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流血大衝突 梁振英給習近平「挖坑」? 今日點擊(2454-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2 月 18 日訊】

提要
網友揭開香港騷亂中的蒙面人
香港本土派談旺角警民衝突背後民怨所在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前兩天在加拿大呢出了一件事情,來加拿大留學的中國留學生,來自於大陸的,結果被海關官員呢在查他的手機啊還是查他ipod,結果查到了他的微信帳號裡面的內容。

結果裡面呢涉及到一些黃色的內容,那結果這海關的官員呢自然就把這個人扣了,然後就查這些黃色的內容,跟這個人有什麼關係。結果這個留學生說:我從來沒看過內容,而那些內容呢是他的微信圈裡面的人其他人發的。

據說警察最後確實也能證明這個學生,這個留學生並沒有看,但是還是把這個留學生給遣返了,拒絕他進入加拿大境內。網上有一些評論啦,給我的感觸滿深刻的就是說:這件事情本身不成立。

也就是這個人這個留學生,沒有去看他的群落當中的這樣的內容,但是加拿大海關警察把他拒絕了,第一:它表現出海關具體執行的官員呢,美國、加拿大都是,他有相當大的權力。

他只要依照他的工作的程序,和工作的法律所給予他的權力,這從過程中都可以彰顯出來 第一個。

第二個:他沒看,結果加拿大海關警察還把他拒絕入境,讓人們不得不產生聯想。那一個聯想就說:大家對有關道德的理念、道德的氛圍的看法。

那在正常的社會當中,有著它道德理念規範的一種概念。涉及到政府部門、涉及到政府的官員、涉及到政府的工作人員,在他的身分,他的作為社會公眾形象的人物。

我們看到一個故事,你比如說美國正在大選,如果大選的人這些本身競選者,被人挖出來他曾經有過生活上的不檢點,基本就完了,對不對!基本就完了。

在中國正好反的,他不是競選當的官,對不對!他是靠生活不檢點、靠送女人,甚至把自己老婆送上去讓自己升官,正好是反的。

那這個我覺得,從某種意象來講我覺得,是一種很特別的讓人反思的概念,就是共產黨控制的社會他的所作所為,跟正常的社會都是反的。

那這件事情另外一個概念就是,其實他有一種信號。加拿大社會當中的某些官員,因為官員自己有權力啦,他自身對今天,在過去的幾年裡來到加拿大社會,從中國大陸來到加拿大社會的一些中國人的言行,給他帶來了非常不高興的印象,我個人覺得是有這氛圍的,是相當有這氛圍的。

因為中國遊客走到哪,來自大陸的中國遊客走到哪裡,總是給這個環境帶來非常不吻合的一個氛圍,破壞了它原來居住的環境。

那一個社會,當它的價值觀,一個政權的價值觀,它鼓動社會向慾望的方向推動的時候,但是又以正義的名義、以自由的名義、以權力的名義、以安穩的名義的時候,那就叫邪惡的政權、邪惡的社會。

那在現實的香港這件事情呢,我覺得表現得越來越清晰。而且原來與梁振英同一個戰壕裡面的戰友呢在拋棄他,非常清楚的。

網友揭開香港騷亂中的蒙面人

國內在微博上傳了一個說法,這個說法被很多人轉載:香港騷亂當中的蒙面人,是香港市民還是共家狗?這裡說的共家狗就是共產黨的狗。

相關人士證實大陸某機構,趁港人歡慶新年之際,出事是在大年初一的。派遣人員密謀製造動亂,欲使香港成為臭港、死港。讓人想起27年前混進北京學生的暴徒,熟悉各種運動的共產黃蛾,一貫趁火打劫、混水摸魚,共家狗怕被人認出來才蒙的面。

那這個說法我們在節目當中,已經明確跟大家講過,對吧!講1989六四時所謂的暴徒,對不對!結果然後握有權力的人呢,不說那些一直掩蓋著開槍的軍人他的殘暴,卻反過來把那些未知名的、被燒死人的屍體懸掛起來,故意放任他,那是嗜血的,對吧!

