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鳴時評:習近平的挫折 今日點擊(252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5 月 05 日訊】        提要
爭鳴時評:習近平的挫折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我個人能夠有限的認識當中,人們的信仰,也就是有神論跟無神論的,和進化論的根本的區別,其實包括科學,它的一個根本的區別,在很多人來說,在我們國內被教育的氛圍來講,就是一個宿命論的問題,對吧。一個宿命論有神論的人,他會相對而言,他的宿命的概念更深刻。他在現實生活中,在他面對的一切,發生的任何事情中,他有著宿命的一種思考。

前兩天看了一個東西,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大事故發生20多年之後,有人回到原來的地方,拍了一組照片,非常吃驚。爾諾貝利大電站出事之後,人們全都離開了。我在濤哥侃電影當中,原來的週末視頻當中,跟大家分享過一個視頻,我記憶猶新。門板,它實際是講,切爾諾貝利大電站之後,有些當地人受汙染人,不能夠到別的地方去。結果自己的親人死了,影片裡面的主人公,為了一種家的概念,回歸的概念,怎麼處理自己死去的親人?他潛回切爾諾貝利自己原來的家,拿了一個門板出來,把自己的親人放在門板上給他安葬。

那是一種非常撕裂人的生命情感的電影,在週末視頻中我跟大家分享過。可是20多年之後,在毫無人跡的切爾諾貝利,今天卻是水鄉澤國,綠盈盈生機盎然,很多絕跡的動物在那裡有。只是被拋棄的被遺棄的建築還在那裡,可是它周圍的一切,一切就是一種純自然的。完全沒有人相信,這是曾經的切爾諾貝利,給人類,給生命帶來災難的地方。

它的概念就是,大自然有它的自然的力量,有它自然的屬性和生命。在沒有人干擾的情況下,無論曾經多麼邪惡,多麼被摧毀的地方,被人摧毀的地方,它自己,生命可以自然的恢復。生命可以自然的恢復,是直接對人的唾棄,對現代科技的唾棄,對今天人們無神論的直接的打擊。人自以為是的能力的一種觀念,是一種對自己生命的汙辱。所以天地人,人的生命的認知,你看起來他有信仰是一種宿命者,但他真正的,是一種生命的理念。自我生命的理念與天地間,生命之間的關係的共生,它是一個完整的一種生命的體系。

所以才會在一種生命的理念中,他看待問題有他的獨到性。但他的獨到性,卻對很多陌生的人而言產生共鳴,因為我們人本該是這樣。這是我個人在節目中,想秉承的一種學習的一種理念。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人的修煉,是人本該天經地義的存在的方式,那是對自己靈魂的尊重。

爭鳴雜誌,最新的爭鳴雜誌寫了一篇社論,社論針對習近平的,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的挫折。爭鳴雜誌我們在過去曾經引用過它很多,它自己拿到的獨到的消息。但這次它寫了一篇社論,開篇就說,最近2個月習近平遭遇了上台以來,最嚴重的政治挫折。對任志強的處理。而且它認為習近平跟李克強之間,有一些矛盾。而反對習近平的公開信的出現,以及巴拿馬文件的出現,那保持陌生。而習核心的提出和半途而廢,以及看其意志,要向習近平看齊的意志,那變得已經現在模模糊糊。

而更多已經退休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公開活動,表明了在今天,中共黨的體制當中,體系當中,具體的人,具體的團隊,具體的勢力,跟習近平之間的衝突。

在我節目當中講過,我說他錯過了時辰。去年中秋節,他應該掛起江澤民跟曾慶紅,當斷不斷,必留後患。順著天時走,你永遠是生;不順著天時走,自以為是走,你必然會出現麻煩。所以文章講,習近平出任最高職之前,一直是低調、平實、憨厚、穩重,那這是被人們接受的原因。我相信這也是曾慶紅看走眼的地方。

