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希拉里的對華政策展望 世事關心(375)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4 月 14 日訊】

共和、民主兩黨提名呼聲最大的競選人,如果當選總統,美中關係將走向何方?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方研究所副所長): “在最終處理中美關係上,無論是希拉裏-克林頓、還是川普當選總統,我認為都不會有明顯的、顯著的差別。 ”

川普要當選,中美之間是否會爆發貿易戰爭?

章嘉敦(美國作家/中國問題專家):“我們已經在貿易戰爭裡了。”

希拉裏-柯林頓是否會比奧巴馬對華更加強硬?

章嘉敦(美國作家/中國問題專家):“我覺得她一定會比奧巴馬總統更強硬,任何下一屆的總統都會更強硬 。”

蕭茗(Host/Simone Gao): 大家好,歡迎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威斯康辛州的初選結束後,共和、民主兩黨總統提名人的前景更加撲朔迷離。共和黨方面克魯茲獲勝是否意味著七月份共和黨大會進行“二輪初選”的幾率大大增加?而民主黨方面桑德斯的獲勝是否又在提醒大家,希拉裏並不像看起來的那麽不可阻擋?不過,現在兩黨獲總統提名呼聲最高的依然是川普和克林頓。而對於我們的觀眾來說,如果他們中的任何一位當選,美中關係將發生什麼樣的變化,是大家關心的問題。所以,這期節目,我們就來探討這個話題。

長期被批評為沒有完整治國政策的川普(Donald Trump),在他的網站上公布了名為「立場」(Positions)的六項長篇政策改革說明,除了健保、稅務與移民改革外,美中經貿改革被專列了出來。

川普認為,前總統柯林頓大膽支持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承諾所有美國商品都將進入中國市場,但中國商品進不了美國,但這些都沒實現;美國人只見到5萬間工廠關閉,數千萬人失業,這是華府政客出賣國家的典型案例。而奧巴馬政府的財政部多次拒絕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美國淪落至此,是政客讓中國成了脫韁野馬。

川普承諾,如果他當選總統,中國得知道美國將重新領導全球經濟,操控貨幣與詐騙的日子將結束。

川普的計畫包括:

1. 即刻宣佈中國為貨幣操縱國,迫使對方回到談判桌。

2. 保護美國原創與投資,迫使中方執行智慧財產法律,停止美國企業得與競爭者技術分享,才能進入中國市場的非法與不公平操作。

3. 奪回數百萬工作機會,重振美國製造業。要求中方停止非法外銷補貼,落後的勞工及環保標準;使血汗工廠與污染不再奪走美國勞工的機會。

4. 強化美國協商地位。降低企業賦稅留住業者,處理國債問題,中國將無法再進行金融威脅,增強美軍在東海與南中國海的部署。

川普誓言,他的政府支持自由貿易與浮動匯率,美中巨額貿易逆差不會再持續,上任第1天,財政部就會宣佈中國為貨幣操縱國,對傾銷商品進行適當的徵稅程序。

對於中國在南海填土造島的軍事擴張,川普說最佳解決方式是讓中國商品難以打入美國市場。川普說:我們的經濟實力遠超過中國,這就是貿易的力量,我絕對會用貿易作為談判籌碼。

蕭茗(Host/Simone Gao):川普的計劃能否實現呢?一起來聽一下我稍早對美國作家、中國問題專家章嘉敦先生和東西方研究所副所長方大為先生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覺得川普關於中國的強硬言論會變成事實嗎?比如說,他對中國的三大政策之一是強迫中國回到談判桌來,通過在當選的第一天宣佈中國操縱匯率,同時他也談到將把中國貨品的關稅提升到45%,如果他們不遵循規定和規則的話。”

章嘉敦(美國作家/中國問題專家):“我覺得川普自己都不知道成為總統後的政策會是什麼。這不關乎於川普或任何想要入主白宮的人,這取決於中國會怎麼做。我覺得中國在貿易方面的行為正在惡化,更加具有侵略性、重商主義,將迫使美國不得不採取行動。對於操縱貨幣匯率,中國確實在操縱自己的匯率,但是操縱匯率時其高於市場價值,他們這麼做是為了保護自己的貨幣防止貨幣的流出,所以我不覺得他們會宣佈中國在操縱貨幣,因為調查會發現中國操縱貨幣的方向和川普所宣稱的相反,他們操縱匯率的目標不是為了給出口商增加競爭力。至於45%的關稅,我覺得那會是最後不得已才動用的手段,那不會是他一開始就採取的行動。”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爲中美會發生貿易戰爭嗎,如果川普成為總統的話?”

