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澤萬物 化育人心 世事關心(368)

他是大海
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
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
峰巒絕頂小溪滲出清流
白雲深處水滴睜開眼睛
雲峰靜謐默示真機
無涯無際的海是水最終的歸宿
告別青山翠谷
碎石碰撞百轉千折
小溪毅然歸海
離開白雲仙鄉
行行萬里百丈紅塵
水滴直撲大地
幽谷死寂中我們艱難緩流
殘枝敗葉下我們澄澈如初
千仞峭壁見證我們奮身躍下
萬點繁星照耀我們迢遞關山
百川歸海潤澤萬物
海是水的開始
海是水的歸宿
 

陳雷(全國兒童醫院研究中心研究助理):“我當時第一眼看到這個氣功師的時候就是李洪誌先生,給我的印象非常的深刻。在我以前接觸過的氣功師年齡都比較大,李洪誌先生給我的第一影像就是身材高大、英俊、年輕、慈悲善目的。”

李有甫博士(中醫教授/中國武術冠軍):“我第一次看到這本書,特別神奇,因為他講出來的東西是千古以來所有的修煉書中都沒有講的。這麼神奇的修煉方法我嘗試了二十年。看這本書的時候,我每一天都有提高。二十年的時間是很漫長的,對一個人來講他可以上幾個大學,讀幾個學位,但我感覺比上任何大學、任何博士的都收穫要大。”

李樂兒(記者):“那個時候我們家有個學法小組,每天晚上通讀《轉法輪》的時候,我也是和大家一起聽。我四歲的時候就可以通讀《轉法輪》,是從《轉法輪》認字的。那個時候爸爸媽媽每天都會帶著我去公園鍊功。早上5點的時候,北方的冬天特別的冷,我穿的很厚,穿的跟小包子一樣,然後媽媽牽著我的手,鍊完功回家的時候,會經過一些菜市場啊、有那些買早餐的、那些小販、叫賣聲……,那時覺得陽光特別燦爛。爸爸媽媽牽著我的手,現在有的時候回憶起來那段時光是最快樂的時光。”

吳英年博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統計學教授):“其實從小到大都是一帆風順的,身體也都是非常好的,不是為了去病。是想尋找一種智慧,一種超越世俗的智慧。”

吳英年,1996年在哈佛大學統計系獲得博士學位。四年後,30歲的他成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終身教授。

吳英年博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統計學教授):“因為法輪功教你修心,修心最基本的就是做人的道理,因為學法輪功就有了西方人講的moral compass,就是在某些事情上應該怎麼對待、怎麼去處理。”

李有甫博士(中醫教授/中國武術冠軍):“比如有些人罵我、冤枉我,在過去還想解釋,忍下來了,心裏還不平靜。但現在我感到很舒服, 為什麼感覺舒服呢?是願意挨罵,不是。我感覺一個修鍊人在這件事上我能放平靜、我不計較,我的境界可以提高了。”

陳雷(全國兒童醫院研究中心研究助理):“我的太太是和我一起參加過東方健康博覽會師父的講座,後來也參加了在天津的師父的講法班。一開始修煉的時候,我們之間的矛盾就暴露的非常非常的多,有的時候也挺尖銳的。對於修煉人來說遇到矛盾都是要向內找,這時候我會去想我們的矛盾表現出來之後,我有哪方面的問題,這樣以來我們的矛盾就會越來越弱,我們的處理方式也會越來越平和。”

吳英年博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統計學教授):“你可以做任何事情, 有自己的家庭、正常的工作、正常的接觸各種各樣的資訊,就是非常的自由,但你自己要按照《轉法輪》的講道理去做,但並沒有誰強迫你。所以我覺得師父的胸懷很博大,又有很強的道德感召力。”

1999年以前大陸媒體對法輪功的報道──上海:

“今天一大早,上海體育中心人頭攢動,本市近萬名愛好法輪大法的鍊功者匯集一處做推廣表演,全國有1億人在學法輪大法。”

1999年以前大陸媒體對法輪功的報道──廣州:

“鍊法輪功不但可以袪病健身而且有益身心健康,做一個對社會非常有益的人。”

陳師眾博士(份子生物學博士/良知基金會主席):“我就看到法輪功是北京有這麼個人叫李洪誌,教人做好人,有一億人跟他學做好人。我當時就是覺得不可思議,天方夜譚一樣。以當時中國的情況說,在北京有人開班教人坑蒙拐騙,有一億人學我信。有一億人跟著去做好人吃虧,我覺得這不是中國人。”

陳師眾,文革後第一批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中21名天才少年中的一個,曾是教科書的立誌典型,他初中剛畢業就進入大學,大學三年級就破格通過中美生物化學聯合招生項目,來到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就讀,那時候他還不到20歲。89年六四之後,陳師眾曾擔任學自聯副主席,對中共深惡痛絕。沒想到一年以後《法輪功》改變了他對中國未來命運的看法。

陳師眾博士(份子生物學博士/良知基金會主席):“在我心目之中講神會重來,那都是西方人講的。沒有聽說2000年神會來到中國。突然我就明白了,覺得中國有救了,因為神要拯救人類,那要從哪拯救呢?當然是最不好的地方,最危險的地方。當時我覺得世界道德最敗壞最嚴重的地方那就是中國。在那個時候,突然覺得神真的降臨世界,給人類希望,挽救人道德的時候,我的心境一下子就放的特別的謙卑,這種謙卑在真神的面前是那麼的平靜。”

陳東(獲獎音樂製作人):“向我以前創作的話完全是憑感覺,做完之後就希望別人說你做的挺好。那時候並沒有很明確的為什麼做這個音樂。音樂給別人帶來的影響是什麼,就是基本會集中在自我上面。”

陳東,獨立音樂製作人。2010年畢業於英國哈德斯菲爾斯音樂大學(Award winning composer ),從事專業作曲、配樂、演唱、配音、電視、和廣播主持人等工作。

陳東(獲獎音樂製作人):“我覺得修鍊以後帶給我不一樣的就是,因為我們師父講你做事要想別人,沒做一件事情先想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別人有什麼影響,對別人有沒有傷害。當然不是(師父) 原話。我覺得這話對我的影響是很大的。我就知道作為一個音樂人來講,不僅是音樂人,可能做任何行業的人都會遵循類似的道理,就是說,你做這個事情對別人的影響擺到前面了。”

加州洛杉磯第五屆「好萊塢傳媒音樂大獎」(HMMAS)頒獎典禮。第一等獎Tony Chen (陳東)。

2014年,陳東以為亞洲美食節所創作的主題曲「亞洲美食」、「美麗的中國佳餚」獲得第五屆好萊塢傳媒音樂大獎的世界音樂獎。再此之前,他為講述法輪功修煉者親身經歷的紀錄片「自由中國」譜寫的主題曲「有勇氣相信」獲得音樂獎的最佳紀錄短片歌曲獎。

陳東(獲獎音樂製作人):“透過修煉就會對待我自己做的音樂,效果,不是過份的表達渲染自己的個性,而是用音樂的本身傳遞正的理念,同時在情感的表達是在控制當中的。即抒發情感又在控制當中有節制,這樣的音樂大家可能覺得聽起來比較舒服,沒有聽起來很累。古人講哀而不傷,音樂我覺得聽完了都傷的很厲害。法輪功大法裡面的智慧,可以讓你很快的在專業上達到提升,不需要追尋苦苦的摸索。師父講出來的道理不是理論,他是在實踐中真的去嘗試的時候,你會發現,他確實是一個很高深的智慧,但前提是你自己願意提高你的心性或者轉換觀念。我覺得我學校的老師他也很有經驗,他大概帶了我兩三年,他並沒有把真正打開我聲音的關鍵說出來。我們師父講了一個道理叫相生相剋。我就是有一天在想,你讓我唱高音,唱的了這個高音,我就想到平時我為什麼唱不了這個高音,我總是在往上夠,身體的中心都會跟著飄起來,後來我發現我轉換一個觀念,點我的道理就是相生相剋,我既然想唱高音,我就用一個反方向的思維去想,我不要想這個聲音比我高,我要想這個聲音在我下面。我突然發現就容易了。”

