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證卷總經理等人因去年股災被正式批捕 今日點擊(251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4 月 30 日訊】        提要
中信證券總經理等因去年股災被正式批捕
港媒:倒習信調查工作陷死胡同
報告稱中國國家統計局官員「以數謀利」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在BBC上登了一篇軟性文章,看起來是一個BBC記者寫的,到中國去旅遊。他說我每走到一個城市一住酒店,保證在十分鐘之內有人打電話,一定是小女孩,聲音一定非常甜美。

問他,跟他直接這麼說:說你預定的導遊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陪同您去旅遊。

這老外說我根本沒有訂過任何導遊,我就想自個兒想當門耍,當門耍呢我訂什麼導遊啊!

當然在外頭跑的這種男人,肯定那心中能懂得,酒店裡出現小女孩,很甜美的聲音,就那麼點事。他走來走去當走到四川的時候,他走了幾個酒店,走了幾個地方,每到一個地方都遇到這事。

到了四川聽起來是他接受了,說有一個結果,來了一個女孩叫麗,這女孩願意陪同他旅遊,她說您有什麼要求?女孩問他有什麼要求?他說我沒什麼要求。那女孩樂得說:你出來旅遊還沒什麼要求,還不知道去哪兒,就這麼逗,逗悶子吧!北京話叫逗悶子。

他文章寫得很長,結果這個記者直接講說:我計畫要到西藏去二天,妳能不能陪我去?女孩說你找死啊你!你不想活了你!去西藏會抓你的,大家明白去西藏會抓你的。

後來他真接受女孩的善意,只能這麼做,所以女孩陪著他旅遊。到了一個舊貨市場賣古董的,他看到了一把刀子,看起來是日本人的軍刀,應該不太長,那種匕首。

他要買的時候呢這女孩不讓他買,最好別買,結果他聽了這女孩的了就沒買。賣貨的就把這女孩給罵了,然後這女孩跟他解釋為什麼不買?不讓他買,日本人殺了太多的中國人,那你買一把古董的日本軍刀、匕首,可能那把刀上就沾著中國人的血,這話聽起來在理沒錯!這話聽起來在理。

所以你記住:它前後一個重點就是他要求去西藏,女孩說你敢去你就死定了,非抓起你不可。第二個提到要買日本軍刀,軍刀上沾著中國人的血,不讓他買。那最後他沒說走到哪兒,然後這個老外就問她?問妳到底,對妳今天統治你們的中國共產黨,妳到底是什麼心態?

妳可以有工作,妳可以就這麼自己送上門來,看起來也滿自由的。那這漂亮的姑娘,當問到這個的時候兩眼通紅,然後趴在他的耳朵邊上,沒敢大聲說,趴在他的耳朵邊上,罵了一句最髒的話,國際社會通罵的話。

然後他說跟媽有關係,跟人的下身有關係,完了這篇文章結束了。那我覺得這個記者本身這個手法相當高,他用了具體的事情,這個女孩具體的答覆,闡述了表明了在今天中國社會,人的靈魂精神層面,被共產黨灌輸之後的理念,談不上理念,灌輸的垃圾,使人失去了正常的思考人的,和人的社會的一個能力。

可是人之初性本善,在生命的內地上,在生命的內心上,誰都知道共產黨是那東西,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它代表了今天中國社會,現實環境中的真實的一面,人被扭曲之後的一種表象。

中信證券總經理等因去年股災被正式批捕

結果在做我這集節目的15分鐘之前,BBC登了一條消息,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信證券總經理等人,因去年股災而被正式批捕。

新華社星期五應該是晚上的報導,被青島公安機關正式批捕的包括,澤熙投資管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徐翔私募一哥。徐翔的故事,紐約時報曾經登了三篇文章,上中下講述了他的故事。

