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信仰的時候到了 今日點擊(253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5 月 15 日訊】        提要
重建信仰的時候到了

牛津大學報告:全球性各種災難迫在眉睫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我的節目當中,我經常跟大家分享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那自己聽著師父在講的這些佛家的法理當中,用自己能夠理解的,那種淺薄的認識,跟大家分享我目前在現代人,就是特別在中國社會所發生的一切。所以我一直講說,我所看到的一切,發生的一切,都是在人的基礎上。那在人的基礎上,無論它表現出新聞、政治、任何事件,它的基礎是人。它的基礎,是以人作為表象的生命中的內涵。而這生命中的內涵,有著背後的今天的人,如果你不修行的話,你不可能認知的那一面。所以這是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問題 。

 
 
 

但是中國的傳統文化,是一種修行的文化。修行的文化,就實際往根上說是信仰,而我不認為是指的今天的宗教。前天有個朋友留言說 ,濤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能被稱為是您的師弟,但我看過了師父的九講,他覺得太奇妙了。他原來有他自己的宗教信仰,但是當看完自己的師父,我的師父這個九講之後,他認為簡直不得了。他跟我是這麼講,他說,濤哥,是不是我一定要有決心,用堅定的決心來堅守自己信仰的概念。

對什麼信仰的概念?5月13日是法輪大法日。法輪大法日是什麼日子?是我自己的師父,李洪志大師的生日。所以很多人在節目中問,說到底你師父是誰?

有朋友明白,說那他師父是誰,你都不知道的話,等於你根本就沒看明白他在講什麼。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是中國人的真正的修煉的文化 。而在人中,今天能夠看到這大是大非的每一個中國人,我覺得是一份福分,因為我們的靈魂的高貴。那回歸信仰,才是今天中國人唯一的希望。

不僅我個人這麼認為,那在5月13日這天,法輪大法日這天,跟大家分享一篇,前兩天一個朋友寫的文章,博談網登的 ,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重建信仰的時候到了。5月分已經發生了3件事情,海南婦孺被打;第二,魏則西被百度坑死;第三, 濟南大媽在美國倡社會主義好。在他看來這就是悲劇、 鬧劇,和犯罪的結合。用狄更斯的話,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所以他列出了真正的現象。這個現象表現出,共產黨框下的中國人,已經完全道德淪喪,不知道道德是什麼。

重建信仰的時候到了 

整個事件中體現出人性之惡的可怕,人性之惡的可怕。而人性之惡的說法,是魏則西在他臨死前的質問。而在我看來,人性之惡,是人們只能知道人性這一個詞,但不知道人性之來處。人性這個詞知道,是一種生命的殘留,卻跟人的肉體掛鉤。因為在中國的體制之下,中共的體制之下,扼殺了人們的靈魂。人之初,性本善,這是祖宗傳下來的,它是指的人的靈魂。而人的肉體是男女結合的產物,它是極端自私的。在一個扼殺了靈魂,倡導著肉體的無盡的占有,它自然就是惡。所以這種惡,會以殺掉別人,自然的殺掉別人,自然的汙辱別人的方式,來獲取自己的樂趣。這裡面這位作者就提出了這個說法。

在他的概念當中,中國號稱禮儀之邦,何以致此?除了官方不作為之外,更深層的因素是沒有信仰。當然澈底沒有信仰,是從1949年之後的結果,共產黨扼殺了。恰巧習近平在4月25日,全國宗教會議上說什麼?中國共產黨員只能信馬克斯無神論,不許信別的。他跟拿著槍逼著你是一樣的,對不對。你只要入了黨,你的命就不是你的,你的命是總書記的。所以我當時跟大家說了,總書記以反話的方式,以黑臉的方式跟你說,你要是人就退黨;你要不是人,你就是無神論的今天的黨徒。

他也提到說信仰不一定讓人多高尚,宗教之間的文明衝突,宗教內部的衝突非常血腥。集體的信仰極端,會導致不同文明的野蠻征服,歷史上此案彼彼皆是,今天社會我們也看到。而集體的無信仰,則讓整個社會無次序,無頭的蒼蠅, 沒有方向, 沒有目標。所以這裡面他非常直接面對現實的狀況。但我在我的眼睛裡那叫宗教的衝突,也不叫宗教, 文明的衝突。那是用人性之惡,來看待靈魂之概念,造成的衝突,殺戮, 對吧。

所以真正的信仰,不是那個。而這裡提到的集體的無信仰,就是剛才我跟大家分享的習近平的話。如果你是共產黨員,你絕不能有信仰,你只能信馬克斯主義無神論,這是習近平透過他的話, 他的要求,來表明共產黨的邪惡。所以社會就是無次序。沒有信仰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仰,於是只要損人利己的事就敢於去做,從來不擔心什麼。即便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只要興趣來了, 也會做的。

有人說漢人唯一的信仰就是錢,他說這個絕對不虛,所以今天親爹親娘不如錢親。沒有信仰也就沒有對生命的尊重,因為只相信金錢,人性開始變得淡薄,那魏則西之死就顯露出來。沒有信仰的民族是可怕的。他說信仰和法治不矛盾,信仰是根本 ,信仰的力量需要法治的支撐,法治才可以讓有信仰的人得到保護,讓邪惡得到應有的懲罰。

我早跟大家講過,在西方的普世價值的社會當中,信仰是每一個個體者內在生命的理念。法治是整個社會的,一種管制的方式,一種要求,大家遵循的規矩。外有法治規矩,個體生命內在中,有信仰的約束,所以這個社會永遠是平穩的。而中共的體制,恰恰從生命的內在的信仰扼殺掉,非說自己是猴變的,非說自己是無神論,非說自己是戰天鬥地,大屁股崛起。所以這篇文章他的呼籲就是,信仰要重新被恢復,其實就是要重新恢復人性之善之根源。

牛津大學日前出了一份報告,這份報告對全人類有一個說法,全球性各種災難迫在眉睫,可能有十分之一的人會死亡。牛津大學頒布了2016年,全球災難危險度調查報告。它說全球性各種災難迫在眉睫,一旦發生,可能導致十分之一的全球人口的死亡,或者相應程度的災難。它分成兩大類,一個是正在發生的,可以隨時導致災難性後果;它說另外一個是潛在的,可能是10年後的,這都很難說啦。

牛津大學報告:全球性各種災難迫在眉睫

而正在發生的,最大的災難性的危險,是大瘟疫和核戰爭。核戰爭,這是我們知道的,現在你看看金三胖兒,這些都非常清楚。但大瘟疫,大瘟疫這是一個統稱的描繪詞彙,對不對。那瘟疫它有各種各樣,當大瘟疫出現的時候,就意謂著今天的人,以現實的手段,你根本沒有能力制止。但是我們知道的,羅馬王朝在迫害基督徒之後,經歷了幾次大瘟疫,這是我們跟大家分享過的。

而從17世紀,16幾幾年,在以義大利為中心的佛羅倫薩,開始了文藝復興時期。文藝復興時期,實際是人開始重新恢復對神的敬仰。在我的心目中,我個人認為,能夠留下來的,是從內心中,從靈魂中,真能夠重新認識神的人。今天會不會再一次,同樣的背景,同樣的環境,同樣的事情,將要發生?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