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要動手的標誌 今日點擊 (2543-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5 月 30 日訊】
        提要
郭伯雄、徐才厚最主要犯的是政治錯誤
一黨專制可能成為文革死灰復燃的土壤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過去節目中從2013年之後,在反腐的過程中,我們看到一個現象,郭伯雄、徐才厚,包括周永康、令計劃,令計劃還沒結案呢,薄熙來我們看到王立軍,所有被拿下來的這些官員,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一開始弄得聲音非常大,放出來的料也很多,大家看誰都覺得得死八百回。

死八百回用氣碾子輾死他們不解氣,可是呢一開始說中紀委轉交這個,從中紀委轉交給什麼最高檢察院的,那罪名都是6、7條,6條5條6條5條,都是這個。等最後一道司法處理的時候,垮嚓,全都溜肩膀了,僅剩下一些個人的罪,弄點錢啊,罪名大幅縮水,這是一個。

我們一直等到令計劃的時候,罪名大幅縮水的時候,我看大家伙都沒討論了,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就覺得就那麼回事兒。而我節目當中跟大家講過,特別像周永康、薄熙來,我說他們罪名不能夠,當時以那樣個人的罪名判死刑,他們一定等到最後,要跟蛤蟆一槽燴。

因為跟蛤蟆江澤民也好,跟螃蟹曾慶紅也好,人家是一夥兒的,任家搭幫是一個戰友,一個戰壕裡的戰友扛過槍,對吧!一個窯子裡頭泡過女人,他們分享同一個女人,你能單獨給他們治罪嗎?不可能。

在個人反腐,特別是有關對軍委的體系當中,動手之後,從個體反腐轉成了向山頭打擊。2016年1月分,習近平出現在中紀委的六中全會上,而且一開場他就上來說話,發言定調,定的是2016年的調。而這個定調當中,最大限度的提升野心家、陰謀家,那也就是一種明確收網的概念。

野心家、陰謀家,對於很多朋友都是陌生的,因為用野心家、陰謀家,鄧小平之後再也沒有用過,76年之後沒有用過。當時被用在身上的,包括劉少奇和林彪,也就是說你被今天的主政者,稱為野心家和陰謀家的人,你跟他是同一個等級的,當年毛澤東是這麼用的,所以後來鄧小平沒用。

鄧小平即使把胡耀邦拿下來,把這個趙紫陽關起來,都沒有用這2個詞,但習近平用。所以我一直跟大家講,以個體的罪名拿下諸多官員最終一槽燴,甭管想吃螃蟹的還是想吃蛤蟆的,最後給你燴到一塊兒海鮮湯。

郭伯雄、徐才厚最主要犯的是政治錯誤

結果據說中國的軍報有篇報導,被海外媒體披露出來,徐才厚、郭伯雄犯的錯誤,不是貪腐而是政治問題。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徐才厚、郭伯雄最主要犯的是政治錯誤,但是並沒有在他們罪名中,按照政治錯誤去辦理,那意謂著什麼?解放軍報明確發表文章講:郭伯雄、徐才厚的腐敗問題不是核心,核心是政治問題。

這篇文章的題目叫做,充分發揮政治工作生命線作用,高級幹部位高權重,出了問題就不是小問題,政治上出了問題危害更大。徐才厚、郭伯雄貪腐問題駭人聽聞,但這不是他們問題的要害,要害是他們觸犯了政治底線,就行了。

這是一個,這樣的文章在這時候出現,是去應對習近平,要針對野心家、陰謀家下手。強調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重申反對軍隊國家化,反對敵對勢力意識形態滲透,敵對勢力加強對我國策動的顏色革命、文化冷戰、政治轉基因等工程,指責敵對勢力,企圖把軍隊從黨的旗幟下拉出去。

這些說詞是用來應對打擊,這個郭伯雄、徐才厚的政治問題。而大家要明白,徐才厚、郭伯雄已經死了、已經完了,再跟他說政治問題,沒有什麼意義,對不對?但為什麼又放在他身上,徐才厚人都沒了,為什麼要放在他身上?是因為以他們作為墊腳石,要打擊今天的,要打擊今天還沒有下來的。

