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驅逐法國記者說明什麼? 今日點擊(2412-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2 月 30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老炮兒,這是電影馮小剛的,那老炮兒這個詞我看有人在討論,說什麼叫老炮兒,北京人說的。那馮小剛這電影呢,據說放了幾天,國內討論挺大。

討論的一個焦點就是:裡頭都是髒話,北京罵娘的話,都在那個裡面呢!有人認為贊同有人不贊同。那馮小剛的答覆就是說:你把裡頭那個罵人的話髒話去了,那就不是老炮兒,那個就變成了教授,變成了教授。

那其實跟老炮兒這個詞兒形容有關,我這是北京人說北京人啦,我自己能夠理解的老炮兒的意思。這個人有一定的年齡,北京胡同長大的。

你說是可以說在北京胡同長大的,就是在一個範圍內,這個胡同的區域裡頭,你比如說吧,原來北京人說隆福寺有1霸,西四牌樓那兒有3霸,這1霸2霸就這土地是我的,這塊地界兒,是咱爺兒們的。

這樣的人但是他很講義氣,他有他你說叫江湖文化呢,稍微高了點兒,但他是有胡同大家,胡同的特點,北京四合院特點,都是門兒對門兒,間兒對間兒大家都住在一起的。

鄰居之間髮小長大的一起,但是他年齡比較局氣,北京話叫局氣,他可能比較兇悍,可能喜歡打架。他喜歡打架很多他是為朋友出手的,北京人原來叫茶架,這個詞兒可能都沒了。

茶架就是約好了下午3點半後海見,今天放學的時候咱們統合見,筒子河,故宮的後面。老炮兒是這麼個氛圍,這樣的人,而這樣的人可能蹲過局子的,蹲過局子就是被抓過。

因為打架被抓啊,因為搶東西被抓啊,都可能蹲過局子。但他的特點就是:這一個圈落氛圍的人服他,服他什麼?服他仗義。

服他但又兇狠能替兄弟們拔憤,拔憤就是說替兄弟們出頭,這樣子叫老炮兒,但他不亂來的,他不亂他的規矩在於人的道義上。

所以馮小剛在反對這件事情的時候,反對說在影片裡邊有罵人髒話的時候,他說教父要沒這個,那就不叫教父了,那就對了,是那麼回事兒,是那麼回事兒。

那我們還沒看這電影啊,咱看完了再說,侃怎麼侃的,從他的對話當中就是這個。那有些文化人因為電影嘛,馮小剛你有名了嘛,人家就評你。

人家讀了半瓶子書,就說了你不能罵人的話,你得有文化啊你得有,基本就,有些有文化的,有些有文化的。

其實他什麼都沒有,只有他自個兒,他不能理解對方,這一方水土養出來的東西,就像你現在比如說你現在主政的人,對吧!

習近平是八一學校畢業的,這個王岐山是三五中的西城的,原來叫區重點,那個都是,都是這個怎麼說呢,西皇城跟那一帶、 趙登禹路那一帶長大的,我一句話都是老炮兒這麼炮過來的。

所以你今天當他去下手打江澤民、曾慶紅,喀喀喀這麼喀,文化人說:這是文革回頭了。他才不管你什麼文革不文革,瞎扯蛋,對於他的角度來講,瞎扯蛋,我就先給你辦了再說了,有點兒老炮兒的味道,是那意思。

所以真正的概念是做人的理念,那在中共的體制之下,為什麼我們說什麼,都是來抨擊共產黨本身,就是一句話他是高級動物他不是人。

當人在他的制度之下都毀成不是人了,你要聽他的你就會被他毀成不是人,就這麼點兒理念,很簡單。所以我個人的節目我也覺得很簡單,沒那麼複雜的。

法廣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北京剛剛驅逐了一名法國記者,而且在第二天就,北京通過了這個反恐怖法。

所以前後應折給應在這上了,那這件事情顯得特別,我在一集節目當中說過這事兒。法廣登了一篇文章就是,因為她是法國記者嘛,所以說得比較明確。

北京驅逐法國記者說明什麼? 

