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賽場地離奇取消 誰在搞事? 熱點互動(1479)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25 日訊】【熱點互動】(1479)大賽場地離奇取消,誰在搞事?


近日,由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新唐人第七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場地租用合同突然被香港梁振英政府強制收回,引發輿論震驚和譴責。場地從批准再到突然拒絕,非常蹊蹺,究竟誰在搞事?香港各界的反應如何?中國古典舞大賽的宗旨是什麼?中共為何對這樣一個藝術賽事如此懼怕?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近日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第七屆中國古典舞大賽,在亞太賽區的合同突然被香港梁振英政府突然取消,引發輿論的震驚。

那麼大賽從批准到最後的拒絕,事情非常的蹊蹺,背後究竟誰在搞事?而且香港各界對此事的反應如何?中國古典舞大賽的宗旨又是什麼?中共為何對這樣一個賽事如此的恐懼?圍繞著相關話題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那麼在開始之前,請大家先看一個新聞短片。

記者會在中環的外國記者會召開,第七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項目協調人之一吳雪兒,指鄉議局大樓管理委員今年4月20日正式接納主辦方的申請和付款,發出正式公文,批准新唐人電視臺在今年7月30日租用鄉議局大樓大劇院舉辦比賽。但主辦方5月26日突然接到鄉議局的通知,指因收到港府的要求,要強制收回場地用以做選舉用途。吳雪兒感謝鄉議局之前接納主辦方的申請,強調鄉議局也是受害者。

亞太區初賽項目協調人之一吳雪兒:「鑑於過去數年來,香港特首對香港一國兩制的破壞及對香港文化創作的打壓,我們明白發生的事情真正的幕後推手為香港政府內部一小部分人,主要責任不在劇場租借機構方面,其實鄉議局亦是受害者之一,因為他們被迫取消合約。」

由江派扶持的梁振英,剛上台的那年2012年,適逢新唐人舉行第五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亞太賽區初賽,比賽當日梁發動青關會成員在場內外鬧事,試圖破壞比賽進行。主辦方強調,今次必定會在香港舉辦活動,有信心可以租到場地,同時會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力。

現場也有多位嘉賓前來聲援支持。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強調支持新唐人在香港舉行舞蹈大賽,批評梁振英以選舉為借口打壓文化藝術活動。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這個更加突顯這個特區政府第一,一個政治打壓;第二,其實也是一個沒膽匪類來的,也不敢公然將它真正的理由講出來。因為我想第一,香港是法治社會;第二,我們也是一個國際的商業和金融中心,所以我們的契約,包括合約的這個精神是非常重要。這次的事件也是顯示特區政府用他的一些旁門左道的方式嘗試去令到原有的合約結果是不能夠進行。」

演員兼電影監製何駿怡質問梁振英政府,究竟要打壓多少文化藝術演出。

演員兼電影監製何駿怡:「我們沒槍沒砲的,我們有的只是在做我們應該要做,我們的範疇裡面應該要,應該要說的話說給觀眾聽而已,我們做的事就是那麼簡單,完全沒有政治成分的,為什麼到最後什麼東西都要和政治掛鉤呢?」

由於新唐人電視台總部位於美國,事件也引起美國當局的關注,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政治官也親自到場了解情況。

今次事件除了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香港本地多位泛民主派議員也紛紛譴責港府打壓文化藝術交流的活動,有關報導請留意本台的後續報導。

主持人:「大賽的場地被離奇的取消,究竟誰在攪局?」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來參與今天的討論。今天我們一共請到了三位嘉賓,兩位現場嘉賓,一位是中國古典舞大賽的評委李維娜女士,另外一位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政治學博士李天笑,還有一位是位於香港通過Skype今天加入我們的節目,也是中國古典舞大賽在亞太賽區項目的協調人辛玲女士。我想首先請教辛玲,因為您最清楚來自於前線的情況,可以說整個圍繞場地的風波,前前後後非常的蹊蹺,當時批准的時候都發生了哪些事情呢?可不可以給大家做個介紹?

