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員不能移民美國 熱點互動(1417)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1 月 29 日訊】        【熱點互動】(1417)共產黨員不能移民美國:近日,美國伊利諾伊州一名華人因申請美國籍時隱瞞自己的共產黨員身份及與中共情報部門的關係,被美聯邦政府控罪並出庭聆訊。而海外論壇上,近年來對中共黨員是否不能移民美國的關注和討論也越發增多。為何美國政府近年來似乎加強了對中共黨員移民美國的控制?共產黨員身份為何在美國如此不受歡迎?對於身為黨團員又想移民美國的人,該怎麼做?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日美國伊利諾伊州的一名華人因為在申請美國籍時,隱瞞了自己中共黨員的身份,以及和中共特務組織的一些連繫而被聯邦政府控罪,可能面臨著取消身份,甚至遞解出境。

而在海外論壇上,近幾年來對於中共黨員是否不能移民美國的討論也越來越多。那麼為什麼美國政府似乎在這幾年加強了對於中共黨員不能移民美國的控制?中共黨員的身份在美國為何如此不受歡迎?如果身為黨員又想移民美國該怎麼做?

今天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做一些討論和解讀,一位是紐約的葉寧律師,葉寧律師您好!

葉寧:您好!觀眾好!

主持人:好,謝謝!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那麼我們在節目的開始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和聯邦檢察官,1月15日宣布,伊利諾伊州居民,58歲的華裔男子林路(Lu Lin),將面臨「移民欺詐」的指控。

起訴書顯示,FBI調查發現,林路1987到1997年間,曾是中共黨員;另外,他曾化名為楊勇(Yung Yeung),為中共公安部工作,並在香港為中共國安部蒐集情報。林路對美國移民局隱瞞這些消息,2008年歸化成為美國公民。

美國知名的華裔律師預計,如果林路罪名成立,最終將被遞解出境。

去年8月,一家美國的移民論壇,短期內就有2名網友披露,他們的移民申請被拒絕,原因都是,申請者曾加入中國共產黨。

除了共產黨員是個敏感標籤,如果移民申請人,曾在中共軍隊或者政法系統任職,也會受到美國政府的嚴格審查。

1月21日,林路將在芝加哥聯邦法庭出庭應訊。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討論的題目是「共產黨員是否不能移民美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或者向我們的嘉賓提問。我想先問一下葉寧律師,我想大家看了這個新聞可能都會先問一個問題,就是說到底在美國的移民法中,它對於這個中共黨員的身份是否能夠移民美國是什麼樣的規定呢?

葉寧:美國《移民法》第212條第A款第3條,它裡面有1、2、3、4幾個分款,就是說一個大前提是共產黨員,不一定是中國共產黨員,共產黨員不可以移民美國,共產黨員不可以申請綠卡,這是一個大前提。在這個大前提下面,《移民法》又規定了一些豁免的條款,就是美國國會通過的《移民和歸化法》212條。

那麼這些豁免條款就規定,如果加入中國共產黨是被迫的,或者是在共產黨和其它的從屬組織包括共青團,是被迫的,或者是為了生活所迫、為了工作、為了糧食配給,加入共產黨或者加入共產黨的附屬組織,發生在年滿16歲以前就可以申請豁免。

第二個是對過去的共產黨員,就是前共產黨員身份,那麼這個《移民法》規定要(退黨)兩年,兩年指的是各國共產黨,退黨五年以內是指極權主義國家統治的這個共產黨統治的國家。那麼除了國會立法規定的這些豁免條款以外,它還有一個就是司法判例,這個司法判例是1957年最高法院的一個判例,叫做「ROWOLDT v. PERFETTO」。

這個法律規定如果加入共產黨不是積極的去推動共產黨的政治和意識形態,這樣的加入共產黨就是「沒有任何意義」。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員的身份也可以成為移民過程當中的豁免條款。這是司法判例創造的這麼一個例外的豁免。

主持人:記得在美國申請綠卡的過程中,填寫I-485申請表格,有一欄問:是不是中共黨員?但是一直以來,很少聽說過有人因為隱瞞共產黨的身份被發現後判刑,這幾年似乎多了起來。不知道杰森有沒有這個感覺?