對於只是看過法輪大法書籍,或者在大法心得交流會上遠遠看過李洪誌先生的人來說,師父是慈祥而威嚴的,而那些在私下場合見過李洪誌先生的人,有的確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陳東(獲獎音樂製作人):“我覺得他(師父)沒有架子,你想全世界那麼多的人都是學修煉法輪功的,都是他的學生,我覺得在下面他就跟一般人一樣,我覺得這就是深藏不露。師父在指出你問題的時候,不會用一種,現在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說:你做的不好,把你埋怨一番,然後說你說的很嚴厲,讓你很有壓力。但是師父每次都會用他的善,我很喜歡看師父的笑容,非常的慈善,他會用很淺白的語言把道理給你講的很清楚,而且非常的有耐心。”

李有甫博士(中醫教授/中國武術冠軍):“有一次我們跟師父談起來, 要買車。我說歐洲車結實,他們都講撞了車以後應該是自己保護的比較好。師父就說了,那你得考慮別人那,那別人會怎麼樣。師父告訴我們要懷大誌拘小節。他(師父)在任何場合做事情,比如說,大家搶一件事情的時候,他就走開了,他不會跟人去搶什麼利益的,在每一件細小的事上都是這樣的。”

李樂兒(記者):“我當時還是在上小學,學校老師總是會組織去看一些洗腦電影,那些電影都是在誣陷師父、誣陷大法,我當時覺得非常差異、也非常難過。這是我從小到大的一個信仰。平時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師父要我們做一個真、善、忍 的好人,教我們做一個善良的人,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

李有甫博士(中醫教授/中國武術冠軍):“他們開動國家宣傳機器來誣衊,一般人是承受不了的,誰也承受不了,但是師父表現的卻是沒那麼回事。根本就沒有考慮它,還照樣做自己的事,還是那樣祥和、那樣慈悲,師父只是告訴大家去告訴世人不要受騙,告訴他們真、善、忍是好的,讓他們做好人,提升道德。”

陳師眾博士(份子生物學博士/良知基金會主席):“後來有的朋友說:你怎麼共產黨不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我說還真不是,不但不是這樣,其實法輪功還讓我放下了對共產黨的仇恨。六四的時候,坦克開上天安門,我看到那殘忍的景象我就發一誓,這輩子再也不合這樣血腥的政權官員打交到。但是我們師父──李洪誌老師告訴我們,世人都是被這場謠言矇騙的,我們要把謠言揭穿,讓我們去講真相,我就真的放下了對共產黨對仇恨。因為那時有些招商團,各種各樣中共派出來的這種團,有這種活動的時候,我就跟他們接觸。後來我到聯合國去揭露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忍案例,也碰到中共到聯合國的代表團,他們在講聯合國講壇上攻擊法輪功,當然我就在這個講壇上揭露中共的殘暴。”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美國代表:“中共代表團在他尚未發言前就對發言的內容表示反對,我懇請主席秘書不要給中共代表團這些無理的要求賞臉,請允許這位代表發言。”

“聯合國協會聖地牙哥分會重申,支持《世界人權宣言》,督促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採取行動,結束中共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

陳師眾博士(份子生物學博士/良知基金會主席):“但是呢,下來以後,我碰到中共的這些官員,我還是覺得他們是受害者,我還是主動和他們接觸,雖然他們對我是橫眉厲目的,但是我完全放下那種仇恨,約他們去喝咖啡。其實反而是他們很怕。”

