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星期二」後 美共和黨面臨艱難選擇 世事關心(373)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24 日訊】【世事關心】(373)超級「星期二」後 共和黨面臨艱難選擇:贏面最大的川普,是否一定能成為共和黨候選人?


Ethan Epstein(華府《每週標準》副主席):「我不認為他拿53%會太難,這對於剩下的初選不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如果川普不被提名,共和黨可能面臨什麼?

川普:「(如果我沒有贏得黨內大選)選民就會發生暴動。」

克林頓與川普爭鋒,誰將拔得頭籌?

方大為(東西方研究所副所長):「這有可能是更多的人希望看到唐納德•川普超過希望看到希拉里•克林頓。」

如果川普當選,他對中國的態度又將如何?

方大為(東西方研究所副所長):「即使川普最終當選美國總統,我不認為中美關係往後會惡化。」

蕭茗: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3月15日是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中第二個「超級星期二」。兩黨在五個人口大州和一個海外領地分別舉行初選,克林頓和川普都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 。不過,一路高歌的川普能否突破黨內當權派的壓力,最終成為共和黨提名人。而無論結果如何,川普現象是否已經對共和黨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深遠影響。這一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一起來討論。

3月15日,共和黨和民主黨共在五個人口大州和一個海外領地舉行初選,分別是佛羅裏達州、伊利諾伊州、密蘇裏州、俄亥俄州和北卡來羅納州以及北馬裏亞納群島,其中佛羅裏達州和俄亥俄州更是必爭之地。任何想問鼎白宮的人,必須至少拿下其中之一,這條鐵律在當代總統大選中愈加明顯。

在上述五州,共和黨候選人川普贏得四州,其代表人數達到673人;德州參議員科魯茲一州未贏,但斬獲41名代表,其代表總數達到411人;俄亥俄州長卡西克在自己的家鄉大獲全勝,目前共有143名代表。政治新星盧比奧在家鄉佛羅裏達州一敗塗地,如外界所料退出共和黨的角逐。民主黨方面,希拉里•克林頓打敗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五州全勝,代表人數達到了1,606名,離出線門檻2,382名只有一箭之遙。而桑德斯的代表人數只有851名,相當於希拉裏的一半。

蕭茗:這天的初選中,共和黨的初選在佛羅裏達州、伊利諾伊州、密蘇裏州和俄亥俄州,均實行「贏者通吃」,即得票比例最高的候選人獲得一個州的所有代表。先請雪莉介紹一下,「贏者通吃」這種制度,到底意義何在?

雪莉:好的,蕭茗。「贏者通吃」是美國總統大選制度的基本規則之一。

美國大選分兩個階段,先是黨內初選,每黨選出一個最終的候選人。之後是11月份大選,由全國選民決定哪個黨的候選人獲勝。

11月份的大選採用「選舉人團制」,就是說,每州有一個選舉團,其中選舉人的數目由該州人口數量按比例決定,比如人口大州加利福尼亞有55張選舉人票,人口小州愛荷華只有6張。這些選舉人投的票才真正選出總統,選舉人有義務按照選民的意願投票。所以他們投票基本上只是走形式。也就是說,哪位候選人得到較多的各州選舉人票的總和,他就獲勝。如果一位候選人在一個州得到多數選票,哪怕只是51%,那麼這個州所有選舉人票都歸他,這就是11月份大選中的「贏者通吃」。

而在初選階段,各黨選出代表參加該黨全國大會,在會上決定該黨哪位參選人成為11月份大選的候選人。各州代表人數也是根據人口數量決定。對於每位參選人能贏得多少代表人數,有些州是按贏者通吃,也就是誰贏了就拿到該州的所有選舉人票。而有些州則按得票比率劃分。 共和黨多採用贏者通吃的原則,而民主黨則是按比例分配。3月15日的黨內初選中,在人口較多的佛羅裡達州、伊利諾伊州、密蘇裡州和俄亥俄州,共和黨採用的都是「贏者通吃」的做法。另外,共和黨的參選人如果沒人得到1,237張選舉人票,那麼按規定總統候選人就要由黨代表,在7月份的共和黨大會上全體投票來決定。

蕭茗:謝謝雪莉。川普是否能獲得足夠的選舉人票,共和黨提名人的角逐是否會延續到7月份的共和黨大會,聽一下我稍早對華府《每週標準》副主編 Ethan Epstein先生的採訪。