所以我說過那1989六四是那些開槍的軍人,都是共產黨手裡的狗,完了全殺了。
今天香港的很多警察,就是梁振英手裡牽著的東西。為什麼被牽著?因為你要掙的錢,晚上掙加班費,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就崩了,所以我說這個制度的邪惡。

但是在香港,梁振英當製造這樣的事端的時候,這種事端它會集中在那些權力者,那相應著香港的政府、香港的政界的人士,可不是中央委員啊,對不對!他們知道他們自己跟共產黨走得越近,他會越知道共產黨的邪惡。

立法會的主席曾鈺成直接表態,警察用催淚彈打示威者打得好狠,我好反感。立法會的主席,在香港政壇當中你可以講他是第二號人物,可以講他第二號人物。

文章直接說:沒錯!你根本沒有看錯。這就是民建聯的創黨主席,民建聯是親中共的,完全替中共說事辦事的在立法會。那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的直接表白絕無扭曲,只是他的評論的並非今天的香港警隊,而是1967年的港英政府的警察。

這種對比的做法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他在他這個位置上,以這種對比的做法,我們知道一個正常的社會應該是什麼,一個正常的人應該是什麼,而當被自己的權力和利益牽掛扭曲之後,它又怎麼表現?

而另外一個人-范徐麗泰,她是全國人大的常委的委員,她暗諷這個梁振英,這都是香港政壇當中的建制派人物,就是支持中共的。

她說我知道大家都憎恨梁振英,這是在一次就是新春團拜時說出的這番話。她說憎恨梁振英也好,想讓梁振英下台也好,這都不應該是成為在香港社會,以激進的方式進行抗爭的理由。

這東西香港人越來越像北京胡同,我覺得有這成分在裡頭,這東西不明嘛,對不對!罵人不吐髒字,這個基本都是類似的啦!

50年前的香港曾經成立了調查,獨立調查機構,來調查當時的港英政府,和抗議者之間的衝突的真相。結果今天呢?梁振英不願意成立獨立調查的,而讓警察自己成立調查人員,據說已經OK了。

就是自己打人、自己調查自己打人的行為,那你怎麼給公平與社會呢?也就是今天梁振英政權,不如50年前的港英政府。

香港本土派談旺角警民衝突背後民怨所在

其實在昨天,在美國之音曾經有篇報導:香港本土派人談旺角警民衝突背後的民怨所在。

文章直接提到說:旺角警民衝突不是分離主義。香港本土派人士,北區水貨客關注組的發言人,梁金成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香港本土派的光譜很闊,也就是它涵蓋面很廣,包括自治、包括城邦、包括港獨。

那他認為中共當局接收到的,有關香港本土派的信息是偏差的,完全不瞭解香港的民意,草率的定義警民衝突叫分離主義,這是張曉明說的。故意利用了中國社會的愛國主義的說法,所以叫分離主義、恐怖分子、港獨,這樣的詞兒都會出來。

在梁振英存在的背景之下,這些詞兒都會出來。就像我說的:2014年9月底10月初,那麼多年輕的香港人,為什麼不會被激怒,那大年初一深更半夜,大過年的沒人在外頭怎麼會出現?

所以這就是我說梁振英真正,梁振英、張曉明、張德江、江澤民這是一條線的。那你怪罪,應該怪罪今天主政的人,習近平自己當斷不斷、後患既現,被人家挖坑掉水裡了。

梁金成說:在梁振英的統治之下,現在可能又在推行中小學生的簡體字,在某種程度上對於我們香港人來說,我們感覺受到了威脅,這是港共政權,這是指梁振英叫港共政權,完全沒有理會過香港人的感受,沒有。

所以這是我們在香港,一個本來擁有的正常人性尊嚴的社會,走向高級動物社會的過程中,其實讓我們所有人能看到這一份邪惡,共產黨本身的邪惡。它走到哪它就會麻煩帶到哪,分離帶到哪和真正的高級動物的操手做法,極端利益的殘暴的做法就會帶到哪。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