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紅斑性狼瘡就要吃一輩子的藥?

得了紅斑性狼瘡就要吃一輩子的藥?

紅斑性狼瘡

紅斑性狼瘡是現代醫學名詞,英文簡稱為SLE。早期的紅斑性狼瘡大部分以女生居多。中醫認為人是以腎為先天,但有很多文獻也說女生以肝為先天,肝主管儲藏血液,所謂「肝藏血」,所以這種疾病在早期較容易發生在女生身上,不過後來男生也慢慢的受到波及。

 

成因與症狀

這種疾病與血液的變化有關,一般發生的原因以外感引起最為常見,因為風寒外感多屬濾過性病毒,會破壞人體的血液系統,表現在人體的皮膚,尤其在臉部顴骨的地方。

我們的老祖宗將臉部每個部位和內臟組織聯繫起來:如天庭可以相應於咽喉部以上。兩眉正中央叫做闕,闕中屬於呼吸系統,即指肺。闕下是山根,山根屬心。鼻梁叫做年壽。年壽屬肝膽。鼻準頭就是我們的脾胃系統。兩顴相應於兩腎,顴下和顴內是大小腸。

傳統醫學認為紅斑性狼瘡與腎有直接關係,在《黃帝內經‧靈蘭祕典》中提到說「腎為作強之官」,用現代醫學用語詮釋,作強的意思就是指免疫功能或防衛系統,因為外感的濾過性病毒破壞了免疫功能,影響到防衛系統,抵抗力降低而出現一系列的症狀,除了在顴骨臉部的皮下出現蝴蝶斑以外,也會有咽喉部的疼痛,而關節部分,尤其是手關節,也會因為受到病毒的侵犯出現疼痛的症狀。

除了外感,第二個原因就是疲勞過度,在〈靈蘭祕典〉裡提到「肝為將軍之官」,將軍就是指防衛系統,也是我們的國防力量。越是勞累,免疫功能就越低下,抵抗力減弱,病毒就容易乘虛而入,將軍沒有打仗的能力,那些濾過性病毒當然就為所欲為了。人體有生理作息,超過十一點就寢就是晚睡,越是熬夜,防禦功能就會越衰弱。

第三個引起紅斑性狼瘡的原因是飲食習慣,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現在市面上有很多食物摻有食品添加劑、防腐劑、色素或人工甘味等等,少量的話不會產生不適感,可是日積月累下來,肝臟就無法負荷了。肝臟除了幫我們打仗之外,同時還是個解毒的單位,經年累月累積了那些人體沒有需求也無法代謝的東西,最後當然就會影響到肝臟。

除了食物中所含的人工色素、防腐劑、添加劑或農藥以外,還有一個容易被我們忽略的就是藥品。現在的藥品幾乎都是用化學合成的方式製造,這些化學藥劑對肝臟、腎臟影響頗大,例子屢見不鮮。新聞媒體報導過某一醫院護理長的六歲兒子,因為感冒咳嗽發燒服用類固醇藥物,最後竟面臨洗腎的地步。我們有一位劉姓小男生,小學三年級,吃了一顆感冒藥,結果整個眼睛腫起來,很顯然的這顆感冒藥影響了肝臟,因為傳統中醫告訴我們說肝開竅於目。另有一位還沒上小學的江姓小女生,吃了兩天的感冒藥,一滴尿液都沒有,這也很明顯的表示這個感冒藥直接影響了腎臟的過濾功能。

更離譜的是,在我們的病例裡,很多原先吃類固醇的病患竟然加吃奎寧。奎寧在早期是用來抗瘧的,居然也用來治療紅斑性狼瘡。在我的病例個案中,發現奎寧會產生溶血反應。這位患者要到非洲肯亞做生意,知道非洲的公共環境衛生比較差,所以出發前先服用奎寧,希望能達到預防的作用,結果回國後感到相當疲倦而且頭暈目眩,他就覺得很納悶,懷疑是不是肝臟有問題。檢查結果肝功能指數還算正常,但出現惡性貧血,男生的血紅素正常值在14以上,他的竟低到只剩下4左右。再深入檢查,包括骨髓穿刺、核磁共振等都找不出原因,最後才想到可能是因為奎寧所造成的溶血反應。

治療紅斑性狼瘡居然拿奎寧給病人吃,我不知道他們的用意何在,心態如何,紅斑性狼瘡本身就是血液病,結果又用奎寧治療,若引起溶血反應,這不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嗎?