章嘉敦(美國作家/中國問題專家):“我們已經在貿易戰爭裡了。中國正在發動這場戰爭,已經有很長時間了,美國一直沒有回應。這已經不是有沒有好的選項的問題,每個人都說如果我們報復的話那將傷害美國的經濟,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事實。但是我們已經被傷害了,我們沒有選擇只能回應,情況確實會變得很糟糕,但是不幸的是我們沒有其它的選擇,我們已經在流血。”

蕭茗(Host/Simone Gao): 下面再來聽一下方大為先生對川普的強硬言辭是否會形成對華政策的看法。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 “簡言之,這些措辭從表面上挺嚇人的。我認為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從美國的角度、從希望很好的處理這個重要雙邊關係的人的角度,從中國角度看都是如此。但是我認為需要明白一點,在美國的政治和所有地方的政治中經常是這樣,我們最好不要僅從表面解讀這些言論,十分肯定的是川普提出了關於徵收45%關稅等等事情,但其實他要是真當了總統,他在這些事上會受限制得多,他現在還沒有認識到,因為國家有法律在監管,美國有國際義務、條約義務,這些對美國是有法律約束力的,我們有國會,還有其它的貿易實體,同時還有美國商業界是保證健康的美中貿易關係,以及美中貿易商業領域穩定關係的重要支持者。雖然川普的言辭有時候很強硬、有時候非常過頭,但是川普如果真的要實施他的這些言論會很困難。”

對華態度方面,希拉裏-柯林頓是堅持立場的理想主義者還是老練務實的政客?下節來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 剛才我們分析了川普的對華政策,現在我們再來看一下希拉裏-柯林頓。一個頗為有意思的現象是,在美國國內,希拉裏-柯林頓的口碑並不好,她給一大部份美國人的印象是不真誠、不值得信賴、甚至是騙子,但是她給中國人的印象卻和這些說法相去甚遠。在很多中國人眼中,希拉裏-柯林頓大聲批評中國人權,認為中國是對美國充滿敵意的競爭對手,甚至給整個世界帶來不穩定因素。那麼,希拉裏-柯林頓到底是老練圓滑、缺乏誠意的政客,還是敢於批評中國人權、直抒胸意的理想主義者呢?下面我們回顧一下多年來希拉裏-柯林頓在中國議題上的言論。

希拉裏-克林頓:“此刻,我們要在北京,向世界發聲。我們再也不可接受,將婦女權利與人權分開討論。僅僅因爲生下來是女孩,就要被活活餓死、溺死、掐死、折斷脊柱,這是違反人權的。”

這是在1995年在北京召開的世界婦女大會上,希拉裏作為第一夫人的一段發言,她說婦女的權利就是人權。 並嚴辭批評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讓中國人印象深刻,覺得她對中國人權持批評態度。

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希拉裏以美國國務卿的身份發表聲明,呼籲:中國在國際社會承擔起維護人權的義務,尊重中國人民最基本的權力和自由。她還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劉曉波。

希拉裏-克林頓:“我們呼籲釋放劉曉波以及許多其他政治犯,包括那些軟禁在家的,或者強制失蹤的,比如高智晟。我們敦促中國保護西藏和新疆少數族羣的權利,保護人民表達自我的權利,自由崇拜的權利,公民結社的權利,宗教信仰團體在法治範圍內主張合法地位的權利。”

2011年11月,希拉裏-柯林頓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上發表了一篇名為《美國的太平洋世紀》的文章。她在文中著重談到“比軍事力量和經濟力量更強大的是一個國家價值觀的力量”。 她寫到: 尤其是我們對民主和人權的堅定支持。這一點是我們國家最本質的特性,是我們國家對外政策的核心,同時也是我國亞太戰略的最基本的指導方針。但另一方面,希拉裏提到,某些國家在民主和人權這個問題上與我們有分歧,但分歧不應妨礙彼此的合作和交流。我們會一如既往的在國際交往中敦促這些與我們有分歧的國家,通過改革來保護人權,提高政治自由度,從而改善管理國家的能力。

希拉裏在文中談到中國的人權狀況時指出: 中國的穩定和發展只能是建立在尊重國際法和不斷開放政治體制這兩個基點上。只有做到這兩點,才能打消國際社會對一個逐漸強大起來的中國的戒心。做不到這兩點,中國就是在對自己國家的發展設置人為的障礙。

不過,在所有這些言論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希拉裏在2009 年以國務卿身份訪問中國時,被問到與中國大陸領導人會見過程中是否會提及人權問題時,答道:我們會繼續對他們施壓。但我們又不能因此而影響了兩國在全球金融危機、國家安全、和共同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等諸多方面的合作。

