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克林頓 連美國人自己都驚訝的選擇? 世事關心(383)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15 日訊】 

兩黨初選的最後一個超級星期二,有沒有意外?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加州有些民調與最終初選結果差距很大。”

川普言論被指種族歧視,共和黨當權派左右為難。

Ethan Epstein(華府雜誌《標準週刊》副主編):“ 我能理解象保羅-瑞恩那種人,爲什麼不願意逐字解釋川普的話,說這不是真的種族歧視云云……,那對保羅-瑞恩來說太難了。”

十一個搖擺州裏,川普要拿下多少才能擊敗克林頓。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他必須贏得在美國中西部的工業州,這些州並不一定是支持共和黨候選人。”

兩黨初選塵埃落定,而它攜帶的變數和爭議也一並進入了大選的下一個程序。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歡迎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上週超級星期二之後,美國兩黨初選塵埃落定。川普對決克林頓成定局。雖然這個結果早在意料之中,但是,真正看到美國做出這一選擇,對於很多美國人來說,還是難以置信。畢竟,這兩位都在美國歷史上惡評度最高的總統候選人之列。今天的美國政治生態趨於兩極分化,選民越來越以黨派劃線站隊,傳統意義上的獨立選民已經少之又少。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 ,民主、共和兩黨又都面臨黨內分裂的問題。如何讓黨內各派都支持本黨候選人是他們面臨的共同挑戰。

6月7日,美國進行了最後一次黨內“超級星期二”的選舉,共和黨的川普毫無懸念地贏得了全部六個州。在民主黨方面,希拉里贏得了人口大州加州、新澤西州、新墨西哥州和南達科他州,而她的競爭對手桑德斯則在北達科他州和蒙塔納州獲勝。希拉里在整個初選中以一百三十五萬票領先桑德斯的一百零五萬票。美聯社因此宣布希拉裏穩獲民主黨總統提名。然而桑德斯在上周二選舉後講話時並沒有承認失敗,但是他表示將與克林頓聯手擊敗川普。

 

桑德斯(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我的算數很好,我知道我們將要面臨的戰鬥,將是非常艱難的,但是我們仍會為我們將獲得的每一張選票、能爭取到的每一個黨代表而戰。但我們明白,我們的使命不僅是擊敗川普,而是改變我們的國家。”

桑德斯在他的講話中還提到,川普攻擊婦女、穆斯林、墨西哥裔和非洲裔美國人,沒有資格成為美國總統。前不久,在接受華爾街日報采訪時,川普就曾對主持審理川普大學涉嫌欺詐一案的墨西哥裔法官做出攻擊,斷言其種族背景會導致不公正的判決。在隨後的一次采訪中,川普又提出穆斯林法官也對他有偏見。

華爾街日報採訪:“如果是穆斯林法官,你覺他們也會因為你的那個政策而對你不公平嗎?”

川普(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是的,可能。這種可能性絕對存在。”

 

華爾街日報採訪:“我們美國人不是有這樣的傳統嗎? 不根據人們的父母是誰、或他們來自哪裡來評價一個人嗎?”

 

川普(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我不是在說傳統,我是在說常識。他以自己的族裔為榮,我覺得這樣很好。”

 

華爾街日報採訪:“但是你提到這是他做工作的障礙。”

 

川普(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他對我不公平。”

 

川普的言論引來共和黨內一片討伐。前不久剛剛宣布為川普背書的眾議院議長瑞恩表示無法接受川普這種地地道道的種族主義思想。

 

瑞恩(美國眾議院議長):“我不認可這些言論,對於他做出的這些言論,我感到十分遺憾,因為一個人的種族背景而不能做某項工作,這就像課本中關於種族歧視的定義一樣,是應該被徹底否認的,這些言論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川普這一舉動給共和黨議員們帶來了挑戰。他們既要繼續支持作為共和黨總統提名人的川普,又要在此類具體問題上和川普拉開距離,以免得罪其他選民。支持川普的共和黨人往往把阻止希拉里進入白宮作為理由,在他們看來,希拉里入主白宮給國家造成的損害要遠大於川普給共和黨帶來的損害。

而在今年的大選中,由北美華人成立的“華裔北美川普助選團”也格外引人註目。他們穿著寫有“華裔美國人愛川普”的T恤,走上街頭,為川普拉票助陣。根據星島環球的報導,川普於6月3日在其位於加州比弗利山的豪宅會見了大約45名該團成員,這是川普首次單獨與華裔支持者見面。據稱,在這次會面中,川普還對他的華裔選民大聲喊“我愛中國和中國人”。

蕭茗(Host/Simone Gao):如何解讀川普的種族言論和由此引發的共和黨內爭議,來聽一下我稍早對華府雜誌《標準周刊》副主編Ethan Epstei的采訪。

 

蕭茗(Host/Simone Gao):“針對川普對那位墨西哥裔聯邦法官的說法,保羅-瑞恩說這是教科書定義的種族主義言論。你怎麼看此事?你認爲他說的正確明智嗎?”