 

對治與養生

我們處理這種疾病,因為考慮兩顴兩腎的關係,所以常常會選擇作用在腎臟方面的藥物,包括腎氣丸濟生腎氣丸右歸丸左歸丸等。如果是屬於寒症,這些方劑都能夠發生作用,因為右歸丸、腎氣丸裡都有桂、附這類溫熱性的藥物。如果是熱症,這些方劑就不太妥適,唯一只有左歸丸可以考慮,因為左歸丸沒有桂、附。知柏八味丸也是同類的處方。

如果是因為的關係,不管是藥物引起或外感造成,我們可以考慮用逍遙散系列。尤其是加味逍遙散,裡面有牡丹皮能瀉血中伏火,對血液的調解變化有很明顯的效果。如果是因為濾過性病毒所致,我們會考量用抗病毒的藥物,連翹就是一味非常好的天然坑生素,另外我們的金銀花屬忍冬科,它連腫瘤病都能產生很好的效果,當年SARS肆虐階段,我們就用金銀花、連翹、魚腥草這幾味藥對抗SARS病毒,獲得相當不錯的療效。

除了用逍遙散、加味逍遙散以外,我們也可以選用小柴胡湯,因為小柴胡湯裡的黃芩也是非常好的消炎抗病毒藥物。

紅斑性狼瘡是血液病變,與吳鞠通先生在《溫病條辨‧上焦篇》提到的所謂「氣血兩燔」這種症狀有點相似。氣血兩燔是指傷寒發斑,是由廣義的外感濾過性病毒所造成,皮膚會成斑成塊,像天上雲彩一朵一朵的就叫做斑,如果是出現像蚊子叮咬般一點一點的就叫做疹。前面提過錢乙先生在《藥證直訣》裡明確的告訴我們肝是水泡,心是斑,脾是疹,肺是膿皰,而腎臟基本上不應該出現症狀,現在兩個顴骨出現的是紅斑或蝴蝶斑,而不是像小兒科的胎毒出現皮膚黑色的色澤,我們會選用一個方叫做玉女煎。

玉女煎是從白虎湯發展出來的,白虎湯加人參叫白虎加參湯,白虎加參湯去知母再加竹葉、麥冬、半夏就變成竹葉石膏湯。玉女煎保留了白虎湯的石膏和甘草,加了作用在血液方面的地黃,地黃是一味很好的補血藥,如果是生地黃就有很好的涼血作用。

既然紅斑性狼瘡是血液病,就需要類似像牡丹皮瀉血中伏火,需要像連翹、金銀花對抗病毒,而皮下顯現蝴蝶斑,就同《內經》講的「熱傷陽絡則吐衂,熱傷陰絡則便血」,當因外感而發燒,就會導致血液呈現充血現象,血管一擴張,皮下就會出現紅斑。所以我們常常提到,很多病變,包括紅斑性狼瘡,往往都是因為外感引起的,道理就在這裡。

對於紅斑性狼瘡,有時候我們會選用玉女煎,然後加一點桑白皮,因為肺主皮毛,用桑白皮瀉肺熱,用玄參搭配地黃加強涼血,用銀花連翹清熱解毒。我們用這樣的處理方式幾乎都能夠使紅斑性狼瘡藥到病除。到目前為止,對於紅斑性狼瘡,現代醫學只會給你一張重大傷病卡,因為他們認為這種病不可能治好,他要你吃一輩子的藥,對那些病人我覺得非常的惋惜。

我也覺得有時現代醫學的處理方式非常可笑,就像我們看過好幾例出生嬰兒,經過血液檢查,發現甲狀腺低下,就宣判這個小寶寶要一輩子吃藥控制,結果我們給他吃一星期的藥以後再抽血檢查,甲狀腺指數完全正常。有一個病例是三峽一戶開計程車為業的林先生,他的小寶寶就是甲狀腺低下,結果吃了一星期的藥以後就恢復正常了。另外一位中壢桃園的小寶寶,不到一歲就因中性顆粒球數量不夠而被告知須終身服藥,結果我們給他吃了三至四星期的藥以後,中性顆粒球也完全正常了,他的阿嬤還懷疑,是不是醫院檢驗錯誤,又換另一家榮民總醫院再做檢查,果然中性顆粒球指數完全正常。

有時候我們非常感嘆,並不是我們否定現在的科技,但畢竟機械是死板的儀器,人本身是活生生的生命,而且人的抵抗力是用肉眼看不到的。在黃帝《內經》時代就已經有所謂的免疫功能問題,在很多不同的場合會有人問起中醫有沒有免疫功能這個名詞,我說雖然免疫功能是現代醫學的名稱,可是早在《內經》時代就有一句話說「正氣存內,邪不可干」,也就是說你有充分的抵抗力和正常的免疫功能,那些病毒邪氣就不敢來侵犯你。

我們前面曾經提到用小柴胡湯治療因為外感引起的血液病,小柴胡湯就是現在所謂的後天湯。後天是什麼意思,今天很多奇奇怪怪的病變,包括愛滋病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都可以歸納在免疫功能低下所造成的疾病,既然小柴胡湯能夠增強後天免疫功能,當然就可以對抗包括愛滋病以及紅斑性狼瘡諸如此類的病症。

但是我們絕對不是憑著單一的小柴胡湯,而是用複方的方式,你可以搭配玉女煎,或搭配六味地黃丸等等這些所謂先天後天的方式處理。我個人經常用先天後天搭配的方式治療現在的疑難雜症,都能獲得相當滿意的療效。

 

※本文摘自《張步桃美人方》遠流出版社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