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生亂 江系鐵桿省部一把手被密集調離 今日點擊(2572-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03 日訊】        提要
黨生日前 江系鐵桿省部一把手落馬
客座評論:依法治黨還是紀委治政?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7月1日,這是趕上星期五,黨的生日,非這麼說啦。香港出現大遊行,大概去了11萬多人,比去年多很多。那比較遺憾的就是,林榮基在最後遊行的時候,他實在害怕,他就沒有參加。原來是以他,程翔,和另外1個人,3個人,就遭受過中共政治迫害的人,作為牽頭的。那林榮基沒露面,就會意謂著後面,在我的眼睛裡,意謂著後面,其實會有更多的事情發生。因為這是一個相互、正邪較量的一個表現。那香港大遊行,因為時間的原因,我們有這個時差,所以其實在我做節目的時候,遊行還沒有完。

那與此同時,在7月1日這天,應該說6月30日,也就是2016年半年過去的最後一天,我們看到了中共上層,更多的這個人事變動。讓我滿吃驚的,因為手法速度非常快。在27日、28日,習近平連續開兩個會。然後28日講的問責制,晚上開完了,第二天就給公布了,然後省部級大員就下來。所以在我的眼睛裡,他在應對2016年1月,中共中紀委六中全會提前召開時,他的那一番講話。那一番講話在我的眼睛裡,就是2015年對個人反腐結束,2016年轉向整體打山頭,打山頭、打幫派。也就是講,從6月底開始,他針對大幫派。最大的幫派就是上海幫。

所以我們看到的29、30日,昨天、前天被換掉的省部級大員,也就是書記,全是在過去兩年時間裡大家認可的,這是江澤民派系當中,在省部級一級大員當中,一把手當中的鐵桿。他沒斬殺他們,但是把他們從那個官位上全都撤下來,在黨的生日之前。我們回顧一下可以看出來,中共教育部部長被卸職,背後牽扯兩個重大事件。他牽扯什麼事件,在我眼睛裡其實一點都不重要。他牽扯的任何事件,只能表明他是江澤民、曾慶紅,整個派系的人。今天把他官位拿下來,但並沒有對他進行雙規,是因為目標不在他。把他拿下來,是因為在真正最後這個底牌揭出來的時候,不至於使得他身為中共教育部部長,在教育部本身裡面帶來動盪,這是真正的目的,其他都無所謂。

黨生日前 江系鐵桿省部一把手落馬

昨天提到了流傳已久的羅志軍,江蘇省省委書記被提前退休。原來浙江省的省長李強,到江蘇省任省委書記。李強是原來習近平的祕書。誰過去任書記,我個人覺得其實是次要。羅志軍被拿下,讓他卸任,失去權力,這是關鍵。作為江蘇省,是江澤民、周永康的老家。而羅志軍與周永康、江澤民關係極深。在過去時間裡,作為江蘇省的省部級大員,省委一級的人,多數已經被斬殺掉,就剩了個羅志軍。而羅志軍擺在那沒動他,而今天動了他,也是剝奪他的權力,並沒說他出什麼事兒。目的,當最後的底牌,把江澤民掛出來的時候,羅志軍不至於再利用江蘇省一把手的位置帶來動盪。

強衛在江西省任書記,被拿下來。而江西省是曾慶紅的老家。強衛是從北京過去的,在他的背後一直暗含著政法委系統的概念。山西省委書記王儒林,山西省整個全軍覆沒,就剩了個李小鵬,對吧。據說李小鵬也要調走。而最先被拿掉的是魯煒,網絡信息辦主任。今天是網絡的信息,要求習近平退職,什麼罷免習近平的公開信,都是透過網絡來的。所以他是第一個被斬殺掉的。斬殺他,拿掉他的權力,不碰這個人,沒說這個人有什麼毛病。整個的目的概念,在我眼睛裡是非常一樣的。

