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駐港 分析指快有人出事了 今日點擊(244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2 月 11 日訊】

提要
習近平強化集權「習核心」指日可待?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早晨準備節目的時候,無意中看一個人說了這麼一句話,你不知道生,你又怎麼能知道死呢?大概是個和尚說的。

你又不知道生,你怎麼又知道死呢?也就是一個人在他的眼睛裡,有些人自已連自己生死都不知道,我相信對朋友而言,很多人根本說暈話。暈的程度就像烏龜大師,坐在山洞裡坐了30年說,我是誰,他都成大師了,他都不知道自個兒是誰了,練糊塗了,練糊塗了。

就像昨兒濤哥侃電影,談到了師父那個電影,那我對那個電影比較埋汰,我說那電影就缺東西。然後很多朋友不高興,大多數看法,你根本沒看懂這個那個的,對。在功夫熊貓中你談功夫,熊貓沒有資格談,阿寶沒有資格談,沒辦法跟那武俠去談,對吧!但是那武俠畢竟管他叫師父。因為阿寶的境界超過他,阿寶擁有的真正的東西是他們不具備的,他們不可能有的,道理一樣。

人生活在無神論中,高級動物中、猴變中,你就不知道自己的生,你也不知道自己的死。一個連生死都不知道的人,在頌揚自已的偉大,覺得自已什麼都知道的時候,那就是無知的力量。

習近平強化集權「習核心」指日可待?

而離現實的環境中,我覺得中國處於大變革的年代,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強化集權,習核心指日可待?

談到了就是習核心這個問題,所以這個問題我們跟大家講過了,我跟大家也分析過整個核心的來源,我認為最大的看點,就是在江核心還在的時候,出現了習核心。

表明最上層該真正大家把這事揭開了,一山不容二虎嘛,對不對!而習核心的出現,是吃死了江核心的整隊人馬之後,才出現了習核心。

習近平比前兩任掌握權力更快更大,新出臺的把習近平奉為中國核心領導人的提法,那表明他對統治地位不可動搖的追求尚未結束。有第三代核心在,出來第四代核心,就說明他們那種魚死網破的對壘的過程。

在鄧小平1997年死後,江澤民在才真正開始掌權,那特別是在1998年,殺掉幹掉陳希同。1998年幹掉陳希同,長江發大水,逢江發水,河-當年的淮河還出現了旱災。

那都鬼都看不懂的事情,逢江發水,北到松花江、黑龍江,南到珠江流域,所有的江都在發大水,世紀大水,應對江澤民掌權。

但2002年江澤民就得下臺,這時候第三代核心出來。所以出個胡錦濤總書記,跟江澤民退休了,本該退休了他不退休,這叫獨裁。還現在叫獨裁,從來沒有過集體領導。

那文章講說:習核心的說法在中共官方媒體,已經變得每日可見了。為什麼提出了習核心的講法?文章提到說官方沒有做任何解釋。但是習近平這一年,2015年面臨了很多具有爭議的問題,他必須要控制經濟的不確定性。

而這個經濟的不確定性,卻侵蝕了投資者對他精明強幹能力的信心,他還要把反腐鬥爭進行下去,而反腐卻已經削弱了官員的收入和整個士氣,這是一種對立的。

經濟衰敗衰退,跟他反腐今天已經掛鉤了。因為大家當官的都不幹活了,對不對!只能等著他又要出什麼消息,因為怕自己死,對吧!

而大家不幹活,經濟出問題走向了衰敗,這是一個整個連續的過程,對不對!這完全是一種連續的過程。這不是人跳樓摔死了就完了,不是這麼個故事。他要防止經濟也像那些當官跳樓摔死一樣,不能一下給摔死。

可是反腐又造成了整個官場體系,本身的怠工的現狀,對吧!這是肯定的,大家不能幹,一幹就出事。這就是我說在反腐亡黨的過程中,反腐已經走入亡黨的階段,沒有你想不想亡,你想什麼這是你自己的想法。

當你選擇這條路的時候,你就只能這麼走,只能走到這一步,只能把共產黨台拆了,這事就好辦了,你不拆這個台,所有官都不敢幹,這是一個矛盾體,對不對!

