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之女耿格 痛心揭在中國的日子|新聞最聚焦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25 日訊】被譽為中國良心的維權律師高智晟,經歷9年中共非法拘禁、判刑關押,禍及妻子與一雙兒女。他的女兒,耿格,日前來到台灣,代替父親出席新書記者會,我們獨家採訪耿格,帶您近距離瞭解,這位身為所謂「中國政治犯」的女兒,過往在中國,所面對的黑暗日子。

高智晟女兒 耿格:「賣冰箱的人送給我爸爸的,然後我爸爸就送給了我,從三歲開始,20年了,20年整。」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女兒耿格,拿著兒時玩偶「豬豬力」,這是她7年前從中國輾轉逃往美國時,身上帶的唯一物品。今年23歲的耿格,目前在美國就讀大學。爽朗外表的背後,一般人很難想像,這樣的女孩在青春時期,曾經有過的黑暗經歷。

時間回到10年前,高智晟律師一家四口住在北京,但從高智晟替法輪功維權那一刻開始,全家人再沒過上安寧的日子。住處樓下成群便衣監視,甚至近身騷擾攻擊,那一年耿格13歲。

高智晟女兒 耿格:「我記得有一次我爸爸開車帶我去公園,車開著開著我爸就急剎車,我就問我爸幹嘛,他就說後面那個人就是想撞我們,那我們就讓他撞一下。」

隔年高智晟遭拘禁,住家更遭當局抄家,大型家具、財物全被搬光,不僅如此,當局派出人員直接進駐高智晟家裡,監控耿和母子三人,盥洗上廁所都遭監視,那一年耿格14歲。

高智晟女兒 耿格:「我洗澡他們是在門口看著的,(女生男生?)無所謂,那個時候已經不覺得自己是個人,就是真的不覺得自己需要權利,你不可以拒絕的呀,他們如果就是要捉弄你,就是找一個男的來看你,你是不可以拒絕的,那時候是真的無所謂,我洗澡就洗我自己的,我不太在乎是誰在看我,但是我知道一定是被看著的。」

老師、同學口中「政治犯的女兒」,耿格上學身邊總有7個人貼身監控,更不時在大庭廣眾下遭毆打、羞辱,連續兩年時間,正值青春期的她,罹患憂鬱症幾度輕生。

高智晟女兒 耿格:「中午吃飯的時候就是7個人就開始打我,因為中午吃飯的時候,是學校人最多的時候,他們就在操場中間就打我,特別狠的打,然後有圍觀的同學他們就說,她的爸爸是政治犯,她被這樣對待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因為她爸爸危害了國家的安全,跟她講話下場跟她差不多,從那天開始大家就知道,跟我講話是真的很危險,就我從此上學的那些年,沒有同學再跟我講過話。」

高智晟替弱勢維權,觸碰中共當局最敏感的法輪功問題。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親自下達命令,對高智晟進行非法綁架、酷刑,營造恐怖株連親友。不捨一雙兒女任憑當局流氓式不分晝夜騷擾,2009年在民間友人協助下,耿格母親帶著姊弟倆擺脫監控,輾轉從中國偷渡到泰國,自此流亡海外,那一年耿格16歲。

高智晟女兒 耿格:「我媽媽就說我們出去一下,然後我本來什麼都沒拿,然後我爸爸剛好也要出門,他就過來抱了我一下,特別狠、特別重的抱了我一下,然後他就轉身,他轉身因為那個時候,經歷太多事情了,我就覺得不對,然後我就站在那邊看我爸爸的背影,我就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沒過多久幾秒鐘吧,我爸轉身跑過來又抱了我一下,然後親了我一下,然後說,可要聽話,我現在回想起來因為那一幕對我來說,就是記憶非常深刻,現在回想起來,他肯定是在哭,不然的話他肯定還會再回來看我們一眼,或再抱我們一下,因為你想,這樣一晃就7年過去了。」

