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牛釘子戶」粘習近平像抗拆遷 今日點擊(249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30 日訊】        提要
上海「最牛釘子戶」貼習近平像抗拆遷
悼念名單獨缺江澤民,難道被控制了?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做這集節目的25分鐘之前,福州檢察院,這個福建省檢察院宣布,把福州市什麼,福州市國家什麼房地產一個什麼原黨總書記,任志強同志逮捕,然後案情正在調查中。
 

 
 
 

朋友在FaceBook上也列出來說,這到底到底怎麼回事,弄暈了,任志強同志犯有什麼什麼錯誤,但細節都沒有,那這是很大的消息了。

那我就去查任志強,大家知道的任志強,大家知道的任志強跟這個任志強,好像沒有聯繫上,因為我看他所有的履歷,並沒有看到,我們知道的任志強在福州掛過什麼職,應該沒有,但是兩個任志強都是搞房地產的,這是有這是這麼回事。

所以是否是真是假,我相信朋友們看我這個節目的時候,就應該是有個水落石出了,這是比較比較有趣的一個消息。

那與此同時呢,台灣宣布台灣的法務部的部長要出訪大陸,那這件事情是非常大的事情。那在這個在馬英九將要下台之前,中華民國的法務部部長,以她部長的身分來到大陸。

今天的大陸的政治實體,接受中華民國的法務部部長,承認中華民國的整個憲政法律,這是習近平給自己搭梯子,給大陸在搭梯子。這個梯子搭完了,才能宣布共產黨的不合法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不合法性。

但是中華民國的法務部長到訪了大陸,它接受中華民國的國號,一個國號,兩個政治實體,這就是現實的在我的眼睛裡,這是它現實走出的一步。

那國內出現的風波,每個人一定站在自己的角度,你看下面的風波就更大,聲音也更大,事情顯示出來的也非常的激烈。

在這個北風的家人被抓之後,消失之後,結果昨天長平,這是很有名的媒體人士,那現在僑居在海外,應該是在德國,給德國之聲呢經常寫文章。結果他的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在給自己的父親拜壽的這個酒宴上,被警察抓走,被地方警察抓走。

在長平的嘴裡眼睛裡,這就是連坐制度,那北風的家人父母消失,那另外的家人也消失了,所以這樣的人都是在海外社交媒體當中,很有名的網絡上的名人。那直接觸及到這樣的個人,會在整個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對吧!

而在海外的媒體當中,海外的新聞界當中,非常注重個案的這種人權的基本的保護,和人權的基本的一種概念,那自然就會帶動整個世界,媒體當中的風波,這是一種過程,在我的眼睛裡這是一種過程。

抓長平的家人就顯得非常的過分,長平認為這是連坐制度,在我的眼睛裡,連坐制度從來沒消失,只不過發生在長平身上。

連坐制度在過去的時間裡,從1989年的六四,到1999年的迫害法輪功,多少的連坐制度啊,怎麼會消失了呢?不可能,對不對!只不過沒發生在你身上而已,所以連坐制度是中共體制當中,最邪惡的制度之一、做法之一,那就顯得非常的特別了。

上海「最牛釘子戶」貼習近平像抗拆遷

那作為老百姓在抗爭中,也擁有一份連坐制度,我們看在微博上昨天傳的一張照片,發生在上海吳中路,抗拒拆遷。十多年前搭建的違章建築牆外,貼滿了數百張的習近平的照片,這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已經把習近平的照片給拿下來了,這是我們看到在拿下之前的場面,對吧!

警察有連坐制度,迫害普通的中國人,那作為中國人他抗爭呢,也拿出了連坐制度,你拆吧!拆你家的偉大領袖吧!那公安就把偉大領袖給拆了。

然後他也說了,在中國如果把國家領導人的照片,張貼在建築物外牆上,是屬於違法行為,那倒是。一個死人的屍首,放在天安門廣場上,那不叫違法,對不對!那一塊湖南臘肉。

我跟大家講過,我說你想想共產黨是不是賊是不是寇,它根本不是正經八百的,我指過,毛澤東進北京城,不敢在中軸線上,你看看正經八百的,特別是中國人講究的,那講風水,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家的首腦,皇帝不敢坐在國土的中間線上,你是什麼皇帝?賊,對不對!