杰森:至少從網上的反應是這樣。早期,移民美國的大部分是學生,當問到是不是共產黨員?很多人都勾「不是」。實際上嚴格地說,共青團也都應該算的。

主持人:對!應該算,法律上它是附屬組織。

杰森:最近移民的成分稍微有一點變化,畢竟現在有一些有錢的官員及親屬也都移民,這些人基本上是國內受益階層,很多都是中共黨員。其實美國看到這一點了,這些人來到美國,其實並不是奔著美國的意識形態而來;來避難、求舒適生活的更多,腦子裡還都是共產主義那一套。

他們給美國帶來的不是文明的理念,帶來更多的很可能是共產主義的那一套,那些東西在他門腦子裡根深蒂固,這種人美國是不歡迎的。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從2005年《九評共產黨》問世,出現「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以後,由於法輪功學員努力不懈,也在美國社會形成了一種基本上的概念。

主持人:對於共產主義的認識。

杰森:美國移民法官的執法靈活度還是滿大的,很多時候法官有個人的主觀想法,而個人的想法很多是受媒體、輿論的影響。這十幾年來,法輪功學員遍地開花地談中共的本質,很多美國的移民官逐漸建立了概念。有很多人反饋,甚至有些移民官拿《九評》的問題來問申請移民者。

主持人:是,《九評共產黨》。

杰森:來證明他本身對於中共的認識。

主持人:對共產黨是不是理解?!

杰森:對!

主持人:葉寧律師,像這樣隱瞞中共黨員身份,被發現之後控罪有沒有先例?還是這個案子您認為是這幾年中比較少見的?

葉寧:有先例,但不多。像這樣的案子牽涉兩個問題。一是他隱瞞了共產黨身份,牽涉對共產黨員的禁止條款問題,法律上的;第二是移民詐欺。就共產黨的禁止條款問題,林路個案,材料反映他還擔任過中國共產黨情治機關、情報部門的工作人員。那他就不是一個被動的共產黨員,而是一個積極的共產黨員。

美國移民法212條(a)(3)(D)下面的第3款和第4款,都是對美國國家的安全威脅角度禁止共產黨員入境和禁止共產黨員獲得身份。在這個前提下,林路隱瞞的不僅是中國共產黨普通黨員的身份,而且他是積極幫助中國共產黨的情報機關工作,這個身份即使不是共產黨員也是不受歡迎,也是不能入境的。

主持人:他也是會危害國家安全的!

葉寧:他的情況就符合「積極為極權主義政黨的政治和意識形態服務」的標準,所以不准他入境是絕對的。他也不能因為兩年或者五年沒有交黨費就自動脫黨,就可以受到豁免條款的保護,不是這樣,他這種情況不適用豁免條款。

一般的黨員和黨支部書記就不一樣,一般的共產黨黨員他可以說:我的入黨沒有任何意義,我也沒有為這個極權主義政黨的政治和意識形態承諾過任何義務。但是如果黨支部書記就不一樣了,黨支部書記還擔任招收黨員、發展黨務的任務,就不能援引Rowoldt v. Perfetto案例,說自己不是積極的共產黨員、共產黨員身份應該受到豁免。

主持人:我想請問葉律師,《美國移民法》中為什麼會有「不允許共產黨員入美國籍」這一條?來歷是什麼?

葉寧:這個法案實際上是美國特有的,我查了一下,其它國家還真沒有這樣的禁止條款。當然我的查詢不一定很完整、很完全,但是至少主要一些歐洲國家和北美如加拿大,沒有專門針對共產黨員不准入籍、不准得到移民利益的明確規定。加拿大是有違反人道罪的,反人類罪、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符合不准入境的條件,但它並不是泛泛地針對。

主持人:那美國的法律是不是?

葉寧:這是美國特有的法律。一定的意義上是二戰以後,溫斯頓‧邱吉爾宣布,鐵幕已經降下。由於東、西方意識形態之間的交戰,美國為防止共產黨滲透、進行間諜活動以及對美國的安全產生破壞,而有這樣的立法意圖。這一項法律是在1952年通過的,此後,在這項法律實施過程中逐步形成一套豁免體系,使得這項法律在執行過程中趨向於寬鬆方向發展,但是這項法律依然存在,並沒有隨著蘇聯和東歐的極權主義被推翻而取消,沒有取消。雖然巴黎統籌會等組織,對一些極權主義國家的禁運法律實際上已名存實亡,有些是明確取消了;美國對共產黨員禁止入境、禁止取得身份的條款還是存在,一直沒有取消。

主持人:冷戰已經結束這麼多年了,不允許共產黨員入籍美國的大前提一直沒有取消,現在似乎執行更嚴格,杰森,您怎麼看?