蕭茗(Host/Simone Gao): 希拉裏-柯林頓對美中關係的實質怎麼看待。她是捍衛人權的理想主義者還是老練務實的政客。來聽一下章嘉敦先生和方大為先生的看法。方大為先生於1993年到1997年克林頓政府其間,作為美國國務院高級外交官被派駐在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工作。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奧巴馬政府開啓令中國敵視的‘國防重心轉向亞洲’策略時,希拉裏-克林頓是國務卿,她如何看待美中關係的本質?與奧巴馬總統相比,她對中國會不太友好嗎?”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總體上中國確實敵視‘國防重心轉向亞洲’策略。但是根據我自己的判斷,這種敵視是對美國國防重心轉移動機的焦慮於關切,這種敵視可能被不合理的誇大了,因為最標準的描述這個重心轉移是從美國的戰略關注的重新平衡,這確保美國會對亞太地區給以相稱的關注。我相信每個人都認為亞太地區的經濟不成比例的高速增長,這也是美國的機會所在,同時美國在這個地區也面對一些重要的戰略挑戰。我們將聽到她對美中關係的全面看法,我想希拉裏-克林頓非常務實,她不是理想主義者,而且她不死守意識形態,我們可以舉一個廣為人知的例子,她在2009年當選美國國務卿之後,她提到我們必須與中國合作,同時在人權問題上向中國施壓,同樣地不能因為施壓干擾我們和中國的合作。那時是全球經濟衰退,經貿發展為了世界經濟把美國的經濟從巨大困難中帶向正軌而和中國合作。我認為她展示了自己務實傾向,她因為那些言論也受到一些批評,但在所有情況下希拉裏看重中美關係,不能用意識形態和教條的方式對待,我認為她會以務實的方式把握中美關係,中國領導層也會以同樣方式應對。如果希拉裏當選總統,我不會擔心中美關係會離開正確路線,誰當總統我也不擔心,我不擔心是因為我們有長期的既定政策。在這40年當中無論是誰當政,民主黨也好、共和黨也好,都不會在對中國政策上產生重大的改變。”

蕭茗(Host/Simone Gao):“我想問您關於希拉裏2009年發表的關於貿易和人權相關言論的看法。對這些看法的另一種解讀讓我們產生如下問題,當貿易和人權發聲衝突時,她是否會爲了貿易犧牲人權?”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從某種角度講一個人可以根據這樣的話下結論,克林頓有更重視貿易的意願,如果看字面意思的話,我想這些話有這個意思。但是我們也應該注意她說話的背景,我記得大概是2009年3、4月份,也就是現代歷史、美國經濟史上最糟糕的時段,美國處在經濟衰退期,上百萬人失去了工作,失業率高攀不下,持續上升,最終超過了10%,要把她的話放在這一非常特殊的經濟環境下看,那段時間是從美國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我並不感到驚訝做為美國國務卿她會說,我們需要多方兼顧,我們需要談人權,但不是作為唯一重要的或是最重要的,而是所有和同中國合作的重要事項中的一件。這些合作把美國經濟拉出衰退,在2016年失業率不是10%而是5%,美國的經濟正在持續穩定增長,每月都在增加大概二、三十萬新的就業機會,此時她是否還會做出相同的表示,很有可能不會。”

蕭茗(Host/Simone Gao): 再聽一下章嘉敦先生的看法,如果克林頓當選總統,她是否將比奧巴馬總統對中國更強硬?

章嘉敦(美國作家/中國問題專家):“我覺得她一定會比奧巴馬總統更強硬,任何下一屆的總統都會更強硬。主要是應對中國現在的行為,當然我覺得很難預測將會發生什麼,有些人說相對與川普來講中國更畏懼希拉裏,川普的問題是他不可預測,這讓中國很害怕,因為他可以把美國政策帶到完全不同方向,對於希拉裏我猜測她的政策會強硬很多,因此中國不會喜歡。事實上他們不會喜歡下一屆選的任何人,因為美國政壇的共識正在改變,我們在商界也看到這樣的變化所以這將對中國政府來說是個噩夢,從2017年開始。”

蕭茗(Host/Simone Gao):“所以您覺得川普不會追隨主流的中美關係政策?”