 

Ethan Epstei(華府雜誌《標準週刊》副主編):“川普很明顯犯了一個錯誤,以那種方式攻擊那個法官。但是他的攻擊有點被誤讀了。他沒說那個法官不稱職,因爲他是“墨西哥裔”。他說的是那個法官有政治偏見,因爲他是墨西哥裔。這事發生的時候,川普實際上沒有證據。這對法官是非常明顯的不公平的攻擊。但川普沒有做這樣種族主義者評論,說他不夠格當法官,因爲他是墨西哥裔。他是在指控法官政治上有偏見。另外,我能理解象保羅-瑞恩那種人,爲什麼不願意逐字解釋川普的話,說這不是真的種族歧視云云……,那對保羅-瑞恩來說太難了。所以我完全理解瑞恩說了那些話。”

蕭茗(Host/Simone Gao):“所以你不認為這是教科書定義的種族歧視言論?”

 

Ethan Epstei(華府雜誌《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覺得更符合教科書定義的種族主義是:如果你因爲一些人是劣等的,基於他們的種族或是與生俱來的不同。但是川普完全沒有這麼說。他說法官偏見。再說一遍,即便這不是教科書定義的種族歧視,這仍是不合適、錯誤的。川普的話,沒有證據。”

蕭茗(Host/Simone Gao):“談到川普的性格,關於川普是否有能力或意願變得更加有象總統一點,存在爭論。但是川普的支持者說他不需要做任何變化,在大選中,他最佳的策略就是完全做他自己。你同意嗎?”

 

Ethan Epstei(華府雜誌《標準週刊》副主編):“有意思的是,有時候川普會做得更象總統。比如,超級星期二的晚上,他對著提詞機發表了非常有總統風格的演講。但是第二天他就表現得非常沒有總統的樣子了。他把那些罵電視節目人的話放到推特上,他說這些人對他不公平。所以他不會完全象總統的樣子,也不會完全都不象。我覺得他跟著提詞機念臺詞的時候,有點不太自如。當然以前他比較成功的標榜是自己從來不會念稿子或使用提詞機。我想他在非總統風格的時候,更自如一些。但是他會雙管齊下。他是個很衝動的人,即便在他表現得總統風格那樣。我不認為他能控制自己,在一個小時後就會做點另類的事,他一直會如此。”

桑德斯不退選,打的是什麽算盤?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去年黨內提名初期,共和黨曾有多達17人競爭成為總統候選人,可謂是群雄爭霸、看點頻出,而到今年五月初,就只剩下了川普一人;在民主黨一方,幾乎一直都是希拉里和桑德斯兩個人的戰場。在黨內初選接近尾聲時,希拉里在獲得的票數上大大領先桑德斯,奧巴馬總統也終於宣布支持希拉里。

奧巴馬(美國總統):“今天,我想發表我的感言。我衷心祝賀希拉里-克林頓正在以民主黨的預想候選人競選下任美國總統,而創造歷史。”

在加州大選前,盡管很多民調顯示,大致有45%的加州民主黨選民對希拉里並無好感,但在實際投票中,希拉里還是以56%對43%大勝桑德斯。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桑德斯本人仍然堅持參選到底,而且他的陣營還指出,希拉里的優勢很大程度上來自於非民選的黨內幹部的的支持,也就是所謂的“超級代表”。 從理論上來說,超級代表在黨代會上可以不受限制地自由投票,所以桑德斯依然有機會在黨代會上爭取更多的支持。

蕭茗(Host/Simone Gao):對於桑德斯的這種立場,相信很多人都會感到困惑,勝敗已經明了,桑德斯這樣的堅持究竟為了什麽? 來請雪莉為我們介紹一下相關背景。

雪莉:用桑德斯自己的話講,就是他要促使民主黨在制定政綱的時候,更多地采用自由派的政見。這是他參選的出發點。也是他在初選結束以後,依然能夠在政壇保持一定影響力的資本。民主黨的政綱每四年修訂一次,由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討論通過。目前,希拉里和桑德斯雙方都有自己的支持者進入黨的政綱起草委員會。

 