辛玲:你提到了一個「蹊蹺」,我想我們把這個判斷留給我們的觀眾,我就給大家把我們實實在在發生的這個情況給大家說一下。當時是在2月底的時候,在香港這邊我們是給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就香港政府名下所有的場地全部都遞交了申請,看看哪一個場地能夠排到期,那其中當然也包括鄉議局的這個場地。然後當時鄉議局的這個場地,他們收到了我們的申請以後,就給我們很快的回覆說,我們這個場地是有位置的,那麼你們給我們一些補充的材料,所以之後我們當然很快就把補充的材料就給他們補充過去了。

補充過去以後,對方就沒有回應了,大概是過了兩到三週這樣的一個時間,這期間我們的同事也是不斷地打電話去詢問,也親自去拜訪他們。大概過了三週的時間吧,對方突然就說我們現在需要抽籤來決定,就說這個場地能不能把它租借給你們這樣子。然後當時我們也問了一下,那如果你們要抽籤的話,需要多少時間呢?對方說是兩週的時間,可是過了兩週以後,也一直都沒有消息,一直到4月初了,在我們不斷地追問和詢問之下,當時其實我們心裡面都已經沒有底了。

又過了幾個星期,我們突然就收到了鄉議局的一封來信,上面就說確認我們的這個申請是被接受了,所以當時我們也是非常的高興。我們雖然看到在這個過程當中,他們有一個非常長的,甚至於是來來去去的這樣一個思考過程,我覺得也是他們內部的一個討論的過程,但是他們最後把這個場地能夠租給我們,對於我們的亞太區的主辦方來講,我們心裡面其實對鄉議局還是非常感謝的。當時就是這樣一個情況。

主持人:可以說批准的過程一開始還是非常推諉,但是最後就批准了,現在可以說是一個突然的拒絕和收回的情況,這之間又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給出什麼樣的理由?能否給大家做個介紹?

辛玲:其實在這個期間,自從鄉議局接受了我們的申請以後,當然我們的同事第一時間跟他們講的就是說,我們的這個場地是絕對不可以突然出現變化的,因為我們這是一個全世界的舞蹈比賽,在亞太區我們也不只是香港一地,那是兩岸三地所有的這些參賽者都會聚集到這裡來,那麼對於我們主辦方這一塊來講,我們的宣傳費用,還有包括選手們到香港的這些安排,牽涉的費用非常的大,所以你們必須要給我們保證,這個場地你不可以在中途出現任何問題。鄉議局的同事他們那邊是非常肯定的告訴我們,說絕對不會出現任何問題。因此我們就把合約簽了。

那麼差不多整個4月份,一直到4月底之前,我跟他們對方場地那邊的同事都是非常密切的合作,我們就去看場地,需不需要鋪地膠,包括評委席設在什麼地方……等等等等,包括我們當天比賽的流程,一直到4月26日我們的最後一封通信裡面我們都還在商量這些非常具體的事情。

5月初,因為我們新唐人電視總部那邊也有一個會議,讓我們也匯報一下現在目前的準備情況,所以我回了一趟紐約,等到我們再回來的時候,大概就是在5月中旬,5月20日左右,就突然收到了鄉議局那邊的一個通知,就說我們現在政府要徵用我們的場地,我們必須要跟你們解除這個合約。當時對我們來講,那真的是晴天霹靂一樣的消息,所以我們這邊的同事立刻就到鄉議局那邊與他們接洽。他們當時就說我們的場地是有一個「優先租用團體」這樣的一個規則,那我們這個場地現在沒有辦法,因為香港政府要用,而且是用於選舉之用的。

當時我們有提出選舉是10月份的事情,現在是8月初,你怎麼會用到這個場地呢?他說那我們有很多關於選舉的一些宣傳或者什麼,他們其實講得很不清楚的,就只是提到他們有這個優先原則。那我們也提到了所謂的「優先原則」,應該是你在考慮到底接納哪一個團體申請的時候,他們有優先原則,而不是跟我們已經簽訂了合約以後,任何一個機構說我有這個優先原則,他就可以中途來中斷我們的這樣一個契約,這個是不可以接受的。

這個時候當我們提出這個觀點的時候,對方鄉議局那邊的同事其實可以看得出來,他們也非常的無奈,他們後面的這個命令,他們作為員工來講,他們沒有辦法,他最後就說,那你看我們現在也還在一個完善的過程當中,就提到了這麼一句話,我們也在「完善過程當中」,就可以感覺到他們這個無奈。所以整個過程就是這樣子。

主持人:他這個無奈的背後也揭示出他不是作主,是港府做出的主。天笑,您看整個的這樣一個從開始推諉,到最後迅速批准,後來又離奇的拒絕,整個一個過程,您覺得這個背後是否有蹊蹺之處?這背後是否有什麼樣的一個主使和攪局在裡面?

