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或他殺?朱鐵志之死攪動高層 今日點擊(2569-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6 月 29 日訊】        提要

官媒稱:《求是》副總編朱鐵志「不幸辭世」

香港七一大遊行由林榮基等政治犯領軍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在歐洲盃當中,冰島隊2:1擊敗了英格蘭,據說英格蘭球迷急了,把這個球員好一痛罵,總教練辭職了。但裡面看到一個對比數,我覺得非常有趣的,冰島只有大概32萬人啊,全國有32萬人,到法國去看球賽好像去了4、5萬人,去了全國國民的15%,我印象中是這個。而英格蘭的總教練,英格蘭隊的教練,他的年薪460萬英鎊,年薪啊 460萬英鎊。冰島隊的教練,是一個part time,也就是業餘牙醫,我覺得就非常有趣的就什麼,專業化、職業化,很多人說這些話。

 

英格蘭的聯賽非常好看,我自己的看法,你把任何事情絕對化,這天地間的一切都是相生相剋的,你把任何事情絕對化你就死定了。英格蘭的職業球賽那絕對是好看,踢得絕對是那麼回事兒,但英格蘭這一次球隊的球,踢得不是一般的水貨, 對吧!在我的眼睛裡,從教練到球員真的不能看。但是你看冰島隊踢得,我個人看了一部分,就看前半場,前面那個冰島隊那兩個進球,非常的流暢、非常的舒適,你說怎麼說吧!誰叫職業化、誰叫業餘化、誰叫贏、誰叫輸。

 

義大利隊上去了,義大利隊把這個西班牙隊給踢了,那西班牙隊呢說實話,輸給了義大利隊的大門,因為他太多的進球的機會,非常好,人家也打對,就是這大門。唉呀!活生生把西班牙隊給氣死了,活生生的。但是義大利又碰上德國隊,我看那有個說法,說德國隊怕義大利隊,你別看德國隊跨跨跨上來了,但是碰上義大利隊,就大家相互為剋星。在我的眼睛裡呢,我只是說一種命運的概念。人中說的一切、技術上的一切,不是不產生作用,可是每到裉節兒上,那天地間有一隻無形的大手,一定撅死人以為的東西,就像梅西帶著阿根廷隊一樣,對吧!

 

連續兩屆讓智利隊給他弄了,而這一次呢,梅西自己踢飛了一個點球,你說賴誰? 他誰都不能賴。球在你腳下,你是世界先生,先生這一球就給踢成這樣,怎麼招吧!一點兒招都沒有,對不對?

 

官媒稱:《求是》副總編朱鐵志「不幸辭世」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求是雜誌的副總編朱鐵志自盡身亡。昨天我們跟大家報了,但今天為什麼報呢?是因為中共官方在報導他死因的時候,話裡有話,聽話聽音、鑼鼓聽聲。多家媒體講:求是雜誌副總編近日自盡身亡,但外界對自殺原因猜測紛紛。中共官方媒體稱他叫不幸辭世,而沒說自殺。不幸辭世那也就是中共官方有人認為,他是被殺的,不是自殺。那身為求是雜誌的副總編,跟他是隸屬於劉雲山的,主要的下面的官員之一,今天劉雲山所遭遇的一切,整個中宣系統遭遇的一切,翻江倒海遭遇的一切,讓人們不得不想到這中間有故事。

文章首先提到說是27日,蘋果日報報導的,大陸媒體的財新網報了,但是財新網報了之後竟然給刪除了。人民網26日發布了消息,然後它用了叫不幸辭世,所以這話也沒有提到他的死因。法新社報導說:財新網引用了一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朱鐵志的朋友的話,朱鐵志因改革派,和越來越強大的保守派之間的,理論鬥爭而陷入憂鬱。在朱鐵志看來學者必須保持廉潔、思想獨立、獨特的見解,但這樣的想法,和黨呼籲所有黨員和幹部,必須團結在黨的路線之下不相符。這段話這麼個說法,就非常有趣了,對吧!

