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政權未穩 十九大前中南海或掀殺戮 今日點擊(2484-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22 日訊】        提要
習政權未穩,十九大前中南海或掀殺戮
媒體人賈葭失蹤案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週末外出了,然後出去的時間比較早,所以沒有來得及上傳星期五啊。星期日的節目,節目倒是都做了,結果看那朋友留言呢,有擔心這個有擔心那個,問到底怎麼回事。

那其實就是因為星期五早上走得比較早,那去出門了一趟,那也沒有條件去上傳節目,這是一個大概的情況啦。那本來還想的說這週末要出點啥事,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大家分享我個人的看法,那看了半天也沒出啥事,就是一個搶大蝦。

其實搶大蝦在這個泰國搶大蝦這事呢,在大概星期二、星期三左右,我在推特上就看到了,當時看到之後本來是想給它下載下來傳給大家,後來在我的心目中我覺得這個太正常了,真的,我沒覺得太新鮮。

說丟臉,有臉嗎? 能丟嗎?有東西能丟嗎?他沒認為那是丟臉的事,他四周看到的一切就是,我搶不到手就是他的,我跟大家開過玩笑,對不對!

那不是開玩笑,王府井西單商場,你看那個只要有免費送東西的,全搶,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全搶,對不對!說在西單商場門口開個玩笑,搶半天最後,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幾歲都搶,搶到手裡再說,對不對!結果搶到手裡那老頭子老太太一看,安全套,到處都是。

甭管甚麼東西先裝在兜裡頭,所以更何況那是眼前看得著的大蝦呢,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這是一個通理,這是一個真實的表現。

所以我一直跟大家說,當共產黨存在的時候,它會把人直接摧毀到底,沒有任何意識的,任何的行為都是怕自己吃虧的行為,走到了今天,對吧!走到了今天,大家網友們還去討論還去議論,沒用的。

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講,當人的道德摧毀之後,人的靈魂被摧毀之後,他失去了修正自己的一個根本的條件,為什麼?一切以我為中心,一切以我為中心,包括進廟裡面磕頭拜佛的,去道觀拜老道的,對不對!

你看著他磕頭挺虔誠,掏美金的,我用美金掏的啊!還得跟佛講,我今天給你的是美金啊,最近美金價比較高,都是這個。所以這就是我的眼睛裡,這叫妖魔鬼怪當道,把人毀了。

那如果這樣的現象能夠彰顯出來,一直滲透到今天的中共最上層,它是同樣的,這不是一個人的社會環境,那這麼一個群體的人,他在中國會這樣,到泰國到哪到哪都一樣。

習政權未穩,十九大前中南海或掀殺戮

蘋果日報呢今天寫了篇短文,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政權未穩,十九大前中南海或掀殺戮。

那也就變成了非常直接了當的說法,中南海先殺戮,那直接對應的是習近平的概念。文章它又從王立軍出逃,2012年2月初開始,到了薄熙來倒台,周永康與薄熙來要準備政變,這件事情再次拿出來,說一直到最近我們看到的文宣系統,離奇般的頻頻出亂。表明今天主政的人政權根本不穩。

我跟大家早講過,我說這是他奪權的過程,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的時候,是砍掉政法委2013、2014,2014到2015砍掉軍委,砍死徐才厚、郭伯雄。

大家想想當初砍徐才厚的時候,他非常直接了當,一點不猶豫的,喀嚓,就給砍了,對不對!不計後果的做法。

今天當他算計後果的時候,就是那些瞎參謀爛幹事給他出的主意,玩死他、玩死今天主政的人。你計後果,當你去瞻前顧後算計自己利益的時候,你自然與天意相對立。

文章講說,插心腹入中宣部,但並是並沒有掌握輿論,所以這裡主要提到的是無界新聞,要求習近平辭職的這件事情。新華社記者周方發表致中共最高當局的公開信,實名舉報中央網管部門的濫用公權,逼人上電視等等這些現象。

所以最後提到說,習近平上任後,雷霆反貪打虎,推動軍改,掌握權力比前任都快,但是得罪了諸多利益集團;加上其釋放日趨左傾的政治信號,導致內地知識界對今天主政的人不滿,要求其下台的聲音不斷。

