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在榆林行動受限 屢遭搔擾 今日點擊(2441-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2 月 02 日訊】        提要

唐荊陵律師: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訴
高智晟在榆林行動受限 屢遭搔擾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上個週末呢其實外出去看神韻演出,紐約州的上州叫雪城,中文叫雪城英文叫Syracuse,兩場神韻演出。

我當時看演出的時候,讓我非常吃驚,那是美國紐約州上州的一個,我不知道叫多大的城市啦,算中等。但城市的結構裡面,幾乎都是白人占了絕對的數量,其他種族的人相當少。

那演出當中全場大概不到1千700人,我看他兩場啦,逮著機會就不放過嘛,第一場我看,大概去了將近1千400多人,第二場去了1千500多人。

那非常讓我感觸的就是在第一場的時候,最後演員們謝幕,在謝幕一開始,在場中心就有人開始起立,那謝幕呢是一個一個主要的演員,跟觀眾答謝啦,他有一段時間。

結果最後全場起立,那我就故意就跑前面去看,大家的表情啊和那個氛圍,那是讓我非常感觸的。傳統的中國人的文化,真正中華民族的文化。你知道在這些洋人眼睛,在這些美國人的眼睛裡,他除了感激就是感激,還有感激。

當一個人的眼睛是人的精神的窗戶,心靈之窗嘛,小窗戶。那眼睛裡面的他的神態,是任何人掩蓋不了的,透過人的眼睛可以看到這個人的境界。人的境界有多大,對生命理解有多大,他的眼界有多大。

而在現實的環境中,在這個週末唐荊陵被判了5年。高智晟再次發出聲音,因為被從榆林的親屬的家趕回了窯洞,而在過去時間裡,709這天被抓的律師們,被冠以各種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成立的國家的政體,本身就是邪惡的,連王岐山的大弟子,任大砲都說它不該成立的。一個不該成立的政體,作為正常的人,因為那個政體是高級動物,作為正常的人就不應該接受。

當你反抗他,他會把你冠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而709的律師,主要的律師,高智晟、唐律師,所有這些在近期遭到迫害的,在他們的律師生涯中都直接喊出:為法輪功鳴不平,為那些堅守真善忍的人,而直接出庭打官司。

今天遭到了這樣的迫害,這就是非常鮮明的對比。如果連這都不懂,其實是因為自己也被高級動物的觀念給進化了,給進化了,進化論給進化了。哪叫進化了,把好端端的人的靈魂變成了猴,那就叫進化,對不對!

今天的人非說自己是猴變的,然後推崇五千年的中華文化,是自己的精髓,你又是個猴,那是人,那不就猴吃麻花蠻擰嗎,連這都搞不懂。

但是這東西卻在大學裡讀的,人汙辱自己、糟蹋自己、玩命地整自己,還給勁,這你倒是你讀科學啊你,你跟自己怎麼那麼大仇恨!都是這塊肉鬧的,都是那隻蛤蟆鬧的,還有那頭驢,黔之驢曾慶紅,驢多騷啊,對不對!

老炮兒裡電影裡罵馮小剛,不就那麼,你那麼騷啊,屬驢的你。北京話,非常到位,對不對!

唐荊陵律師: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訴

那我們知道這兩天,兩個律師遭到了迫害,唐律師被叛5年,不要求上訴,他寫了一篇非常長的文章,梗概是這麼講的,唐荊陵律師說: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訴。

唐荊陵律師是在為法輪功鳴不平,替法輪功學員打官司當中,走在最前列的律師之一咧。跟709事件的中心人物,王宇律師是同樣的。而高智晟律師,是所有這些律師當中,走在最前的,寫過三封公開信,其中一封公開退出中國共產黨。

他們不仁民而愛物,卻執敲扑而鞭笞天下,可謂亂。我覺得這個他們是指著中共,應該用動物的那個它,不是人。奉西方共產主義之異端恐怖學說,包舉宇內以自養,可謂邪。相當到位咧!共產主義就是邪的。

以一黨一派一人之意志,踐旨於兆民之上,至本末顛倒,上下凌替可謂逆,以此三亡而不斷進擊,只是自速其禍而已。

我想起了斯巴達王和他的三百勇士,在面對波斯王的五十萬大軍,戰況如此慘烈,即使戰至最後一人,他們仍然送出了平安的捷報。我們也要在這艱難之地繼續戰鬥,直至自由的佳音傳遍。

他提到聖經中有一句話,他是基督徒啦,有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今天我們被定罪,被投入監獄,與家人分離,遭受汙辱和苦難,而我還遠不能令人信服地證明,這一份逼迫,何以成為我的福分。

但上帝在我身上的意旨,總有難明之處,我常常禱告,並請祂加給我力量,以堅守到那揭曉的一刻。我敢說2011年在祕密監獄裡,以及如今在看守所,我所度過的幾乎每一個日子,都是坦然而充實的,我從未失去自己的方向。

然後他提到上訴的概念,他說很多朋友都鼓勵我說,如果被判有罪應該上訴,以顯示不屈的決心,以免給公眾留下認罪服判的錯誤印象,這當然是十分寶貴的意見,他說但是他有自己的明確的看法。

因為寫得太長了,我覺得他那一份,就展現出一個面對魔鬼的態度,特別是文章最一開始的那梗概的那一段,邪的惡的魔,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這裡我剛才跟大家說了,那唐荊陵律師是為法輪功學員鳴不平,走在最前面的律師。709事件首先被抓的王宇律師,就在被抓前的幾天,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時,被獄警扔出法庭之外 扔到大街上。

高智晟在榆林行動受限 屢遭搔擾

高智晟在榆林行動受限,屢遭搔擾。這是我們剛才跟大家分享過高智晟寫了33萬字的一本書,裡面明確提出來共產黨滅亡的時間,明確提出來作為中國人,退黨退團退隊,只在2016年5月分之前有用,之後沒用了。

但是我提醒大家,他在梗概介紹中卻沒說,2016年5月分之後,到2017年共產黨倒台之間會發生什麼。高智晟到了榆林,本來要在親屬家過年,那在這種情況下,他又遭到了20多個警察諸多車輛的汙辱。

文章介紹說:當地警察三人一組,車輪式上陣砸窗戶敲門大聲怒吼,24小時晝夜騷擾。親屬們苦不堪言無可奈何,在這種情況下,一家人在哭聲中接受,高智晟不得不再次離開現實。高智晟講這是一年多來第三次。

高智晟表示得到消息大哥全家跑來接他,離開時已經騷擾他三十多個小時的警察,數輛警車在無牌照的越野車的警察車上,都從車上下來。

一個警察從警車上下來,高聲罵你媽X,我跟大家講過,替共產黨賣命永遠帶著他媽。文章講說:你喧囂不了幾天,老子不給你這臭狗屎拐彎抹角,習近平早就給你咬上牙啦,每分鐘都等著動手的命令,會好好的伺候你。

另一人警察說:也帶著他媽來了,罵高智是傻X。這是在中國,沒錯!這句話點題了,這是在中國,這不是人的社會,這是高級動物的社會。說還寫了那麼多臭東西,你吃了狗膽狗日的,就你,那就沒法說了,囂張不了幾天了。

他已經寫完了,這一切都登出來了,而這些警察,警察-國家權力的代表,然後說出這樣的話,這是在中國,沒錯!

所以在依法治國依憲治國,這是人的話,但是在共產黨的中國,這就是殺人的棍子。共產黨存在一天,那東西就是高級動物打人的棍子。所以共產黨中國是殺人的,因為它不是人,它是高級動物。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