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對決 不惜一戰還是有驚無險 【世事關心】(3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08 日訊】【世事關心】(382)南海對決 不惜一戰還是有驚無險


最近幾個月對南中國海來說,是一個重要時期,菲律賓提出的仲裁案,海牙常設國際法庭預期在今年要做出判決,各國都在表態,南海紛爭發展到哪一步,接下來將發生什麼?這一集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南海仲裁進入關鍵時刻,西方七國首腦峰會發表聲明。北京也四處拉人站隊表態。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現在官方媒體也沒有一一列出支持的這40個國家是哪些。而且這些國際支持水份也很大。」

對南海不停不休的造島活動,美國的軍方和學界憂心如焚,有聲音提出「不惜一戰」。

陳破空(時政評論家):「至於美國有沒有決心一戰,我認為美國是一個文明國家,不會先發制人,它會後發制人。」

奧巴馬越南之行,向昔日夙敵敞開雙臂,南海的沖突是否進入了不可退轉的單行道?

方菲(Host/主持人):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最近幾個月對南中國海的局勢來說,是一個重要時期。菲律賓所提出的南海仲裁案,海牙的聯合國常設仲裁法庭預期會在今年做出判決,進入5月份,各國對將要到來仲裁結果紛紛在外交上發力,呼朋引伴、各說各話,因南海引發的對立陣營似乎已現雛形。除了伐交,軍事議題也不斷升溫。南海紛爭今天已經走到了哪一步,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麽?這一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視頻:「位於海牙的常設仲裁法庭宣布,對於菲律賓針對中國提出的仲裁案件具有司法管轄權。」

三年前播下的種子,終於到了要結果的時候。2013年初菲律賓向聯合國常設仲裁法庭提出申請,指中國所主張的「南海九段線」違法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2015年案件進入實質程序,當年七月法庭首次舉行了聽證會。中國大陸雖然也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約國,但對上國際法庭打官司這事的態度是:絕不配合。中方外交部發表聲明,不承認常設仲裁法庭對此案有司法管轄權,也拒絕接受菲律賓任何形式的有關此案的和解建議。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菲律賓提起這個仲裁的目標,不是為了解決爭議,它是為了否定中國在南海的權利,確認它自己在南海的權利,這不是一個解決爭議的辦法。」

2015年10月底,海牙仲裁法庭做出裁定,駁回中國提出的中菲島嶼爭議純屬國家領土爭議,不在仲裁法庭審理權限內的說法,法庭認定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此案有司法管轄權。而中菲都是公約簽署國。因此必須受爭端處理條款的約束,裁決結果將在2016年上半年做出。對於此案的每一步進展,中方都拒絕參與、拒不承認,在法庭大廳的中方席位,留下的一直是一排空椅子。

方菲(Host/主持人):在菲律賓提出仲裁申請後,中方也一直在抗辯,說菲律賓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為什麽沒能阻止仲裁的進行呢?聽下文昭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按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規定,簽約國可以聲明自己不接受涉及主權問題的裁決,可是中國的這個理由為什麽被駁回了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雖然中共政府早在2006年就作出了排除性聲明,說南海問題涉及領土主權,不在仲裁的管轄範圍之內,但這次菲律賓提請仲裁的是非主權性問題。有四個核心訴求。第一:九段線是明顯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不正當要求。第二,中國目前在南海所佔領的島礁是岩礁而非島嶼,本身沒有維持人類居住和生活的能力,按公約不擁有專屬經濟區。第三,中國在南海以岩礁為基礎所造的人造建築物,也不該擁有專屬經濟區。第四,中國在南海對菲律賓的船隻騷擾是非法的。所以這些訴求都是圍繞著海洋權益的,九段線你不管如何解釋,和《海洋法公約》的沖突都是再明顯不過的,它和別國的專屬經濟區相重疊。這些訴求至少在紙面上都避開了領土主權問題,所以得到了仲裁法庭的受理。」

