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大鱷唱衰中國 悲觀預期瀰漫達沃斯 今日點擊(243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1 月 27 日訊】        提要
金融大鱷唱衰中國 悲觀預期瀰漫達沃斯
索羅斯宣戰中國 做空人民幣戰爭一觸即發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週末有個朋友呢,送了一套大茶具,那真是大茶具。這個仿清的椅子,那個茶桌,跟那個我們平常用的書桌那麼大。

這是從國內來的,沒想過那麼講究啦,但朋友送給我,是因為說濤哥做節目的時候用吧,這像侃電影什麼的喔。結果來了之後呢,那人家都是雕花的,當然現在雕花兒的,是不是用電腦雕的,咱也說不好。

因為我見過用電腦雕木刻花兒,那個一塊板子,然後電腦設計好了,完全一整套的設計好了。把板子固定好,那確實雕出來,跟原來我們以為的手工雕的似的,那人家是電腦雕的,那就不知道了。

但是這個桌子拿來之後,它有茶盤哪有這些東西哪,我覺得有點兒對不上號了,就是總覺得,這桌子怎麼缺一塊東西中間,喝茶的時候。因為有茶盤有這個有那個,但中間缺一塊東西,那我就不知道了。

後來不得已就問朋友,我說朋友這中間是不是缺塊板子啊!這對不上。後來那朋友也弄不清楚了,說什麼缺塊板子,那是壺。唷!我一下才明白過來,它配了一套鋁壺,還有玻璃瓶,那是燒水用的。

那你要喝這個你比如說,甭管你比如說喝這個台灣的凍頂啊,喝這些東西就是廣東人喝茶的方式,真正飲茶的方式,他是那麼喝法。但是我確實沒想到,它是配了一套鋁壺,我以為那是另搭的。

那這就出乎我的意料,因為東西設計的都是仿古的,按照中國傳統的,幾百年前的那種設計,雕花雕龍雕鳳。但你放個鋁壺,這就大跌眼鏡。

我說的意思,你當然可以把這些東西都去了,你當然可以與時俱進,你當然可以用個鋁壺隨便漆了,你當然可以用這大把的的茶,照樣去喝龍井或者喝這個凍頂,你都可以那麼喝,沒錯!

文化就這麼遺失的,文化就是這麼消失的。就像今天人們拿著iphone,全都瘋了 對不對!嘎嘎嘎,也不知道嘎什麼全在那兒嘎,他什麼都不會了。

傳統的東西全沒了,人性的東西都沒了,隨著科技的發展、技術的更新,這些儀器代替了人們自身的,具有人性味道的那樣的生活。

金融大鱷唱衰中國 悲觀預期瀰漫達沃斯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索羅斯金融大鱷唱衰中國,悲觀的預期瀰漫了達沃斯。

達沃斯是瑞士的小鎮,正在開達沃斯的論壇,但中國很出奇意外的,是只派了李源潮去,總理也沒去,有人說因為這個因為說那個。

因為在過去歷年的達沃斯呢,中國都很重視。那今天的中國經濟呢,以股票和GDP為代表的標誌,就是說中國經濟處於了很麻煩的時候。而很多人認為,被稱為這第三輪的金融風暴,可能是因為中國引起的。

所以有人評論認為,為了迴避這樣的矛盾,所以呢李克強沒去,而習近平藉這個時間正好出訪中東,時間衝突了,所以挺有趣。

但是呢,索羅斯是金融界當中的非常有名望的人,手段非常了得的人。所以他說了一句話,他說中國的經濟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索羅斯在星期三的一個晚宴上直接說,中國硬著陸幾乎無可避免。他說中國是當前金融危機的,根本的原因所在。

他這麼說法就變得很直接了,他說但是在這種悲觀、失望的背景之下,在全球菁英,聚集在阿爾卑斯山滑雪勝地的時候,更是一個更加複雜的畫面,因為每個人有著不同的認識。

在上集節目當中我提醒過,紐約時報、BBC、CNN、華盛頓郵報,幾乎所有的大的媒體對2015年的總結,都是命運。

當人們討論命運的時候,是現實的人控制不了的時候,無論今天現實的人,你在哪一個方面,認為自己多麼的專業、多麼的頂尖、多麼的掐尖兒,沒用。今天發生的一切,專門去砍尖兒的,專門去砍尖兒的。

