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雜誌副總編蹊蹺自殺 今日點擊(256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28 日訊】        提要
數千武警鎮壓爆衝突
士氣降至冰點的中國官員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有個朋友在Facebook上留言,看我節目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呢覺得產生了相當的共鳴,為此呢他說他自己信了,信佛了,人自己說的自己信佛了,唸經。但是呢出現一個現象,就他觀察周圍,觀察出一個現象,他發覺呢這麼多法輪功學員,遭受這樣殘酷的迫害,但是為什麼那麼多的普通信仰者,對這件事情視若無睹?也就是說:宗教者啦,不能教信仰者,很多宗教的人士對這件事情視若無睹,他說讓他非常感到吃驚和不解。

修佛的人應該是慈悲的,慈悲的人應該是憐憫生命的,面對這種對生命的這種毫無節制的殘酷的虐殺,竟然冷若冰霜,他問濤哥到底為什麼?有個電影的名字叫做:這個男人來自於地球,2007年拍的,小製作,但是在排名版當中呢相當高。裡面一個男主角自稱自己來自洞穴年代,1萬4千年前的洞穴年代,他從來不死,長相永遠是38歲,活了1萬4千年,是哈佛的一個大學歷史系教授。

因為其中一個教授是虔誠的基督徒,那這個自稱為不死的人跟他講,說基督徒問他說:有沒有神存在?他承認有神。但基督耶穌他明確講說:《聖經》你知道《聖經》有很多的不同的版本,我問你你信哪一個版本?這是個嚴肅的問題。他講說:我今天50歲,你今天50歲60歲,你還記得你10歲時的景象嗎?你只能記得那痛苦的東西,你不會記得日常生活平常的東西。而你現在的自己,當你再回到你童年的故鄉的時候,你會發覺一切都改變了,原來的橋沒了可能改成樓了,對不對?原來的那種你童年時所有的記憶,都被現代化的工具所取代了。

他說的什麼意思?神沒變,人在變。一個人隨著年齡的時間的跨越,他都在改變,他周圍的一切都在改變、他的觀念在改變,而人生活在自己的觀念中,而不是生命的真實中;而人生活在自己的觀念中,隨著時間的推移,今天在面對一切,過去的神、佛、道的這種教誨,卻站在今天利益的角度、世俗的角度、環境的角度、觀念的角度,去解釋那2千年前聖明對人的教誨,不是神的錯,是人的錯。

數千武警鎮壓爆衝突

當然在我的眼睛裡,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啦,而在中國的大陸呢,我們看到硝煙四起的場面。最新的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湖北仙桃市,在市區附近要建垃圾焚燒場,結果引發了超過十萬人,一連兩天週末上街抗議,成批的武警鎮壓,不少女人,懷孕的女人也上街,為了自己的孩子。在這個背景之下,這件事情在這個背景之下,仙桃市的女市長出來說:這件事情暫緩,就建立這個垃圾焚燒發電廠暫緩。據說當天晚上,大批武警,警察就抓人,那這就這麼件事情啦。

所以我跟大家說的意思就是說:在中國大陸你會看到民間的老百姓的,藉著任何的一種理由,宣洩內心的憤怒、宣洩內心的憤慨、宣洩內心對現實生活的不滿的那一份東西。反貪腐攬民心,但反貪腐造成整體中共官場怠工,沒有正常的一種生活工作的狀態,怕自己出事,那直接已經影響到整個社會層面的,它的基本的生活需求。

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說了,在相互擠壓,相互擠壓的過程中,2016年是中共亡黨的過程。上集節目我們已經跟大家說,中共黨內在考慮廢掉這個政治局常委,廢掉政治局常委,它還是表現出習近平跟江澤民,在過去10年15年,以垂簾聽政的方式直接的對壘。砍掉垂簾聽政,那前面得有替他耍動的木偶啊,政治局常委就是江澤民操控的木偶,十八大是江澤民獲勝,所以就這麼點事。上頭忙著在斬殺,下頭不知道怎麼過活,但是斬殺過程中,有些人就成了綁票。

