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偉:在中共框架下改革已太晚 今日點擊(2549-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04 日訊】        提要 
沈大偉:習近平治下中國政治改革無望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去倫敦的路上看了個電影叫復活,我忘了2016年還是2015年的電影。它講述的是基督耶穌復活,按照聖經的當時介紹的故事講的。裡面它的主人公,卻是一個當時羅馬的地方官,叫什麼清明官的哪是怎麼樣,講他監督著去殺掉了基督耶穌。然後把那個整個故事又恢復過來,然後講他親眼見到了在猶太人居住區,又親眼見到了基督耶穌跟他的11個門徒。那11個門徒,是因為猶大已經沒了,對吧,出賣了基督,剩下11個,而他親眼見到了。他親眼見到之後,講這個羅馬人他自己思想轉變的過程,生命認識轉變的過程,大概講的這麼個故事。

故事的內容我個人覺得挺簡單,很多人也認為,我看一些評論,認為它比較原版的恢復了當初聖經裡記述的故事。聖經據說被放在了中國的課本當中,當成神話。我記得在節目當中跟大家分享過,我說我能淺薄的理解,2500年前在印度出現了釋迦牟尼佛,在西方出現了基督耶穌、聖母瑪利亞,在中國出現了老子。而孔子在後來也出現了。關於孔子講的仁義禮智信,是人應該有的狀況,它卻不是人修成神的路。所以孔子要向老子求道,要求得,要去詢問,某些他並不能夠體悟出來的東西。

那2500年,往前再推4500年,到5千年左右的時候,為什麼在這些文明古國的地域,都出現了一些,被人們稱為神話的東西?包括古希臘、古羅馬,包括兩河流域的幼發拉底河、底格里斯河,就現在的敘利亞、伊朗、伊拉克、約旦,以至於到埃及,那包括中國。而那些神話卻有著他們共通性,儘管他們沒有iPhone,沒有波音飛機,但是他們的神話卻有著非常類同的,對大洪水的記述都有,以自己的方式在記述。而以自己的方式在描繪著神在救度。

紐約時報有一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沈大偉說,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政治改革無望。那沈大偉大家知道了很有名的,所謂的中國問題專家啦。沈大偉寫了30本書,現在在華盛頓大學的政治系和國際關係系任教授。那30本是有關中國的書,涵蓋了軍事、外交、共產黨、中國領導層。最新的作品:中國的未來。篇幅不長,但他談到了中國內部的弱點,以及他認為,它跟列寧政權的相似之處。

那紐約時報記者採訪他,那提到一個問題,列寧主義政黨無法長期掌權,可以這麼講嗎?他認為從歷史上看,相比自由國家,列寧主義政權合法性更少,力量更弱,壽命更短。

那中國這樣實現新工業化的列寧式政權,是80年代的台灣,他說包括像原來的韓國,以及亞洲其他的國家。而今天中國面臨的問題,是實現政治自由化,成為發達經濟體,要不然就是停留在強硬的威權主義,陷入經濟停滯。那如果在我看來,那它就是以經濟作為導向, 對吧,以經濟作為導向。但是經濟也好,政治也好,它的層面是人的層面。所以沈大偉如果單純從這點上說,他講了半天,他只是在人的作為框架之下,今天發生的,政治和經濟之間的相互關係,社會層面的相互關係。

沈大偉:習近平治下中國政治改革無望 

那我個人說,當黨性可以扼殺人性,可以明確表白的時候,你再這麼說這些東西,我覺得有點幼稚。然後在他看來,中國共產黨的制度,從長遠看是否會自行消亡,沈大偉認為是應該的。中國是一個不完全大國,國力在很多方面都有缺陷。那如果探索今天它們的權力來源之後,他說發現很多方面不是優勢而是麻煩。我對中國崛起這種表述一直不太能接受,因為我覺得它錯誤的誇大了中國的力量,淡化了它的薄弱之處。這是中宣部的結果 ,對吧。這是櫥窗經濟的概念,對不對。這是今天,在中國社會當中,少數有錢人拼命到外面擴張、購買,形成的概念。