杰森:因為雖然冷戰結束了,美國基本建國的理念並沒有改變,而共產主義基本的原則跟美國建國理念是格格不入的,也沒有改變。其實這項法律的建立,針對的是共產主義概念,並不是針對蘇聯或是某一共產主義國家,它是針對所有共產黨員,包括現在南美洲國家不是共產黨執政,但是有些人就信共產主義,那些人就不能入境美國。美國認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非常惡毒,而且是傳染性很強、侵略性很強的概念。

這項法律是冷戰早期產生的,但是它並不是針對冷戰,針對的是意識形態更多,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就是固化成那樣,美國的意識形態又跟它是針鋒相對,所以這項法案應該是不會消失的。與此同時,在目前這個歷史時期,發現用來針對中國的一些欺詐移民反倒是很有用的方法,因為確實中共時不時派一些特務以各種各樣的身份進入美國社會。

主持人:是,這幾年似乎更多了!

杰森:而且對於美國各種情報系統的影響非常大。所以我感覺,美國發現把這項老的法律拿來用於新的形勢非常好用,當然不會取消。

主持人:我們先接聽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葉寧博士好,杰森好,新年快樂。關於這個事情,遠說到1978年,我的母親先我報考西海岸長堤郵局,上郵政學校,一位男老師、白人,說,你要報考郵局,千萬不能說你喜歡共產黨。那位老師10年前過世了。我媽媽永遠記住這句話。雖然美國政府同大陸政府有官方外交,那只是逢場作戲,想在大陸市場撈點油水,實際上私底下還是很恨共產黨的。聯邦法律規定,共產黨是個犯罪組織。因為在1960年代,共產黨幫美國黑人打、殺很多美國白人,這就是犯罪。所以你如果想移民,你就不能是共產黨員。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接下來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葉律師,對於很多從大陸來的人,他們都是黨員,當然,團員更多,對於這些想移民美國的人到底有什麼選擇?他們應該怎麼做?

葉寧:其實我們也知道,中國共產黨有8,000萬黨員,當然還有比這個數字更大的共青團員,所有這些都在移民法律212條規定的禁止範圍以內、涵蓋範圍以內。共產黨員移民,如果要想解除共產黨的魔咒,使得共產黨員的身份不受212條的限制,而得到212條豁免法案的保護的話,需要做一些事情。

對於普通的共產黨員需要證明,第一,證明超過5年以上,不過組織生活也不交黨費,如果有這樣的證明就符合豁免條款;第二,如果能證明入黨是被迫,這是對過去的黨員身份的豁免。這一點對於在學校入黨、入團的大學生、大學畢業生、中學畢業生很容易證明,如果能夠向美國政府提供證明,違背黨支部書記的入黨命令,將面臨不能畢業或獎、助學金被取消。

主持人:但這些其實滿難的,因為他人在美國。

葉寧:第三,退黨,還是要履行退黨的手續。我們知道,現在紐約法拉盛有「退黨服務中心」,他需要向「全球退黨委員會」辦理退黨手續。辦理退黨手續的好處是:符合了212條(a)(3),證明自己已經不再是美國安全的隱患和美國安全的威脅;符合國會立法規定的豁免條款與美國司法判例的規定。你已經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不是積極對共產黨政治和意識形態賣命的黨員,根據美國最高法院設立的判例,在司法判例的範圍之內,你就符合共產黨員的豁免條款。

對於擔任軍隊、警察、情治部門甚至是中國政府打手的那些人,他們有沒有移民美國的資格或者豁免條件?不能嚴格地說沒有,但是他們至少要做出叛逃和叛黨的實際行動。

主持人:就是一定要跟共產黨劃清界限。

葉寧:他必須要公開和中國共產黨決裂,我們也建議他去尋找「全球退黨委員會」,因為「退黨服務中心」可以給他提供證明和法律諮詢。

主持人:是。杰森,您怎麼看?我知道很多中國人在填表的時候可能也都是填「No」,這也是一種方式,因為大家都填寫「我不是黨員」。

杰森:對,這是有些中國人在網上討論的方式之一:你不說誰知道?!我們剛才說的案例就是這樣,「不說」就是隱形炸彈、定時炸彈,不能說美國政府有能力把所有「不說」的人、填「No」的人都找出來,但是一旦找出來,你的生活就會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主持人:好像已經有這種例子了。

杰森:而且不只一例。所以說這個情況在我看來就是,在美國的律師基本上給的建議就是如實的說你的身份,但是準確的按照美國法律給你的四種可豁免的渠道,根據你最合適的渠道去申辯你可豁免,這是一個正確的道路,就是保持真實的這種狀態,同時按美國法律去做事。

當然所有的這些事裡頭,你必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先退黨。退黨以後,如果你退得比較早,給你一個機會讓你符合法律規定的可豁免的因素。就是退得晚,你至少也可以按剛才葉律師談到的最高法院的先例、案子。

主持人:就是律師可以幫你。

杰森:表示你的入黨是無意義的,你的意識形態並不追隨它。所以說你可以看到基本上幾乎所有的律師都是按這樣的方式,說真話、然後做正確的事情。

主持人:葉綠師我想問一下,是不是比如說我今天去法拉盛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退黨了,拿到證書了,那我明天就可以去申請移民、申請綠卡,而不用等2年、或者5年呢?

