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整個官場都在等待一件大事發生 今日點擊(2434-2)

提要

《經濟學人》:巨龍有點失控

魏宏辭去四川省省長職務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大傢伙看我這集節目的時候,美國的華盛頓DC正在遭遇著,有歷史紀錄當中的第二大風暴,被影響的人群大概有7千500萬,數目不一樣。

 

以華盛頓為中心包括費城,包括周圍的幾個州,我做節目的時候它說在嚴陣以待,所以大傢伙看我節目的時候,基本上風暴應該是它在最強盛的時候。

 

那美國各個州的州長出來說話,要求民眾你不是非得一定要出門的,你就不要出門都在家裡面,在家裡看電視、看球賽,隨便你怎麼看,但是你不要出門,這是勸告。

 

他認為這次風暴最起碼可能會下到,在華盛頓DC全下到60公分,那60公分一般的小車的話,可就都埋在裡頭。我自己經歷過風暴下過90公分的,馬路上什麼都看不著了,軍隊出來清雪,那種軍用的戰車來清雪,那我經歷過。

 

但是在報導華盛頓DC這件事情的時候呢,它引述了星期三發生了一件事情,星期三華盛頓DC地區下大雪了,但是並沒有那裡麼大,可是城市準備不足市長出面道歉,城市準備不足造成了全市的交通的癱瘓,包括美國總統奧巴馬。

 

總統奧巴馬下了飛機之後要回到白宮,半小時的路程,他走了1個小時20多分鐘,那你上BBC網站你會看到奧巴馬的車隊,同樣被堵在了公路上,被堵在了高速公路上。

 

這個消息我個人看後覺得非常感慨,真的非常感慨。美國人人有槍,2億多枝槍是3億多枝槍,美國總統被堵在了高速公路上,相信朋友能能明白我說的什麼意思,而美國總統被堵在華盛頓DC的路上,那民眾下了車就能夠跟他握手的。

 

但是華盛頓DC的市長,僅僅是向全城市的人道歉,美國總統沒有權力因為這件事情,威脅到美國總統的安全,那你愛國主義你就隨便說了。

 

那如果放在北京城,北京市市長就是賣國賊,就是偽帝國主義打入到中國心臟的,要心懷不測的想顛覆祖國的這個政權,那罪名隨便給你寫了,對不對!你敢把國家領袖、黨的領袖,給堵在北京城裡馬路上、二環上,你做死你,你什麼命呢你是,你怎麼了你吃了什麼了呀你!

 

隨便什麼話都得出來,對不對!但是我們看到奧巴馬這件事情,那是星期三發生的,我們現在做節目星期五,奧巴馬總統對華盛頓DC的市長,他什麼都不能說。

 

香港的蘋果日報它實際翻譯了引用了,最新的《經濟學人》雜誌的一篇報導,而這個報導的封面,就是講今天習近平控制的中國,在走向失控。

 

《經濟學人》:巨龍有點失控

 

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在失控中,香港路艱難。本期的《經濟學人》雜誌,再度把習近平作為封面人物,東方巨龍是個吉祥之物,但是巨龍可以看出有些失控了。

 

那作者提出的問題是,中國是否真的失控中?然後它引述的是國內的GDP的數據和股票的走勢,那我們看到的《經濟學人》雜誌,大家都從經濟層面,經濟層面是整體社會表現出來的一個方面,那針對中國2015年GDP增長6.9%是真是假。

 

他說對普通人而言,中國是否假大空已經不需再討論,2015年下半年中國流出資金高達一萬億美元,作為香港人了解到現在政治的低氣壓,以及了解不同的中國特色的解讀和普通人一樣,會質疑官方數字是否可信。

 

他的意思是那香港人寫的,他的意思就是,2015年下半年中國流出美金一萬億,而你現在數字說6.9%,那他意思是6.9%是真的是假的,實在不可相信。

 

那如果6.9%的是假的虛出來的,你虛報的數都不敢說是7%,也就是說你承認自己整個經濟狀況在失控在走下波;但是你又願意去說,完全給人一種假的欺騙。

 