所以那叫中南海,但是死人在中間了,毛澤東的肉、毛澤東的像在中間,死的在中間,活的在邊上,你說你加入共產黨,你就加入個賊寇鬼耶,家裡還看風水勒,跑雍和宮還燒香要掙錢呢,你不覺得自個兒神經病嗎?

另外一個比較多的就是說,Google昨天突然解禁了,有朋友明白地說根本不是解禁了,是因為Google在東亞還是東南亞,有一個新的設施開起來了,所以當時國內網絡封鎖還顧不上,結果大家可以隨便上Google、上YouTube了。

也有的朋友說是因為不同的,你使用的不同的手機,你用的外國的手機你就可以上,可能是,可能不是,但出了這麼件事情。

那與此同時呢,在國內網絡上比較多的,就是談到了今天習近平到捷克。結果在捷克的首都布拉格呢,掛起來的中國的國旗呢,被人家塗了汙了,所以這件事情變得比較特別,大家反響也比較大。

隨著國旗被塗汙,習近平出訪捷克,歷史性的出訪捷克,結果在國內呢,江澤民不知道又活了又死了,非常有趣。

為什麼說又活了,光明日報拿出一篇報導,提到江澤民在一本書上題詞的事,說了這件事情,那等於江澤民又活了。為什麼江澤民又死了?在中國的科技界,有一個人剛剛死去,那在給他開的追悼會上,送的所有花圈的名單當中,頭一次沒有老江。

過去半年只聞老江的聲,不見老江的影,結果這一回,在這個追悼會上所有人都有,甚至連曾慶紅的名字都出現。習近平、胡錦濤、李克強,是這麼排下來,溫家寶,結果沒有老江的名。

所以一個出老江,一個沒老江,這就形成了非常詭異的場面。我的說法就是,這完全是一種交割的過程,在海外的媒體報導當中,反應非常敏感。

悼念名單獨缺江澤民,難道被控制了? 

一篇報導文章題目是這麼說的:悼念名單當中獨缺江澤民。它講27日大陸工程學院的院士,宋文驄的遺體告別儀式上,列出了13名新老政治局常委,裡面出現了曾慶紅,但沒有江澤民。

這是非常特別的一種現象,那宋文驄他是中國的戰機設計者,所以他的去世就變成了相當轟動的一件事情,它特別就特別在,這樣的名單當中沒有江澤民;但它又特別在於名單當中,卻出現了曾慶紅。

在過去只送花圈不見人的,裡面總有江澤民,沒有曾慶紅,但今天卻有了曾慶紅,沒有江澤民,可是這三代領導人當中,都全了,那就顯得沒有江澤民,就顯得更突出了,對吧!

這是我覺得非常有趣的現象,但是在光明日報上,登了另外一篇文章說,江澤民給一本書寫了序。我的理解就是,這是完全一種過程,這是非常有趣的過程。

你可以看到習近平,並沒有把中宣系統完全拿到,拿不下,他沒有拿下。我也跟大家講過,只要他不掛起江澤民、曾慶紅,這個事永遠沒完,這些人是活的是死的,在我的眼睛裡,死了。

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其實都已經完了,只不過在他的掌控中,只不過他實在有他自己思考的部分。為什麼沒有現在拿出來?他在有他自己心目中的一個時間表,而並不是說要拿出來和不要拿出來,而是心目中有他一個時間表。

因為這根本就沒得商量,就是我說那句話,不用想得多高尚,當他在開兩會的時候,給他倒水的是一個小伙子,而這個小伙子不給別人倒,只給他一個人倒,一切的東西都是特供的。

他是特供中的特供的時候,他就不是一個正常人的生活,就這麼簡單,那他防誰?
沒防你也沒防我,咱們搆不著,對不對!防他身邊的,誰是他身邊的?我覺得就不用解釋了,所以這是一個過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 See more at: http://www.ntdtv.com/xtr/b5/2016/03/29/a1259835.html#sthash.CUMrv1bi.dpuf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做這集節目的25分鐘之前,福州檢察院,這個福建省檢察院宣布,把福州市什麼,福州市國家什麼房地產一個什麼原黨總書記,任志強同志逮捕,然後案情正在調查中。

