到醉酒、到絞辮子,它是個過程,所以這有個過程。

廣東雲落反垃圾示威升級萬人與警衝突

廣東雲落反垃圾示威升級,上萬人跟警方發生了衝突。建垃圾場,在一個鎮裡面去燒垃圾,那你這個鎮就怎麼待呀。

這是公安的車被這上萬人的年輕人給砸了,我覺得這個道裡就不用太講了,這就是一個過程。這是一個就類似姜文喝了兩罈子酒睡著了,然後有人過去剪他辮子了,他也不知道這辮子誰剪的,把他辮子給剪了,還沒醒呢,就這個過程,就出事了。

所以在我看來就很簡單了,完全都是個過程,那今天上面出現了某些本質性的變化,他只是怕這種事情在全國範圍內爆發。

但是只有黨存在一天,這樣的事情就一定會爆發,一定每天都有,對吧!就像有一集節目我曾經說過那話:治理霧霾,在我的眼睛裡挺簡單的,你把共產黨廢了,你將發現霧霾很快就沒了,不信你就試一把。

深圳事故給中國式繁榮投下陰影

深圳事故影響很大,紐約時報寫了一篇評論:深圳事故為中國式的繁榮投下了一道陰影。

我覺得你什麼都可以這麼說,今天的北京的深度黑色霧霾,南京的讓人產生遐想與瞎想的粉色霧霾,都是中國式的發展模式的一道、兩道、N道、無數道陰影。

文章講說:在中國深圳僅是看了一張建築草圖,聽了一些宣傳,這個人叫陳永正。上個月花了50萬美金就買了一套小房子,樓底下是購物中心。

他說本來想在他們開售的第一批房裡,再買套大的,但我動作慢了,很多購房者都有這種急迫的心情。儘管中國經濟整體放緩,大部分地方的房價下跌,但深圳的房價依然在上漲,因為它是中國式的資本主義的樣板房。

數以百萬計的年輕人湧到這裡,然後就提到深圳的坍蹋事故,對吧!然後他就講,所以他這種對比的方式,有人剛買房、有人的房子就被幹了。所以買房、蓋房, 出現了渣土,拉到了這個山堆這個地方。

而這個堆子又把其他的房移動,給幹了。所以他說的是這麼個陰影,在探討。我覺得沒有什麼探討的,我就跟大家說那話,好端端的10幾億人,被高級動物,不是人或者把自己祖宗當成猴的去統治。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