隨著裁決日期的迫近,南海問題成了一個大範圍的國際性外交事件,除了南海周邊的國家,許多有影響力的大國也紛紛表態發聲。4月份召開的西方七國外長會議,通過了《關於海洋安全的聲明》,表達了對東海和南海局勢的關註,對大規模填海造地和增加緊張局勢的單方面行動也表達了嚴重關切。5月26日-27日舉行的西方七國首腦峰會,會後的聲明再度提到南海和東海問題,強調應該和平解決糾紛。

在仲裁結果出爐之前,西方國家集體發聲,中共當局對此十分惱火。

華春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我們認為七國集團應該集中精力,處理好自己集團內部的事情,而不是對其它國家和不該管的事情指手劃腳,變成或者淪落為個別國家來體現存在感的秀場。」

仲裁結果對中方不利早在預料之中,北京也力圖未雨綢繆。從5月份開始,外交部駐各國使節的頭號任務就是敦促各邦交國政府、或重要政治人物聲明支持中方的南海立場。大使們紛紛在被派駐國的媒體上撰寫文章,闡述北京的南海主張。依官方媒體自己的統計,截止今年5月份,已經有40個國家在南海仲裁案上表態支持中方。

方菲(Host/主持人):中共政府在南海糾紛中所營造起來的支持聲音能有多大作用呢?再來聽文昭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你覺得中共政府真有能力另立山頭,拉一票人把海牙國際法庭的仲裁壓下去嗎?它會造成國際社會的割裂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不是一個靠數個數、看誰嗓門大的競爭。中共政府作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約方,從一開始就拒絕參與國際法仲裁程序在理上就虧了一大頭,還不僅僅是對仲裁結果不服,無處上訴,在執行上抵觸的問題。因為我們知道國際仲裁法庭本身是沒有執行力,而且它沒有設立上訴機構,所以是有可能別的國家對仲裁結果不服,在執行上抵觸,這個是有先例。可是中國政府從開始就拒絕參與,就等於說向全世界說我一早就知道我講不過理,但我也不打算講理,你們愛咋地咋地,我就我行我素。這種行為不是在割裂國際社會,是在把自己和國際社會相割裂,是自我孤立。應該說從一開始南海仲裁案對中共的外交就是一個打擊,這個損失靠嗓門來彌補主要是針對國內的宣傳,在國際上起不到大作用,它找來幫腔的國家跟南海並沒什麽切身關系,也沒有堅定立場來支持北京,過段時間利益稍有疏遠、或者簡單地換個人,可能說法就變了。現在官方媒體也沒有一一列出支持它的這40個國家是哪些。而且這些國際支持水份也很大,比如它說柬埔寨、寮國、文萊這三個國家支持中國,可是美國國防部官員在出席東盟防務會議的時候,沒有看到任何國家表達對北京的支持。」

方菲(Host/主持人):要是中方拒不執行國際法庭的仲裁結果又會怎麽樣呢,聽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國際法畢竟不像國內法那樣有強制性,中共當局肯定不會認同、也不會去執行仲裁的結果,它硬扛又會有什麽後果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這個國際法庭的仲裁是一個道義上的結果。中共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國際法庭隸屬聯合國,中共不承認國際法庭的判決的話,也就是說對自己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地位的否定,承認自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國家。中共是在1982年簽署過聯合國國際海洋法公約,承認每個國家有200海里的經濟專屬區,現在關於黃岩島的國際仲裁,黃岩島離菲律賓海岸100海里,離中國最南端是500海里。黃岩島在菲律賓200海里的經濟專屬區之內,它違背公約首先在道義上就輸了。儘管它目前是實際控制,道義上輸了。中國有句老話說:失道寡助,得道多助。在道義上輸了以後,在國際上就陷於孤立,在道義上輸了之後,在實際的運作、在將來地區性對立、甚至衝突或世界大戰中,中共就處於一個不利的地位,而且是對壘的地位,不管它將來勝和敗,勝之不武,敗,一敗塗地,就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美國內部對南海的強硬聲音不斷高漲,中美真的會在南海不惜一戰嗎?下節繼續探討。