那驅逐法國記者到底說明什麼?中共當局拒絕為法國新觀察,駐北京記者高潔延長簽證,她必須年底前離開中國,形同驅逐。

那北京城絕不允許,這位記者為恐怖主義張目,法國媒體普遍認為,高潔是中共官方媒體發起的一場,非常野蠻的汙辱圍攻的受害對象,是以環球時報為旗手的。

那這就是算倒楣啦,因為跟這個反恐法,反恐怖法合在一起,正好找一個對手,那祭起的旗子是愛國主義。人民日報隨後以嚴重歪曲、胡說八道、反華行為等,文革中大量充斥的陳舊詞彙,對記者肆意謾罵。

那高潔的私人住址,照片被官媒曝光,進行人身攻擊。所有被黨打擊的對象,無論你曾經是誰,其實這事我覺得,就劉源你出來做個證,對吧!

自己的父親怎麼死的,自己的母親怎麼被汙辱的,人家走了,我這是為了大家說明這個故事,可不是說對人家不尊重。

在文革期間,我小的時候在府右街,府右街小學,在開批鬥會的時候,罵破鞋就罵的是這個,就人都走了嘛,其實就罵的是劉源的母親,小孩,在府右街小學的操場上,是老師帶頭罵的,大家都要罵。

所以從那個時候,就是對人的汙辱,但他們曾經是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席,那今天他的兒子是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解放軍的上將,那難道不邪惡嗎?

這就是我跟大家說:難道不邪惡嗎?有些人還說,你不能那麼說,共產黨還幹過好事勒,那沒輪到你們家。等輪到你們家的時候,大家伙門口說外頭掛個牌子,說你媳婦是破鞋,你怎麼辦,對吧!

看看那個陳凱歌的霸王別姬,對吧!那霸王在罵他老婆的時候,今天就是,那個場面大家看起來恍惚昨日。這樣的行為跟那個東西的本質是一樣的,那個是圍攻,這個是報紙圍攻。

就是黨培養下的中國人,就會人身攻擊。就像我說的大娘碰見小三,一定扒她褲衩,抓她胸部,一定把她衣服脫了,她別的不會。

汙辱人,彼此之間的汙辱,上下的汙辱,橫向的縱向的都是,來宣洩自己內心的憤怒。

那另外一篇振振有詞的記者寫的,叫引起中國民眾的公憤。公憤,手榴彈炸茅坑,我想到這個詞兒,所以這些詞在我的眼睛裡,我覺得都不值得一提啦。

因為就是說:首先你要把真正的事情是什麼拿出來,什麼都沒有,不許看 ,對不對!那不許看,然後扭臉說這個說那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囉,所以這東西在我的眼睛裡就是純粹是瞎扯啦。

那關鍵的問題就是高潔本身所寫的內容,和中共宣傳的,說她的、指責她的內容大相逕庭,對吧!大相逕庭是兩回事。

那這種嘲諷的概念,就像浦志強在北京受審,因為7條微博,那同時中共的高官,在烏鎮開互聯網會議,是一樣的。

深圳光明新區原城管局長墜亡 

那與此同時呢,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深圳光明新區的原城管局長墜亡。跳樓了,而他所管轄地區呢,恰恰是滑坡地區,那這個地區的坍塌的,這個渣土的堆放呢,是他當時簽的這個許可。

我覺得這就沒什麼可講的啦,這個就是說,是一種很悲哀的故事啦,按照某些人的說法,說這個人如果這麼死了的話,多少心裡還有點善良吧,多少有點善知吧!可能是這樣,因為細節,那人死了就死了,不好評論了。

那這種,我的評論很簡單,這個框架下,出這種事情是自然的,這種大山包,在天壇裡面曾經大概堆過10年,堆了10年。

天壇裡有一個大山包,所以這個山包對於我來講,我覺得很熟悉。就像我跟大家形容似的,人民大會堂後頭那個北京國劇什麼,就江澤民給那個宋國母蓋的,那個水下的國家大劇院。

那原來是個大坑,是彭真任人大委員會,委員長的時候,要在全國各地蓋人大的,隸屬於人大的建築。後來沒批,沒批准,大家可能有僵持。那彭真也厲害呀!僵持,這坑我就挖著,就放那兒,放多少年那個坑,就一直在後頭放著。

所以後來讓那個誰,江澤民得了吃了,想給國母,給自個兒相好的。什麼三頭四頭的,水底下那個,挖了個水溝,你看戲你得自走水裡頭,讓我說:還是少上那兒去看戲。

因為走水裡頭是什麼?蛤蟆嘛!所以真的,他弄的東西都跟水有關,如果你不相信這些生命之間的概念,你就無力恢復人的道德。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