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變幻的2015 中國大事件回顧 世事關心(3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2 月 30 日訊】世事關心】(362)2015年中國大事件回顧與點評:打老虎一波三折;經濟的深化改革是要倒逼政治改革的。 

2015年進入尾聲,中共以反腐名義進行的內部鬥爭已經走過了3個年頭,這一年裏「打虎」的勢頭一波三折。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倒臺、年底另一名上海市副市長周波被嚴重警告處分,標誌著江澤民集團多年經營的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上海官場正在被瓦解。」

羊年中國經濟形勢持續不振,未來經濟增長目標由「保七」下探到「保六點五」。

Jason(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就是一個很明顯的,經濟的深化改革是要倒逼政治改革的。」

2016年近在眼前,羊去猴來,站在新年門口的中國是怎樣一副面貌,又有多少羊年未完結的故事將延續到猴年?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又到了歲末,2015年對全世界來說都是跌宕不安的一年。這一年在世界範圍內我們則看到了經濟復甦乏力、恐怖主義的濫殺和難民潮沖擊國際社會。中國則經歷了經濟增長的持續放緩、股市的暴跌、冬季的霧霾、和政治鬥爭的波詭雲譎。這一集《世事關心》讓我們來盤點2015年中國發生的那些大事,以及探討這些事件將為我們塑造一個怎樣的2016年。首先,還是從中國的政治圈說起。

2015年中共政壇的震蕩以上海官場的地震開始、也以上海官場的另一次地震而落幕。

2014年12月31日晚,接近新年鐘聲敲響的時候,上海市黃浦區外灘陳毅廣場發生嚴重踩踏事故,上海市當局公布的數字是36人死亡、49人受傷。上海市黃浦區區長、區委書記等11名黨政幹部為此丟了烏紗帽。中共官場迎來了2015年的第一波地震,但這一波地震釋放的能量有限,上海市一級的官員基本未受到波及。但接近歲末的時候,更強烈的地震到來了。11月,上海市副長長艾寶俊倒臺;上海市紀委也進駐一批市管國有企業和高校開展巡視,其中包括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創建的「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12月份,另一個副市長周波因為違紀受到嚴重警告處分,故事仍在進展中。

如果以年初和年尾的上海官場震蕩為起點和終點,連接兩點的是一條「打虎」運動的曲折軌跡。2015年最大的幾頭老虎是:周永康、郭伯雄、令計劃。4月3日新華社發布通告,天津市檢察院對周永康提起公訴。6月11日這位前維穩沙皇一頭白發地出現在央視的報導裏,當庭悔罪。

周永康:「我服從法庭對我的判決,我不上訴。我認識到自己違法犯罪的事實,給黨的事業造成的損失,我再次表示認罪、悔罪。」

整個審判過程秘而不宣,新聞只是報導審判結果,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並沒收個人財產。海外評論多認為周永康罪行遠不止如此,這是一個輕判的結果。

前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在2014年12月22日就被宣布接受調查,2015年他的命運只是在按例行程序發展。7月20日他被宣布開除黨籍、檢察院對其立案偵查並予以逮捕;10月份的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追認開除他的黨籍和中央委員資格。至於郭伯雄,2015年3月底中共的官方媒體開始起底他的家人,標誌著他進入了倒臺節奏,7月底被宣布開除黨籍並移送軍事司法機關。由於郭伯雄上的是軍事法庭,估計審判過程外界將不得而知。這幾頭老虎雖然塊頭夠大,但準確的說他們都是幾年前的舊案,只是在2015年水落石出、到了被拎出示眾的時候。

盡管中共官方媒體、中紀委的網站和報紙在2015年初幾度提到「沒人能當鐵帽子王」,暗示反腐會向更高層發展。但2015年終其一年,並沒有有級別和背景高於周、令、郭幾人的「鐵帽子王」現身。從2015年7月底,令計劃和郭伯雄被「集中亮相」、開除黨籍之後,打虎運動經歷了幾個月的低潮。2015年最後兩個月突然峰迴路轉,11月6日—11日的一個星期之內,寧夏、上海、北京三個之前沒有省部級幹部落馬的地方被盡數攻破,由於京、滬兩地分別是中國的一北一南兩個政治中心,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和北京市委副書記呂錫文的落馬尤其引人關註。

2015年的最後兩個月,中共的軍隊改革也拉開了帷幕,這是中共從1949年以來經歷的範圍最廣泛、也是最深入的軍事變革,其軍事指揮和管理體制將全面改組。在11月下旬中共又出人意料地高調紀念前總書記、中共改革派代表人物胡耀邦。使得外界不僅對習近平的打虎路線、而且對他的執政路線萌生了諸多揣測。

