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對話:魏則西悲劇 誰是黑心人? 今日點擊(2525-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5 月 10 日訊】        提要

魏則西悲劇 誰是黑心人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最近留言的朋友非常多,透過各種渠道,有透過email的、有透過Twitter、Facebook。那更多的朋友是透過我傳統的,在視頻下面的留言,那有的還有從不同的渠道,轉過來的一些朋友們的留言。

那有些朋友認同,有些朋友不認同,這是肯定的。因為也有些朋友站在自己的角度,說石濤,你的節目應該這麼說;石濤,你的節目應該那麼說;石濤,你應該用這個詞;石濤,你不應該用那個詞;石濤,你應該如何如何。

那文章也留了很長時間,也有很多朋友這麼講。那我個人不能不說,那是朋友對我的關心。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我個人有我個人的方法、我個人有我個人的理解,就像我跟大家講的,在我做節目當中,我沒有任何稿件。

那在這麼長時間,馬上就進入第10年,這個節目進入第10年了。在這10年中,

就像人的一生有風有苦,那作為我個人,有我自己內心中流暢的時候,也有內心中鬱悶的時候,對吧!

有內心中對師父的這個教誨,理解的相對透徹,也有聽不懂甚至固執己見的時候。

我是一個活生生的凡人、活生生的俗人,那有機會遇到師父,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在個人修行當中,我是一個真實的人,我無法保證,我也絕對不可能,幾千集乃至上萬集節目,能保持同一個水平,那不可能。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人,一個隨著時間的流失,在尋找著真實自我的人。

魏則西這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而一個年輕的大學生21歲,用他的生命的真實,揭穿這個社會的邪惡。作為個體的他,死去是一個絕大的悲劇,對他的家庭、對他的個人。如果他是城裡的,我相信他的父母是他,他是父母的獨生子,而作為一個整個這個環境的他,中國環境的他,他在用自己的生命,揭穿中共的邪惡。

 

魏則西悲劇 誰是黑心人

魏則西的死,誰是背後最大的邪惡?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魏則西悲劇,誰是黑心人?直接了當誰是黑心人?都是,都不是。都是,在這個社會制度中,在這個把人性視為猖狂的社會中,你只要在這個社會中,能夠事業發達,業有所成的時候,十有八九你就得是黑心人。要不然沒辦法,你活不了,對不對?所以我說誰都是。

誰又都不是,因為每一個具體的黑心人,在他的具體的位置上,他有著被人們稱為黑心的行為。可是在他生活的整個周圍的群落中,他被無數的與他類似的黑心人,在他的孩子的被教育,在他買車想抽個號,對不對?

在他的單位裡上下級之間的關係,在他父母兄弟同學之間,牽媒拉翹的某些摩擦的過程中,周圍的人對他而言都是黑心人,所以都是,都不是。

問題最大的是這個制度,當把人性稱為猖狂的時候,就是一個摧殘人性的環境,就是一個把所有人都變成黑心人的環境。但咱們得就事論事呢,文章是這麼說的:中宣部下達明令,要求新聞媒體全面降溫,嚴控網絡上的語言。

魏則西之死,誰應該負最大的責任?是否能夠推動中國政府掀開,中國公共服務的重重黑幕?中國公共服務的重重黑幕,只要有黨在,就沒有正常人性在。

沒有正常人性在,而在現實生活中,各行各業的每一個具體人,他都面臨著在他日常生活中,都面臨著是自己人性的堅守呢?還是展現被人視為人性的猖狂呢?還是黨性的堅定?在他的生活中、在他的工作中。

陳破空中國問題專家講:魏則西死於造假的廣告,和造假的醫院。他以生命的代價為記錄和揭黑,震撼人心,激起整個社會對邪惡的公憤。人們在追逐邪惡,從百度到武警醫院,再到醫療公司,那以及整個監管部門,和整個軍隊,每一個環節都在造假、每一個環節都是欺騙、每一個環節都是腐敗,這就是典型的中國式人禍