爭鳴時評:習近平的挫折

結果他來了之後,上台之後,雷厲風行,大張旗鼓。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令計劃紛紛落馬,震懾官場,贏得民心,贏得了知識分子的廣泛好感。所以反腐並非險招,而是十拿九穩的贏棋。選擇以反腐的方式樹立個人形象,打破政治僵局,擺脫老人束縛,形成個人權威,這是習近平最成功最聰明的決策。這些都走到了9月底,其實你要延續一點,包括他見馬英九,也算滿成功的。

但是就是在關鍵的時候,到了時間不出手最麻煩。江澤民時代開始,中共貪腐成風,官場齷齪透頂,無官不貪。那在這個背景之下,反腐成為了你最大的一大手段,一個贏招。而反腐超過了人們的預期,反腐的力度,習近平的集權行動敞開了方便之門。在某種程度上,人們對習近平超越江湖常規,那破壞政治規矩的個人集權,抱以理解和同情,因為腐敗勢力盤根錯節,等等。所以這一些都是在個人反腐中,他做得好。不是做得好,就順應時辰,對不對。

爭鳴時評:習近平的挫折

所以當時我一直舉例子,他在砍死徐才厚的時候,那是很不講理的,很不顧及得失的,因為他沒有得失能顧及了。喀,就把徐才厚劈了,沒事吧。而2年之後,2015年 1年半之後,劉源為他立下戰功,卻生生的,被范長龍給撅了,這也是事實吧。想想他可以砍死徐才厚,但他斬殺無數高官之後,卻保不下劉源。這就我跟大家講,反腐針對個人,勢如破竹,誰都沒辦法。反腐走上階段,一個階段的時候,你只能砍死江澤民,廢掉中共,把台拆了。你不拆台,所有在台上的都是你的敵人,你就幹不動了,對不對。

所以文章它也提到說,客觀的說,習近平資歷平平,才識平平,能力平平,一上台就盡顯強勢。那2年多,不僅坐穩交椅,還鞏固了權力,而且把整個政治局,中共政治局給吃死了,把軍委變成了習家軍的軍委。甚至把6個常委,由決策者變成了執行者,就是這麼回事,對吧。決策者,政治局常委,變成了他的執行者。所以政治局常委包括人大,要向他彙報工作。這不都是拜託他在三中全會的時候,樹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全國深化改革小組,樹立了政府平台,國家平台,完全拋棄了黨的平台,黨的平台聽他的,對不對。

國家的概念權力,高於黨的概念,就是這麼回事。習近平致命的錯誤,在最近2、3個月出現的麻煩,他只講政治,不講人權;只會鬥爭,不講妥協;一味集權,不思改革,所以改革一詞出來就完蛋,這就是一個政治場。它剛才講的客觀環境是對的,但是當它談到所謂改革的時候,改革就是給共產黨找生路,
改革就是給共產黨找生路。

爭鳴時評:習近平的挫折

寫這篇文章的人,也認為是生路。在這個框架下,我跟大家講,你放心吧,共產黨沒生路,改革已死。今天他在黨校的講法,完全跟人對立的,跟國家是對立的,讓人們恨他,不就這麼個場面。所以文章就講說,當太子黨、執政老人、官僚階層、中產階層、知識分子、底層民眾,對今天主政者的現行政策,越來越不滿,尤其對未來的走向,感到極度失望和徹底絕望的時候,那他一言九鼎的好日子就過去了。接下來必然面臨十九大的人事難產,高層權鬥升級,經濟下滑,南海局勢緊張, 台海關係逆轉,那大陸跟香港關係惡化等局面。

若他在已經失去前3年的政治強勢的基礎前提下,依然採取原來的方法,和處理方法的話,那政治挫折會越來越多,會層出不窮的。這話說得都非常對,這話說的平台,共產黨萬歲;話說的平台,是共產黨還要持續下去。那我說的意思,當他表現出集權的體制,走到頭的時候,所有人都不買他的帳的時候,就是拆掉共產黨台的時候,這是唯一的出路。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