所以你看到了山西省、江西省、江蘇省,那教育部、網管,而這5個地方被拿下的5個官,都在過去2年裡,被認為那是江澤民在省部級一級大員當中的鐵桿兒。所以他的目的是另有所圖的。在我的眼睛裡目的很簡單,在他後面日子裡掛出江澤民、曾慶紅,可能是反黨集團呵,或者是雙規喔,或者是應對問責制的時候,不至於在這個範圍當中,諸侯哪一位王侯會出來挑竿,跟習近平作對。
所以這是我真正的看法。

與此同時,中共建黨95周年,習近平稱中國不交易核心利益,這是BBC報的。但讓我吃驚的不在這裡,讓我比較吃驚,又有理由的是說,從2012年習近平上來之後,2013、2014、2015,7月1日這一天,他都非常低調,這一次高調,這是他不同的。他率領政治局常委全都參加這個會議,在大會堂要求8千9百萬黨員加強自我進化,解決共產黨自身問題。還是整他自己,他每在黨裡說話的時候,就整黨員自己,對吧。官不聊生,今天黨的日子不好過,大家就體會不到這一點。要求黨員時刻準備著應對重大挑戰,任何組織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法律的特權。非常有趣,這話說得非常要命。

在七一的會上,在建黨的會上,要求黨員,任何組織,任何個人,不能超越憲法。在黨的建政這一天,把黨置於國家憲法之下。他以淨化黨的名義,來保證他的絕對性。保證他的絕對性,客觀上就促成他的本身的安全。但同時客觀上會擊碎整個共產黨的核心價值。同時呢,在德國之聲有個評論:依法治黨,還是紀委治政?這是很有趣的。因為依法治黨,那是剛才其實習近平說了,叫做所有黨員組織不得超越憲法,這是一個很關鍵的一句話。還是紀委治政?中紀委通掃整個中共的整體的上面所有的機構,那就變成了中紀委成為了巡撫大臣,手裡拿著尚方寶劍,所過之處人頭落地。所以這個,它就討論這個概念。

而這個概念哪來的?在中共95周年的紀念日,北京飯局上密傳著各種政治耳語,那就是小道消息。它一邊說呢傳來團派幾個大員將出局的消息;另外一邊講說,中紀委發布了黨內問責制度。那氣氛詭異,不亞於3月分的兩會。如何解讀問責條例出台,便多了一些不確定。我覺得這有點拗口。在我的眼睛裡,依然說團派不是派,就那麼回事。團派的概念圍繞在李源潮身上,在整個中共官場當中起不上作用。這是關鍵。它起不上作用的氛圍,很類似於胡錦濤,對吧。所以它下、上,對整個中共政壇,現在真正的兩派之間的對壘,沒有任何決定因素。

客座評論:依法治黨還是紀委治政?

文章寫得非常長,大範圍的去討論有關問責制度的問題。而問責制度是來自於中紀委的,所以在它的概念當中,中紀委本來是跟中組部、跟中宣部,就是政治局常委這一層面的,主管的各個部門是同等級別的,對吧。包括國務院辦公室,包括人大,什麼什麼。那中紀委是不能查這一些的,結果中紀委現在通查所有組織機構。所以我跟大家說過,中紀委通查所有組織機構,是2015年之後建立起來的巡查制度。2015年之後後半年,它的方向非常明確。

當習近平9月3日大閱兵之後,掌控了軍隊,然後扭臉去見馬英九,確定了他要走憲政之路。祭起中紀委,斬殺所有黨的體系官員,就這麼回事。它是干政嗎?

它不叫干政,它叫殺人。用黨的規矩,殺掉黨的精英。而這些精英是去年15年以來,20年以來,乃至1989六四之後,曾慶紅、江澤民精心培養的1代2代,甚至已經進入第3代。從官位上,從正處級、副局級、正局級,你往上排吧,都是。所以才出現官不聊生的。所以在我的眼睛裡,這是一個交錯的過程。黨存在,中紀委存在;黨沒了,王岐山一定就退休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