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導致中共左轉一發不可收 今日點擊(255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07 日訊】        提要
律師法院遭「撕褲」千名同行聯名抗議
王宇律師獲頒歐洲人權獎
中共外長訓斥記者後加拿大政府表示不滿
中共左轉一發不可收拾 是江澤民主政惡果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過去這兩天呢,已經有朋友提出來,他說濤哥的節目,你有點斷斷續續啊這段時間。是,確實是事比較多,從今天開始咱們就恢復正常。前後大概經歷了1個多月,自己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其實老聽我節目的朋友,能夠知道發生了甚麼,能夠知道我個人做了一些甚麼。在過去的時間裡,說實話,更多的內容在於等待,等待,等待一個時辰,等待時間,這個時辰的到來和事情的自然發生。事情的自然發生等著時辰的到來。

週末聽一個朋友說,說甚麼叫時辰。他說其實道理很簡單,我們每一個人都從孩子長大的。到了5、6歲的時候,無論我們乳牙就是小孩那牙啊,長得多好,無論我們是男是女,是黑的是白的是花的,無所謂,到那個年齡全都得掉牙,對不對,換牙。換完牙之後,再長成成年人,長出我們成牙的時候,長甚麼樣的都有,長甚麼樣的都有。我覺得這話確實滿有道理的。時辰一到,對於生命而言,就是他的規律,就是他的規矩,到那就這個。時辰一到,該發生甚麼自然發生,

就像雷洋事件。有朋友提到說濤哥你得再說一下,雷洋事件已經不是甚麼法治的概念,而是政治的概念。那你讓我說,雷洋事件就是發生在這一個時辰當中的,這麼一個悲劇。雷洋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自然造成喚醒所有旁觀者,對這件事情的關注者,對生命的認識。對中共體制本身的邪惡,人在其中有著利益之所向的時候,他的邪惡的一面。不僅僅是壞,是邪惡。那到底有多邪惡?

剛剛發生的一件事情,德國之聲這麼報導:律師在法院遭到撕褲,千名同行律師聯名抗議。近日一封由中國各地律師連署的聲明,已經超過1100人。該信是對廣西律師吳良述,到法院立案被毆打和撤壞衣褲的惡劣現象,表示關注和憤怒。那雷洋事件觸及到的是北京的公安系統,對吧!整個中共的公安體系。那現在看到的呢,是法院體系,對不對。所以今天只要共產黨在,今天的司法體系、政法委體系,是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式的延續。

律師法院遭「撕褲」千名同行聯名抗議

那我們看到這照片,6月3日上午,廣西南寧青秀區法院,律師吳良述到法院立案未果,在該院信訪室內遭到法警毆打,這是由受訪者提供的。原因法警懷疑律師吳良述在法院信訪內,使用手機錄音。那法警執意在不出示證件的前提下,檢查手機,律師不幹,在搶奪中打傷律師,最終發現並沒有錄音。該院院長已表示歉意,並稱調查結果,將向社會公布。這不是歉意的問題,這是一個整個操手作法,那些人的自然反應。當他戴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時候,他就擁有了權力。當擁有權力的時候,對其他中國人,只要認為是在他權力控制之下,可以觸及的人,他即刻以汙辱的方式來表達他的偉大,他的權力,他的不可侵犯,他的百分之百的正確性。這就是共產黨嘛,對不對。

與此同時呢王宇,這是709事件中首位被抓的女律師。抓她引起了去年709事件,幾百名維權律師被抓被騷擾。因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關押將近1年的王宇律師,在6月4日這天,6月4日這天,獲得了特拉里奧國際人權獎,表彰她身為女性,不畏危險敢於發聲的精神。寧願讓自己陷入險境,也要勇敢的捍衛女性,而同受迫害的少數民族的權益。我們知道王宇律師在去年被抓之前,她所代理的案件,和同樣她被法院法警,給打出了法庭的故事,跟剛才我們陳述那故事幾乎類似。只不過她王宇律師,當時的衣服沒有被撕毀。是因為代理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子。

