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不平等」是巴拿馬文件洩漏的動機 今日點擊(252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5 月 11 日訊】        提要
「收入不平等」是巴拿馬文件洩密的動機
要推動政治體制改革 必須首先解決江曾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我們節目當中,經常有一些新的朋友來,然後新的朋友來的時候,基本就問那麼一句話:好像就你什麼都知道似的,反正什麼主題你都談,就你一個人,經濟的、體育的,包括什麼話題都這麼說,我就搞不懂你是真懂還是假懂。

我個人的說法,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懂,人說你什麼都不懂,你瞎矇,矇適合嗎?我個人的說法,其實看我節目時間長的朋友知道,我一直引述一個說法,今天地球上的一切,我們人中的一切,都建立在人的基礎上。

中國的傳統文化,修煉的文化我能理解的,就是在人的基礎上認識生命。人單一的層面,我們現實看到的,認識生命那就是立體的,包括我們看得見的肉身,和包括我們看不見的,我們生命的一部分。

那我自己能學到的就是說,去試圖在人的基礎上,認識生命的概念。那試圖在人的基礎上,認識生命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有他生命背後的原因,那你自然就能說了。

「收入不平等」是巴拿馬文件洩密的動機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巴拿馬文件的消息來源,收入不平等是洩密的動機。洩密的人沒說,洩密動機都有啦,洩漏巴拿馬文件的消息來源說:收入不平等,是我們這個時代,起決定性作用的問題之一。

強調各國必須要更加重視解決這個問題,那怎麼解決啊?猴兒的理論,叢林法則,對不對?我吃了別人是我有本事啊!所以在你網絡上看到一些,打人的內容、汙辱他人的內容,那是本事,對不對?

所以在中國的社會,那比原始森林還厲害,那叫叢林法則,勝者王侯敗者寇嘛。你想想?所以它不是一個正常的平穩的社會咧。那向公眾公布巴拿馬文件的幾天前,消息來源給德國報紙,南德意志報和國際記者調查聯盟,一份長達1千8百字的聲明,並說明洩漏巴拿馬文件的動機。

銀行、金融監管機構、稅務部門,未能發揮作用,他們做的決定,寬恕了富人,但卻控制中間和低收入公民。那洩漏文件的人,那你可想而知,恐怕是這家公司內部的人。而這家公司內部的人,看著老闆這麼掙錢,心裡實在過不去,太不忍心了,太不忍心了,這就非常有可能。

所以那它不是用中文寫的,它沒說用中文寫的,那它是不是用德文寫的?因為寫給了德國媒體嘛,那也說不好,通常是英文的,那理由是這麼個理由。美國東部夏令時星期一的下午兩點鐘,國際記者聯盟向公眾公布了,可以查詢的數據,那數據詳細列明36萬6千人,同30萬家離岸公司之間的關係。

它說你會看到這些公司,和他們的正式的所有人,而這些信息從來沒有公布過,我們認為有關公司的所有人的信息,應該是公開和透明的。完了,沒有評論。所以恨人有、笑人無,這是今天中國人公認的。而馮賽卡律師行在中國的業務,是它主要的業務,而它過去十幾年來,主要是從中國那兒賺了錢。

而巴拿馬文件的出現,我在另外一集節目當中提到過,我說它會出現,造成了今天中國的主政者,那會利用巴拿馬文件,打擊他黨內的所有的對手,對吧!有人說,那不對啊!那習近平家裡也有人在名單上呢。中國的制度造成,中共的制度造成,沒錯!我家裡有人在這名單上,但我今天不理它,我就打你。有人說你不講道理,那中國有道理,共產黨有道理嗎?對吧!

它如果黨性與人性對立的,它怎麼叫有道理咧!有朋友說 ,那你這麼解釋的話,這話就不講理了。共產黨一定死在共產黨自己的制度下、自己的政策下、自己的手段下、自己的名義下,這個圈能畫圓了,槍手必死在槍下,很多朋友認可這句話。那共產黨不死在共產黨制度下嗎?

共產黨就是不講理,那今天主政的人,他就這麼著了,我就非弄死你,你兒子在上頭,他說不對,你姊夫在上頭。那沒關係,你是直系親屬,我姊夫,外姓人,怎麼著吧你,你以為我是開玩笑的?