蕭茗(Host/Simone Gao):2015年中國國內的政治大事,勾勒出了怎樣一幅景像呢?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2015年中國大陸的反腐運動,和前兩年相比,從內容和形式上有沒有什麽不同?」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看起來2015年倒臺官員的級別沒有前兩年的高,周永康、令計劃、郭伯雄嚴格說都是2015年以前就決定要打倒的。所以今年沒有新拉下政治局委員以上的官員。但是有幾個趨勢值得註意,很可能意味著中共內部鬥爭在今後兩年還會出現新的高潮。一是京滬兩地的地方官場被攻破,這兩地的地方官場直接牽連著中央的高層勢力。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倒臺、年底另一名上海市副市長周波被嚴重警告處分,標誌著江澤民集團多年經營的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上海官場正在被瓦解。與此同時對上海商界的調查也在進行中,既有對上海市屬企業的巡視。也有對郭廣昌這樣的民營企業家的調查。相信不久這兩條線都會有新的發展。第二個趨勢是習近平不滿足於僅僅通過反腐來給官場換血,軍隊管理機構的大改組,從而實現權力洗牌是一個開始。後續很可能以幹部能上能下的名義在某些地方和體系裏做同樣的事,最後達到把高層的對手完全孤立。」

蕭茗(Host/Simone Gao):「2015年中國的政治大事,你認為哪些是在結清舊案,哪些是要延續到2016年和以後的?」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其實哪怕是在2015年已經審結的案子也未必就真的結清了,比如審判了周永康、郭伯雄倒了,但是他們留下的勢力還會持續受到整肅。只是說周永康、郭伯雄走到這一步,中共高層裏的爭議結束了,算結清了。會從2015年延續到2016年的大事,其一是由追查股災引起的風暴,可能發展為在許多關鍵方面都產生震蕩的大風暴。還有一件事是軍改,在2016年會是攻堅階段。對上海官場的定點打擊很可能是2016年的重頭戲,11月份剛剛拿下艾寶俊以後,中辦主任栗戰書就在《人民日報》上發文說,反腐敗要不停止、不放鬆,潛臺詞就是對北京、上海這樣的官場既然開始了,就不停止不放鬆。12月份上海首富郭廣昌就被調查,副市長周波被處分。繼軍改之後,對官場其它部分的大改組、大換血也許我們2016年就能看到,因為2017年要開中共的19大,對習近平來講時間也不算多了。」

蕭茗(Host/Simone Gao):2015年的反腐運動是否對2016年的鬥爭給出了某些提示呢?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在2015年的打虎運動裏,是否存在著一些跡像,預示著某些人會成為2016年鬥爭的目標呢?」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應該是這樣的。2014年是打掉了一些老虎,包括周永康在內的頂尖老虎。按理說2015年應該乘勝追擊,但2015年可以說是打虎的波折年,對於周永康判無期收尾,但是令計劃案還沒有完全結束,與此同時向更高更後面的背景,包括反覆提到的『鐵帽王』,甚至包括江澤民,卻沒有在2015年有新的進展,其主要的原因是2015年打虎有波折,包括中國6月份、7月份的股災,可以說是經濟政變,在軍事上有軍隊改革的事情,使得整體向高層進一步打虎這件事在2015年稍有遲延。但是這是個系統的工作,我可以看到的是通過2015年末對於上海不管是官場還是大的企業的巡視,都可以展現出2016年針對上海包括對江澤民的打虎進一步昇華都會拓展開的。」

政治與經濟相互糾葛,經濟形勢和政治鬥爭在2016年將如何互相作用呢?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2015年是中國經濟形勢發生深刻逆轉的一年。經濟的持續下行既帶來了失業的壓力,也在相當範圍內改變了人們對中國經濟前景的看法。這種看法的改變會帶來什麽結果呢?

縱觀2015年全,海外輿論對中國經濟的評價以夏天的股災為分水嶺。股災之前,當局統計部門的數字顯示,2015年第一季度經濟增長為7%;第二季度增長也是7%。高層定下經濟增長「保7」的目標,實際增長就剛剛「保7」,這個現象盡管引起了很多懷疑,但也還有西方主流媒體認真對待這個數字,認為第二季度經濟增速高於預期。

夏天的股災發生、和政府不成功的救市之後,西方輿論明顯轉向,看空中國經濟成了主流聲音,8月26日《紐約時報》發表評論員文章《唱空中國的查諾斯說對了》。《華爾街日報》在10月份的一篇文章裏也引用花旗銀行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國經濟增長進一步疲軟已經是普遍的市場預期,不能排除中國經濟「硬著陸」的可能。