王宇律師獲頒歐洲人權獎

而因為這樣的事情,因為王宇這個案子,引發的另外一個律師助理趙威,據說在監獄裡遭受了性迫害。而在過去的時間裡,我們介紹了太多這樣的故事,對不對。我的說法很簡單,以國家的名義,以中國共產黨的名義的男人,去欺辱那些中國的女人。結果他同樣是女人生的,對不對。而這些男人他們自己的收入水平,經濟收入水平,就會促使他們自己的孩子,只能吃喝那些毒奶粉。他沒有太多的收入的,而他吃喝毒奶粉的時候,他的兒子明兒給他生不了孫子的時候,他連個狗屁都放不出來。你別看他是被那些當權者,牽在繩裡的東西。

那與此同時就在週末的時候,中共外長王毅出訪加拿大。結果被加拿大記者問到了有關人權問題,王毅痛斥了人家記者,你來過中國嗎?你了解中國嗎?你沒來過中國沒了解中國,你怎麼能知道中國人權問題?中國人權問題只能中國人來說。你進過豬圈嗎?你關過豬圈裡頭嗎?你知道豬圈的本身的那種莫高的榮譽,以非常生命的這種概念和牠擁有的權力,你懂嗎?是一樣的,是完全一樣。與其他在汙辱加拿大的人,不如我說,他在汙辱著每一個普通的中國人。

中共外長訓斥記者後加拿大政府表示不滿

那結果昨天加拿大的總理,小特魯多直接講說,言論自由對我至關重要,我們知道媒體的工作,就是要提出尖銳的問題。所以他直接明確講說,我們對中國外長,和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都表達了我們的不滿;對我們的記者的遭遇,我們非常不滿。那這就明確的一種答覆了。那這種衝突就變成了國家級的衝突。我覺得,我個人的說法,中共外長的做法,包括這個,對待王宇律師的做法,包括我們剛才看到,雷洋的事情的本身的做法,和那個律師,廣西的律師,被撕脫了衣褲趕出了法院的概念是一樣的。就是我跟大家講那概念,人壞了,全都完了,人壞了,全都完了。如果有些人根本不是人的話,你這事怎麼辦?就是斬妖除魔了。

那陳破空先生在這個,六四之前接受看中國採訪。他寫了一篇文章,中共左轉一發不可收拾。那原因都來自於江澤民,一個是專制制度,一個是縱容腐敗,一個是悶聲發大財。提到的都是黨的領導。那要求官員對黨忠心,而忠心就是利益均霑,腐敗均霑,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同舟共濟,不否定共產黨的政權,也就是用腐敗的方式來維持政權。那結果使得中共官場腐敗,一發不可收拾,而到了今天沉重的地步。我覺得非常對的,而中國的政治左轉也一發不可收拾。

中共左轉一發不可收拾 是江澤民主政惡果

陳破空先生認為,政治左轉就是向後退。要在黨內站住腳的人,就是要維護這個既得利益的人,要維護集團腐敗的利益,他才能在這個體制中站住腳。因此在江澤民的監控下、主導下,包括後來的領導人,都表現出向左傾。那其實我跟大家講了,共產黨最邪惡的,是讓你掉進去每一個人,它就像絞肉機一樣,把你人全都絞進去。而它具有的誘惑性就是,你的肉身所帶發出來的一切,一切的慾望,在中共的體制之下,充分的讓你得到滿足。而不是你真正滿足,而是你在有這種感覺,你會在下一次得到滿足。

這就共產黨的邪惡,這真是共產黨的邪惡,這是它殺人的銳器。無論你認可不認可共產黨,只要你以任何理由,包括你反共的理由,去利用共產黨本身的時候,你都會被它絞死,這就是魔鬼的品質。而剛才整個那個概述的內容,闡述的是以江澤民為中心的。當時記者問的是,他鎮壓人民的手段,對中國社會帶來甚麼樣的影響?因為1989六四最大的獲利者是江澤民。整個中共的體制,從上至下,1989六四之後,建立了完整的這種慾望和利益的體制。所以在我的說來,中國的大國崛起的概念,是慾望的崛起,慾望的放縱,和人性本身的泯滅,被扼殺。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