為什麼?過去15年的經濟飛躍,大屁股崛起的過程,完全是靠人的慾望的、放縱的、貪婪的、佔有的、無惡不作的、吃喝嫖賭抽的,每一個個體生命內在邪惡的東西。

以最大限度在蛤蟆的領導下,蹦發出它無可估量的力量,得到了大屁股崛起的經濟的飛昇。你今天說不成你不能那樣,你得像個人活著,那人家官說了,我會嗎?

你給我弄成15年弄成這樣,我會嗎?我不會。它不會,你明白這意思吧!它不會,這事很麻煩。我覺得就這問題了,所以它自然會面對。

那同樣來自於波士頓大學的,中國精英的政治教授叫傅士卓,他認為習近平大權在握,但是在他手下的政治權貴中,很多都是胡錦濤、江澤民的人。在這次大會上,習近平可能會獲得安插自己的親信。

他著重強調服從他的目標是有多麼的重要,這裡指的是十九大的概念。但我個人認為沒有十九大,第一個。第二個:我個人認為這裡面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說整體的共產黨的人員組織結構,都是江澤民的,這裡談不上什麼胡錦濤。

他下面的人都是江澤民的人,所以我一直說你必須把共產黨台拆了,把黨的組織結構全廢了才可能。

但它廢的可能是什麼?它必須國家的體系完整,保證社會從黨的體系,轉向國家體系的時候,在老百姓的民間一句話,府右街看大門的老太太,小腳偵緝對,都覺得沒事,說改成國家,挺好。

它沒有震動,對不對!它沒有震動。他們上公共廁所上廁所的時候,不會說你吃了嗎?他不那麼問,他也不會說出事了,他也不會這麼說。他希望達到的目的就是說一上廁所,又變天了這回可好了,北京胡同的老百姓這麼說。

馮小剛的老炮兒都這麼說,這回變天了,行,這回踏實,行了。喝酒去,這事就好辦了。他要的是這個氛圍,他等著是這個火候。

但是這個火候沒有給他多長時間,什麼意思?他的經濟承受力,跟官員的怠工的這種相互對立,它會撕裂的,他一定要在撕裂前解決這問題。

所以這篇文章裡也提到說:相比之下胡錦濤沒有被稱為領導核心,這一點是值得大家注意的。因為胡錦濤長期處在江澤民的陰影之下,那這種方式催生了僵局和腐敗,所以誰都懂得今天反腐打擊的是,江澤民真正權力的整體機構。

這裡根本就沒有胡錦濤什麼事,為什麼?因為胡錦濤沒有能力在這其中玩一把,它整個的說法就是這麼一個說法,整個的環境就是這麼個環境。所以在我的看點當中,這是一種習近平主動挑戰江澤民公開化,才願意被別人稱為習核心。

與此同時廣東警方首次承認銅鑼灣書局,失蹤人的5個人當中,有3個被國內的警方抓走,蘋果日報評論直接說:北京開始強硬手段拆彈,就是硬來了。

廣東省公安廳突然通知香港員警,指銅鑼灣3名失蹤的職員,在內地從事違法活動被強制審查。有關消息令不少政界人士感到意外,北京開始強硬的手段拆彈,而整個香港事務是由港澳辦做的。

法廣的報導:中紀委人駐港澳辦公室相應的機關,所以有人要出事了。

在香港的特區有一個學者叫做練乙錚,那他分析指出說:上個月國台辦副主任龔清概,出事下馬不過10天,而中紀委卻派員進駐了港澳辦,遙管中聯辦,香港會出同樣的事情,大概也快了。

那進駐中聯辦,進駐港澳辦,遙控中聯辦,那港澳辦、中聯辦,包括廣東警方原來一直不承認,這個有關銅鑼灣書局的事,謊稱不知道,跟自己沒關係。在這個背景之下出現了硬拆彈,對不對!就是硬來了、承認了。

要不然這5個人上哪去,你得給個說法,當承認的時候,結果中紀委的人進駐了港澳辦,那一頭硬來,對外面就這麼幹了,另外一頭開始殺那些搗亂的人。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