葉寧:如果我們僅僅看美國國會的立法的話是不可以的。但是由於有這麼一個美國最高法院在1957年的判例,所以這是可以的。你今天去退黨中心辦理,明天就可以。

主持人:但是如果這個人他沒有這樣一個證書,那就是非常非常麻煩的一件事情,就是說你基本上是沒有辦法去申請的。

葉寧:有這個證書和沒這個證書它的區別在於,你有這個證書,你是公開的和中國共產黨劃清界線,你就符合不追隨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這樣一個標準,最高法院1957年的判例的標準。所以這種行為實際上在中國共產黨的黨文化裡面是屬於叛黨的行為。

主持人:好的,我們知道了,不好的可以來脫離它。我們現在線上有一位波士頓的林女士,林女士您好。

波士頓林女士:您好。我想問一點退黨的問題。我一個朋友他想移民,但是他退黨,他現在有點疑惑,他能用真名嗎?如果用真名,怕大陸知道的話,把他的退休金給他斷了。就是遇到這個問題。

主持人:謝謝林女士。這個問題我看到網上確實也有人問,但是我不知道二位你們如何解讀?

杰森:因為退黨中心本身它對於個人的隱私是有保護的,雖然在網上大家聲明退黨的時候是完全可以用匿名退的。但是如果你要用你的退黨證明做司法憑證的話,很可能還是要用你的真實姓名的。但是那個退黨的過程,這個證書是你自己拿著,同時你不會把這個證書給中共,誰也不會給中共。其實就是你和美國政府之間的一個事情。但是有這個證書的話,你就是用實際行動來聲明你跟中共沒有意義的一個過程。如果沒有這個證書,你就無法用實務來證明,你只是嘴上說無意義,你沒有行動是不行的。

主持人:其實我覺得這個是可以跟全球退黨服務中心連繫,他們也許有辦法在公開的場合不公布你的真實姓名,但是在證書上寫上你的姓名。

杰森:對,有這樣的過程。

主持人:好的。其實我們知道現在中國是最大的共產主義國家,可能是僅剩的一個,但是最大的。所以現在在中國其實已經有很多人已經開始討論這個體制的存在的意義與否。我知道這兩天就有人在網上討論說,極權統治為什麼最終會退出歷史舞台?很多人他就從各個方面去討論這個。我不知道二位怎麼看這個問題?在中國這種現狀?

葉寧:1989年發生羅馬尼亞革命的時候,美國國會共和黨多數黨領導人喬治.米歇爾說極權主義不符合人性。而民主自由是反應了全人類的夢想,不管是匈牙利人、波蘭人、中國人,還是俄國人,他們都有這種共同的價值追求和夢想的追求。

主持人:好的,杰森您也簡單講一下。

杰森:對,是這樣的。這個法案的出現其實也是符合整個美國的立國之本的,這個法案能持續半個多世紀的存在,證明這個法案直接有它的生命力的。從這樣來看的話,也是美國用立法來證明極權統治在世界的主流思想裡是不受歡迎的。

主持人:我想很快問一下葉寧律師,我知道去年東歐的一些前共產黨國家他們已經決定要建立一個國際法庭來清算共產黨的罪行,您認為這樣一個舉動有什麼樣的可行性?他有沒有可能建立一個和紐倫堡法庭一樣的國際法庭?

葉寧:這個建議是由愛沙尼亞總檢察長提出來的,後來得到烏克蘭等其他國家的支持。這個法案現在像滾雪球一樣,得到越來越多的前共產黨國家的支持,實際上這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對共產黨的罪行的審判最近也有一個進展,就是華盛頓DC聯邦上訴法院對北朝鮮的金正恩政權的判決,這個判決確立了每一個人、每一年受的酷刑的迫害賠償100萬。

主持人:所以這些最終都會得到清算的。

杰森:對。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我們現在節目時間已經差不多到了,謝謝二位。我知道在線上還有觀眾,下次希望您早一點打來,我相信這個話題很多人都關心,我們有機會的話會再做一期節目,謝謝大家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