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宇預測拿下江澤民、曾慶紅的時間 今日點擊(2436-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1 月 27 日訊】        提要
羅宇預測拿下江澤民、曾慶紅的時間
鮑彤:610非法組織若不取締,國無寧日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據說啊星期一,帝吧的所有戰士們回營了。人被灌輸成高級動物的思維,結果在這一瞬間,突然動物園的門打開了,大家隨便來了。

這個是真正可怕的,因為作為個體者,在正常的社會中,即使包括那些極端的社會,在當年的蘇聯,整個蘇維埃聯盟的國土上東正教,作為當時的蘇共本身,對民間的東正教,相對影響不像中國的環境。

那其他任何包括在緬甸,50多年的軍政府,但它並不敢真正的去觸及那緬甸的僧侶。在它觸及槍殺了僧侶之後,整個緬甸國全都反了,軍政府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出現轉向。

但中國不是,中國是要把黨支部建立在教堂裡、建立在道觀裡、建立在寺廟裡,徹底摧毀了作為個體人生命的價值觀,但是我跟大家說白了,今天是變天的年代,對吧!這兩天美國東部下了大雪,世紀性的大雪。

那你以為中國沒有嗎?中國從北到南經歷著寒冬的天,連埃及的開羅,都下了一場112年沒見過的大雪。

一步之遙,姜文,馬走日,最嚥不下那口氣是什麼,一出紫禁城,漫天的大雪變天了,弄兩罈子的酒喝了它。喝完一睜眼,辮子絞了,沒了,傻帽還問呢,一個破辮子誰絞不一樣嗎?廢什麼話啊,別人給絞了跟自個兒絞了兩碼子事,變天了,絞辮子了。

咱看開羅怎麼報的,這是台灣東森網報的,百年一遇,埃及開羅112年來首次降雪,那這個地方如果下雪的話,它一點招都沒有,熱帶地區它怎麼可能下雪呢?但它下雪了,下雪了。

現在看到的場景,台灣從南到北,叫陽明山下雪了、桃園下雪了、南投下雪了,你無法想像這是在台灣,對吧!你要說這是在加拿大的蒙特利爾,大家覺得正常,你說這是在紐約州的紐約市北部,紐約州的北部,這事非常正常,但這發生在台灣,發生在台灣。

廣州冰凍,對吧!那香港有人去到香港上登山,結果到了凌晨才把最後8個人,從香港的山上救下來,因為下不來了,因為整個全凍了,下了雪整個都凍了。

BBC在台灣的特約記者寫的文章叫,台灣帝王級寒流持續發威,85人死亡。在香港創造了59年來最低溫度;而在廣州66年來首次降雪,我只是跟大家描繪,在現實環境中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在今天發生了。

在北半部,在赤道剛剛往北,全都在下雪,人現實的一切的能力,只能在這種冰寒冰凍天地,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一個客觀天氣的背景之下去逃跑,去尋求自己能夠生存下來,所謂的戰勝它,你拿啥戰呢?

現在的華盛頓、紐約,對吧!維吉尼亞州拿大鐵撬正把自個挖出來,他就只能這麼戰勝,你上頭弄個帳篷給它蓋住,對不對!

你讓雪下到赤道上去,是下到赤道了,連開羅都下雪了,下到赤道上去你沒下來不就給化了。可是它現在天變了,赤道上也下雪了,人定勝天,你拿屁崩啊,一塊放屁二氧化碳多了,它把天氣給暖了。

你別樂了,我就說我說的意思那是愚蠢的,人在現實的思考中,自我膨脹,自以為是,極端的自私,這是最愚蠢之所在。這是我跟大家說的,聰明人的愚蠢,北京人說的傻奸傻奸的,不是傻,是因為奸而傻。

那現在在我的概念當中就很簡單,2016是人的命運,也就是人不可掌控和靈魂的一年,覺醒的一年。

看彭博網站在昨天或者前天又採訪了羅宇,羅宇直接講拿下江澤民、曾慶紅的方式和時間,在他的眼睛裡已經定型了。那中共已故大將羅瑞卿的兒子羅宇,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說,太上皇指江澤民,那鐵帽子王指的是曾慶紅,這個概念是非常清楚了。

