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要解決最棘手問題 經濟改革無望? 今日點擊(2509-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4 月 20 日訊】        提要
專家:習近平集權 經濟改革無望
毒校殘害學子 政府良心何在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呢去看牙醫去洗牙,在海外好像特別是我們做節目的,大家對牙呢,終歸對別人是個禮貌嘛,我相信朋友能理解我說的意思。洗牙的時候碰到這個人也是北京人。應該比我小很多啦,他是2000年還在北醫上學,大概是這麼個概念。洗牙他就,因為都是北京人嘛,就聊了兩句天。因為那個人給你洗牙的時候,你就只能聽著,你說不了了。我說你每天對著這個臭嘴巴,那洗牙的肯定進去的時候都臭,我說那真不容易,這活不好幹。後來他也樂了,他說其實呢你不用想那麼多,他說對於我來講,對於他自己來講,他很喜歡,非常喜歡。他覺得一口牙無論多糟糕,然後在他的手裡面,能變成一個像藝術品一樣。

牙醫在北美那是一個在職業生涯當中,職業當中,都是上等的職業。他也提到做一個牙醫時,做這麼一個環境的話,聽起來得幾十萬啦,所以你看到的牙醫收費也滿高的。洋人對牙呢牙齒的保護呢,是非常的傳統。我記得在這個猶太人的說法當中,說你一生中要有一個好的牙醫,也有這種說法。那這個人一天工作很長的時間,而且他工作起來呢,我能體會到非常的細膩。人一細膩,人就認真。而你遇到的所有的人,跟你的想法迥然不同。那我也跟他講,我說其實能夠體會到你做事很細膩,但這種細膩的人,在現實生活中,你就會遇到衝突,你會感到極其的疲勞。

所以我們經常聽到一句話:我幹活幹多累沒事,我最不能接受就是有人竟然對於我的存在視若無睹;對於我的付出視若無睹;對於我的努力,對於我的情感,就像垃圾一樣根本沒人在乎,這人不接受。其實你要明白在人中的利益中的人,沒有任何人在乎別人的情感,每一個人都活在自己的情感中,每一個人都因為自己的情感不被別人重視而傷害。而每一個人,不都是沒重視別人的情感嗎?當你意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沒有被別人矚目的時候,你就是這個原因本身,就是你剛才痛苦的來源。

那相生相剋的道理,說句心裡話,現在大陸特別是中南海層面非常寂靜,小打小鬧的事根本不是個事。就像有人說江澤民怎麼又出來了,有人說,看到有朋友帖子說,國內又出現反對法輪功的一種說法,有這樣的報導。你讓我的眼睛裡,行了,又快出事兒了。它要不折騰, 還不出事兒。出事兒的,都是折騰,你信不信?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忙於集權,經濟改革無望,專家說的。我們在節目當中早跟大家講過了,其實這幾年他根本沒有任何國策的,這幾年他幹的反腐的事兒,就是保自己的命。而他被他打下去的官,應對了報應的說法。誰讓它當初大屁股崛起,屁股崛起不放下,對不對。幹什麼活兒都為了下三路,那今天因為下三路,它得到了報應,這世界一定是平衡的。表面看起來是習近平保命,實際看起來是那些遭報應。所以不同的層面,同一件事情在不同的層面,它表現出不同的理由。

紐約大學商學院的教授盧比尼說,普遍認為發達國家,新興市場的經濟下滑的部分原因是金融危機,那加上發達國家以及中國、 俄羅斯、 韓國等主要新興經濟人口老齡化,那它社會的結構有問題啦。除此之外,中國等新興的經濟市場的民眾,對經濟本身缺乏信心。沒人消費,忙於存錢,使得經濟增長失去動力。那現在大陸一線城市的房價又突然暴漲,又突然暴漲,我覺得沒什麼可講的啦,對吧, 它沒有別的招兒了,所以又回到老路上,很有可能的。裡面到底有什麼圈套?有什麼套的,那只有裡頭的人知道了。