圍繞著海牙法庭的仲裁結果,外交攻防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的同時,真正的火藥味也越來越濃。南海的造島風波從去年開始成為影響中美關系的一個重要問題,可是中方的造島行動並沒有因為美方的反對、以及派軍艦宣示通航自由有所停止,對美國軍方、以及政界、學界的許多人而言,這成為一個心病。再加上年初防空導彈被部署在西沙群島這件事,讓美國軍方深受刺激,太平艦隊司令Harry Harris在出席國會的聽證會時表示,南海無疑正在被軍事化。

Harry Harris(太平艦隊司令):「在我看來,中國很清楚正在軍事化南中國海。在我看來,這些行動正在改變南中國海地區的軍事格局,中國的行動有挑釁性、製造緊張,並且使這一地區和許多國家把目光投向美國。」

除了在南沙的造島,美國軍方高級官員今年3月表示,在中沙群島的黃岩島海域也偵察到中方增加了水面艦艇和勘測活動,從而擔心下一步中方會在這一海域實施填海造島和軍事化的行動。黃岩島海域被美方稱為「斯卡伯勒淺灘」,它離菲律賓西海岸,和美軍飛機、艦船停靠的蘇比克灣只有100多海裏,這讓美國軍方深感威脅。早先五角大樓曾表示如果中方在黃岩島附近填海造地,美國將做出反應。更有防務專家建議,白宮應該把黃岩島填海造地設為不可逾越的紅線,為此做好不惜一戰的準備。

中美在南海的偵察和攔截的戲碼也在持續上演。最近一次是5月17日美國偵察機在其所主張的南海國際水域上空飛行時,被兩架中國軍機跟蹤,中國軍機最近距離美國飛機只有15米。美軍偵察機只得緊急降低高度避免相撞。五角大樓指中國飛機採取了不安全動作,中方矢口否認,反指美方在南海的高頻度偵察,才對海空安全造成威脅。

方菲(Host/主持人):「對中美在南海發生軍事沖突的可能性,再來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美國有智庫提出,黃岩島附近的填海造地應該是底線,美國應不惜一戰來捍衛這條底線,你認為美國政府在南海是否真的有不惜動用軍事手段的底線?」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對美國來說的確是一個底線。這個要追溯到2010年,當時中國和菲律賓這兩個國家在黃岩島有個對峙,雙方都同意美國出來調解。美國出來調解提出一個建議,雙方都撤離對峙的艦船。中共撤離時它耍了一個詭計,它留了一個長長的電纜線,封住了黃岩島入口處的淺灘,然後等菲律賓真正撤走之後,中共又偷偷的回來就佔領了黃岩島,對黃岩島進行了實際的控制,這讓美國非常的生氣,美國此後就不在調解這種爭端了。現在美國為什麼要守住這條底線,如果中共在人造島上去填海造地,又跑到黃岩島上填海造地,那就相當是說,不僅把黃岩島變成中共佔領既成事實,而且到菲律賓門口威脅菲律賓,這是國際社會不能接受的。所以它把黃岩島變成軍事基地之後,跟它的人造島連成一片,等於是封鎖了整個國際航運海道,所以美國絕對不能接受,如果美國接受了這種現狀等於是說拱手讓給中共去控制南海。所以我認為美國是要統治這條底線。至於美國是否有決心一戰,美國是一個文明國家,不會先發制人,它後發制人。美國會派出艦船或航空母艦,到那巡航,阻止中共填海造島,但是如果中共對美國下手,比如說去衝撞軍艦,打擊美國的航空母艦,按照他們鷹派將領說的話,或者撃沉美國的航空母艦,引發中美之戰,可能引發世界大戰、至少是地區性大戰,所以責任仍然在中共方面。」