朋友在FaceBook上也列出來說,這到底到底怎麼回事,弄暈了,任志強同志犯有什麼什麼錯誤,但細節都沒有,那這是很大的消息了。

那我就去查任志強,大家知道的任志強,大家知道的任志強跟這個任志強,好像沒有聯繫上,因為我看他所有的履歷,並沒有看到,我們知道的任志強在福州掛過什麼職,應該沒有,但是兩個任志強都是搞房地產的,這是有這是這麼回事。

所以是否是真是假,我相信朋友們看我這個節目的時候,就應該是有個水落石出了,這是比較比較有趣的一個消息。

那與此同時呢,台灣宣布台灣的法務部的部長要出訪大陸,那這件事情是非常大的事情。那在這個在馬英九將要下台之前,中華民國的法務部部長,以她部長的身分來到大陸。

今天的大陸的政治實體,接受中華民國的法務部部長,承認中華民國的整個憲政法律,這是習近平給自己搭梯子,給大陸在搭梯子。這個梯子搭完了,才能宣布共產黨的不合法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不合法性。

但是中華民國的法務部長到訪了大陸,它接受中華民國的國號,一個國號,兩個政治實體,這就是現實的在我的眼睛裡,這是它現實走出的一步。

那國內出現的風波,每個人一定站在自己的角度,你看下面的風波就更大,聲音也更大,事情顯示出來的也非常的激烈。

在這個北風的家人被抓之後,消失之後,結果昨天長平,這是很有名的媒體人士,那現在僑居在海外,應該是在德國,給德國之聲呢經常寫文章。結果他的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在給自己的父親拜壽的這個酒宴上,被警察抓走,被地方警察抓走。

在長平的嘴裡眼睛裡,這就是連坐制度,那北風的家人父母消失,那另外的家人也消失了,所以這樣的人都是在海外社交媒體當中,很有名的網絡上的名人。那直接觸及到這樣的個人,會在整個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對吧!

而在海外的媒體當中,海外的新聞界當中,非常注重個案的這種人權的基本的保護,和人權的基本的一種概念,那自然就會帶動整個世界,媒體當中的風波,這是一種過程,在我的眼睛裡這是一種過程。

抓長平的家人就顯得非常的過分,長平認為這是連坐制度,在我的眼睛裡,連坐制度從來沒消失,只不過發生在長平身上。

連坐制度在過去的時間裡,從1989年的六四,到1999年的迫害法輪功,多少的連坐制度啊,怎麼會消失了呢?不可能,對不對!只不過沒發生在你身上而已,所以連坐制度是中共體制當中,最邪惡的制度之一、做法之一,那就顯得非常的特別了。

上海「最牛釘子戶」貼習近平像抗拆遷

那作為老百姓在抗爭中,也擁有一份連坐制度,我們看在微博上昨天傳的一張照片,發生在上海吳中路,抗拒拆遷。十多年前搭建的違章建築牆外,貼滿了數百張的習近平的照片,這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已經把習近平的照片給拿下來了,這是我們看到在拿下之前的場面,對吧!

警察有連坐制度,迫害普通的中國人,那作為中國人他抗爭呢,也拿出了連坐制度,你拆吧!拆你家的偉大領袖吧!那公安就把偉大領袖給拆了。

然後他也說了,在中國如果把國家領導人的照片,張貼在建築物外牆上,是屬於違法行為,那倒是。一個死人的屍首,放在天安門廣場上,那不叫違法,對不對!那一塊湖南臘肉。

我跟大家講過,我說你想想共產黨是不是賊是不是寇,它根本不是正經八百的,我指過,毛澤東進北京城,不敢在中軸線上,你看看正經八百的,特別是中國人講究的,那講風水,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家的首腦,皇帝不敢坐在國土的中間線上,你是什麼皇帝?賊,對不對!