我一直跟大家講,你看看馮小剛的老炮兒,現在王岐山、習近平就是跟老炮兒一樣,提了個大砍刀,就這個了,就這個了,對不對!為什麼?他不這個,你跟他那個,你砍他腦袋,他砍他腦袋,所以非得弄那個什麼北大的、清華的去分析,你不用,現在都是玩腦袋。

所以你敢拿他姊夫,就是巴拿馬文件當中說,習近平的姊夫也在名單在上,所以你要用這個東西去威脅他。你不威脅他,你星期一死,你威脅他,星期六晚上你腦袋就掉下來了。誰都不接受被別人威脅,特別是當他擁有權力的時候,這同樣是人的正常心理,對不對?

要推動政治體制改革 必須首先解決江曾

辛子陵,軍事出版社的前社長,大校,他自己講:習近平要推政治體制改革的話,必須先解決江澤民、曾慶紅的問題。這裡他主要提到了一個概念,江澤民、曾慶紅運用體制反水進行反撲,所以習近平只能打碎黨國體制,方可推行體制改革,先解決曾慶紅、江澤民。

我一直強調,在我的眼睛裡,在共產黨存在下沒有改革的概念喔。等江澤民、曾慶紅真的掛起來的時候,那你就看到是共產黨與他們之間,就像狼狽為奸一樣的共生在一起了,所以他根本摘不開的。

辛子陵在接受希望之聲記者採訪時,記者問,是不是要推行政治體制改革?辛子陵認為,大家老是對政治體制改革邁不開步,感到不滿意,認為習近平膽子小、不敢幹,他自己想怎麼樣,其實不是。江澤民這個大老虎在這裡蹲著,他不把他解決了,你根本就改不動。他們得把江澤民、曾慶紅的問題解決了,樹倒猢猻散,沒有他們兩個作為核心,其他人就抱不成團。

辛子陵先生的說法,我跟大家講過,2015年中秋節前後,不把江澤民掛起來,是習近平的錯。所以從2015年中秋節之後到現在,他出現了不順手,也沒死多少人,對不對?反腐也沒力度,人心只是往下走,就是他沒掛起江澤民、曾慶紅。

但對整個體制中層官員,進行了強力的壓力的時候,就變成了人們為出於自己的利益,那與習近平之間和王岐山之間,出現了衝突,這就叫體制反水。因為十八大的江澤民獲勝的一個客觀結果,在黨中央還存在時,在黨中央跟國家政體,還在融合在一起的時候,它自然會出現這種利用制度反水。

3月分出現了2封,叫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那4月初江澤民提出來說,要召開政治局擴大會,其實就要利用那2封信,要利用體制把習近平幹了。我就跟大家講過,他必須在政治局有策動,就可以做成當初,胡耀邦被拿下時的故事。那習近平不幹,不給他機會開,就這麼回事。

而辛子陵在接受,看中國記者採訪時也提到,目前中共中央委員80%以上的子女,都在美國、歐洲定居,包括他們的夫人,委員們大多都是裸官。這些人都是既得利益者,如果開會投票,擔心會對習近平不利,甚至他們會發動會場政變,那這些中央委員要真要投票的話,那80%是貪官,他是擁護習近平呢?還是擁護江澤民?

所以這就是我跟大家講過,黨的十八大黨的系統,是江澤民獲勝的系統,在習近平2015年之前 2016年之前,整個反腐的過程中,並沒有觸動這個現成的系統。但是在進行整個體制,從軍隊的體制變化中,卻觸動了這些官,所以你才看到,習近平在黨校的講話,在相應的一些針對中共體制內部的講話中,以極其文革的語言,在打殺著這些黨員。

而同時他在非常巧妙縝密的,在把國家跟黨剝離開,軍隊改成5大戰區,美國式的作法,他成為總指揮。人說了,他怎麼什麼都在他手裡頭,他必須是成為總指揮。

他建立起來的是系統,國家的系統,要摧毀掉黨中央的系統,他必須有這個系統,才能代替到那個系統。他在成為總指揮的概念中,剝離中國共產黨的系統,在軍隊當中的作用,然後剝離黨的系統,在國家、憲政國家體系中的,這樣的官位和權力,這是他必須做到的。

當他做到之後,80%的貪官失去了真實的權力,所以在辛子陵的眼睛裡認為,在目前的情況下召開十九大難免有危險,如果不採取措施,不扭轉這個劣勢的話,不把江澤民、曾慶紅辦了,按照原來的計畫開十九大,肯定他們會在會場上鬧事的。

那我跟大家說過一個概念,對吧!十九大沒了,黨不存在,黨跟國家的權力剝離了,十九大你開嗎?兩碼事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