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股市開年暴跌 揭幕後元兇真容 熱點互動(1409)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1 月 15 日訊】大陸股市開年大跌「熔斷」是禍首:1月4日,大陸股市首度實施熔斷機制。然而4日和7日,均兩度觸發熔斷,提早收盤。7日更是開盤不到30分鐘就收市,被媒體稱「史無前例」。1月8日起,熔斷機制暫停實施。與此同時,人民幣在新年首周大幅貶值,也引發更多人對中國經濟的擔心。為何熔斷機制在中國股市如此「短命」?大陸股市開年大跌,背後有哪些因素?2016,中國經濟面臨甚麼樣的挑戰?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1月4日中國大陸股市首度實施「熔斷機制」,然而4日和7日兩天均兩度觸發熔斷,提前收盤。7日更是開市不到30分鐘就收市,被媒體稱為「史無前例」;8日,熔斷機制暫停實施。與此同時,開年首週人民幣大幅貶值,也讓外界更多增加了對中國經濟的擔憂。

為什麼「熔斷」機制在中國股市如此短命?到底在大陸股市大跌的背後有什麼樣的因素?而2016年中國經濟又面臨什麼樣的挑戰?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專家就這些問題做一些解讀。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習教授謝田先生,謝田教授您好。

謝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的台灣財經文化董事長、知名財經專家謝金河先生,謝先生您好!

謝金河:主持人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我們在節目的開始還是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中共央行7日早間,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中間價設在了6.5646,為近6年來最低。短短8天,人民幣已貶值近2%,引發離岸價格暴跌。

近期人民幣的大幅貶值已經成為投資者擔心的最重大風險,也將進一步加劇當下中國大規模的資本外流。

人民幣貶值和中國經濟下滑,影響中國股市在7日再次大跌,滬深300指數在開盤15分鐘內就跌至5%,觸發熔斷機制,暫停交易15分鐘。恢復交易約1分鐘,又跌破7%的二次熔斷閾值,迫使A股市場提前收市。

今年引進的指數熔斷機制,已經讓A股在4個交易日裡兩天提前收市。三大交易所已經公告,從1月8日起暫停實施熔斷機制。

浙江財經大學經濟與國際貿易學院院長謝作詩分析,熔斷機制發揮理想作用的前提,是市場大體處於均衡狀態。而現在中國股市在下行中,熔斷機制會增加市場恐慌。同時,中國股市實行當天買進的股票,下一個交易日才能賣出的「T+1」交易制度,引入熔斷機制後,跌到7%就停止交易,反而助長做空。

2016年伊始人民幣就連貶、股市暴跌,讓投資者普遍擔憂中國經濟將進一步放緩。

多位經濟專家認為,以往靠印鈔票來拉升GDP,其實是引鴆止渴。今天中國必須忍痛,進行經濟結構改革和政治轉型,才能走出寒冬。

主持人:觀眾朋友,今天我們談論的是上週中國股市的大跌和人民幣貶值,歡迎您在節目中間來電話發表您的觀點,或者向我們的專家提問。第一個問題,首先問一下謝田教授,自從上週以來,「熔斷」這個詞就成為新的網絡熱詞,那麼「熔斷」到底是什麼意思?中國大陸股市實施的熔斷機制本來又是怎麼樣一個運作,能不能請您先跟我們解釋一下?

謝田:好的。熔斷機制(Circuit Breaker)就是所謂的自動交易停盤的機制,就跟我們家裡面的電器或電路的斷電、跳閘是一個原理,如果家裡的電器電流量過大的話,這個電阻絲就熔斷了,整個電就停電了,我們在中國以前都有過誰家偷用電,樓就沒電了,它事實上是一樣的機制。

股市這樣的做法,或期貨市場的做法,就是萬一股市的漲幅和跌幅過大,它就讓這個交易終止。中國2016年開始實施的這個做法,熔斷機制,剛才新聞也提過了,如果漲幅和跌幅跌過5%的話,那就停止交易15分鐘;如果漲跌超過7%的話,就整個當天的其它交易就中斷,這就是所謂的「熔斷機制」。

主持人:聽上去好像是一種保險的做法,但是我知道謝金河先生您在上週這件事情出來以後,您很快就發表了一篇文章,說您認為中國股市實施的這個熔斷機制是一個餿主意,您為什麼這麼說呢?