在一片看空聲浪之下,中共官方也做出了調整。10月份中共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把所謂「十三五」的經濟增長預期目標從7%下調到6.5%。12月21日,本年度最後一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結束。提出了2016年的5大任務,分別是: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其中最引人註目的一項內容是,通過農民工的城市化,消化房地產的庫存。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中國經濟面臨的挑戰,先聽一下傑森博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所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具體工作目標,排在前面的是「去產能」和「去庫存」。當局有可能在不大幅提高失業率的前提下,削減過剩產能嗎?以及能通過農民工城市化消化房地產庫存嗎?」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其實『去產能』就是說中國有很大的產能過剩的問題,很多企業是負債運行或者虧損運行。這按一個正常的經濟社會來看這樣其實企業是存活不了的,既然經濟就決定了產能的問題,但是在中國為什麼卻變成了政治目標呢?因為中國政治經濟一直兩個怪胎糾纏在一起,實際讓政治也活不興,經濟也活不旺。這就是一個很明顯的,經濟的深化改革是要倒逼政治改革的。在我看來,如果說很多當地政府說讓江氏的企業倒閉會不會一起大量的失業、社會不穩定。這些事我感覺是一些藉口,某種意義上講是地方政府的藉口,來吧經濟和政治扭和起來,因為畢竟這些企業給他創造了DTP、給他創造了就業、給他創造了謀利的機會,那麼未來的正常的運作方式應還是政治和經濟分開的。至於『去庫存』的問題,中國最大的庫存當然就是房地產的庫存了,中國房地產的數據是國家機密,很多都是網傳的,沒有官方公佈的數據,但是至少有些數據我們可以確認,中國造了很多很多的房子,這個房子有人說夠30億、40億人住,如果真實那麼大的數字,庫存永遠去不了,除非把大部分都炸掉。所以說『去庫存』在房地產的方向是非常難的,特別是三、四線城市。有人問了,是不是一、二線城市有大量的農民工進來,是不是可以解決庫存的問題,這要分情況看,大部分二、三線城市目前的價位絕不是一般農民工可以承受的起的,如果說這個農民工收入比較高,他們前二年已經解決了。按中國官方的數據來展示90%以上的家庭已經擁有自己的住房了,這是全世界非常非常高的。那麼前幾年這個農民工如果沒有這個能力給自己在城市裏購置一套房子,那麼現在,第一房價長的那麼高,第二整個經濟運行不如前幾年好,農民工的收入也沒有在快速的增長,在這樣的情況下農民工進城轉入城市戶口並不能直接解決房地產去庫存的問題。」

蕭茗(Host/Simone Gao):經濟和政治是怎樣個互動關系,聽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經濟的持續下行,你認為會帶來怎樣的政治後果?」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最直接的後果就是經濟困難所謂倒逼改革,從而引起政治上的洗牌和重組。我們已經看到的一個跡象是,由於中國自己的內需不振,房地產和基礎設施已經飽和,所以國內市場無法消化鋼鐵、建材、煤碳這些產業的過剩產能,為了不引發大規模的失業和企業倒閉,所以中共急於開拓國際市場、輸出產能,用國際訂單來養這些行業。那麽外交方針就要調整,就不能太咄咄逼人。因此對軍方鷹派勢力就要壓制。可習近平在訪美之前還發生了對美的大規模網路攻擊,給習近平製造了麻煩,說明軍事機器裏一些部分還不受控制,所以習近平就要用急風驟雨的方式推動軍隊指揮、管理體系的改組,才能保證他的對外方針不受幹擾。那麽隨著經濟困難加大,在其它領域也存在類似的情況,如果要在多個領域都採取類似於軍改的做法,實際就是現行體制的全面震蕩。」

2015年一度引人註意的支線劇情,2016年會有發展嗎?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把中國的政治稱作一臺宮庭戲,那麽除了反腐、權力鬥爭、經濟和外交領域的博奕較量之這些主幹劇情之外,還存在一些支線劇情,它們或者是曇花一現、或者是街談巷議、或者要拐幾個彎才能重大時事建立起聯系,但在當前中國的環境下,卻有著特殊的意義。這些支線劇情會不會帶來意外的結果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2015年中國這臺大戲裡的支線劇情。

雪莉:謝謝蕭茗。2015年的支線劇情大多與商人有關。這些事件裏影響最大的就是年初,令計劃之弟、商人令完成攜帶機密逃亡美國的事件。《紐約時報》為此專門做了調查報導,還爆光了令完成在加州的一幢豪宅。也一度有傳聞說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要專門到美國交涉,引渡令完成回國。後來雖然王岐山雖然沒來,但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作為習近平的特使,在習近平之前訪問美國。眾多分析認為他的使命之一就是談引渡令完成。關於令完成是不是真的手上有高度機密,中、美政府都拒絕予以評論,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令完成確實在美國,而且美國政府還沒有決定把他交出去。