方菲(Host/主持人):「那麼反過來對中共來講,你認為它是否也有不惜一戰的決心把填海造島進行下去?」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我認為中共沒有這樣的決心。我們知道中共政權是外實內虛、外強中乾、恃強凌弱、欺軟怕硬,它會去欺負菲律賓、越南這樣的小國,但是它並不敢欺負美國這樣的強國,它之所以對美國比對俄羅斯強一點,它知道俄羅斯也不講道理,所以它怕俄羅斯。它知道美國是講道理的,美國是後發制人,美國是個文明的國家,所以中共在面前耀武揚威、敢叫板。但是當真要和美國攤牌,中共並不敢,因為中共解放軍裡面流傳一句話:『和美國打仗是他們最大的惡夢』。今天的中共軍隊的腐敗是遠遠百倍、千倍、萬倍的超過了滿清末年的軍隊腐敗,如果這樣腐敗的軍隊跟美國開戰的話必敗無疑,極可能是全軍覆沒,這種外部的失敗導致內部的失敗,中共不可能不想到這點,除非它是盲目到了極點,玩火自焚。它面對的不僅是美國,它面對的像是日本、越南、菲律賓、澳大利亞、印度、紐西蘭廣闊的國際陣線,而且我們知道俄羅斯根本不會給中共背書,俄羅斯有它自己利益的算計,它是支持印度和越南的,中共是腹背受敵,必敗無疑。」

奧巴馬歷史性訪問越南,是否將翻開南海戰略格局的新篇章?下節繼續探討。

方菲(Host/主持人):「美國總統奧巴馬5月份的東亞之行,最引人註目的一站是5月22日開始的對越南的訪問。南海紛爭是此番美越改善關系的一個基本背景備受矚目。奧巴馬訪越是否標誌著南海的戰略格局會有新的變化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奧巴馬訪問越南的基本情況。」

雪莉:奧巴馬並不是越戰結束後訪問越南的第一個美國總統。在他之前,柯林頓和小布希總統也分別於2000年和2006年踏上過越南的土地,但奧巴馬這次顯然是最有成果的一次。在到訪的第一天,奧巴馬就宣布解除從1984年開始,對越南實施的武器禁運,這是越戰遺留下來的最後一個禁令,至此可以說美越關系終於全面正常化了。

奧巴馬給越南送上的這份大禮也充分表明了修好的誠意。雖然誰也沒說為什麽這時候解除武器禁運,但誰也都明白,解除武器禁運將加強越南的軍事力量,在中越南海糾紛中越南能更有力地抗衡北京。《紐約時報》在奧巴馬訪越前分析,對於美國體現出的誠意,越南很可能投桃報李,再度向美國開放港口。

經濟合作也是奧巴馬此行的一個重要目標,兩國簽署了航空大訂單和風力發電項目,美國也敦促越南全力支持環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系TPP。奧巴馬在越南全力展示親民形象,博得越南民間的一片喝彩。他在越南的國家會議中心發表演講,用相當篇幅談到人權和宗教信仰自由,也沒有被刪文。雖然兩國在意識形態和制度上還有巨大差異,但奧巴馬的越南之行可以說是賓主盡歡,沒有一點違和感。對此中共那邊是有點酸溜溜的,有體制內學者解讀美越關系的新發展,說越南還是懂得分寸的,不會就此投入美國的懷抱。但也有網民譏諷,中共的共產黨小兄弟已經被美國挖墻角挖得差不多了,古巴和越南都和美國修好,就剩一下朝鮮,但也不是站在中共這一邊。