蕭茗:「川普會得到1,237個代表的支持嗎?還是說共和黨可能會以黨代表全體投票的方式,確定候選人?」

Ethan Epstein(華府《每週標準》副主席):「儘管很多共和黨人不希望看到川普能贏,但是我認為川普還是會得到大部份地區代表的支持。川普還需要拿到剩餘53%的代表,能看出來川普的力量在鞏固,比如最近佛羅里達州的州長公開擁護他,他的對手(魯比奧)退出了競選,越來越多的媒體支持和關注他,所以我認為在剩下的初選時間內拿到53%的代表對川普來說並不是太難。」

蕭茗:「如果川普真的成為候選人,他有可能贏過希拉里嗎?」

Ethan Epstein(華府《每週標準》副主席):「我認為他能。首先,他得到了很多民主黨人的支持,就算他在初選中是共和黨代表人,不難發現在川普贏得的很多州中很多民主黨人都有為他投票。這是他的優勢,因為這證明了兩個不同的黨派中都有人支持川普,而且川普從一開始就被小看了,人們覺得他不會在初選中贏下任何一個州,所以很難說他在全民普選的時候也會這樣,因為他現在打破了人們的觀點。最後,我認為希拉里是一個比較弱的候選人,她不是很吸引人,而且人們通常改變政治黨派,美國人希望在一個們民主黨派的總統後有一個共和黨總統,反之也是如此,所以我認為川普有很大的可能會贏。」

蕭茗:「相據現在民調的結果,希拉里得到了90%的民主黨人支持,而只有50%的共和黨人支持川普,儘管川普可能得到部分無黨籍選民和民主黨選民的支持,但你認為這個數字足以支持川普擊敗希拉里嗎?」

Ethan Epstein(華府《每週標準》副主席):「不,如果數字持續那麼壞的話,我不那麼認為。我認為川普在共和黨內的威望會變好,之所以他現在在共和黨內支持這麼少,是因為在這個非常激烈的初選過程中。一旦到最後,川普對抗希拉里的時候,我認為共和黨內對川普的支持會變高,要知道參加選舉的共和黨人,非常不喜歡克林頓家族,特別是希拉里,所以我認為就算川普被提名,還是有很多反對希拉里的選票。」

盧比奧退選,克魯茲能否能抗衡川普?共和黨內部是否會通過權力交易的方式,把川普拉下馬?下一節,我們繼續討論。

蕭茗:3月15日晚,佛羅裏達州參議員盧比奧未能在自己的家鄉取得勝利,宣布退選。雖然是敗選感言,但是比盧比奧之前的演說還充滿激情,在社交媒體上引來一片喝彩。儘管盧比奧未能在初選中獲勝,但是他今年只有44歲,前途不可限量。

盧比奧退出之後,雖然還有俄亥俄州長卡西克,但是共和黨初選已經變成了川普和德州參議員科魯茲之間的對壘。根據計算,川普需要再取得564名代表,才有可能達到1,237票的門檻,這意味著他要拿下今後初選中所有代表的55%。而在代表人數超過50人的大州中,加州、紐約州、印第安納和新澤西州實行贏者通吃,這四個州目前都是川普領先,一共可以貢獻375名代表。另外15個州的433名代表中,川普只要再拿下189名代表,即可出線。

但在共和黨當權派和黨內對手的猛烈抵制下,川普能否達到1,237個代表的決勝門檻尚不可知。至於如何分配退選的候選人手中的代表,每個州的規定不同。比如,根據佛羅裏達州的法律規定,盧比奧退選後,他手中的163個代表將成為自由代表,這些人會支持誰目前都是未知數。

與此同時,科魯茲和卡西克可能會與共和黨當權派結成聯盟,爭取在黨代會上通過政治交易的方式選出共和黨候選人,即所謂brokered convention;或者爭取由黨代表全體投票決定提名人,被稱作contested convention。這樣的話,川普獲得的代表人數再多,只要沒超過1,237名,就算是前功盡棄。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共和黨的日子可能也好過不了。

蕭茗:現在的問題是川普贏不贏得候選人資格對共和黨來說都是燙手的山芋。對於這個兩難的局面,再聽一下Ethan Epstein先生的分析。

蕭茗:「如果川普真的成為了候選人,這對共和黨來說意味著什麼?」

Ethan Epstein(華府《每週標準》副主席):「我認為比起川普成為總統的可能性來說,這對共和黨黨派的打擊是更大的。一大部份共和黨人,特別是精英階層,他們是在過去25-30年中推崇保守主義和帶領共和黨運動的,他們非常看不起川普很難會支持他,這些人和川普的關係會導致以後共和黨的精英階層分裂。相反對於基層人士和大多數的投票人來說,川普相當受歡迎的。」

蕭茗:「我知道您認為川普因該能拿到足夠的代表票,但是也有很多人認為他拿不到,如果真的的拿不到,共和黨當權派用政治交易的方式選出候選人,川普和他的支持者會具什麼樣的反應?」