所以那叫中南海,但是死人在中間了,毛澤東的肉、毛澤東的像在中間,死的在中間,活的在邊上,你說你加入共產黨,你就加入個賊寇鬼耶,家裡還看風水勒,跑雍和宮還燒香要掙錢呢,你不覺得自個兒神經病嗎?

另外一個比較多的就是說,Google昨天突然解禁了,有朋友明白地說根本不是解禁了,是因為Google在東亞還是東南亞,有一個新的設施開起來了,所以當時國內網絡封鎖還顧不上,結果大家可以隨便上Google、上YouTube了。

也有的朋友說是因為不同的,你使用的不同的手機,你用的外國的手機你就可以上,可能是,可能不是,但出了這麼件事情。

那與此同時呢,在國內網絡上比較多的,就是談到了今天習近平到捷克。結果在捷克的首都布拉格呢,掛起來的中國的國旗呢,被人家塗了汙了,所以這件事情變得比較特別,大家反響也比較大。

隨著國旗被塗汙,習近平出訪捷克,歷史性的出訪捷克,結果在國內呢,江澤民不知道又活了又死了,非常有趣。

為什麼說又活了,光明日報拿出一篇報導,提到江澤民在一本書上題詞的事,說了這件事情,那等於江澤民又活了。為什麼江澤民又死了?在中國的科技界,有一個人剛剛死去,那在給他開的追悼會上,送的所有花圈的名單當中,頭一次沒有老江。

過去半年只聞老江的聲,不見老江的影,結果這一回,在這個追悼會上所有人都有,甚至連曾慶紅的名字都出現。習近平、胡錦濤、李克強,是這麼排下來,溫家寶,結果沒有老江的名。

所以一個出老江,一個沒老江,這就形成了非常詭異的場面。我的說法就是,這完全是一種交割的過程,在海外的媒體報導當中,反應非常敏感。

悼念名單獨缺江澤民,難道被控制了? 

一篇報導文章題目是這麼說的:悼念名單當中獨缺江澤民。它講27日大陸工程學院的院士,宋文驄的遺體告別儀式上,列出了13名新老政治局常委,裡面出現了曾慶紅,但沒有江澤民。

這是非常特別的一種現象,那宋文驄他是中國的戰機設計者,所以他的去世就變成了相當轟動的一件事情,它特別就特別在,這樣的名單當中沒有江澤民;但它又特別在於名單當中,卻出現了曾慶紅。

在過去只送花圈不見人的,裡面總有江澤民,沒有曾慶紅,但今天卻有了曾慶紅,沒有江澤民,可是這三代領導人當中,都全了,那就顯得沒有江澤民,就顯得更突出了,對吧!

這是我覺得非常有趣的現象,但是在光明日報上,登了另外一篇文章說,江澤民給一本書寫了序。我的理解就是,這是完全一種過程,這是非常有趣的過程。

你可以看到習近平,並沒有把中宣系統完全拿到,拿不下,他沒有拿下。我也跟大家講過,只要他不掛起江澤民、曾慶紅,這個事永遠沒完,這些人是活的是死的,在我的眼睛裡,死了。

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其實都已經完了,只不過在他的掌控中,只不過他實在有他自己思考的部分。為什麼沒有現在拿出來?他在有他自己心目中的一個時間表,而並不是說要拿出來和不要拿出來,而是心目中有他一個時間表。

因為這根本就沒得商量,就是我說那句話,不用想得多高尚,當他在開兩會的時候,給他倒水的是一個小伙子,而這個小伙子不給別人倒,只給他一個人倒,一切的東西都是特供的。

他是特供中的特供的時候,他就不是一個正常人的生活,就這麼簡單,那他防誰?
沒防你也沒防我,咱們搆不著,對不對!防他身邊的,誰是他身邊的?我覺得就不用解釋了,所以這是一個過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