中國模式,我覺得陳破空先生說得言簡意賅,相當到位咧。網友的動員力度相當驚人,嚇壞了中共當局。所以在他看來,魏則西的悲劇的根源和責任,就是中國共產黨和黨控制的政府,醫療制度、社會制度。

如果不能根除這種制度的邪惡和邪惡的制度,制度本身的邪惡和邪惡的制度,相輔相成,手心手背。整體中共體制的邪惡,營造了方方面面,我們看到的黑心人。他說類似魏則西的悲劇,一定會在中國大陸一再重演;魏則西的悲劇,就是中華民族的悲劇。

程曉農這是原來趙紫陽的智囊,魏則西事件讓我感到最大震撼的,不是這個郎中的騙術,也不是政府監管部門的虛設,或者是百度的問題,而是軍隊大規模用軍產撈錢。

所以我們記得在提到軍隊的醫院,幾乎大面積的都涉及到活摘器官的問題。而夏業良教授,原來北大的,現在在紐約,西安大學生魏則西的不幸死亡,反映出中國當代社會病入膏肓的,全面腐敗和系統性潰爛,我覺得就足矣了。

一個社會的病入膏肓的全面腐敗和系統性潰爛,腦頂上長瘡、腳底下流膿,壞透了。你把膿喀止了,你的骨髓都是膿水。陳奎德中國問題專家,信息壟斷是殺人之刀,當信息被黨壟斷的時候,人們就被矇住了雙眼。

競爭性的信息渠道是真相之源,那百度正在為它當年助紂為虐,驅逐Google付出代價。我覺得這是老百姓要付出代價了,那受害的人他不能使用Google,使用Google犯法,但他使用百度的時候沒犯法,殺了他,對吧!這是要命的。

愛國主義是殺人主義,這是我跟大家說的。所以Google當初離開中國的時候,我們節目已經開始了,很多人是高呼啊,對不對?我不知道高呼把Google打出中國的那些人,今天有多少人死了?死在這個制度之下,不開玩笑的。

獨立的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當律師被抓捕,司法姓黨,則最後一道防線完全喪失。魏則西的案子多虧是網絡的縫隙,而透露出來,才成為今天的樣子。否則會像千千萬萬的冤死者一樣,在人間蒸發無聲無息,我覺得是這麼回事了,完全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這裡面他提到的,最大的邪惡是中國共產黨。那在美國之音的這篇報導當中,我覺得幾個人從幾個角度,都透現出中國共產黨,共產黨控制的整個制度,它的邪惡從腦頂上長瘡、腳底下流膿,壞透了。壞透的邪惡,殘殺著正常的像日常生活一樣,殘殺著被它控制下的每一個人。

那也在同一時間,BBC報導:中國軍警展開全面停止有償服務試點。中央軍委委員,軍委後勤保障部部長趙克石,當天在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試點,任務部署會議上進行了講話。

明顯這是魏則西這件事情引起來的,而我個人的相信:魏則西的死給予了今天習近平一個藉口,打開軍隊體系當中,特別是軍隊醫院當中的,層層疊疊的黑幕。

那趙克石出手,代表著整個軍隊從上至下,對整個軍隊和武警醫院的大整肅。

活摘器官是最大的罪惡,而這最大的罪惡相當大的部分,發生在軍隊和武警醫院。

在徐才厚、郭伯雄替江澤民、曾慶紅看家的,那過去的10年裡面。所以真相在哪裡?真相就在自己身邊。

自己的身邊最大的真相,就是把自己要想尊重成人的時候,在真相披露之前,你看到這一份邪惡的時候,你應該有一份主動。就像有人說了,我也看不見神,我也看不見鬼,我也看不見神,我也看不見鬼,所以我誰都不信。

你記住:你看不見神是因為你不配,如果你看見鬼是鬼來抓你了,你恐怕再也不會成為人了,你想過沒有?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