謝金河:原則上來講,因為去年6月的股災,股民才受到很大的傷害,這個時候當然證監會希望有一個穩定市場機制的措施。但是我們看到在這個制度實施之後只有4個交易日,其實前4個交易日熔斷機制有2個是熔斷暫停機制,所以它只有155分鐘,造成中國股市市值大概7萬8千億人民幣,這個是不得了的一個大的損失。

那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呢?理論上來講這種暫停機制是一個在非常成熟的市場,當它突然碰到很大的壞消息的襲擊的時候,它給市場一個冷卻的機制。但是我們不要忘了,在中國的股市,第一個,它的股民散戶的結構非常的高,所以這個時候,你本來是希望市場能夠讓他們穩定,能夠讓他們冷卻。

但是我們看到剛剛謝教授提到,你到觸及到5%的時候,它就會暫停15分鐘。那股民看到這個15分鐘暫停之後,他發現我再不賣的話會賣不掉了,所以這個會加重恐慌的賣壓,這一賣壓下去一定會超過7%,這個7%就一直到收市都沒有交易了。

我們知道大陸股市的深滬都是到10%的漲跌幅,那最大漲跌幅10%,你把這個熔斷機制縮小到7%的時候,等於意味著這個7%就暫停交易了,所以那個恐慌氣氛會不斷地在加重。所以第一天在下午一點半之後就停牌了;到7日的時候你可以看到開盤15分鐘馬上就停牌。

前證監會副主席李劍閣先生講這個機制,第一個,它太粗糙;第二個,太倉促。也就是說它在上路的時候,沒有考慮到原來在去年的6月股災,7月8日有個「18號文」,限制大股東的拋股,這個時候到1月8日剛好屆滿半年。半年以後,就是到1月8日,大股東可以在市場上拋股的時候,他沒有做一些比較好的規範。

所以在這個時候,市場上原來就有一股很大的對這種利空消息的反應,但是他沒有處理。沒有處理之後,在市場上大家恐懼不斷地累積,這一下來的時候,再加上人民幣的貶值,大陸從來沒有出現過股、匯市雙跌的景象啊!這個時候大家信心上就更崩潰了。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2016年的第一週,整個中國股市的市值少了1萬億美元,那全球大概少了4萬億美元。就是說在整個恐慌的當下,中國股市的股災它促成全球股市進一步的下跌。

而人民幣的這種失控,我相信會讓大家更緊張。因為過去來講,中國政府它一切以維穩為原則,所以股市、匯市都非常的穩定,這個時候突然之間出現這樣一個大下滑的這種波浪,我相信股民大家心裡不安,同時最可怕的是大家對中國經濟未來的走向的信心會受到動搖,我相信對政府的信心也會改變。

主持人:好,等一下我們再深入分析一下人民幣為什麼會這樣的貶值。確實像您剛才說的,就是這樣一個機制似乎理論上可行,但是在中國股市這樣一個地方確實是有一點好像不太適合。

謝金河:它的制度原來是希望市場穩定,現在變成觸動恐慌,所以這個就變成往反向的方向發展,所以當然這個機制要先暫停再說吧。

主持人:那在您看來,中國的這個證監會,因為現在網上也在傳聞說因為證監會主席他是主推這個機制,他有可能處境不妙。像您說的,前一陣子李劍閣他又發文說中國對市場的監管機構管理比較混亂、人才流失。那在您看來,中國現在這種證監會它在中國股市市場管理上到底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呢?

