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斬殺各大權貴家族 幕後老闆作對 今日點擊(249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3 月 31 日訊】        提要
港媒:習近平面臨執政危機
世道人生:平凡的邪惡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英雄難過美人關我們常舉這個例子,對吧!說這個關公厲害,關公在他護送嫂子的過程中,他晚上不睡覺,他就怕留下嫌疑,這是關公的一段佳話。

但大家要明白,關公的留下這段佳話他能夠做到的,不僅僅是他的意志,是他的道德啊是他的道義。意志是人,道義是品行、是境界,朋友之妻不可欺,這是一個做人的道義。

那能夠認知自己靈魂珍貴的人,是因為他的境界更高,這就是我跟大家講什麼政治這個那個,他只要順天意而為之,他就怎麼做都成了,當他能超越的時候,他就懂得現在發生的一切了。

就像我們看到的,包括無論是長平因為自己寫了一篇文章,然後造成中共體制內部,這麼邪惡的連坐式的抓捕,他就提到了九軌的連坐。

那我說根本不是九軌,對六四家屬的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延續至今的迫害,國內的文人有多少人能夠意識到,這其中的連坐制度,造成了那麼多家庭的被傷害呢!

長平說斷絕跟家裡面的任何聯繫,來表明家裡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他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對不對!

對法輪功的迫害,迫使要求家裡的人對修煉者放棄修煉,然後說一句話,說你修煉了給家裡帶來麻煩了,你修煉了給家裡帶來麻煩了,從1999年之後到今天一直都有,難道不是連坐制度嗎?是九軌了嗎?是沒發生在你身上,這就是邪惡。

這就是在現實環境中對很多人而言,我覺得今天有篇文章是李宜寫的,叫「平凡者的罪惡」,平凡的罪惡,平庸的罪惡,這一份罪惡來自於生命境界,在以自己利益為根本時的,墮落的邪惡的表現,世俗的,全社會範圍的表現。

但是在真實的一面呢,同樣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共體制內,中國社會的環境中的這種完全的衝突。

我跟大家講過,今天習近平現在在捷克出訪,而今天整個中共官場的體制的官員,就是跟他敵對的,反腐走向亡黨。愚昧的人、利益的人會嘲笑,而在講反腐走向亡黨,這是過去時間裡我們看到的一切。

港媒:習近平面臨執政危機

香港的東網寫了一篇評論,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面臨了執政危機。

以往國企之所以難推動,主要是那些腐敗國企高管,將國有資產當作私產,為什麼不呢?把國企打造成針插不進,水潑不進去的獨立王國,為什麼不呢?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惡,對不對!

所以我就嘲笑那些用共產黨的惡鬥的方式,惹不起共產黨的時候,就在尋求改革之路,因為你心中惹不起它,因為你不相信這天地間,你的靈魂的真實,你不相信無形的力量,你自然就不會相信善的力量,認為改革只能按照他們的版本進行。

你看改革的詞就出來了,否則就是全面對抗,只是他們沒有想到,習近平上台以後採取了,扔石頭、挖牆腳、摻沙子方式。

扔石頭、挖牆腳、摻沙子,都是共產黨的方式,打破各大國企鐵板一塊的格局,斬斷國企負責人,與高官大老家族的利益鏈,為國企下一輪改革奠定基礎,斬斷國企,國企就是倒楣蛋兒,活該死了,就是倒楣蛋兒。

它真正的背後的老闆,是各大利益家族,對不對!那各大家族跟習近平能幹嗎?肯定不幹的,對不對!你不就是習家的嗎?我是李家、我是鄧家、我是張家,對不對!你又能怎麼樣呢?

你爹當初可能還給我爹如何如何呢,你擺什麼譜,就這問題,對吧,就這問題。所以這個問題,當你斬斷國企跟高官家族之間利益聯繫的時候,你打狗不看主人。

而這個基礎是在共產黨的體制之下,所以當你對國企的老闆進行斬殺的時候,與你習近平同輩的、同代的、同樣的家族,都是你反對的力量,你斷了人家的糧火的,原因,共產黨存在,對吧!

原因,共產黨存在,所以執政危機是在共產黨平台上而言,當你踩著執政危機的說法的時候,那就有人會利用要挽救共產黨本身,幹死你習家、王家、李家,水火不相容,所以這就是那封公開信,為什麼被今天的人那麼注重呢,其實根源是這裡。

那就在這硍節上呢,賀衛方昨天提出來說,團中央不應該由國家財政來供養,應該取消行政級別,他主要把整個共青團的體制就給幹掉了,他說應該是個民間體制,那對呀!

其實你想想,如果今天國家公務員向憲法宣誓,不向共產黨宣誓,裡頭沒有共產黨為國家服務的話,那團組織不就扯蛋嗎?團組織怎麼能有資格從國家拿錢呢?

沒錯,所以賀衛方提出這個東西,第一時間就被刪了,但是他觸及到共產黨整個系統的,培養下一代的系統問題。

其實我說得挺簡單,就是每個人尊重人性,能退黨的時候,你用自己靈魂看待的東西,你就知道這東西必須退出。而且時代今天走到了這個時辰,就是全面的拋棄中共的所有相關的東西。

每一個人都懂得,你放不下的是利益和恐懼,對吧!我自己講得也很清楚,靈魂看不見,那你從退黨退團退隊的角度來講,尊重自己的靈魂,來發表聲明就行了。

另外一個昨天比較熱鬧的就是余少維,他是南都的一個副刊的副總編,那他要求辭職,辭職的理由無法跟著你們姓,是啊!那在通常中國人姓,都是姓自己爹的姓,對不對!然後他們說黨媒得姓黨,把爹都給賣了,什麼東西?那是個男人就不能跟著它姓。

所以這件事情惹起了相當多的這種傳播了,但是我不得不佩服,香港的老文人時事評論人,李儀寫的一篇文章,其實就把我們前面陳述的很多內容概述,對今天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太多的中國人是個借鑑。

世道人生:平凡的邪惡

李儀寫了一篇評述的文章,叫「平凡的邪惡」,它引述的是當年納粹的一個屠殺猶太人的執行者,阿道夫.艾希曼他的故事。

阿道夫.艾希曼是納粹德國,大規模屠殺猶太人的執行者之一,但他不是決策者,他只是將上百萬猶太人送上了通往死亡的列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那二次大戰之後他跑到阿根廷,1960年以色列的特工人員,在阿根廷抓到他,那1961年4月11日他在耶路撒冷受審,而當時這個艾希曼在法庭上說,我沒有罪,我從來沒有親手殺過猶太人,我也沒有殺過非猶太人,我從來沒有下令殺過人。

在獄中定期探訪他的牧師說,那顯然他不是個狂熱的反猶太主義者,他個人也沒有過任何反猶太者的行為,而精神科的醫生一直認為,他對自己的家庭妻兒父母,兄弟姊妹他們的態度,不只是正常,堪稱是典範。

而艾希曼是個個人守法的人,他的一切的行為,都在履行他自己的職務,他扮演的角色儘管把上百萬猶太人送到死亡列車,但是他僅僅是一個工作,他的工作的性質,任何人都可以取代他。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描述,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中,很多人都是一份工作,城管、警察、法院、醫生、護士,檢察院的檢察官,所有人都是一份工作。

在家裡愛戴他的妻子,從來沒找過其他女人,在家裡愛戴他的兒子,儘管他兒子吃了毒奶粉,打了毒針他不敢說,這都是平庸的人;但是當他默認這罪惡的政權的時候,你就是罪惡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