所以我們看到了徐翔,如果正式被抓在我的眼睛裡,今天是對上海幫動手的信號,是對真正上海當地的地頭蛇、當地的大佬動手的說法,因為徐翔的整個生意都在上海。

中信證券有限公司的總經理程博明,這就表明中信證券,我們知道這是把習近平 王岐山、李克強玩在裡面,一直習近平、王岐山不敢動金融,但是去年人家直接玩他們。

出了股災之後結果李克強、習近平,還以為中信證券是最鐵哥兒們的,把錢給了他,這個事兒就這麼回事,對吧!所以我跟大家說了,為什麼還要保住中共呢?挺邪門的、挺逗格的。

經濟業務發展委員會的行政負責人劉軍,權益投資部的負責人許駿等人,都已經被抓,所以這是我們看到在整個金融體系的上層,頂級的管理人全都被抓。

但是他儘管他是頂級的管理人,你記住他是打工的,他不是主子。主子是那些趙家人,那抓了他們,意味著他們背後的兒子、孫子們、老爺們,在被控制中。

港媒:倒習信調查工作陷死胡同

而與此同時法廣登了一篇文章,實際來自於香港媒體,他說倒習信的調查工作陷入了死胡同。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它主要牽扯到新疆的無界新聞網,十多名無界和無界新聞,和技術支持的員工依然被抓。

但是現在這些人也沒有被放掉,可是我們看到這件事情又沒有結果,所以在這時候提起這件事情,是因為國內的法律規定,拘押一個人不能超過37天。就是當你沒有正常的理由去抓捕他的時候,37天你應該放他。

所以整個的故事是踩在這個37天上,沒有結果的原因就是,發這封信的原始者,可能就用了一個臨時的谷歌的帳號,發完之後就走了。

所以你聽起來就搗亂的,而他發完之後就走了,等於給無界新聞網,給張春賢一個台階,不是我弄的,是別人弄的,他可以這麼說,對不對?踢球嘛,男足踢得不怎麼樣,但是今天中共官場的男人們,球都踢得非常好。

所以球踢得非常好的原因,是這個體制、這個機制,中共的體制和機制,對不對?

這個體制和機制,就是讓活著的人,每一個活著的人,在這個體制當中想尋求發展的人,他到底說的是什麼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也沒必要知道。

因為他知道,有一點他清楚,沒一句實話,裡頭有實話 是為假話來奠定基礎的。這就是我說這是一個制度問題,對吧!這是一個體制問題。

所以這件事情沒有結果,一個沒有結果的政體的環境,面對一個,面對著一個龐大的,一個社會環境,這個社會環境當我們看到主政的人,今天當官的人,拿出某一些說法和資料的時候,你到底信和不信?

報告稱中國國家統計局官員「以數謀利」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國家統計局的官員「以數謀利」。什麼錢都能掙,只要手裡有權力,你利用你的權力,什麼錢都能賺,什麼東西都能掙錢,就看你會掙不會掙。

中國國家統計局每季度發出的,有關國內生產總值的報告,經常遭到強烈質疑。

今年1月分國家統計局局長王保安被抓,星期三中共的反腐機構,登出了一篇報導說:國家統計局的工作人員,暗地裡利用職務謀取利益、提取勞費。

只要向對方提供統計數據,和進行課題研究,就可以拿到勞費。黨員幹部們賺錢的勞費的資金,涉及到323萬元,沒有提到具體時間,這個數字可能低估了該機構,用數據賺錢的規模。

所以長期以來,國家統計局在它的信息散播上,具有創業精神。你給錢,你能買出來很多數據,對吧!從國家統計局。換個角度來說,你給錢,你可以改變數據。

所以我們看到全國有各省市自治區,全國有一個統一的GDP的增長數,可是在全國20多個省,乃至30個省自治區,它報的GDP的增長數,遠遠高過於國家統計的,遠遠高過於國家的本身的數據,所以人們就永遠搞不清楚,國家那個數據到底是什麼個數?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