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希望香港大亂 使習近平難堪? 今日點擊(245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2 月 14 日訊】

提要 
曾俊華:旺角衝突非本土人士所為
戴耀廷:在暴動現場阻止他人動武,難證觸犯「暴動罪」
龍吟大地:駐港部隊應做好平暴準備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香港旺角發生事情,今天應該這個香港的警察,已經起訴幾十人,使用的那條法律呢是原來港英政府,對付共產黨滲透的,結果用在這裡了。

我跟大家往前推,推1年,2014年9月28日在整個香港,當時包括旺角、金鐘所在的這些地方,2、30萬年輕人上了香港的街頭,晚上,梁振英政權讓警察釋放催淚彈,包括旺角所在地、包括金鐘,試圖激怒那些年輕人。

雨傘運動戴的是黃絲帶,地痞流氓跟中共派過去的人戴的是藍絲帶,地痞流氓藍絲帶的人的行為,為了激怒年輕人,包括在金鐘近十萬年輕人,警察釋放催淚彈,這些年輕人卻沒有一個人採取暴力的方式,沒有。

幾十萬年輕人在長達幾個月的香港的占中過程中,沒有任何粗暴的行為,1年之後到了猴年的大年初一的深夜,香港的警察跟香港的年輕人發生了衝突,立刻就火爆,我問你這是誰的罪名?

這就是我說原罪是梁振英,原罪是共產黨,而今天有些人懷有各自利益的心態,高喊著拒絕暴力,沒錯,絕對是拒絕暴力;但是今天你不認清,原罪在梁振英,原罪在共產黨的話,要不了三兩年香港就是北京。

平暴二字來自於1989六四,但在今天的香港報紙上出現了,所以我說你要敢認可今天,兩年之後你就是共產黨鐵蹄下的奴隸。

曾俊華:旺角衝突非本土人士所為 

那針對到底什麼人是這個暴亂分子啊,我們借這個詞,梁振英政府當中的官員有一番話,香港852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旺角騷亂,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說:出現暴力行為的人不是香港的本土派人。

但是現在被審的可是香港本土派的人,他指這是一撮人不理性的行為,超越了法治的底線,明顯是針對警方而行事的,行為對香港社會而言是不能接受的。

希望各界配合香港警隊,把相關人員繩之以法,那曾俊華認為衝突不是本土人士之所為,因為本土人會珍惜香港維護香港的價值,絕不會損害香港人的利益。

星期一的衝突則是,冒著香港人的利益而行動,不能接受,那曾還提出維護小販而發生衝突,只是藉口,用來掩蓋不理性的行為;又認為衝突與政府之間的威信無關,所以在他的眼睛裡,真正造成衝突的人不是本土的人,那這是一個香港政府官員的說法。

在相應的很多視頻當中我們看到,那些包括什麼香港食品檢驗署的,那些人戴著口罩。我看有些人就說你把口罩摘了,我們想知道你到底是誰。而香港這些食品檢察署的人,官員自己也說,這些人如果真的去上街頭,去檢查這些事情的時候,檢查食品安全的時候,他們是不應該戴口罩。

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說的,真正的真相恐怕是梁振英知道的。而梁振英在事情出來之後,第一時間他首先喊出來那些人是暴徒,誰在挑起事端。

就像我剛才說的,2014年9月28日夜裡,從下午5點多到晚上10點多,在香港政府前的金鐘廣場,將近10萬年輕人,90%都是29歲以下的年輕人,警察在旺角、在金鐘,在香港4個不同的地方,施放了幾十顆催淚彈,為了激怒當時現場的年輕人。

為什麼那個時候,幾十萬年輕人,沒有一個採取暴力行為的,而今天在深更半夜大年初一,卻爆發出如此暴力的行為,我只能說罪魁禍首是梁振英,他的執政一年來的功績,就可以使得那些年輕人,從一個如此克制的正常的人,變成暴力的行為,難道不是嗎?

戴耀廷:在暴動現場阻止他人動武,難證觸犯「暴動罪」 

852的另外一篇報導,戴耀廷,2014年和平占中的主要領導者,大學的法律系的教授。他自己說,在暴動現場阻止他人動武,難以證明是觸犯了暴動罪。

學民思潮一名姓林的成員,被指涉嫌暴動罪而被拘押。黃之鋒曾經提到說,警方此舉在邏輯與法理上是說不通的,因為當時這位姓林的成員,是在現場舉起雙手嘗試著調停,希望阻止事情惡化。

而占中發起人,港大法律系的副教授戴耀廷,今天早上在Facebook上說,什麼樣的才算作暴動罪,如果一個人身處暴動現場觀看,走避拍攝,甚至阻止他人使用暴力,難以證明這個人的行為,是使人合理地害怕,也就不會涉及非法聚集或者參與暴動,也不可能觸犯暴動罪。

所以你要取決於這個人當時的行為,這就是我跟大家說過,對吧!本土派的年輕人,據說整個這個組織,只有幾十個人,它沒有花名冊,但是香港警察有花名冊;這個人只要在現場,只要證明你在現場,只要證明你這件事情跟他有關係,打個電話就是有關係,就可以抓你。

這是周永康式的政法委的官員的行為,所以我說這件事情你這麼做下來,2年之後香港是北京,那香港在過年的時候也可以開春晚,一定比在北京唱得還紅。

那在我們做節目的時候,我們看到了香港旺角衝突,有37人被控暴動等罪名而正在受審,所以結果還沒有出來。那有人可以被交保釋放,那是一切都在過程中,這是我跟大家交代一個時代背景。

而香港太陽報寫了一篇評論,很到位,很到位的意思就是說,在我的眼睛裡這就是梁振英,為什麼非常希望香港出現動盪,他為黨立功。在他的角度來講,但他在為黨立功的時候,就玩死習近平。

龍吟大地:駐港部隊應做好平暴準備 

這篇文章講,駐港部隊應該做好平暴準備。平暴,六四殺人的口號,要明白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時,當時的和平占中的行為是多麼的珍貴,你用暴力你就死了,因為共產黨是暴力的魔鬼,它的靈魂本身就是惡的,就是暴的、就是殺人的。

而人的暴力行為並不代表他的靈魂是暴力的,人的暴力行為是人的肉身,相對應的一些生命的負的因素、負的反應,但人的靈魂可能是他是珍貴的。

這就我說在殺人回憶當中,那個姦殺者那麼兇殘,但是當全斗煥被打掉之後,南韓走入了一個民主人性的社會之後,那麼兇殘的殺人者住手了。

那個電影的珍貴就在於,它在探討著一個人性,一個真實的人,他的人性的善與惡的一面。在大的暴政的背景下,在大的人性的社會背景下,他的真實反應。

今天的香港就是一種邪惡的表現,它以正義的名義,展現出邪惡的政權的品質,因為它是地下黨員控制的。

所以在這篇報導當中很特別了,旺角暴亂震驚海內外,雖然香港警方最終成功處置,但場面驚心一度失控,那假如局勢繼續惡化,暴亂持續作為維護香港,繁榮穩定最後防線的解放軍,是否做好充足的平暴準備呢?

用了平暴這個詞,這就是國家恐怖主義的殺人的概念,你不會在一個民主社會下的,日本聽到平暴一詞;你現在不會在韓國聽到;你不會在類似殖民地的加拿大聽到;你也不會在獨立於英國統治的美國聽到;你同樣不會在有女王的英國的國家裡聽到。

國家的表面的憲政體制有著諸多不同的形式,但那叫人性社會,那香港的做法跟中共連在一起,這叫高級動物的魔鬼的社會。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