另一個類似的人物是商人郭文貴,他也是宣稱掌握有事關中共高層的機密,隔空和《財新》的總編胡舒立叫板,一度掀起了一個商人曝政治料的小高潮。但是從今年5月份以後,郭文貴突然消聲匿跡、下落不明。他的秘密和他的聲音一起公眾視野裏消失得幹幹凈凈。

令完成、郭文貴身在海外,相比起來另一批身在國內的商人就沒有他們那麽好命了,他們或者鋃鐺入獄,比如中信證券的管理層、和「私募一哥」徐翔;或者貌似自殺,比如國信證券總裁陳鴻橋;或者離奇死亡,比如徐明;或者在吉兇未蔔的路上,比如年底被查的上海首富郭廣昌。他們的故事看起來和政治新聞還隔著幾層,但誰也不知道他們當中的誰、以及什麽時候就會踢爆一個驚天內幕,蕭茗。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宮庭戲裡支線劇情的發展,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令完成和郭文貴事件曾經一度沸沸揚揚,現在悄然無聲,你認為它們過去了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說起令完成就得說,在今年的幾個大案裏,令計劃案有特殊性,令計劃案目前都沒有宣布何時開庭,我認為就是與令完成有關。所以令完成這事還沒有過去,什麽時候令計劃的審判結果出來,令完成事件才算暫時劃一個句點,就是標誌著令家和中共高層達成了協議。令完成掌握一些關鍵情報我認為是肯定的,否則中共也不會一直這麽投鼠忌器,但令完成事件微妙的一點是中間夾了個美國政府,我猜中共並不知道令完成告訴了美國多少情報,而美國政府也不會對中共說令完成講了什麽,這樣令完成就多了一個籌碼。中共姿態是很強硬的,把令完成開除黨籍也逮捕了,但在這個較量裏令完成還是有一定的優勢。郭文貴的事,更像是搭了令完成曝料的車,像個意外插曲。」

蕭茗(Host/Simone Gao):「2016年這種商人演出的支線劇情,你認為會比2015年更多、還是更少?」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2016年宮庭戲裡商人的戲份我覺得不會比2015年少,有可能還會多。但未必表現上有那麽轟動。因為經過2015年令完成和郭文貴這兩下子,對中共是個教訓,會更加嚴防當事人和消息走漏。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捲入政治的商人們,他們的處境會更危險。不管是權力鬥爭的哪一方,只要覺得他們有可能步令完成的後塵,他們就會有被滅口的危險。而且這些商人還有一個悲慘的地方,就是他們很難通過在不同派系間多頭下註來分散風險,原因在於他們只要不是紅二代商人,只要起於寒微,在成長階段就必須對某個人、某派勢力保持忠誠才能獲得後者信任,才會在生意發展上給他們開綠燈,過去的那些事只有發生過,你就沒辦法把它抹掉。在權力鬥爭中就是一種「料」,就會被另一派勢力去挖,所以這些商人就會成為被調查的對象。隨著權力鬥爭越來越激烈,這些商人的處境也會越來越危險。」

蕭茗(Host/Simone Gao):最後聽下傑森博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國有一大批知名度很高的商人2015年被查或被抓,你認為這個趨勢2016年還會延續嗎?」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是一定的。只要有反腐就會有官商勾結的商人和官員被拿獲。實際上從打虎的錄像圖可以看到,外圍的商人幾乎每一個老虎的前妻,這個官商勾結權錢交易,這事實上是中國最基本的商業圈的生存之道和政治圈的發財之道。可以說是未來打虎當中必然會經歷的過程。下面一個很明顯的例子,我們知道江澤民這個派系最核心的是他兒子的斂財過程,上海在年末已經拿到了一個大老虎,針對『上海聯合投資公司』也就是江綿恆入手上街第一個跳板的投資公司,紀委的調查已經展開了,這個過程中抓住下面的一些商人,是最直接的正對他背後的小老虎江綿恆最直接最簡單的一個手段。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國有一句俗語,說一件事不可能發生,就說:那要等到猴年馬月了。然而「猴年馬月」真的就要來了。2016年是猴年、2016年的6月就是傳說中的「猴年馬月」。連「猴年馬月」都等來了,這是不是意味著某些等待已久的、貌似不太可能的事也要發生了呢?當然這是一句笑談,但是2015年的那些未完結的故事必定會延續到2016年;2015年那些看似了結的故事,也可能了猶未了。2016年會是怎樣的一年,讓我們拭目以待。謝謝收看這一集《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完)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周二:21:30

週六:9:30am

美西:周二:21:30

週六:12:30pm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