打擊還沒有下來的時候,這些東西,他必須是以黨的名義,顏色革命多老的詞啊!但他為什麼用在上面?是要去應對、去使用,因為他沒有別的詞,所以他要強調黨的領導,對吧!徐才厚、郭伯雄替江澤民說話,替江澤民看家護院,那被他們倆架空的是胡錦濤。而胡錦濤作為中共黨的總書記,被郭伯雄、徐才厚架空了,架空胡錦濤的原因是服務於江澤民,聽話聽音、鑼鼓聽聲,真正的原因就在這裡,所以這是一種動手的標誌。

一黨專制可能成為文革死灰復燃的土壤

那與此同時我們看到了陳破空先生,在法廣有篇採訪文章,文章寫得非常長,而它卻應對著一黨專制的概念。陳破空先生明確講:一黨專制可能會成為文革死灰復燃的土壤。

那他應對的是指文革50年,在法廣的記者提問說,中共官方為什麼對文革這一話題不提、沈默?在陳破空先生的眼睛裡認為:文革它結束於1976年,當時的華國鋒,他講說面對目前的狀況來講,中共當局的作法盡量是低調不提,文革雖然有文件 被徹底否定了,但是他們在公共場合依然不提,拒絕大家反思和討論。

因為反思文革和討論,那將直接反思的,就是中共歷史上最大的一個罪惡。十年浩劫、摧毀了中華民族真正文化的古蹟,那中共寧願捂住蓋子、捂住真相。他覺得真相一揭開,就會動搖共產黨本身的統治基礎。

文革是一個全民性的浩劫長達十年,即使其中的受害者也有著加害者,那受害者最突出的,是被毛澤東鎖定的五類分子,地、富、反、壞、右。而這個受害的群體當中,跟納粹人受害者的群體一樣,那納粹對猶太人採取的方式,是種族滅絕;而在中國,共產黨採取的是群體滅絕,也都是滅絕,都是反人類罪 反人權罪。

那在陳破空先生的文章裡具體提到說:發生在北京大興縣的大屠殺,發生在廣西的人吃人的慘劇,這都是一個非常明確的歷史事實。而當年的胡耀邦說:文革受害者高達一億人。可是面對這一億的受害者,今天集體失去聲音、沉默無聲,那這就本身對中國人,對中國人和中華民族一個巨大的汙辱。

那我覺得你如果應對現在看到的,黨性高於人性的說法,對吧!有黨性不能有人性,當黨性與人性發生衝突的時候,你一定要選擇黨性。傻小子結婚之夜在那抄黨章,要抄一百天。就是大家以各自今天又以著類似文革時,那荒謬的言行、荒謬的表述和宣傳,來向黨表忠心。新婚之夜抄黨章要抄一百天,跟唱忠字歌有多大區別啊!這是非常邪惡的。

記者提出的問題就是:文革到底對中國有什麼影響?那陳破空先生講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文革中同志出賣、親情決絕、滅絕人性、獸性泛濫,給中國後來的社會道德淪喪,帶來了極大惡劣的示範,那是沒錯。

它說我們知道一個叫張宏斌的人,出賣他的母親,一直到他的母親遭受槍殺。還有些除了子女檢舉父母之外,兄弟姐妹之間相互殘殺。這裡說得比較多的就是,薄熙來對待他的父親薄一波,那它裡面講了很多,包括陳毅的兒子陳小魯,到南八中道歉,包括宋任窮的女兒等等這些故事,包括北大附中實驗中學的副校長,被活活打死,女附中的女老師被打死。

那文章裡面講了很長的內容,最後它提到說:事實上有良心,對文革有著深刻反思的話,那今天擁有權力的人,應該利用他們的權利、地位和影響,去完全推動這個制度的變革,使得中國走入民主化。那產生文革的基礎,就是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制度,所以一黨專政制度不消除,文革死灰復燃的土壤氣候依然會存在。

而這些人對這一點毫無反思,因此中國社會,帶來遺害至今的這樣一個,專制制度的陰魂不散。所以它直指的是中共制度的本身,那中共制度、中共本身不被拋棄,那文革滅絕人性的真相的反思,也就不可能實現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