那緊接著沈大偉又提到說,在此之前出過一本書,中國共產黨收縮與調適。所以他一直把中國列為叫列寧主義政權。那他講說,蘇聯衰退經過了27年,一直到1991年完全崩塌。而赫魯曉夫當初一直改革史達林制度;勃列日涅夫,將國家重新拉回漫長的官僚制度;到了戈爾巴喬夫想試圖改革時太晚了。所以他同樣對比著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一直到了江澤民。所以他認為今天再想讓中國,在共產黨的框架下進行改革太晚了,那中間也講了共產黨崩潰。

習近平不大可能是一個改革者,這是提出的問題。那沈大偉認為,對比對習近平個人的了解,他更多了解的是中共官僚體制。不過他覺得,習近平個人沒有自由派的基因。他覺得他的智慧和政治取向,更趨向於更早的年代。在中國的圈子裡,觀察人員的圈子裏面,習近平是在走向改革開放之前,先進行嚴厲打擊。他說我不認為這種說法,在黨的機器和政府機關裡,肯定存在著不少受挫的改革者。但習近平及其領導層依然察覺不安,深信開放必將導致體制走向滅亡。這是沈大偉的觀點。

沈大偉:習近平治下中國政治改革無望 

我個人的觀點,他不是要走向體制本身,促成體制滅亡。因為開放,而促成體制滅亡。而今天是每一個人,在求得自己的生路,體制算個屁,沒用的,對吧,一點都沒用。你到倫敦去,你看人們對女王的態度,英國人對女王的態度。我們正好去看它那個衛兵的那個交換儀式。上萬人在那兒,等了大概有2個多小時 3個小時,就看它那個交換儀式。然後那天看見白金漢宮,掛起了女王的旗子,說明女王在。還一個什麼國家的大使 ,新任大使來遞交國書,也是用馬車接進去的,對不對。

沈大偉:習近平治下中國政治改革無望 

然後那個儀式非常的陳腐,非常的麻煩。你要按照今天實用主義的角度來講,一點用都沒有,對吧。但它非常嚴格的那麼進行著,而且周圍有幾十名警察,維護當時的環境。為什麼要要它 ?為什麼要要它?這是關鍵。那是體制,對不對,阻礙了自由了嗎?阻礙了人性了嗎?阻礙了一個人自身的尊嚴了嗎?根本就不是政治的概念。體制崩潰就像人死,嗝屁著涼大海棠一樣,該死的時候必死無疑。而它不是一個個體的人。那作為一個家庭的成員,看到自己家人要死的時候,他也是拼命去花錢,要想救他,多活一分鐘。其實你讓他活著的時候,比他死了還難受,有的時候。我相信大家有同感。

然後這個人,馬上就要走向死亡了 ,一群專家學者,在他的這個living room,在他的客廳裡面在討論,他應該活, 還是應該死?應該打針,還是應該吃藥?還是這個,還是那個。有毛病,在我眼睛裡就是。因為他無法坦然面對命運與生命的真諦。因為他不懂,因為他要拿出自己本身,專家學者的概念得有理論,他是打嗝死,還是放屁死?胡扯。打嗝也好,死, 放屁也好,那不是關鍵,關鍵是他死了,到點得死。

在香港學生組織,所謂的要推出這個維園的,六四燭光悼念,1989六四的。結果在這個之前,在這個台灣,學生發起了六四晚會的說法,人權是最大的公約數,這是他們的口號。但不同於香港的,以政黨、支聯會為六四主辦方,而台灣卻是以學生團體為主。後來最大的公約數是人權,政府殺人就是不對的,這是在台灣出生的學生,談到他的理念。我覺得這句話就足以了,它的足以的成分,就在於非常直接了當的,以人的社會的層面,政治、經濟乃至於宗教,你任何層面的理由去說,去殺人。在人的層面本身,觸及生命,傷及生命,就是邪惡的,這沒什麼可說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