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封閉圍牆內攝像頭 究竟監視誰?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05 日訊】觀眾朋友知道嗎?中國的社區建築,與其他地區有著很大的不同,多數是封閉型的小區域,除了圍牆、門禁,還有攝影鏡頭、以及電子監控牆,儘管有民眾認為,這樣安全性高,隱密性好,不過也被質疑,中國封閉小區高牆內嚴密的監控,恰恰成了監視、侵犯公民的工具。

不同於西方發達國家普遍採用的「街區制」城建方式,「中國特色」的封閉小區近十多年來遍佈了大陸大大小小的城市。

據相關資料顯示,中國封閉式小區的規劃思想,最早來源於前蘇聯,之後經歷了兩個建設高峰,一個是上世紀50年代興起的單位大院,另一個是1998年之後,中國取消福利分房,居民住宅私有化,貨幣化,刺激了商品房市場的發展。房地產開發商以「安全、私密」為賣點,蜂擁建起封閉的住宅小區。

前天津市建築設計院資深建築師 胡健:「如果從建築或者規劃城市角度看,國外沒有圍牆這個概念,它基本都開放的。國內那種情況下一個可能是保安、安全方面的需求,確實有一些不安全的因素,或者隱私的東西,加上共產黨那方面鬥爭論文化弄的圍牆。新建小區成為商業房之後呢,它也是為了賣房,它是利益驅動造成了一種現象。」

圍牆、門禁、攝像頭、電子監控牆,加上24小時的保安巡邏,將封閉小區打造成了一個個密不透風的「堡壘」。如此嚴密的監控手段,用來保護居民的安全無可厚非,但如果反過來被利用在民眾身上,就成了一把雙刃劍。

中國社會活動家 胡佳:「如果有掛著外交使館牌照的,或者是外國媒體的,還有來訪的朋友啊,也包括訪民,只要你在這邊一聚集,它很快就看到,而且它會把你每個人都拍攝下來。這些人裡也有因此而受到報復的,或者說你剛剛前腳到沒五分鐘,警察就揣著八大件,包括執法記錄儀啊、伸縮警棍哪、辣椒噴霧劑啊,就帶著一群保安就到了。」

胡佳說,除了電子監視器,小區內還有很多帶著紅袖章的「人肉探頭」,表面上打著維護治安的旗號,實際上幹著監控民眾的事情。

中國社會活動家 胡佳:「她們會隨時跟小區門口的所謂『警務工作站』、派出所、分局、市公安局這些都聯動起來。當小區的公共探頭比如說發現外交牌照的車開進了小區了,馬上那幫人就會上來堵——就是那些帶著紅袖箍的老太太,她們會說『我們認識小區業主,我們不歡迎外邊來的人,我們經常有刑事案件發生,我們不讓進!』」

胡佳告訴《新唐人》,曾有小區保安向他透露,小區內的一些攝像頭保安是看不見的,而是直接歸公安機關所有,並且與公安內部的「情報網」系統相連,專門用來監視所謂「重點人物」,而不是用來安保。

大連市法輪功學員 劉暢:「在2000幾年之前,大連地區的監控呢,主要是在主要的交通幹道上,基本上小區是沒有這麼多的監控的。自從鎮壓法輪功之後,有很多法輪功修煉者,他們會為了講清法輪功真相,所以他們就會到樓道裡去送各種真相資料,這個時候一點一點的,學員們就會發現,小區裡的監控越來越多了,樓下的防盜門,還有他們所謂的『協警』也是越來越多了。」

大連法輪功學員劉暢回憶,封閉小區普及以後,大連市很多法輪功學員都因為小區監控而被警方非法抓捕,小區監控完全淪為當局手中的所謂「維穩」工具。

新唐人電視 張天宇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