因為這是引用了,在一月分前幾天的時候,國內的媒體,再次拿出太上皇和鐵帽子王的說法。然後說從這個角度上說,等於點名了江澤民、曾慶紅。

羅宇預測拿下江澤民、曾慶紅的時間

他說既然點名了,在羅宇的角度看,習近平肯定考慮了很長時間,而且他應該已經有了以後處理這件事的方案,他說我估計時間不會長,應該在2月或者3月,就應該會看到。

他究竟想怎麼辦法,2月和3月,2月初過年前,3月初兩會,2月初過年前,3月初兩會。2月初如果從2012年王立軍出事的話,到2月初正好是週年4年,3月分兩會如果你按照2012年初說呢,那是薄熙來出事,對不對!出事了4年。

羅宇認為習近平當初覺得,已經把曾慶紅、江澤民等人控制住了,讓你出來你就出來,不讓你出來你就出不來,他以為這樣就行了。但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改變了他的想法。

在羅宇看來去年發生的事情,讓習感覺到這還不行,那江澤民、曾慶紅的馬仔,雖然跟他們兩個人沒有聯繫了,但還是憋著勁的搞亂,從股市開始,他已經發現了很多領域,比如金融領域,因為既得利益,驅使這些的殘餘勢力主動發難。

無非就是說,你習近平今天沒整到我,那說不定哪天你就會整到我,與其我挨你整,不如我先整你,那這些內容我們在我們的節目當中,我跟大家分析過。

那他也提到說,包括習近平剛剛說過,一國兩制不能走樣,結果就越境抓人。這種事情讓人感覺,習近平感到有一幫人,不光在金融領域,在公檢法領域,其他領域,都在憋著勁跟他搗蛋。

他說由於這些事情的發生,迫使習近平不得不把他們拿下,在今年年初習近平,初在紀律上強化,也就是說他要把有人想當太上皇,有人說自己是鐵帽子王,也就是江澤民、曾慶紅,今年一定會拿下。

那以什麼樣的方式,羅宇認為現在是被江澤民、曾慶紅逼的,要把他們拿下來將以更加嚴厲的,而不是像現在僅僅軟禁的形式拿下。那他自己的描繪就是說,他們兩個人下來,應該是跟這個周永康的概念差不多,這是羅宇的說法啦!

那所以他很清楚的看到,江澤民、曾慶紅在他的眼睛裡,就是死定了,那在我的眼睛裡,我早跟大家說他們死定了,跟江澤民、曾慶紅套在一起的610,這是從習近平執政的第二年,三中全會之後首先碰到的東西。

鮑彤:610非法組織若不取締,國無寧日

610,鮑彤說610是非法組織,若不取締,國無寧日。所以你會看到,當江澤民、曾慶紅死的時候,610也死了,當610也死的時候,將看到整個中共體制之下,在江澤民、曾慶紅的控制之下,活摘器官的整體罪惡。

所以我在上集節目當中講,習近平在談到有關國家的時候,他用執政黨,遠遠多過於用共產黨這3個字;當他在政治局、中央開會的時候,他用共產黨而不用執政黨的說法。

而當他給黨員開會的時候,給高級官員開會的時候,永遠是用文革的方式,打殺。你知道什麼叫報應,每個人站在自己的角度,利用自己的權力和利益,在保護自己的時候,相應著,在他的受體當中在得到報應,每個人如此。

鮑彤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明確提到,因為現在610還在祕密的工作,他說我認為610是非法組織,公檢法允許610的非法組織成立,我覺得很奇怪。它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決定成立610的人,我看也是非法的。

那是江澤民 曾慶紅成立的,610至少是不可告人的祕密組織,也不能告訴老百姓的機構,卻行使著權力,這是一個國家的笑話,610不取締,國無寧日,這就是鮑彤對610的看法。

那我個人覺得就是這樣,變天了,我們看到的一切,今天人將經歷的一切,當人在變天的背景之下,你只能求得自己的生存,而這個生存的取得,本身就是對自己真正人的思考,而不是你人之下的利益的思考。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