專家:習近平集權 經濟改革無望

專家提到中國急需經濟結構的改革,但是習近平忙於集權。那他轉向到經濟改革的時候,有人可能就殺了他,所以他就忙於集權。那在我的眼睛裡,什麼經濟改革不改革的,什麼經濟改革不改革,他根本沒有能力去碰那件事情,他沒有能力沒有思考的空間和環境碰那件事情,所以這就是最上層的這種打殺。

在瘋狂動物城裡面,獅子並不知道綿羊跟它玩花活兒,並不知道綿羊害它。那今天做為主事的人習近平知道,綿羊在害它,對不對,知道政治局常委在害他。

但這個間架結構弄成這樣,很多動物給框在裡頭了,他又弄不出來,他沒辦法,他怕社會出現動盪,無藥可醫,對不對。他怕社會出現動盪,所以就出現了今天的場面,非常有得一比的。而這裡面麻煩的就是狼,狼沒有什麼,什麼都沒有,狼就跟著跑。你看一隻狼坳坳一叫,所有狼都坳坳叫。夜嚎,神經病,就它沒腦子,純粹給別人當工具。這裡面那個狼,就像那些國安、公安、城管,所有戴著國徽的,聽黨的話的就是那種人。很兇狠,很殘暴,但又不用腦子,很麻煩的事兒。

專家:習近平集權 經濟改革無望

而南華早報在文章中提到說,中國目前急需拿出大膽而清晰的經濟改革方案,兩會上宣布的政策,遠遠滿足不了當下的需要。那會議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具體成果,而是嚴厲的政治氛圍。那他認為,彼特認為,2016年中國不樂觀,在集權的過程中,政府不會真正關注經濟,那至少會導致周期性的硬著陸。這就在我的眼睛裡,我覺得這是正常的。

在我的節目當中,我也跟大家這麼分析過,他只能用劍道在劍外的道理,他只能夠面對經濟。無可更改的整個的社會危機,在經濟層面的展現,那是一方面,所以他必須解決根本問題。當他的人身安全,都受到莫大威脅的時候,當他自己都不知道誰要殺他的時候,再加上輿論的喧囂,盂桶包子打將過去,那他只能今天認死臉,那他今天只能認死臉。認死臉的意思,只能清掉中共本身的要吃掉他的整個機構。中共不中共,扯蛋。誰要弄死他,他不讓對方弄死他,他只能弄死對方,就這麼點事。

在一個地方,一個好的學校的,再搬了個校址,結果這校址,這個地方有毒,最近炒得比較多。香港的東方日報 :毒校殘害學子,政府良心何在?繼毒奶粉、毒疫苗之後,內地又爆發出毒學校。中國的孩子是世界最悲慘的一群,從出生開始就屢遭摧殘。國家不善待自己的孩子,愛國教育又從何談起?我覺得不用講了, 對不對,這個國不是你的,所以國家不是你的,它怎麼能夠善待你的孩子呢?而你的孩子從出生起,便屢遭摧殘,中國的孩子是世界上悲慘的一群。那是你看見已經生下來的,所有有功能的人,稍微有一點本事的人,其實有些人,不用什麼太多本事,很多人恍恍惚惚都能看見另外的空間,對不對?

毒校殘害學子 政府良心何在

其實搬到海外的一些人,國內的一些人,我們看到經常這樣的故事。買房子現在都買房子,買了房子有一些人,家裡就說這房子不好,為什麼?晚上看見死孩子,他晚上看見有人在屋裡頭;他們家地下室裡有人。你不用跟我反饋自己就知道,他看見鬼了,這房子裡原來死過人。在中國的醫院當中,就像現在很多小孩,17、18歲的女孩做人流,就像那個掏東西的,喀喀,掏一個;喀喀,掏一個,無所謂,對不對。掏得那囊都快沒東西了,她根本不在乎 ,她只要我姑奶奶痛快就完了。兩頭都痛快,可是被弄下來的,這些孩子的靈魂,那些殘缺不全的那些身體都在這地方,都在這醫院當中的。那些人,那些被你害的孩子,找你的麻煩,就是你後面倒血楣的時候,因為你殺了自己的孩子。所以在共產黨的框架下,孩子死了,活著死的,都被這個制度所迫害。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