Ethan Epstein(華府《每週標準》副主席):「是,我覺得後者還是我們再擔心的,大概能猜出來川普會具什麼反應。他會非常憤怒,在推特上辱罵,但是他幾乎每天都這麼做,所以真正的問題是他的支持者會如何反應。大部份人應該會很生氣,甚至反對共和黨,而且我認為,很有可能會產生暴力騷動。比如在克里夫蘭(俄亥俄)街道上發生的是很危險的事。」

蕭茗:「川普說如果他不能贏得提名,可能會出現混亂。這是威脅還是預測,真的會發生嗎?」

Ethan Epstein(華府《每週標準》副主席):「川普這麼說是挺聰明的。他說的即是威脅也是預測。這讓人們開始懷疑川普是在威脅呢或者只是個預測,而且川普可以隨便否定。我認為可能更多的是一個預測,有可能是不正確的預測。在美國政治暴力出現過,不是從來沒出現過。人們都知道1968年在芝加哥的全民代表大會中也有暴力。所以如果川普沒有贏得很大多數的選票,而且得到了複數共和黨不給川普提名會有麻煩產生的,希望不會有,但很可能有。」

蕭茗:「黨內當權派希望誰去參選,川普還是克魯茲?現在看來克魯茲有可能贏得候選人資格嗎?」

Ethan Epstein(華府《每週標準》副主席):「第一個問題有兩個方面要考慮。首先對於共和黨這個黨派來說,他們沒有那麼多空論,他們是實際任職的那些人,或者是把精力放在設計競選上的人。另一方面保守的思想共和派,他們是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的那些人,對於實際派來說,他們不太在乎誰得到提名,他們只是希望共和黨贏過民主黨,但對於保守派來說,他們須在意“小政府”“反墮胎”,他們恨川普,希望克魯茲這樣的人贏。第二個問題,克魯茲贏很難。在下面的初選中,他要贏得巨大的支持才能打敗川普,唯一可能只有是在協調大會中克魯茲被提名,就算真的有這個協調大會,我想他也不會被選中,所以我覺得克魯茲贏的機率很低。」

川普為競選造勢,屢遭暴力襲擊,人氣反而高漲,就連中共《環球時報》也發表社論攻擊川普。中共為何做此反應?下一節,我們來討論。

蕭茗:鮮明的性格、激烈的言辭再加上對一些議題強硬的立場,為川普掙得了不少人氣,也讓很多人恨上了他。在競選造勢活動中,川普屢次遭到暴力襲擊,對此川普的回應是「我要給他臉上狠狠來一拳」。

然而針對川普的暴力攻擊依然屢見不鮮。3月11日(星期五)晚,川普預定在伊利諾伊大學芝加哥分校(UIC)舉行競選集會。包括桑德斯支持者、黑人抗議者、非法移民和穆斯林團體等多個組織在網絡上(比如moveon.org)相互聯合,當晚示威者闖入會場和川普支持者發生衝突,造成兩名警察受傷,4名抗議者被捕並被起訴。

第二天川普在俄亥俄州戴頓機場發表演說時,一名男子突然闖過圍欄企圖襲擊川普,但被警察和特勤局探員迅速制服。

多個民調顯示,在川普陣營遭遇暴力威脅之後,他的支持率有所上升。蒙莫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3月14日的民調發現,芝加哥事件讓22%的佛羅里達州選民更可能投票給川普;只有11%的人表示因此更不願意選川普。

隨著川普競選形式一路走好,許多原本想看笑話的人,不得不正視這一事實,就連大洋彼岸的中國政府也按耐不住了。川普曾多次發表有關中國的言論,誓言要對海外生產的商品徵稅,讓蘋果等企業將生產基地搬回美國,並且故意模仿中國商人的英語口音。上週一,官媒《環球時報》發表社論,稱川普是個「大嘴巴的小醜」,「被共和黨利用在初選中吸引眼球」,並稱川普現在成為了共和黨最大的惡夢,同時還將川普與墨索里尼、希特勒相提並論。