謝金河:基本上這一次它是把歐美的機制套過來在大陸來實施,但問題是你從境外所抄襲過來的制度,回到境內能不能夠很順暢的運作?這個其實在事前它一定要有一個沙盤推演。

也就是說你看到大陸的漲跌幅是10%,你怎麼可能在7%就暫停交易?我覺得你不能大於這個市場的漲跌幅度,也就是說你如果把這個熔斷機制最後的下限拉高到20%,就是你已經超過這個市場原來的規範10%的這個上限,再來實施這個熔斷機制,這個可能會比較安全。

但是如果你比原來市場的漲跌幅10%還縮小5%或7%,這個都不可行的,就是說你一定會加重市場恐慌的機制。我原來跌10%我才賣的掉,但是現在跌7%我就賣不掉了,當然大家更恐慌了。所以你只要看到跌5%的時候一定會到7%,為什麼?大家害怕賣不掉一定會追殺,所以那個追殺的力道一定比你想像中來得強。

所以這就是在大陸的證監會的監管部門當中,其實李劍閣先生特別提到有30個監管人員跑到一般的市場上去了,另外有6個人因為雙規離開他的職位,所以人才大量流失,這是現在證監會一定要趕快處理的問題。

我們看到很多的想法都希望讓市場區域穩定。那這一次熔斷對大陸股市來講,因為它剛剛經過6月份的股災,大家都希望讓市場的籌碼、讓市場的信心能夠趕快恢復穩定。但是熔斷機制倉促上路的時候,它反而更強化、更催化市場的恐慌情緒,這個恐慌情緒讓所有的賣壓都出來,所以這對大陸經濟是非常不好的。

主持人:好的,謝謝。現在謝田教授又回到了電話上,我們也請謝田教授接著談您剛才談到的對熔斷機制的看法。

謝田:中國政府據說也花了3年的時間來研究這個熔斷機制,但是推出來的時候,剛才謝先生也提到,它設置的還是比較倉促,沒有好好的試驗過,它設的閾值也比較低,並且再加上「T+1」的政策,就是今天買了、第二天才能賣掉。一旦這個賣壓成交的時候,拋售的恐慌心理就比較嚴重。

事實上它好像學了很多西方國家各種各樣的金融措施,但好像一做起來就變了樣,我想這實際上跟中國股市的本質,最根本的特徵是有關係的,因為它不是一個真正為市場服務的股市,是個「政策市」,這才是真正的原因。

主持人:好的,謝謝。那我想請二位也分析一下,因為熔斷它只是加速了下跌,但是股市開年大跌,到底它背後還有哪些其它的因素?謝金河先生能不能先分析一下?

謝金河:基本上我們看到整個大陸的股市,它的P/E太高了,很多公司幾乎都是100倍以上。我們看到台灣人非常熟悉的紫光股份它的P/E最高,高達160倍以上。所以這二天的連續跌停板也有飆到68塊多,現在它的P/E還是達到92倍。

所以這個情況來講,中國股市在這種市場資金過度投機追逐當中,把很多公司的股價炒得過高,炒得過高以後,現在它面臨基本面的調整,所以接手相對的薄弱,所以這個時候,一旦市場的信心受到影響之後,它的賣壓就不容易阻得住,這是一個比較嚴重市場面的問題,就是本益比太高了。

第二個,大陸經濟現在看起來有20個產業是產能過剩的,這些產能過剩的產業都是在過去推高中國GDP整個經濟成長最重要的內涵,包括鋼鐵、水泥,平板玻璃……。大陸現在在調結構,這些產業它們的產能過剩可能要花很漫長的時間才有辦法解決。

比方你看很多鋼鐵公司包括寶鋼,有的獲利衰退,有的已經開始出現虧損了,所以這是一個對基本面相當嚴酷的考驗。所以原來市場信心就已經很薄弱了,這時候基本面再有問題,再加上市場機制又催促它下跌,很多的因素,再加上這次人民幣的貶值,它變成是市場恐慌,大家對未來的經濟前景預期淡化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催化劑。

主持人:好的,謝謝。我知道現在線上有位觀眾,我想先問謝田教授同樣的問題,再來接觀眾電話。謝田教授請您補充對於股市的開年大跌,您認為還有什麼更主要的原因?另外請您分析一下,因為現在有一種說法,海外有媒體說這次股市震盪也有政治因素,是習近平對手的反撲,是所謂權貴階層的大動作。那這個說法您又怎麼看?