《求是》副總編朱鐵志自殺原因不明。北京市雜文學會常務副會長,《求是》雜誌副總編朱鐵志,26日凌晨在單位地下車庫自縊身亡,這是一種抗辯,他沒在家裡頭,死在單位裡,是向單位抗辯。我覺得具體會怎麼樣?不知道。但是它提到說:這是繼2012年8月22日,人民日報副刊大地主編徐懷謙自殺後,第二起體制內的高層自殺。理念和現實的差距,這是有人說了,那有網友說:理念和現實的差距,不是你天天教育別人的嗎?天天掛在嘴上的嗎?今天你崩潰了,那當然了,沒跟你說嗎?昨天有集節目說:媒體說了,美國的航空母艦的士兵在練跳水,練跳水。原因怕中國的東風導彈,把他們打死。所以與其被這個導彈打死,不如他練跳水。但是呢中國的東風導彈,看來是一定會把美國航空母艦打死,一出手他就死了。所以美國兵只能逃命,瘋了,那你說是瘋了嗎?你不能說是瘋了,因為人家大報小報都登了,你要說他沒瘋,但所有人就覺得他要沒瘋,那我就瘋了,對不對?那我就有病,那肯定有一方有病。

中共的媒體就得這麼做,什麼叫理想與現實的差距,道理挺簡單,你是人還是鬼?就這麼點差距。你是人還是鬼?你要是人就有人性,有人性就是擁有黨性的死敵,當你是黨性的時候,你又是個人,你要不自殺才怪。

士氣降至冰點的中國官員

那天下的事情總是這麼湊巧囉,BBC同一天登了一篇文章,士氣降至冰點的中國官員。它說是中國時事評論員資深媒體人,這人叫鄭維,它的文章講說:在我和中國的公務員打交道過程中,我一直保持著一種,試圖理解他們行為的態度,以無惡感也無好感的視角來觀察。但是雖然他們礙於紀律,不願意談到具體問題,但是眉宇中的那種積怨、嘆氣,足以表達他們現在的心情。在中共龐大的官僚體系中,官員自殺和非正常死亡,幾乎可以用層出不窮來形容,目前。官員無論級別基本得不到廣大民眾的同情,只要官員自殺案一出現,微博上立刻調侃說:又被憂鬱了,死了我一個保住一票人,親屬或餘悲之外,而他人皆都高興。

你說這是應對,剛死一個,他死的時候,《求是》雜誌副總編死的時候,這哥兒們正寫這文章,這就是時代、這就是天象。所以在我的眼睛裡,這些官員拿今天反腐沒辦法,意志稍差一點的都鬱悶了。你說他能不鬱悶?一個法官同時可以找幾個女律師,在幾張床上耍,今天你跟他說:帶2塊饅頭弄塊醬豆腐,想都不敢想,我跟你講。不用你說他,他都得跟你說我求求你殺了我算了,你這讓我怎麼過日子?我怎麼活?我不會。真的,他不會,所以全都鬱悶。給他弄一個鬱悶的詞自殺了,這是真話。所以它提到完全來自於反腐的壓力,十八大以來新領導人以鐵腕治貪,加大了對官員體系巡查和巡視,中紀委系統中也出了不少換血的,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打老虎、拍蒼蠅忙成一團。

那官僚體系當中在這個背景之下,出現了懶政怠政的勢頭,也引起了中共最高層的注意。懶政怠政當大範圍的出現,官員自殺出現的時候,其實在我的眼睛裡,就是解體中共最好的時候,為什麼?好了,我赦免你們,我們不再談了,這是中共黨的共產黨的罪惡,就是共產黨體制,給你們造成了你不得不。其實你們都是好人,是黨給你們弄壞了,而我跟你說:那官兒立刻從鬱悶轉為歡喜,搞不好也屎撒了,也樂壞了,你真是救我們的人,真好!其實殺的也是他,哇,哇嗚,那怎麼辦?都是共產黨邪惡,咱給它扔了,就完了,就像唱戲一樣,就把共產黨給吹了,不信你走著瞧!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