也就是說,事情發生了但不解為什麼。當事情發生而不解為什麼的時候,各種說法就會都呈現出來。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行總裁拉加德,在辯論會上說,中國如今最大的問題,是中國政府如何與世界其他國家,溝通的問題。

所以他提出的是一個,完全政治體制的問題,國家體制的問題,中共的體制就是一個黑箱操作,完全獨立的黑箱操作。但是呢 它的政治體制是這樣的,它的國體是獨裁的,但是它的經濟層面,卻與世界連在一起了。

這就是我說的,天津人吃麻花,不是天津人吃麻花,天津人吃麻花,估計他知道應該怎麼吃,如果不是天津人吃麻花,它整吃整吞的話,那猴吃麻花滿擰,進了肚子裡頭,在腸子上它給擰住了,對不對!那叫腸梗結 那會疼死人的。

而中國股市在整個這半年多來的變動,造成了世界的股市的動盪。中國證監會的副主席方星海,在同一個場合,對著坐滿聽眾的會場人說,我們正在學習、我們正在做。

股市開了多少年,結果今天他說:他還正在學習,他也正在做。第一代人都完了,下來都是兒子這輩都上來了,還沒學習完呢。為什麼沒學習完?共產黨存在著, 對吧!

共產黨存在著,這個制度存在著,這個整個獨裁的國體存在著,你永遠在學習中,他為什麼要說我們在學習?對外擔不起、對內惹不起,他就是一個門插官,很管用。但是他自己不能插上,自己不能開開,就這麼個官。

所以這個制度本身作梗,猴吃麻花擰在一起了,說了一句最片湯的話,因為他只能片湯,他不能吃乾的。

而另外一篇報導,來自於網絡媒體的報導,說得更直接:索羅斯宣戰中國,要做空人民幣戰爭一觸即發。

它講索羅斯,高調宣布準備做空亞洲貨幣,主要是人民幣和港幣。而新華社在昨天明確講,以社論的方式,惡意做空人民幣,或面臨法律嚴懲,那金融戰爭一觸即發。

那我就不知道,這個新華社說的,惡意做空要法律嚴懲,你肯定搆不著索羅斯,對不對!

那也就是說,如果索羅斯動手,國際社會有人動手的話,那國內有人趁這熱鬧賺錢。它的文章解釋說:索羅斯正式表示,要做空美股和亞洲貨幣,那目前亞洲最大的貨幣,就是人民幣、日幣、港元。

但最近人民幣和港元的這種暴跌,都離不開被做空的影子,他能不能做空,他能不能狙擊了人民幣,他能不能造成這種狀況,我們不知道。但是當年索羅斯,曾經狙擊過俄羅斯,他曾經拿出大筆財產,支持在蘇聯俄羅斯的變革。

神韻溫哥華引共鳴「神就在身邊 光明必勝」

在這種人們為了錢財,為了身邊有形的物質的,這種損失與所得的爭執,絞盡腦汁的過程中,神韻來到加拿大演出,一位接受採訪的人說:神就在身邊 光明必勝。

那這是一種相當對比的概念,有形的一面,就是我們看到的,物質、財富、金錢 慾望、你占有的一切,都處在一種不解的命運中。而無形的一面,在這人類當中 在地球上,無形的一面,很多人意識到神就在身邊。

所以這就是我說,2016年是命運與靈魂的一年。被採訪的人是一個退休的飛行員,他帶著全家人觀看了神韻演出,在24日的下午。

他明確講說:我能夠感受到神韻所表達的信息,他的信息就是一個,我們全都來自於天上。人類,今天活著的人,來自於天上。演出非常感人,那美好得無以言表。

演出中的故事,講述著中共迫害有信仰的好人,他說我相信這種事情在發生。那神韻藝術家,在告訴所有的觀眾,今天世界上發生的事情,請務必聆聽。因為最後的天使已經來到人間幫助我們,這一幕每天都在發生著。

那這是一個西方社會的人,在西方完全,一個傳統家庭的普通人。神就在我們身邊,神就在指引著我們,我們的天使、我們的嚮導就在我們身邊,在幫助我們抵禦黑暗。

希望觀眾看過演出之後,都像我一樣,心中充滿了愉悅,並理解演出中傳達的信息,光明終將驅散黑暗,讓人間充滿歡樂。

2016是命運與靈魂的一年,如果我們都是從天上來的,如果我們的生命被天使所保護著,那祂保護的生命是我們的靈魂,而不僅僅是我們的肉體所代表的現實。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