北京甚至認為,一股勢力正內外配合要掀翻習近平,2016年是否是習核心的元年,有待調查。政法委會殺人,直接用刀子殺人,軍委也直接用槍殺人,作為輿論界不是,營造輿論的混亂。

我當時跟大家講過,要求習近平辭職的這封信,發表在海外的反黨媒體上,然後扭臉幾分鐘之後,出現在無界新聞網黨的傳媒上,而要求習近平辭職。是這個人寫的信,是保中國共產黨。

他是說習近平三年來黨政軍,作為領導人來講他要承擔責任,承擔把黨帶到危機之中的責任,所以這就是一份邪惡哩!你以為這叫公開言論啊,這叫與真正的邪惡為伍。

那作為習近平自身,不能認清今天中共必須倒台的場面,在現實環境中,有意的無意的客觀保黨的時候,你必死無疑,被誰幹掉?被黨幹掉。

那你今天當你說出黨媒性黨的時候,央視姓黨的時候,不就給你玩死裡頭了嗎!你當初斬死徐才厚的時候,那一份的作為上哪去了呢?

所以輿論界討論的是言論自由,這個所謂的言論自由,是在共產黨存在下的言論自由,這個所謂的言論自由,是在保住共產黨,永遠往下去的言論自由,這就是一份邪惡。

媒體人賈葭失蹤案

媒體人賈葭失蹤成為了今天,現在所有大媒體當中的主要的新聞內容之一。那原因這個年輕人是一個獨立的評論者,也是媒體人,所以這裡獨立的評論者,媒體人經常寫一些時政評論,那就牽扯到言論自由的問題。

所以作為西方的媒體,有些人去討論這點就是,討論一個言論自由的問題,賈葭今年35歲,自由撰稿人,現居住在北京,他的律師叫做燕辛。

接受採訪時講說他是星期二,在北京機場應該被帶走的,這是沒錯的。那賈葭的親友表示,當局正在調查那封公開信,用煽動性的語言,譴責習近平的領導,還提到如果習近平不下台,其人身安全可能會受到威脅。

我們的上個星期的節目當中,我們已經提到這點了,關鍵是威脅他、要殺他。所以文章講說,落款是一個忠誠的共產黨員,那賈葭在拘押前曾經對朋友說,信不是他寫的,那問題就是他知道信是誰寫的。

你是一個忠誠的共產黨黨員,放在了參與網上,一個反黨的海外媒體上,再轉到新疆的宣傳委,所辦的所謂的無界新聞的黨的宣傳媒體上。你有意無意的參與到,中共最上層的打殺之中,對吧!本身就是對黨的不忠誠。

一個忠誠的黨員,放在了一個反黨的媒體上,要求習近平辭職,來保住中國共產黨,那你說跟外頭那個搶蝦子的有什麼兩樣呢?

我並沒有說這個賈先生怎麼樣了,因為他說過不是他寫的,他知道這件事情,這個場面就是這麼個場面,你別看誰受委屈了,不一定的,這事不好說的。

文章也提到說,賈葭以其尖銳的鋒利的,這個諷刺的風格而著稱,他的口頭禪就是我不是喉舌。他不是喉舌,他過去的文章裡經常提到敏感問題,那用詞很尖銳。

朋友們說他是有些玩世不恭,但是他並不主張中國政權的更迭,對吧!希望黨可以繼續下去,那我跟大家說今天誰保黨,就是與天意對立,對不對!

那殺了幾千萬,今天35歲的年輕人,那1989六四的時候他才幾歲了,大家想想!今天的輝煌建立在那些年輕學子的身上,北京人的身上,人們就早已經遺忘,人們以一種所謂包容的態度去面對殺虐者,而殺虐者本身卻沒有任何一絲信息告訴你,當初都殺了多少人。是你的懦弱,是你自己戰勝不了中共本身,而變相變成的一種苟且偷生的態度。

這裡面提到一個人,賈葭的朋友現居住在紐約的中國撰稿人溫雲超,表示他自己依然生活在國內的父母,最近被問到他是否參與那封信的起草?

他說,溫雲超講,那跟我一毛錢關係也沒有,這是溫雲超在推特上寫到的,那這個名字在這件事情上,我在不同的環境當中有看到過。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