回想在中國與父親告別時,耿格頻頻拭淚,7年不見父親,最大心願是盡快與父親相見。高智晟2014年8月出獄後至今,仍被軟禁在陝北農村老家。高智晟秘密書寫50萬字手稿,透過管道避開中共爪牙,編撰成書《2017年,起來中國》在海外出版,其中紀錄大量而且驚人的罪惡。

中國維權律師 高智晟(美聯社,2015年初):「他們對我的關押方式,和普通人是不一樣的,因為中共監獄對犯人的最嚴重違紀行為,有一種處罰手段叫禁閉,關禁閉法律規定不得超過15天,但他們一口氣關了我3年,就在禁閉室關了我3年,但是我跟他們講說你們什麼也得不到,什麼也得不到,除了罪惡紀錄以外你們什麼也得不到。」

高智晟一口鬆動的牙齒,竟是遭中共當局酷刑的鐵證。在高智晟書中描述的酷刑過程,包括電擊、毆打、煙燻臉部,最長持續二十幾天,每次酷刑結束,全身每個毛孔都在發出呻吟……。酷刑之後無止盡的非法拘禁,秘密警察泯滅人性的看管,當局精心設計密閉囚禁室,任何一項都能導致人傷殘。期間伴隨當局不斷升級的威逼利誘,信奉基督教的高智晟,一次次克服恐懼在絕境中見證神蹟。

中國維權律師 高智晟(美聯社,2015年初):「一個人的強大,也是一步一步走起來的。第一次酷刑的時候,我的確很怕、確實很怕,第二次就沒有了,因為他是一個認識,為什麼沒有了?因為害怕沒有任何用,害怕招致更多的壓迫,更多的兇殘。」

2009年當局曾經向高智晟開出條件,一個是強制遣送海外,另一個是面對無止境生不如死與世隔絕。高智晟最終選擇留在中國,周永康曾派人到獄中傳話,要他放棄對抗,當時高智晟即斷言周永康會死在監獄裡。他也預測2017年,中共政權將會敗亡。

中國維權律師 高智晟(美聯社,2015年初):「共產黨就是監獄,共產黨就是監獄,我和它不可能在同一個陽光下共處,這已經是所有經歷告訴我,它們也不斷的給我講,有我們就不能有你的自由,我說那我就一定會得到大自由,這是不能懷疑的。」

高智晟長年被綁架,家庭遭摧毀。父親的選擇,耿格從懵懂到理解,面對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全面的迫害,她仍然相信父親所做的一切。逃亡美國後,耿格第一次接觸法輪功人士,耿格說,她更能體會父親的正義之舉。

高智晟女兒 耿格:「我快出來(中國)之前,有大概知道我爸爸在幫法輪功,但出來以後才特別明白他到底是做了什麼。你看,中國政府在迫害一些普通的、無辜的就是中國民眾、法輪功學員,你怎麼知道它有一天不會迫害到你頭上去,而且中國人都不敢站起來,那總得有一個人站起來,然後我覺得我爸爸他做的就是這樣一件簡單的事情,其實很多時候講的並沒有那麼偉大,他只是想去,讓中國政府停下來去迫害他自己的這些民眾。」

繼承父親的正義感,也不捨常常以淚洗面的母親奔波,耿格代替無法到場的父親,出席港台兩地新書記者會。這也是七年來,耿格第一次距離父親這麼近。

高智晟女兒 耿格:「我非常自信的認為,我的父親是在這個時代中國,他是最清醒的一批人之一。那他和與他一起奮鬥的這些人們是今天中國的光榮,也是明天中國的希望,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第一次踏上自由民主的台灣,台灣朝野立委與民間團體展現人道關懷,聲援高智晟律師。用英文寫下希望關注中國人權與家人的文字,耿格要把書轉交給總統蔡英文。對照耿格在中國的黑暗經歷,台灣年輕人或許無法想像,但更沈重的是,耿格只是受中共壓迫的案例之一,還有多少中國異議人士後代,正在遭遇當局不堪的對待?

文字撰稿:劉姿吟
後製剪輯:高健倫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