李天笑:我覺得這整個過程看起來不是很簡單的,開始的時候鄉議局他是做出了某種考慮,它有一個過程,最後決定的,可能跟大陸,或者得到了某種默許,至少說他對梁振英港府政權,他覺得現在可能是日薄西山,可能是不行了,做出某種判斷以後才做出決定的。

整個過程我覺得第一點,這個鄉議局很明顯,它本意是沒有想來取消這個合同的,它取消這個合同是出於外在的一種壓力,那麼這個外在壓力,在5月26日它給舉辦方的這封通知裡面說得非常清楚,就是因為港府要徵用這個地方,作為選舉來用,然後它就沒辦法。

這個過程實際上我查了一下,港府是在今年9月4日舉行立法會的選舉,9月4日離7月30日至少還有一個多月,這個期間兩者在時間點上是不衝突的,換句話說,你舉行了大賽之後,還可以照樣舉行選舉,因為選舉一般來說的話就是搭幾個桌子,投票站。

另外一點,基本上港府它用作於選舉的也不是用這種劇場,它是用學校,因為劇場中間很多的椅子,你椅子怎麼辦?人怎麼排隊進去弄啊?很麻煩。而且場地租用還是有一定費用,所以這個說法比較牽強。所以這個過程中,它是受到了港府的壓力,而且它說得很明白。但是我覺得港府實際上也不是最後的黑手,它也不是最後做決策要把這個合同取消的後面的人。

主持人:那您覺得整個過程中誰是背後的一個黑手?

李天笑:我覺得這裡邊有一個非常蹊蹺的現象,在5月17日到19日這三天,張德江,也就是中共主管港澳的政治局常委,到香港訪問三天。那麼他走了以後一星期,5月26日主辦方就收到了取消合同的決定。這個當中換句話說,張德江在那邊跟梁振英港府之間有什麼交易,談了什麼東西,告訴他什麼東西,我們現在不知道,但是至少他有作案的時間點,如果從行政上來講,他有作案的時間點。

另外的話,從張德江跟梁振英他們一直在配合,在香港鬧事,通過比方原來的雨傘革命等等這些,整個封殺民主,還有挑起各種社會的分裂等等這些東西,他都是有作案的前科。另外,張德江在國內是代表江澤民這一派系的,他主要是犯下了很多罪行,最嚴重的是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等等,受到習近平國內不斷地清洗,把他們的人抓起來,這個時候我覺得他在習近平跟國內的這種衝突,要清洗他,他要進行一定的攪局、搗亂,這個在國內也不斷地發生,而且這個東西我想就延續到香港,從當時的「占中」,還有這整個一系列事情都反映出這一點。

那麼這個我覺得他是有前科,還有作案的動機,就是在這個事情上跟習近平搗亂。所以用這種方式來跟習近平較量,或者說馬上就要召開,多少週年嘛,習近平要過來開會等等,向習近平示威,這裡邊也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維娜,您作為一個藝術家,同時也是中國古典舞大賽的一個評委,聽到這樣一個事情,場地被取消,您有什麼樣的看法?剛才天笑也講到了在這件事情中背後中共的一些攪局。那中共為什麼連這樣的賽事都要破壞?您什麼感受?

