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報告:法輪功學員仍被大規模摘取器官 今日點擊(2565-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24 日訊】        提要 
法輪功學員仍然被中共當局大規模摘取器官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早上準備節目的時候看了一張照片,它是一個短消息。前兩天在西班牙,一次自行車的比賽當中,領先的隊員在距離終點,大概它說300米還是30米的時候,自行車爆胎了。爆胎了就騎不了了。那因為離的距離很近了嘛,所以這個隊員就把這個自行車,扛在肩上往終點跑,變成了車騎他了。結果在他後面的一個隊員,其實就變成兩個是競爭者嘛,結果後面的這個人並沒有超過他,一直跟在他後面跑到終點,那扛著自行車這個就得了冠軍了。拿這個獎牌呢拿這個獎盃呢,就想給第二名這個,在他後頭跟著的這個,第二那個人不要。

後來那記者就問,覺得這很特別,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他說我作為一個比賽,作為一個這樣運動當中的人,對方人家是車胎爆了,這個時候我超過人家,不道德, 不道德啊,這是他講的。做人要有道德,因為在這個背景之下,失去了一個大家公平的一個大的背景。我覺得這是一個,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但又非常真實的一幕。體育競爭在現在的價值觀的概念當中,對方要爆胎了,那咱一般人的想法,那你活該倒楣啊,老天爺不助你啊, 對不對。那你就活該啊,那一點招都沒有, 對不對。但這個人並沒有那麼做。

所以他講的道理很清楚,那不是對方能力不行。而我如果在這個時候勝過對方,我做人不地道, 我做人不地道,這就是一個基本的概念。一個競爭的平台,這是今天社會環境中人們對價值的認知,人們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在這個平台上,人們真正從內心中欣賞一個生命的理念,還在於他, 他的道德的堅守。這是在我的概念當中,我覺得對每一個朋友,我們有緣相見在這裡,這是一種勸善。所以這個勸善不是人說,我們人的層面的文化知識,而是生命真實的歸處。今天的所作所為, 所說一句話,辦一件事情,都將奠定了你生命永遠的去處。你可以相信, 你可以不相信。但是在現實環境中,我們看到了就是善惡區別,人性的堅守和靈魂的復甦,這是無容置疑的。

美國之音我們知道連續在這幾天,報導了有關活摘的問題。結果今天又報導了一篇文章,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法輪功學員,仍然被中共當局大規模摘取器官。這是大衛‧麥塔斯, 大衛‧喬高,他們在10年前開始寫出第一份報告之後,在10年後2016年的今天,他再次拿出新的報告新的數據。大衛‧麥塔斯是加拿大國家勳章獲得者,人權律師。當年的賴昌星也是由他辯護的,這是大家知道的。而大衛‧喬高是在加拿大政府當中,成為國會議員長達30多年。同時他在加拿大政府任職時,曾經任職加拿大的亞太司司長,主管中國事務外交事務。所以這2個人在10年前,開始對有關活摘器官,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事情,來進行獨立調查,一直堅持到今天。星期三公布的一份最新調查報告講,中共器官移植數量遠遠超過官方公布的,而器官的供體的主要來源,依然是來自於那些被殺害的無辜者,主要是法輪功學員、 維吾爾族人、藏人和家庭教會的基督徒。

法輪功學員仍然被中共當局大規模摘取器官

報告的作者認為,中共當局的這種作法,無異於群體滅絕。群體滅絕這是在地球上,最邪惡的罪名之一。那這一些群體,因為他們自己的信仰,因為他們的種族的差異,因為他們的膚色的差異,而造成另外一批擁有權力的人,進行系統的大規模的屠殺。昨天節目當中我們提到這個問題,所以對比希特勒, 對比納粹,有朋友貼出來, 不要對比納粹,你今天把共產黨對比納粹,是對納粹的汙辱。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反饋。

