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中的中國「結」(下)石濤評述(1150)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03 日訊】        提要

美國大選中的中國「結」(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 石濤評述。那這集節目是我們預先錄製的,這兩天沒在,那預先錄製的呢,我們是把一集節目分成兩集。我們探討內容呢,

是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本身,兩個候選人有關中國問題的分析,那包括美國政府的看法,美國民眾的看法和中國可能的看法。

但這篇文章顯得非常的政治,非常的政治,可是在我的角度裡呢,就像這集節目的前半部分,我們跟大家分享的內容一樣。就像那個新加坡的醫生一樣,一個人在自己的仕途中,總認為自己的能力會涵蓋一切,因為你今天獲得的一切,在人的表面上,都是自己能力所達到的,對吧!

自己努力的結果,自己的聰明、專業知識;受教育背景、家庭背景,你周圍接觸的人給予了你的機會,給予了你的可能,給予了你的努力的最終的一個結果。可是,正像那新加坡醫生一樣,在他事業最輝煌的時候,突然被查出來肺癌晚期,結果半年之後他死去了。

臨死之前他說了,在他聽到肺癌晚期的時候,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就像五雷轟頂一樣。當他反思自己人生的時候,從他的心靈深處、生命的裡面,傳出了一個弱弱的、很低的,但非常清晰的聲音說:這個病就一定在你事業最發達時給予你,不是你得的,是命裡給你的。

給他造成留下人間的一句話,一切的財富、能力、被教育的背景,你今天人中的一切,都不是你自己的,因為你帶不走。而能夠帶走的在我的眼睛裡,就是我們每一個人的靈魂。

人的一生,是重塑自己靈魂的一個過程、一個機會,那我們就看看這集節目的下半部。

 

美國大選中的中國「結」(下)

大選期間敲打中國,已成為美國總統競選的慣例。中國操縱匯率到軍事崛起,在貿易當中的不正當競爭,而敲打中國本身,是候選人證明自己愛國的方式之一,也是贏得民眾支持率的方式。

然而,真正老辣的政客和清晰的顧問,都了解簡單的對中共採取強硬態度,並不能解決真正的問題,但是也不妨礙他們在國內競選中,把中共列為反面典型來敲打。非常tricky非常逗哏的是,打擊中共是愛國的方式之一,而中共的體制本身,把愛國主義作為填充物,成為了中國人、大陸人精神的支柱。

所以它以打殺的方式,作為自己精神的支柱,而不是一個對人的生命,有著一種洞澈的,有著一種追尋的,一種平和的自然的生命關係。然後它講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似乎滿足國內製造商本身的心態,但可能會導致中國的反制裁,並不會讓美國受益。

中美之間目前的問題,和雙邊相互角力的結果,那其中固然有中國採取更加積極的外交方式,甚至在亞洲建立排他的這種勢力範圍。但是從美國的角度,美國是否依然有能力和意願,維護全球領導者的地位,才是問題中的重中之重。

那從這點上說,那川普的政策就顯得很明確,讓美國人重新崛起,重新成為真正的領導者,所以這它都是說的一種兩面的話啦。中美之間的關係,中國問題在美國大選當中,是一個關鍵的問題,而它的核心價值觀就在於,在中共的統治下的中國,是高級動物的權利,是高級動物說了算。而高級動物說了算,反應出來的是黨性扼殺人性。

所以作為正常的美國社會,他要維護的是人的價值、人性的價值,而跟他對立的就是要扼殺人性,這就是中國。候選人在選舉期間的,涉及到中國的言論,很少真正反應其,其後對華的政策,所以中美之間的力量對比變化是事實,那相互依存也是事實。

那美國能夠在不受損害條件下,改變對華政策和中國的行為,可能性已經不存在了,它也就說在中國政府和專家認定為,中美之間的關係只能相互協商和妥協,

沒有任何一方能夠單方面的,取得絕對性的成果。

那這個說法哪,卻忽視了在今天中共體制內部這種,完全衝突白熱化的這種打殺, 對吧!中共的政權的本身,它的領導和組織間架結構的本身,並不是美國社會的,這種國家體制下的領導層面。

美國體制下的領導層面,從來是穩定的,截止到現在。而中共的統治層面永遠是殺戮的,它的領導者在他的領導的過程中,永遠是他同事的被獵殺的對象。所以這就是一個最大的不穩定因素,也就變成了,這個話題的本身,假設明天中南海一出事,這個事情全扯蛋。

第三,中國的看法,從它的角度認為今天的主政者,對川普和希拉蕊的不同的看法。它說川普對中國稱不上友好,甚至是強烈的反華言論,但在中國大眾和政治圈內,卻對川普表現出了喜愛和積極一面。在他看來根本上講,中國認為川普是生意人,生意人最大的本質,就是靈活和追求利潤,而不是讓感性或者固有化的因素,例如意識形態來決定他們的行為。

今天的中國社會只認錢,人本身全都是為錢服務,那川普是個生意人也為錢,他找到了共同點。這裡說的不是意識形態的固有的堅守,那不就變成了,在中共的眼睛當中認為,人性可以任意玩弄、任意汙辱他。

而川普做為生意人,可以隨時出賣人性的,就這麼簡單,對吧!如果按照聖經啟示錄當中說法,那最後都會拜倒在,那淫蕩之婦的石榴裙之下。而真正淫蕩的概念,我們看到這種大淫婦的概念,就是共產黨本身,對吧!

習近平的反腐出現了客觀結果,正是淫婦本身的表現,所有人都陷入到淫蕩之中。

小到一個具體的家庭,一個妻子生孩子是誰的,大到今天中共上層大官,吃奶上去的和有無數的女人在身邊。而這無數的女人,憑藉自己的肉體,獲取所擁有的財富,和自己要被滿足的慾望,瀰漫在中國社會當中,形成中國社會堅實的基礎,從上至下。

所以中共認為川普是可以被幹掉的,但是柯林頓就有問題了,那可能是。所以在他看來中共並不擔心談判,而是擔心出於某種原則,根本不跟中共談判,那是沒錯的。那這是我們看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而對中國國內政治來說,川普的橫空出世被看作是好消息,這樣一個小丑般的人物,竟然可以直逼總統寶座,無異證明了美國民主制度的可笑,確實有這成分。

而中國對希拉蕊心存疑惑,這並不僅僅是因為她的團隊,被認為是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設計師和推手。而更有可能是對華採取,比奧巴馬更為強硬的政策,因為民主黨本身,就被視為更加注重民主人權的原則。

所以它就這麼講,寧可要川普、要生意人,也不要一個飽受了老公,對她進行過一種極端羞辱的,今天的柯林頓、希拉蕊柯林頓,那這是一個純政治上的分析, 對吧!

純政治上的分析,但在我的眼睛裡那只是現實,我們不得不面對的一個故事,而透過這個故事最終的結果是甚麼?我個人的說法,就像那個新加坡的醫生一樣,天意就是天意,人在人的層面,無論你怎麼努力,其實你都是自己的一個生命過程。

在你的努力的過程中,有一天突然在你的心裡有一個聲音,就像那個醫生說的,

你得了肺癌的晚期,就一定選在你人生最輝煌時給予你,因為那是命裡註定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