李維娜:我覺得這聽起來是非常可笑的,因為中國古典舞他是中華五千文化的其中一部分,很精髓的東西,這種傳統的文化其實對人的道德品質,對人性都是非常好的,而這種傳統的文化在培養年輕人上,會使人的道德品質和他在學習這舞蹈的時候,他不光是學一門技術,他同時也學會了做人。那這樣的東西我們在給選手們提供這種平台的時候,這麼一個純的這種技術性,傳統的一種藝術形式的大賽都會被取消的話,為什麼我說可笑呢?它為什麼不說不許舉辦中國古典舞大賽,為什麼不直接反對這個東西?因為它知道所有的人都知道這是好的。

它以別的理由,千萬種理由,就是不敢說出你不讓跳中國古典舞,不讓中國古典舞大賽舉辦。那麼後面的東西就很可笑了。一個政府對自己,不能說是自己的,不是它的文化,因為共產黨不是中國的文化,對這個傳統的中國文化東西用這種打壓的手段,那可想這個政府已經虛弱到就是隨時可以倒台的這樣一個情況吧。我覺得整個這個過程只能說明傳統文化的價值,和他對人們帶來這種希望,這麼一個簡單的純技術的大賽居然要動用這麼大的一個手段這樣來詆毀,可想而知。

主持人:剛才您提到咱們中國的古典舞,為什麼要用中國古典舞這種形式來弘揚這個傳統文化?

李維娜:應該這麼說,舞蹈有很多種形式,而中國古典舞他的內涵很豐富,男性這種陽剛,女性的這個陰柔,他本身就是文化的一種承襲,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年輕人在學習舞蹈當中,他也會在他的一舉手、一投足上,他都會帶有這種文化的習性,那麼也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這種道德觀,在一個演員身上他也體現出人的很正直,非常美好、善良,這種東西實際上他這就是一個文化價值在那兒。

所以我想我們用中國古典舞,而且新唐人舉辦的他是唯一的一個純的,就是中國古典舞大賽,而且他是一個世界性的,他給全世界,當然大部分選手,大部分學中國舞的主要還是在中國大陸,但是包括中國大陸都沒有一個舞蹈大賽是僅僅為中國古典舞去舉辦的,所以他的意義是很深遠的,他也給選手們提供了一個非常純正的比賽的平台。

主持人:辛玲,既然像維娜剛才講的,是這樣一個純善純美的唯一的一個中國古典舞大賽,那麼場地被取消,在香港有什麼樣的一個反應?香港各界有什麼樣的一個回應?能否給大家做個介紹?

辛玲:其實香港今年發生了很多跟文化事件有關的這樣一系列的事情,我們知道早前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因為他們主辦的那個活動,然後在康文署的場刊裡面就強行要求他們要拿掉「國立」,那麼這個事件在香港當時也是反響非常的大。而且就在剛剛前面這一個月吧,發生演員的那個事件,何韻詩的那個事件,就是一系列的,今年在文化界,還有在藝術界發生的事情,香港人其實今年對這些事情真的是非常的不陌生。所以我們這一次場地受到了干擾以後,不管是這邊的議員,還有這邊的演藝界的人士,其實對我們都表示了非常大的支持。

我們有一條就是議員對我們支持的一個採訪,要不然我們來看一下。

民主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劉慧卿:「因為它會影響香港聲譽。」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 楊岳橋:「這就是香港政府的狹隘,就是目光短淺,其實舞蹈而已,又可以影響到多少東西,我相信如果香港政府不能打開胸襟去面對,繼續蛇縮鵪鶉(膽小如鼠)的話,是有辱我們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工黨主席 李卓人:「我們覺得這很明顯是一個政治打壓,我在此呼籲大家對政治打壓一定要發聲,因為它(中共)能打壓一個團體,亦能打壓另一個團體,香港整體大家的自由是亮起紅燈的。」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 梁國雄:「如果用中共政府的喜好,去看待文化交流的話,香港慢慢會因為中共的政治選擇,而喪失與其它地方交流的機會。」

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 陳偉業:「很明顯,康文署這麼久仍不肯租地方給新唐人電視,而其它團體包括大學、鄉議局,甚至其它機構,都會用各種理由拒絕租場地給新唐人電視,我覺得這對香港而言是一個損失,亦損害香港的核心價值。」

主持人:剛才聽了香港各界對這件事情的反應,我們也聽聽觀眾朋友對這件事情怎麼說,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每個人半分鐘時間,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我認為這個事情跟古典舞本身毫無關係,跟港府租用也沒有關係,因為香港是個民主的社會,也是一個商業的社會,就算港府要租也有一個先來後到的問題。本質的問題實際上是新唐人電視臺主持了這個事情,新唐人電視臺明擺的就是法輪功嘛,它中共能讓你做嗎?前不久臺灣的兒童演唱團參加了蔡英文的就職典禮,救被取消了去廣州演唱;加拿大選美小姐抨擊大陸,也被禁止入境。

