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清理團組織 斬斷共產黨血脈 今日點擊(2533-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5 月 19 日訊】        提要
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已悄然展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 石濤評述。跟前兩天的節目一樣,這集節目是我們預錄的,外出還沒回來,所以預錄的節目呢,時間性沒有那麼強,但往往觸及到都是大的問題。

在我們的節目當中,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大家分享,就是隨緣吧!就是說節目中我們看到的是事情,但跟大家分享內在的核心呢,是我個人淺薄的對生命的認識。

就像夢想成真,這是我們一般說的形容詞,在現實環境中,我們看到很多夢想成真的故事,對吧!

那有些人說我不敢夢想,我只能一步一步的來,因為夢想跟成真的距離很,有點大、有點艱苦。但是夢想成真,成為了人們一個形容詞,而在我今天能理解當中其實夢想成真,在某種程度上不是形容詞,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的真實反應。

它只不過是在不同的空間,隨著時間的流失;在不同的空間,顯現出來的時間的分隔性。夢想成真,作夢的時候怎麼著睡著了,睡著了什麼特點?人這邊他是老實了,往那兒一躺就一塊肉了,呼嚕呼嚕打呼嚕,對不對?那也就是說在我們現實生活中,我們這塊肉處於一種鬆弛的狀態,處於一種思考停滯的狀態,結果作了夢了。

如果我們人的生命,是由兩個部分組成的,靈魂和肉體,那我們睡著了就是肉體休息了,那我們靈魂處於什麼狀態呢?不知道吧!可是我們有時候作的夢非常的真實,那我能不能理解夢想的一切,所謂夢想的一切,是站在人的肉身的角度的觀念、文化去形容的。但是如果站在生命的角度來講,是我們靈魂真實存在的過程。

人睡著了、肉睡著了,停止活動了,所謂的停止活動,但實際是我們的靈魂,有機會擺脫肉體,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如果我們自己的靈魂,在另外一個空間做的事情,是那個空間不被我們肉體所認知,但卻是我們真實存在的生命中的一部分。

夢想成真,如果一個人自以為是的東西太強,他就把自己夢想的那部分,其實是他靈魂本來已經經歷過的部分,在人的這一面,在現實生活的一面,給它肉化了 這塊肉肉化了。所以這個人活著,就是猴兒吃麻花蠻擰,他永遠跟自己較勁,他永遠覺得別人在整自己,他永遠覺得周圍的環境不順應自己,他永遠坐在那兒胡思亂想,他永遠。

他胡思亂想的原因,實際就是自己的觀念,在擰著自己的靈魂,那多使勁啊,玩命擰自己。那螺絲擰凸了算,所以明白的人就得看了哥們還擰啦,嘿嘿,擰死你自個兒,那腦袋擰一會兒下來了。那時候不就這麼回事,還擰,勸不了的,勸不了。命,誰跟命勸不了的,所以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其實相當一部分,是跟著生命的紐帶的關係。

正是這種理解我也跟大家講過,沒十九大了,沒了。在討論誰,王岐山退休啊,不退休,這都是瞎掰,這都是面子活,不是它真實的那一面,因為在它的過程中走到今天,一定就顯現出這一面。

可是在現實的環境中人們太利益了,人們自然在討論的,表面的十九大的來去。所以過去的一段時間裡,很多人在討論十九大,我們在節目中從來沒討論,很少討論。但是呢因為討論的人多嘛,在現實環境中討論的也多嘛。

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已悄然展開

這集節目跟大家分享一篇文章,法廣的,十九大,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已悄然展開。很多這東西都是這麼表象啦,那我的眼睛裡認為有沒有十九大,都很難說啦,對不對?如果這一段節目大家看過來,包括第一集,我們跟大家分享的,石濤評述的那一集,如果習近平已經在討論的,政治局常委都要被砍掉的話,十九大跟我們原來以為的,中共體制的十九大、十八大、十七大 十六大,已經完全不同了,本質上已經完全不同。

它的本質的不同是指,中國共產黨它的權力機構,在國家的當中的位置。我一直形容一個詞,就是習近平在奪黨的權,原因就是十八大他上去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權利,就是個傀儡,所以在他上位之後,不願意成為第二個胡錦濤,展開了奪權過程。

反腐的過程是習近平奪權的過程,從江澤民手裡奪取權力的過程,從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奪取政權的過程,真實權力的過程,其他都是假的。首先它引用的是世界報的社論,世界報的社論提到說:中紀委4月25日,對共青團中央書記處通報整改。

直接說團中央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等要害問題。4月14日政治局常委確認通過,將停辦團中央、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本科班的方案,有分析認為,這是團派的大本營被清剿,斷其血脈,那共青團社會主義接班人功能褪色的徵兆。

我自己認為這不是團派大本營被清剿,團派本來就沒實力,對不對?本來就沒有力量,清剿不清剿無所謂,根本就無所謂。但是這裡說的很清楚,共青團是社會主義接班人功能褪色的徵兆,斬掉了社會主義的血脈,斬掉了中國共產黨下面的血脈,而不是團派的血脈,對吧!

共產主義接班人被斬在先,中共政治局常委將要被取消在後,兩頭掐,先砍尾巴, 後砍腦袋;先砍腿,後砍腦袋,就剩下中間這肉咕嚕段,這是中國共產黨。所以我認為不是這裡評論的說法,這是共產黨還在的說法,我說的是斬斷共產黨的概念。

文章還提到說2012年底,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接班之後,不斷採取措施抑制,和不再重用團派幹部,明裡暗裡打壓,將團派官員閒置,這都胡說,根本就沒有甚麼團派官員,甚麼閒置不閒置的,就那麼回事,對不對?完全就那麼回事。

團派是中共官僚體系中一個重要的派系,歷兩期成員遍布各級黨政部門,這是原來中共體制當中,固有的團幹部,團支部書記上去就那樣,對吧!而不是團派本身的概念。團派本身的概念都是民間的說法,媒體人忽悠這些事情的說法,團派從來沒有力量,它最早的是胡耀邦,成為了力量,結果被鄧小平,喀,幹了,對不對?

所以在我來說圍繞著團派的說法的很多人,這是真正的政治的概念。而這一份政治的概念,就覺得,我覺得它站的角度很狹隘,就像我說的團派就是蘋果派,永遠是被人吃的,永遠被人吃的,它是不是個東西?它絕對是個東西,但它這個角色就是被人吃的,而不是拿出來打別人的。

在中共官僚的體系內部,平民出身的團員幹部、團派幹部與紅二代和太子黨矛盾很深,形成抗衡勢力,太子黨妒嫉團派中的能人,認為他們不屬於正統,嗤之以鼻為奴才,這都是很多文化人網上作家形容的。

因為團派本身就起不來,也談不上能人,唯一我們說的能人,正常的胡錦濤算不算能人,是被鄧小平利用,存心噁心江澤民的,然後跟它的派別是我們現在的總理,對不對?

那總理在這個背景之下,在薄熙來遭到狙擊的情況下,結果曾慶紅推出了習近平,習近平不知道是個套,壓住了李克強,而所有的這些東西都是吵鬧的 對不對?李克強也好、胡錦濤也好,沒有任何反駁的力量。它說而團派則看不起太子黨的無能傲慢,但又缺乏自信和無奈,如胡錦濤不折騰的哲學。

文章最後說:那習近平要從制度上,切斷團派上位的香火之意。團派根本就沒香火,沒有什麼切斷不切斷的,否定共青團,是否定中國共產黨,能要習近平命的是中國共產黨,而不是什麼團派。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