在中共的中宣媒體當中,劉雲山掌控的地域當中,遭遇了強大的壓力,這是彼此之間,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他們以他們的理由跟固守的劉雲山,劉雲山是接了李長春的班,是江澤民手下當中的鐵桿,之間的摩擦跟之間的衝突。因為黨的體系存在,習近平沒有權利,不能夠一口吃掉它,只要他維護黨的概念存在,對不對?維護黨的體系存在。那劉雲山藉助它,無法吃掉它,也同樣往死了、拼死了跟習近平死磕。他的死磕方式一定是要求,下面他掌控的這些深有影響的媒體,與習近平、王岐山對壘。朱鐵志求是雜誌副總編,是具體辦這事的人。這裡講他是個學者,他不想摻乎,他知道他摻乎進去必死,所以他不想摻乎劉雲山跟習近平之間的衝突,但是他的位置是身不由己,他沒有自己把握自己的絲毫權力,所以他就憂鬱了,然後他就死了。可是憂鬱了是對外面說的,他怎麼死的? 沒說。

這件事情其實比較大,這件事情人們在探討著,真正探討的是中共最上層,習近平、王岐山跟劉雲山之間的對壘。美國之音有篇報導講說:官場凶險還是文事高危?章立凡在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曾經寫下了一段詩文,文事高危架子工,架子的都是空的,人心黨性兩難容, 我覺得是這麼回事,自由代價惟一死,求是由來客裡空。就說這是一種對生命的感知,我覺得這裡最關鍵就是,章立凡先生也看到,黨性與人性是水火不相容的。所以在我的眼睛裡,就是那麼一句話:人當你尊重自己是人的時候,你只能跟共產黨決裂,要不然就死路一條。那朱鐵志最後一次研討會中,說了這麼一句話叫,要把黨性與人民性有機統一。這句話它就是反黨的,對吧!有黨性不能有人性。所以要想有機結合在一起,一個人,人就是人,和高級動物你怎麼結合?話不好聽結合出來的產物,那是不能留下來的-妖怪,所以共產黨就是魔鬼。它講說寫雜文好比建築工人高空作業,要注意安全,不能從手腳架上掉下來,那它就掉下來了,對不對?而手腳架是自己沒抓住呢?還是別人把螺絲給鬆了架子塌了呢?是個問題。

 

香港七一大遊行由林榮基等政治犯領軍

馬上就是七一大遊行,在香港最近後來的七一大遊行,都是幾十萬人出來。七一大遊行已經演變成,向中國共產黨說不的這麼一個概念。其實從23條50萬人出來之後,就是向中共說不,代表了香港人本身的內在的生命的理念。那今年據說出現一些特別的變化,美國之音的報導講說:香港七一大遊行,由林榮基等政治犯領軍。這說的就很特別了,九七回歸逐漸成為,最大民主抗爭行動的七一大遊行,今年將由三名政治良心犯領軍,一個就是林榮基,我們知道這個。另外一個因為講真相,而被判間諜罪的資深媒體人程翔。程翔在林榮基這件事情上,他有他非常到位的說法,他認為林榮基這件事情上,就是中共最上層搏殺演繹出來的。而80年代因為幫助民運人士,而遭到監禁的劉山青,所以他們三個人將成為領頭的人。這三個人所代表的概念,是民主自由人權努力,所以由他們起說挑戰689。

挑戰689是指梁振英,團結一致守護香港。那這次遊行的組織者的民陣說,梁振英管制四年社會分裂、民怨高漲,以決戰689為主題,表達港人強烈要求,取得選舉委員會,689張票當選的梁振英下台,反對小圈子的選舉制度。所以這裡又再次觸及到,有關雙普選的問題,所以這次香港大遊行會怎麼樣呢,我們可能明天或者後天就能看到,到底出來多少人我們可以看到,但是這次的概念給我的感覺,就是拒絕中共、拒絕強權、拒絕邪惡,成為了更加明確的一個概念。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