主持人:好,我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們一會兒集中來回應一下。加州的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紀嵐主播好,各位嘉賓大家好。這件事情的幕後黑手攪局,我認為是大陸地方幹部,貪官污吏人員以及野心家,什麼野心家呢?就是一定要把醜陋的政治拉進香港九龍、新界、荃灣的娛樂圈,醜化演藝人員。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們時間非常有限。我請天笑簡單的回應一下,同時還有一個問題,香港最近事情非常的多,這背後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原因?您有什麼樣的解讀?

李天笑:我覺得梁振英在這件事情,他還沒這個膽子,基本上他是在前臺擦鞋的,很多重要的決策他都要請示,跟張德江主管這個事情,中共江派高層是有關係的。原來的話,香港這個地區一直是曾慶紅他們派了很多特務在那控制,後來曾慶紅走掉以後,張德江他把這攤接過來了,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目前江派在國內受到嚴重打擊,它到香港這個地方來進行政治賭博,是有可能藉著各種機會,當然它打壓的主要對象就是法輪功,剛才那個觀眾他沒有講錯,因為從這個青關會從2012年8月份成立到現在為止,一直是在跟法輪功各種場合進行攪水搗亂。

這個問題當然延續到其它的問題,像這個舞蹈大賽,比方說神韻在2010年的時候也遭到過他們的破壞,後來由於技術方面的原因拒絕了,或者把它取消了。這次當然是用什麼選舉,都站不住腳的。但關鍵問題,我覺得他們實際上一個是破壞了香港的契約精神,因為契約是整個「一國兩制」的基礎,中國人講信用嘛;還有一個就是演出的自由權利,這是基本的人權,普世價值。這兩點違反了以後,對香港核心的價值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損害,對香港的未來也是造成很大的損害。

主持人:我們再連線辛玲,很多人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尤其是一些選手知道這個場地被取消後,他們又有什麼樣的反應?同時我想觀眾朋友們很多人都在關心,這件事情後續還能否在香港舉辦?

辛玲:這個事情發生了以後,因為我們的記者招待會就在前兩天剛剛才舉行嘛,已經報名的選手,還有包括他們的家長都很關心,但是總體來講,現在大家的反應都還是非常的正面,因為大家知道我們這個亞太區初賽以前是在臺灣舉辦過的,所以大家對比一下臺灣跟香港,就說為什麼在臺灣舉辦的時候就非常的順利,現在在香港就不可以呢?選手那邊大家都還是有一點點擔心,覺得我們都已經準備了很久了,有的選手已經準備了2年了,現在會不會開不了呢?那麼我們這麼長時間的準備會不會白費了呢?

作為主辦方這一塊,我們也非常明確的給大家在這裡說一下,我們的比賽是一定會在香港舉辦的,現在目前我們已經啟動了備用的方案。那麼為什麼我們現在要把這個事情一定要在公眾的地方,要跟全世界的朋友們都要來講一講這個事情呢?因為我們知道這個港府的壓力,它能夠干擾你一個場地,那麼後面的可能還會有,所以我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夠來守護我們的這一次舞蹈大賽。

主持人:維娜,可以說干擾也不是第一次了,在歷年來說,選手遇到這樣的干擾的話,他們能夠衝破這樣一個阻礙嗎?

李維娜:很多選手會不顧一切的去努力,因為對一個演員來說,對一個學生來說,這是事業上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但往年的一些經驗看起來,有些選手是在最後一個關卡,在出國境的時候被卡在那裡,但是我相信很有勇氣的選手還是會站在這個世界平台上。

主持人:天笑,如果像您分析的,這件事情是江派在攪局的話,您覺得習近平會做出反擊嗎?

李天笑:現在有兩件事情,習近平可能馬上召開港澳工作會議,他要主持,實際上就是把張德江這個話語權給奪過來;還有中紀委進駐了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可能要除掉一些人。這兩個措施我覺得對清除整個江派勢力是有作用的,所以在對整個形勢的發展也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主持人:非常感謝幾位嘉賓的點評分析,分享他們的故事,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