謝田:這個顯然肯定是可能的,我們知道中共上層的權力鬥爭現在非常激烈,另外一方在過去執政的時候,他顯然聚集了大量的財物和人力的資源,這個時候他們如果面臨著生死存亡的搏鬥的時候,肯定會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來拼命一博,在股市上或者經濟上如果能給對手造成一點麻煩的話,我想他們肯定會去這樣做。具體怎麼做、什麼人操作,或者說現行當政的政權他對這個金融的控制有多強,這個是我們現在還不知道的。

我想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我剛才提到中國的股市為什麼這麼容易出現這種恐慌呢?實際上是跟股市的本質有關係,和這種監管的機制、熔斷機制的目的有關係。在正常國家,實際上就是為中小企業、為企業融資,為老百姓提供一個投資環境。中國這個股市實際上是為了既得利益集團、為了大戶,是一種賺錢的機器,印鈔的機器。熔斷機制保護並不是說要給老百姓、一般小股民足夠的時間去思考、冷靜下來,而是為了保護整個股市不會崩盤,或者中共的經濟體制不會崩潰。剛才謝先生也提到,出於政治上維穩的目的來進行股市的操作,這樣的話,中小股民的利益肯定就要被犧牲掉。

主持人:好,謝謝。那我們現在接一下線上觀眾的電話,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從股災以來,中共政府一直在出手救市,可是從現在的情況看來,救市都救不來,花那麼多錢投入進去都沒有什麼效果。學界有個說法就是說,中國的股市跟經濟基礎是脫鉤的,健康的股市應該建立在穩固的工業基礎之上。

那我想問一下二位專家,每次中共如果遇到股災,它都是說被誰給掏空的。你們是不是認為說中共的股市往下跌是因為它沒有建立在穩固的工業基礎之上?特別是過去三四年來那些企業一直在造假騙股民,現在應該得到報應,是不是這個意思?謝謝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那我想先請謝金河先生回應一下好嗎?

謝金河:好。原則上來講,我覺得這個東西就是,股市最終一定要回歸到基本面,也就是說今天上市公司它有很好的獲利,股價會拉高。但是如果過度用人為的這種造勢,我們看到整個中國在過去這段時間,比方說這個市場的資金,大家炒房是一窩蜂,炒股的時候又一窩蜂,這一種成群結隊的這種跟蜂,它會造成市場很大的動盪不安。

那麼在未來整個在中國經濟調結構的過程,那麼資本市場也一定會跟著調整,也就是說當大陸開始往新經濟的路邁進的時候,那麼它過去所推出來的這種舊經濟的這種,去推高整個經濟成長率的這些舊產業它可能要面臨非常大的調整,那麼股市在這個地方我相信它也應該要經過一段漫長時間的考驗,讓整個中國的基本面能夠支撐中國的股價。

因為以目前的情況來講,大陸現在有兩個很大的問題,一個是上市公司它的估值太高了。第二個就是說到目前為止,它的治理非常的不透明,也就是說我們看到全世界大家在強調公司治理,但是在中國,公司治理的落實情況非常的落後,所以未來在公司治理上能不能讓它上軌道?我覺得這是關鍵。

第三個,要強化它的上市公司的獲利的基本面,也就是說如果基本面不好,我們只是讓市場的P/E不斷飆高,最後一定會崩潰的,也就是說所有萬變不離其宗,最後要回歸到落實基本面的改善,那中國如果有很好的經濟發展,有相當的揚升力量,股市下去之後終究還是會再上來。這是我基本的看法。

主持人:好,謝謝謝先生。謝田教授,一個是說您對這個觀眾的說法,在回應上有沒有什麼補充?另外就是說你們都談到了中國股市和經濟脫節,那麼如果股市真的要跟經濟來結合的話,是不是需要在經濟結構上作大幅度調整?