章嘉敦(美國作家/中國問題專家):“是的,我不認為川普會追隨美國主流的中美政策。因為我覺得下屆當選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追隨那種主流政策,那種主流觀點正在改變,極速的改變,所以我覺得對中國的貿易政策,以及其它政策將會變得和今天完全不同。”

川普和克林頓的對華貿易政策,誰的更強硬,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 希拉裏-柯林頓對美中經濟關系持什麼樣的態度,在表面強硬的立場下,克林頓家族是否和中國的權力階層暗渡陳倉,請雪莉給我們介紹一下。

雪莉:好的蕭茗。希拉裏-克林頓在美中經濟關系上也發表了較為強硬的言論。

2015年2月23日,希拉裏在波特蘭新聞先驅報《Portland Press Herald》發表專欄評論說,中國和其它國家利用不公平的貿易手段獲得競爭優勢,包括傾銷、補貼國有企業、操縱匯率和歧視美國企業,導致美國中產階級失去就業機會。

她還表示,華盛頓不應考慮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同時,她對中國大陸在國際經濟領域的擴張存有戒心。2014年在接受臺灣《商業週刊》專訪時表示,海峽兩岸之間在經濟領域的廣泛交流最終會導致臺灣在經濟和政治上都喪失自主。

希拉裏2014年問世的回憶錄《抉擇》更進一步批評中國,她寫到:中國不但不是亞太地區「負責任的利害關係人」,實則在整個國際舞臺上更是一股破壞力量。

不過,雖然有這些強硬的言論,但是,媒體也時有爆料柯林頓基金會接受中國公司大筆捐款。而這些公司和中共高層關係密切。

美國CBS新聞報導,柯林頓基金會在2013年從一個中國公司那裡就得到了200萬美元的捐款。這家叫Rilin(日林)的中國建築公司的老總王文良是全國人大代表。這家公司從2012年起已經花了140萬美金遊說美國國會和國務院。

2015年,彭博新聞社報導,另一位中國的億萬富豪嚴介和的公司太平洋建設集團給柯林頓基金會捐了25萬到50萬美元。2011年,柯林頓總統到中國參加了嚴介和獨生子的婚禮。而那次邀請柯林頓等人的總共花費是3220萬美元,其中包括車馬費和出場費。嚴介和表示,他相信希拉裏-柯林頓將成為下屆美國總統,並且她將對中國採取友好態度。

蕭茗(Host/Simone Gao): 謝謝雪莉,如果柯林頓當選總統,她會比川普對中國的態度更嚴厲還是更友好,聽一下兩位專家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 “希拉裏-克林頓同樣看起來對華政策很強硬。比如,她反對給予中國市場經濟體的地位。因爲她說,如果中國獲得了市場經濟體地位,那將使反傾銷法無效,讓廉價的商品湧入我們的市場。她同樣保證破除貨幣操縱的問題。那麼希拉裏-克林頓會比川普對中國更加強硬嗎,從貿易政策而言?”

章嘉敦(美國作家/中國問題專家):“很難講她會做什麼。就像我們很難預測川普會怎麼做一樣。至於市場經濟地位美國不可能給予,因為中國不是市場經濟。2016年是個很重要的年份,因為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協議中,今年將正式給予它市場經濟地位,但是世界貿易組織加入條款中用語很模糊,我不覺得我們會給予那個地位,這將是中美漫長、令人精疲力盡的鬥爭,在世界貿易組織申訴與仲裁的框架之內,我覺得這與誰成為美國的總統沒有關係,將不會有什麼不同,在這個問題上的貿易政策已經定調了。至於操縱貨幣就像我剛才所說的,我不覺得這個問題還將是個問題,如果這個把它的貨幣價值維持在市場價值之上的話。”

蕭茗(Host/Simone Gao):同樣的問題再聽一下方大為先生的看法。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在處理中美關係上,無論是希拉裏還是川普當選總統,我認為都不會有明顯的、顯著的差別。確實希拉裏的某些言論略有不同,但是在很多情況下確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希拉裏和川普對中國都比較強硬,都提到了匯率操縱問題,都提到了解決中美之間長期存在的貿易赤字的問題。對克林頓來說她是更進一步,以她國務卿職權提到了這些年當中出現的人權問題、媒體自由、互聯網自由等,都有所提及,所有她說的、做的放到一塊考量。總而言之,我認為希拉裏是中美關係上成熟和靈巧的處理者,但我不認為我們從國務卿希拉裏哪裏聽到的這些強硬措詞,如貿易、人權和安全方面的言論等,將會被作為一種和奧巴馬有很大差異的政策實施。”

蕭茗(Host/Simone Gao): 對於美國來說,和中國的關係是最重要也是最具挑戰性的外交關係。而對整個世界來說,中美關係也是最重要的國與國之間的關係。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在對華政策導向上,整體上似乎都表現出趨於更嚴厲和對抗。導致這個變化的原因可以說很大程度上來自美國民間的壓力。兩黨總統候選人最終花落誰家,他們又將把美中關係帶向何方?《世事關心》將持續關注。感謝您收看這期的節目,我們下週再見。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週六:  12:30pm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