大衛‧麥塔斯, 大衛‧喬高,和美國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伊森‧葛特曼自己做過獨立的調查,寫過另外一本書,發布了最新有關中共當局,強摘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良心犯的器官的報告。2006年麥塔斯跟喬高,開始撰寫了第一份相關報告。

而葛特曼在2014年,寫了一本書叫做屠殺。稱在中國存在大規模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情況,並且是中共當局,解決政治犯的祕密途徑。

法輪功學員仍然被中共當局大規模摘取器官

長達800多頁的,名為血腥摘取的報告講說,根據批准進行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數量、床位以及其他公開資料,公開信息資料等現象表現,那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遠遠超過中共官方所說的1萬人。麥塔斯在華盛頓DC,全國記者俱樂部的報告會上講,由於今天中國,相關數據的不透明,醫療機構對事實的掩蓋,他們很難拿到確鑿的數據。但我們得到一個範圍,中國每年的器官移植手術,在6萬到10萬之間,持續了很多年,到現在總額超過100萬。如何解釋這其中巨大的差距?原因就是法輪功學員、 維吾爾族人、 藏人等良心犯,是中國器官移植體的主要來源,數量比他們之前預想的要多。

而這些人被中共的體制,斥為是國家的敵人。那中共在196幾年,在軍隊當中有一個國家政策,當斥為國家敵人的時候,這些人不是人,是國家的資源, 國家的資料。跟煤炭、跟鋼鐵、 跟木材,是一個概念 。所以整批的按需屠殺,是一個正常生活,維持政權的一部分。而這一份196幾年的這樣的,所謂的國家政策,在今天的軍隊依然在執行著。葛特曼在撰寫和出版他的那本書過程中,他說花了5年時間跟法輪功學員,和參與摘取器官的醫生,以及中共高級警官,進行過長時間的訪談。

法輪功學員仍然被中共當局大規模摘取器官

葛特曼更舉例說,一些法輪功學員甚至不是在監獄,而是在家裡被強行驗血。中共當局的這種行為,是緩慢的群體的滅絕。但到底有多少無辜人,因為器官強摘而被殺害,目前無法得出任何的結論。

那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343號決議,敦促中國停止強摘良心犯的器官。所以這件事情,變成了一個非常突出的事情。非常吻合現在國內出現的局勢,對吧。 我跟大家講過,為什麼在5月28日,對這個廖錫龍跟李繼耐拿下?是王岐山親自到軍委的,組織生活會議當中幹掉他們。

李繼耐兼軍隊裡面,610辦公室主任第一把手。廖錫龍也是在活摘器官,最猖盛的2002年到2012年期間 ,主政總後勤部。 那主政總後勤部,而他整個軍隊,隸屬軍隊的醫院都歸他管 。而他們的上司是徐才厚、 郭伯雄。而總政治部是主管思想工作的,專門屠殺階級敵人, 定罪的。而總後勤部專門用刀殺人的, 賣器官的 。所以這個大的氛圍事情,是這樣非常奇妙的,被時間是個神的控制下,吻合在一起。

那與此同時作為對比的,面對烏坎的事情,國際特赦組織發出新聞稿,呼籲全球關注烏坎和林祖戀。新聞稿當中明確提到說,72歲的林祖戀被抓之前,那村民已經計劃好為村內,被非法賤賣的土地維權。當局抓捕林祖戀引起村民的憤怒,因為林祖戀現在面臨的是酷刑,虐待以及不公正審判的危險。林祖戀被抓之前,跟自己的太太說,我什麼貪汙都沒有,就先說了這些話。被抓之後上電視被迫承認自己接受巨額賄款。這是一個滅絕人性的社會。其實林祖戀的前後的描述,就是這麼個概念。而在烏坎發生的事情本身,大家看到了就是持續的,對人性虐殺的一種表現。在對比著大規模活摘器官而言,那作為烏坎的事情,這樣的林祖戀被汙名虐待,上電視的做法,是只不過表現出整個制度的邪惡本身,在現實生活中的真實版,和延續的過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