謝田:是,剛才謝先生提得很對。我們知道,如果股市真正是實體經濟的反映,確實應該跟實體經濟的走向比較一致。現在美國的股市我們也覺得有些過熱,但至少美國的經濟還在比較快速的增長。中國經濟陷入停滯,我們看到它本來股市就是有下滑的趨勢、下滑的壓力,但中共為了「維穩」又一直在維持它、維護它,這樣,勢必要拿出外匯存底投進去。我們也知道,中國的外匯儲備一直是為了維持股市和人民幣的匯率。

中國的外匯儲備在過去半年已經用掉了五千多億美元,現在只有33,000億左右,但是沒有辦法永遠這樣持續下去。經濟規律有如戰爭,開戰最後失敗的一定是中共政權本身,事實上中共在打一場徒勞的戰爭。

下一步,就像剛才我們提到的,事情一出現以後,證監會主席蕭鋼被當局問責。從中也看出,中國的股市受到政治的干預太大,我倒替這個人感到有點委屈,他當時也是奉命為了維護政權、維護經濟、維護股市方針而設計的方案,但是實施不成他又受到責備。如果中國股市要真正回歸到經濟層面、基本面的反映,必須把政治干預力量撤出才可以考慮。

主持人:謝謝。我們先接聽線上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二位嘉賓好,晚上好。關於中共的股市狂跌、崩盤,造成全球股市大跌,有災難性的全球股災又來了,比2008年還慘重。關於「熔斷」,南加州以及整個美國西海岸很多的華僑說「保險絲燒斷了」。他們說的「保險絲」就是一種、實質上的保險絲,燈開得亮度太大把它燒斷了;我認為還有一種保險絲,大家沒想到──精神上的保險絲。不給大陸同胞自由、民主的生活,誰當政人民早晚有一天沒信心的嘛!沒信心,股市崩盤的機會總比暴漲的機會要多嘛!對不對?謝謝。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丁先生提到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也跟我下一個問題有關。我想先請問謝金河先生。現在很多財金專家認為,一開年,中國股市大跌、人民幣貶值,這種經濟狀態確實不太好,如果要改變這種狀態需要經濟結構的調整,但是經濟結構的大調整沒有政治上的改革是沒有辦法實施的。這一點您怎麼看?

謝金河:這是必然的。去年、2015年李克強有兩個重要方案,一個是「互聯網+」;另一個是「中國製造2025」,方向都對。習近平也講了「中國夢」,包括亞投行、一帶一路,一帶一路比較屬於舊經濟。整個中國政府希望導向新經濟的企圖心是對的,但是經濟改革最原始的初衷還是要回到政治的改革。也就是說,中國在國民所得增加之後,民眾對民主化的呼聲會越來越高,這是中國共產黨未來所面臨的最大壓力。經濟越好,共產黨的壓力越大,這是必然的趨勢。

謝田:現在中國面臨的問題是本質上的不可調和。中國共產黨利益集團不光是通過股市,還通過國企、中國房市、房地產等市場,都在跟中國老百姓、民企爭利,整個中國政治體系建立的基礎,就是為了不斷增加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而老百姓越來越被一次次擠壓、盤剝,現在股市出現問題也是這樣。

我想今年上半年問題還會更嚴重,因為人民幣要加入IMF的一籃子(SDR)貨幣,中國現在又面臨放鬆對人民幣與匯率的控制,這直接涉及中國的資金外流。下一步,股市、匯市、匯率的壓力都會非常大,中國經濟倒逼政治改革的壓力也會越來越大。

主持人:是,看來中共當局是面臨這樣的困境。非常感謝二位專家的點評,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希望下次節目和您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