所以7跟6.9中間只差0.1%,但是7會被解讀成成功,而6.9就變成了相對承認中國的經濟有問題,所以在以造假的方式,來營造中國經濟可以軟著陸。

 

作者的意思就是你在2015年,下半年就跑出了1萬億美金,什麼東西摔地上,搞不好你現在已經摔碎了。我們剛才說的《經濟學人》雜誌,表現的是中國失控,金融上的失控,經濟上的失控。

 

同一時間彭博通訊社,資本管控新戰場,據傳上海嚴管各人結售匯,嚴管個人對外匯對美金的掌控。星期三多名不願具名的知情人向彭博社透露,上海部份銀行已經明確要求各分行,嚴格管理個人結售匯業務。

 

其實從上週開始,有關中國民眾,蜂擁至各零售銀行換匯的消息,已經不絕於耳。

 

彭博從中國銀行和招商銀行,在上海的多家支行了解到,近期個人外匯需求迅速升溫,這一些網點,將人民幣換成美元的居民增加不少。

 

文章就介紹了,其實這就是一種類似擠兌的現象了,前兆的感覺,對吧!會在政治敏感地區,你比如說在上海、深圳、廣州、北京,這些政治敏感地區,小道消息謠言比較奉行的地區,在這個時候,而人民幣確實在暴跌,對不對!

 

人民幣兌換美元確實在暴跌,在這種情況下作為個體者,3千、5千、3萬、5萬,他就盡可能的會換外匯,可是這東西是所有人在砸盤子。因為民眾的概念,出現擠兌的概念,就是砸盤子概念。

 

魏宏辭去四川省省長職務

 

而有個消息很有意思,魏宏在四川省人大會議上,辭去了四川省省長的職務,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消息。魏宏事瘋傳已久,結果中紀委出面說他在反思,沒說他怎麼樣,然後作為四川省省長辭職。

 

在過去的時間裡,我注意到很多正局級、副局級的官員,地方也好,部門也好,有大規模的辭職行為,為什麼?

 

中共在反腐的過程中,王岐山、習近平改變策略,要這些中級偏上的官員,允許他們帶罪辭職,以辭職方式定調他們個人的貪腐罪名,放他們一條生路,緩解整個官場的壓力。

 

這種情況你可以解讀兩個概念,一個,反腐中習近平到現在,不拿掉江澤民、曾慶紅,當觸及到具體的利益人,大規模觸及到每一個具體利益人的時候,局級幹部、司局級幹部遍地都是,處長就更多。

 

可是你抓住這些人,不讓他們出國,他們跑不了,不許他們退休,他們害怕,而更不許他們隨便辭職,因為一辭職就得交代他過去的任務,幹過什麼,辭職報告你以為得審查的,對不對!

 

那與其我叫你審查,不如我在這裡忍著,整個中共官場完全處於一種,靜觀、等待、出事的、怠工的狀態,大面積的在局級、副局級、正處級、副處級,這一個層面大面積的怠工,因為他只要幹活他就死了。

 

而他們走到這個位置,是過去貪腐送女人、撈錢、送錢的過程,他的仕途的過程。

 

就是這樣的貪腐的過程,所以他只能按兵不動,在這個時候這種按兵不動。就成為了今天習近平、王岐山,反腐過程中的真正阻力。

 

誰都說是是是,誰都說好好好,誰都不出頭,對吧!所以你看到有個說法,劉源的下來就是很典型的,弄不動了;而另外一個概念緩解下面的壓力,允許他們辭職,讓他們安全落地,回家,對不對!

 

底下處理,表面辭職,底下可能把1千,說你拿走了3千萬,你給我退回來吧!退回去了,可能你私下留下了5百萬,不追你了,讓你過日子了。

 

這東西官員下頭會傳的,就說我能辭職了,我能跑路了,我交回一部分錢,你也別提這事兒,咱倆黑不提白不提了,他就會緩解這個壓力。

 

如果出現像四川省省長可以這樣辭職的話,會不會解讀成藉助這個機會,他真正去打江澤民、曾慶紅,因為大家都等著弄死江澤民、曾慶紅,那才是消息,那才是正差正事,其他的都是瞎掰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