從制定政綱的角度出發,雙方的分歧包括:在國際事務上,希拉里延續了美國歷屆政府對以色列的支持,而桑德斯對以色列持批評態度;醫療保健問題的態度,桑德斯主張建立政府主辦覆蓋全民的健保體系,而希拉里認為桑德斯的想法不僅不現實,而且還會威脅到奧巴馬政府在擴大醫保覆蓋面上已經取得的成果。在貿易問題、最低工資標準和能源建設方面,桑德斯都曾成功地迫使希拉里采取了和桑德斯一致的立場。

 

桑德斯和希拉里在意識形態領域並不存在根本的分歧,桑德斯主張大刀闊斧地變革現行體制,而希拉里傾向於通過漸進式的改良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值得一提的是桑德斯的個人魅力。很多人都感到桑德斯是一個不為私利,而把自己的生命貢獻給事業的理想主義者,盡管他們不見得認同其人的政治立場。

蕭茗(Host/Simone Gao):民主黨內現在是否存在根本性的分歧?希拉里又該如何爭取桑德斯選民的支持呢?來聽一下我稍早對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Karlyn Bowman女士的采訪。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覺得昨晚加州的初選結果出人意料嗎,56%的得票率比43%的得票率?”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此前民調顯示希拉里和桑德斯的差距只有兩個點。加州有些民調與最終初選差距很大,因為總體上來說希拉里非常輕易地贏了,所以我想那些做民調的真得好好檢討一下,不是所有民調,有一部分民調認為她會比桑德斯領先很多,但是其它民調認為會很接近。”

 

蕭茗(Host/Simone Gao):“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奧巴馬總統影響桑德斯的支持者,希望他們轉向支持希拉里,您認為他能成功嗎?”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奧巴馬於上週會見了桑德斯,我認為獲得奧巴馬總統的支持十分關鍵,要想讓桑德斯支持者中的一些人轉去支持希拉里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比如,桑德斯已經獲得了很多青年民眾的支持,我認為這些青年此時不會立刻轉向支持希拉里,拉攏他們會花很長一段時間。”

 

蕭茗(Host/Simone Gao):“在經歷了加州的打敗虧輸後,桑德斯仍沒有退選,他還想做什麼?”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我認為桑德斯想在共和黨代表大會上產生影響,這對他來說至關重要,還可能想在希拉里的副總統人選上有大的發言權。桑德斯在黨代會上擁有很多勢力,他也贏得了很多的競選,積累了大量的支持者,這些可能是他所想要的。”

 

蕭茗(Host/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標準周刊》副主編Ethan Epstein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 “很顯然,現在民主黨內存在真正的分裂。你覺得這種分裂是因爲兩名候選人理念上的不同,還是身份認同、個性上的不同?”

 

Ethan  Epstei(華府雜誌《標準週刊》副主編):“很有意思的問題。我想主要源於身份認同方面的不同。美國政治,尤其是民主黨方面的政治,糾纏於種族、性別等等。而且同時影響共和黨與民主黨雙方。但是民主黨已經成爲一個有多樣性的政黨,種族多元化。這是是民主黨主要關註的事情。完全超過關註經濟、外交。坦率地說,民主黨支持希拉里的重要原因是他們希望支持一位女性。我覺得主要因爲這個。”

 

少數族裔越來越多,川普的總統路比克林頓更坎坷嗎?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7月中下旬,共和黨和民主黨都會舉行全國大會,確定總統候選人。根據往年的投票結果和最近的民意調查,有十一個州可能會在11月份的大選中成為兩黨爭搶的焦點,也就是所謂的“搖擺州”。

 

要想成功獲選,總統候選人必須得到半數以上的選舉人票,也就是至少達到270張。根據ABC、華盛頓郵報等多家媒體的預測,希拉裏已經確保會得到200張以上的票數,而到目前為止,川普恐怕難以突破200張。

 

十一個搖擺州中,大致可以分為兩類:“陽光帶”五州共有72張選舉人票,包括科羅拉多州、佛羅裏達州、內華達州、北卡羅萊納州和維吉尼亞州,除了科羅拉多州以外,其它四州白人比例都不到70%,種族多元化較高,拉丁裔和非洲裔選民比例顯著。這五個州在02年、04年大選中都一致支持布什,在08年、12年大選中基本都支持奧巴馬。

而另外六個稱為“藍墻”州的選區共有74張選舉人票,包括愛荷華州、密歇根州、新罕布什爾州、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辛州。這六個州在近年的幾次大選中,基本都是支持民主黨,而希拉裏在這些州的民調也略高於川普。不過,這六個州的選民中,白人比例較高,這也使共和黨對他們寄予了厚望。