蕭茗:如何解讀中國政府對川普的態度,聽一下我稍早對東西方研究所副所長方大為( David Firestein)先生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幾天以前,中國國營的媒體《環球時報》評判川普為『口無遮攔』和『說話不經大腦』,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方大為先生(東西方研究所副所長):「我并不奇怪《環球時報》等中文媒體對川普做出這樣的評價,基於川普對於這個言論,川普一方面說熱愛中國,他用了『熱愛』這個詞,他說我愛中國、我愛中國人。他也經常說,我在中國掙了很多錢。他多次在公開場合宣稱中國領導人更聰明,比美國領導人聰明很多,同時他稱美國領導人很愚蠢,這詞他經常用。但他也說了很多負面的話,我覺得那些負面的言論是我們在《環球時報》和其它報紙上,包括在博客也經常看到的。他說中國犯下了人類有史以來對美國最大的偷竊罪,用不公正、不正當的方式,掠奪了美國的就業機會。他也提到了懲罰性的關稅來懲罰那些投機取巧的中國企業,所以川普對中國的某些言論確實非常強烈和并帶有負面性。但是我覺得糟糕的是,我認為很多中國人在關注美國競選總統的這個過程時,他們看到了有人能夠隨意評價穆斯林、評論墨西哥人和拉丁美洲人、評論婦女和其他群體。這些評論在大多數時候都是非常有問題、非常下流和醜惡的,但是做為一位主要政黨的統治競選人仍能上位,這些造成了一些中國人,據我在中國媒體上的所見和與一些人的交談,造成一些中國人輕易的做出評價,民主政治也許沒什麼了不起,我不認為那種對我們體制的評論是公平和正確的,雖然我理解這些評價產生的原因,但是我覺得川普現象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外國人,無論是正確還是錯誤的,認為這是我們的體制出了某些問題。對於我來說,這令人擔憂、很成問題,同時也是很糟糕的,但是我認為越來越多的事實表明,有越來越多的評論基於這種出發點。」

蕭茗:「中國傾向哪位候選人,川普還是克林頓?」

方大為先生(東西方研究所副所長):「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和很多人都談過,也讀過很多關於這些總統候選人的評論。我覺得有幾點,首先在中國有一種很普遍的對克林頓的負面評價,中國人把克林頓視為對中國不友好、對中國很強硬這是普遍的看法。我并不贊成那種理解,但是我知道那些情緒在中國確實存在,從川普這方面講,在外交政策經驗上,他顯然比不上前美國國務卿克林頓,但我覺得,在中國對川普有兩種不同的看法,一種是對川普在競選中言論的反應,如果他真的那麼做,雖然我認為只是說說,做不得數。可要是他真這麼幹,美中關係會滑入一個糟糕階段。但是同時我也注意到了,在中國對川普的另一種觀點,比較傾向於川普,有些中國人覺得川普是可以合作得人,覺得川普是一個領袖,從他們得角度來說,川普沒有大話、內心強大、處事認真、願意處理解決問題、不循規蹈矩、關注於事物的本質,所以總得來說,在中國對川普的敵意稍微少一點相當於克林頓來說,我個人的看法是,人們誤解了克林頓對中國的立場,他們誇大了克林頓對華政策嚴厲的程度,過度宣傳和誇大了克林頓的言論,比如人權問題特別對中國的領導人是一個敏感話題,每人都有自己的分析和自己的觀點,我覺得更多的人希望看到川普勝出而不是克林頓,儘管這種觀點沒有確鑿的證據可以證明。」

蕭茗(Host/Simone Gao):「我們再來談談川普,您認為川普對中國的強硬的言論只是說說而已呢,還是真會比奧巴馬總統或布什總統對中國更加強硬?」

方大為先生(David Firestein/東西方研究所副所長):「問的好!直接了當的說,雖然我們從川普和其他候選人那裡,聽到了很多所有候選人基本的觀點都非常接近,無論是共和黨內、民主黨內還是跨越兩黨,那些觀點都是在對於中國的主流看法,就是中國在擊敗我們,在貿易上占我們的便宜,在競爭中超過我們、我們美國人、我們美國政府。總而言之,我不認為在這些總統候選人的言論裏有什麼本質差別,有和以前不一樣的地方。但是16年選舉相對於08年和12年來說,不同的地方在於,相對於上次總統選舉,中國更多的被納入外交的範疇來討論,無論哪位候選人當選總統,包括川普我們都會看到一種承諾和承諾的延續,對於一直以來美國對華的基本政策,這種政策是自尼克松總統時代以來就確立了的,所以我預計未來不會看到很大的改變,無論候選人現在都說過什麼,我不認為未來中美兩國的關係會惡化,即使川普最終成為了美國總統,這同樣也適用於克林頓和其他所有的候選人。」

蕭茗:從目前的得票情況來看,在民主黨,希拉里已經有了絕對優勢。然而,共和黨方面,川普雖然領先,但他能否衝破黨內當權派和其他候選人的圍堵,並拿到足夠的選舉人票仍然是個懸念。面對川普這顆燙手的山芋,共和黨又會如何把握局面?我們將持續關註。感謝你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下週再見。(完)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週六: 12:30pm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