方菲(Host/主持人):謝謝雪莉。關於美越關系新發展和南海戰略格局的改變,先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有中國的學者認為,只要越南還是共產黨掌權,就不會倒向美國,就不會出現美越在南海聯手的情況,你認為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其實這個問題要去問北京,只要它給越南造成的威脅夠大,越南就會倒向美國。對於什麽叫「倒向美國的懷抱」不用執著於文字,美、越對彼此都是有務實的預期,美國沒打算向越南輸出社會制度來顛覆越共,越南也很清楚美國對它沒有領土要求、也沒打算讓它國內發生政治變化。雙方的合作本來就是基於具體的目標。盡管越共對美國的不信任感一定存在,但是中國是相鄰的大國,它帶來的壓迫感更直接。中共也曾經和美國聯手抗衡蘇聯,在意識形態上基本把美國的影響排除在外了,但要看到中國本身是個幅員大國,對外的抗壓力還算強。而越南是個小國,中國帶給它的壓迫感會強得多,它需要其它大國支持的迫切感也強得多。只要中共繼續在南海造島,設南海防空識別區,再把新造的航母投放到這一地區,就算美軍不想回金蘭灣,越南都要請它回去。」

方菲(Host/主持人):「隨著美越關系改善,你認為南海戰略格局後續還會有怎樣的變化?」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現在看起來,只要造島不停,也就意味著設南海防空識別區就在推進中。因為造島的下一步就是雷達和防空武器上島。中共要把南海防空識別區做成個可執行的東西,避免重蹈東海防識區的復轍。這件事最有可能是在美國下一任總統就職前這段時間來實現。如果這件事成為事實,不僅對南海國家,對臺灣和日本也有影響,對臺灣來講是造成了南北兩端的夾擊之勢,對日本而言是威脅到了海上經濟線。所以這事發展下去的後果是中國周邊沿海國家不可避免地結盟。臺灣雖然會盡管避免和地區的其它國家直接發展軍事同盟關系,避免激化兩岸矛盾。但是如果中國大陸如此咄咄相逼,蔡英文政府也不得不謀劃應對,這是安全環境使然。在蔡英文剛當選的時候我就這麽說過。但這個過程中美國仍然是核心,美國總統大選前後的這幾個月是關鍵,有可能這個地區局勢有急劇的變化。」

方菲(Host/主持人):「最後聽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你認為中美南海的對決是一條不可逆轉的單行道,還是有迴旋的餘地?」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我覺得中共是受到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啟發,它想錯的是俄羅斯幹的是陸地對陸地的奪取,而且克里米亞在歷史上烏克蘭和俄羅斯還有些地位上的爭議,而歐洲和美國儘管沒有動武,隔的比較遠,但是對俄羅斯進行了嚴厲的經濟制裁,以致俄羅斯經濟極其的貧困、經濟面臨崩潰的邊緣。但是中共在南海面對的不只是美國,它面對的是眾多的國家,整個東南亞,整個的亞洲國家,包括日本、印度這樣地區性的大國,都是跟它對立的,它如果面對這麼多國家對決的時候,它如果動用所謂的核武器,美國也有核武器,如果說中共不走到這一部的話,常規戰它根本不是美國的對手,所以我認為南海對決,最終還是中共讓步,表面的強硬,實際的讓步收場。我認為中共不管是南海還是東海,根本不敢跟美國作戰,這就是結論。」

方菲(Host/主持人):「從中共當局過去這些年的南海策略來看,不管國際社會做何反應,它就是不斷地造更多軍艦、造更多島嶼。在共產黨的信條裏,道理是由實力說了算的、有了實力就能讓別人服你的道理。這種價值觀也被許多中國人奉為真理,假如叢林法則最終取勝了,這個世界回到了全由肌肉力量說了算的狀態,普通中國人又將收獲什麽呢?在強大的國家暴力面前會生活得更安全、更有尊嚴嗎?謝謝收看這一集《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完)
====================================================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柏妮郭敬王之行宏力
攝影:Simpson Liu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
2016年6月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周二:21:30
週六:9:30am
美西:周二:21:30
週六:12:30pm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