蕭茗(Host/Simone Gao):在08年和12年的大選中,這十一個“搖擺州”幾乎都一致支持奧巴馬,在這次大選中,它們是否會還成為民主黨制勝的法寶呢?聽一下兩位專家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大選中川普的前路是否比希拉里更艱難?”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是這樣。川普的競選道路會比希拉里更加艱難,因為美國民主黨員人數比共和黨要多,因此希拉里固有的支持基礎比川普要稍大些。但川普相信他能將一些民主黨員拉到共和黨一邊,他同時也認為自己將會贏得一些傳統上投票給民主黨的大州,我認為這兩點對川普來說都很難,但此時來看,競爭會很激烈,因為我們國家現在兩派力量旗鼓相當。”

 

蕭茗(Host/Simone Gao):“若想贏得大選,哪一州是川普必須贏下來的?”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他必須贏得在美國中西部的工業州,這些州並不一定是支持共和黨候選人,其中比如密歇根州、俄亥俄州,但這些州將會在競選中非常重要。”

 

蕭茗(Host/Simone Gao):“那佛羅里達州和比西法尼亞州呢?”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佛州和賓州也同樣重要。就像我剛才講的九個‘搖擺州’。我會密切關注的將會是中西部的工業州,如密歇根州、俄亥俄州、賓州川普若想贏得這幾州,他必須贏得一些新的選民。”

 

蕭茗(Host/Simone Gao):“那對希拉里來說呢,是否她的門檻比較低?”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民主黨人已經六次贏得相同的十八個州,那是一大把選舉人票,所以現在來看民主黨固有的基礎雄厚,她需要拿下弗吉尼亞州,我認為弗州對她至關重要,佛羅里達州重要、科羅拉多州已向希拉里一方傾斜,也同樣重要,就像我說得,有九至十一個搖擺州,看你怎麼計算了。”

蕭茗(Host/Simone Gao):最後再來聽一下Ethan Epstein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在我們以前的節目中,你曾經預測川普將在共和黨大會之前,達到那個關鍵代表人選票數,此預言實現了。現在你能預測一下誰將贏得大選嗎?”

 

Ethan Epstei(華府雜誌《標準週刊》副主編):“這可能更難預測了。但我覺得川普現在處於強勢地位。我不是非常有信心,我估計川普有51%的可能性贏。他得到的支持稍微多一點。有很多原因。這個國家希望新的政黨入主白宮。我覺得希拉里-克林頓是非常弱的候選人。如果川普和一個更強的對手競選,比如伊麗莎白-華倫,他就不會佔優勢。但是川普證明了他自己是個非常聰明的政治家。他知道民衆想要什麼,而且善於推銷自己。我覺得他佔一點優勢。我想他會贏得大選。”

蕭茗(Host/Simone Gao):“有意思。美國現在變得更加多元化,這樣說來,你認爲共和黨贏得全國性選舉是否越來越難了?”

 

Ethan Epstei(華府雜誌《標準週刊》副主編):“如果情況和以前一樣。比如,像2012年羅姆尼從黑人那裏得到一點點選票,從西班牙裔那裏得到一點點選票,從亞裔那裏得到一點點選票。對,共和黨贏得大選越來越難了。但是我想你不能根據現在的情況,毫無變化直接預測未來。我覺得根據現在發生的事情,共和黨能得到少數族裔更高百分比的選票。我覺得川普能得到少數族裔更多選票。共和黨在2016年從少數族裔那裏能得到比2012年更多的選票。一個重要原因是,奧巴馬不會參與選舉。他當年得到了歷史上少有的黑人的選票。原因容易理解,黑人選民非常支持一位黑人總統。而希拉裏-克林頓和唐納德-川普都是白人。所以我估計共和黨贏的可能性,只比50%多一個百分點。”

蕭茗(Host/Simone Gao):兩黨總統提名人之戰到現在為止看起來是塵埃落定。但實際上還是有潛在的變數。最大的變數就是希拉里的電郵門醜聞。如果她被起訴,那麽,總統提名人的身份可能將有別人來繼承。而那將對民主黨造成何種影響,希拉里又是否會堅持一邊打著官司一邊選著總統呢?無論何種情況出現,都將使這次已經意外頻出的美國總統大選更富有戲劇性。《世事關心》對此將持續報導。好了,這期節目就到這裏了。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周再見。

(完)

====================================================

策劃:蕭茗

撰稿:Greg Yang,  Lynn Lin,  蕭茗

剪輯:柏妮 郭敬  Frank Lin   Lynn Lin  宏力

攝影:吳瑋

翻譯:楚越  宏力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新唐人電視臺 世事關心

2016年6月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週六:  12:30pm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