在這十幾年中,法輪功學員始終恪守真、善、忍的原則,並將自己在大法中悟到的道理,實踐在各自的工作生活中。

吳英年博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統計學教授):“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教書,研究生、本科生。有的學生可能理解能力比較差,講了一個多小時他還是不能理解,筆記都記了,那有的時候呢就會到你的辦公室沿著筆記再走一邊,有的時候花的時間和講課的時間就差不多了。那這個時候你怎麼去做?《轉法輪》講的很清楚,你要按照真、善、忍去做,要有耐心。有的時候,你很忙有其它的事情要做、要研究,那時也是修心的過程。所以你看修煉,不是在廟裏才是修煉,廟裏可能你還沒有這種(修煉)機會。在日常生活中遇到這些事情,你怎麼去修自己。”

李樂兒(記者):“我來美國之後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生活中的事情都是我一個人料理,搬家的時候也是我一個人搬。上次去買傢具的時候,床是一根一根木頭,我也是一個人一根一根裝上去的。但是我並沒有覺的苦,師父說:勞其筋骨,苦其心誌。上個月,我知道我的爸爸、媽媽和姑姑都被抓進了監獄裏,不知道什麼原因,只知道半路上被警察劫走了,一直都沒有他們的消息,但是再他們被抓的前一天,我爸爸有給我發了一條消息,我問我爸爸怎樣成為一個沈穩的人,我爸爸跟我說,內心已經有足夠強大到不可撼動的力量,那樣你就能成為一個沈穩的人。然後我爸爸說,有師在,有法在。你肯定沒有問題。”

李有甫博士(中醫教授/中國武術冠軍):“比如說我看一個病人,我救了他,幫了他,可能受到冤枉或受到法律上的一個追究,但是我想到為了他好,我不考慮這些。救過好幾個人的命,有兩個牧師,他們自己都說救了他們的命。但是如果我當時要考慮個人利益的話,個人的得失的話,我是不會這樣做的。但是我就是考慮他們。我是個醫生,也是武術教授。那麼我就想提高人們的武德、醫德,從真、善、忍的修煉中我體悟到了,只有各行各業都提升了道德,人類社會才會美好。”

陳東(獲獎音樂製作人):“因為《法輪功》讓我們先純淨自己的心,自己的內心越來越純淨,做出的音樂也會帶給人純淨的能量,或者是正面的能量,光明的、美好的,所以我覺得這樣的音樂帶給別人都是傳遞好的能量,好的、善的,都是對社會有益的。所以我覺得這樣反而強調了我作為一名音樂人本身的責任,就是說要把自己變得越來越純淨,同時也帶給別人一個正面的更好的作品。”

李有甫博士(中醫教授/中國武術冠軍):“拜年是中國人的道德文化和傳統禮儀。過去中國人都講究給父母、給師長拜年,尤其是給師父拜年,我們大法弟子給師父拜年,是由於平時大多數都見不著,而且師父也不收錢、也不收禮,那大家怎麼表達呢,只有就用拜年來表示一下。”

陳雷(全國兒童醫院研究中心研究助理):“感激師父把這麼好的大法傳給我們,感激師父的救度之恩,祝師父新年好!我們也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精進修煉,把該做的事情做好,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的真相,不辜負師父的期望。”

吳英年博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統計學教授):“在過去的二十年裡面,我覺得非常幸運,能遇到法輪大法,能修煉法輪大法。從李洪誌老師那裡知道了人生的真諦,我在這個機會表達我對李洪誌老師的感恩,祝師父新年好!”

李樂兒(記者):“師父過年好!謝謝您這麼多年對我的看護、對我的照顧、對我的保護。我知道我自己還有太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以後的路我一定會好好走,也會好好精進。祝您新年快樂!”

陳東(獲獎音樂製作人):“中國新年就要到了,在這裏祝我們尊敬的師父新年快樂!感謝您傳播的真、善、忍大法給我們帶來這麼多的益處和收獲。在這裏我會跟師父講,我會繼續的將真、善、忍的福音,用自己的方式帶給更多的人,謝謝您。”

陳師眾博士(份子生物學博士/良知基金會主席):“只此新年之際,弟子向師尊致以新年問候,並一定以師父所說的,修煉如初的心態,去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謝謝偉大的師尊。”

全世界法輪大法修煉者祝李洪志師尊:新年好!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週六:  12:30pm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