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為失眠所苦嗎?打坐可改善且沒有副作用

還為失眠所苦嗎?打坐可改善且沒有副作用

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數綿羊也不好使,吃藥也不好使,嚐盡了坊間各種偏方也難以改善。如果你也有失眠的困擾,打坐是最好的改善方式,而且沒有副作用。 

許多人都曾嘗試過打坐(meditation,有人也稱冥想),試過的人都知道它對整體健康的益處,尤其是精神健康。對那些受失眠困擾的人來說,打坐效果更是明顯。尤其睡眠的時間占據我們整個生命歷程的三分之一,如果能稍為改善睡眠,就能完善人生三分之一的大事,同時也極大地改善生活質量。 

實驗證明打坐能改善失眠 

根據一項針對有睡眠問題的美國老人所做的臨床試驗,參與者被分為兩組:一組改變任何會干擾睡眠的日常習慣,例如停止睡前咖啡、睡前酒、保持良好睡前衛生,並養成每晚規律的就寢時間。 

對照組則接受了六週的打坐培訓,學習打坐的時候,如果有任何念頭或感受浮現,不做任何判斷,只要覺知它的存在就好了。 

結果冥想打坐組成效最佳。打坐學習得很好的人都體驗到了失眠、沮喪和睡眠干擾大幅降低的效果。 

據領導研究的布萊克教授(Dr. David S. Black)表示,打坐似乎能減緩大腦神經和警醒(arousal)系統的活動。」最重要的是它們(打坐)沒有副作用,不像其它的助眠藥物,有不安全的化學副作用。換句話說,打坐是改善睡眠品質最安全的方式,真正有效而且可以長久維持良好睡眠模式的自然療法。 

華陀養生術就從睡覺開始 

古代名醫華陀的養生術就是從睡覺開始。華陀流傳下來的睡覺四戒律,一為子時(晚上11點到隔天凌晨1點)之前一定要睡覺(早起沒關係,但晚睡絕對不行),二為睡時宜一切不思(先睡心,後睡眼),三為午時宜小睡或靜坐養神,四為一定要早起(早起有利於人體的新陳代謝,助大腸將濁物排出)。 

肝膽相表裡,互為一家,晚上11點膽經開,若不睡,大傷膽氣,由於十一臟腑皆取決於膽,膽氣一虛,全身臟腑功能下降,代謝力、免疫力紛紛下降,人體機能大大降低,膽氣支持中樞神經,膽氣受傷易患各種精神疾病,比如抑鬱症、精神分裂症、強迫症、躁動症等。子時膽要更換膽汁,膽經漸旺人如不卧,膽汁更替不利,過濃而結晶成石,久之即得膽結石,如果把膽給摘了,一摘就膽怯了,全身的免疫力下降了50%以上,所以不能摘,要用它本身系統的巨大潛能把它化掉。 

現代人在忙錄的社會生活中,在紛紛攘攘的環境下,心很難靜的下來,有的人甚至連睡覺時都思緒繁亂,而不得安眠。所以要「先睡心,後睡眼」。 

午時(相當於上午11點至中午1點)若不能睡覺,可打坐一刻鐘,閉目養神。正午只要閉眼睡3分鐘,等於睡兩個鐘頭。 

對人體養生而言,早起除了有利於人體的新陳代謝外,人體的消化吸收功能在早晨7點到9點最為活躍,是營養吸收的「黃金時段」。 

冥想打坐可維持身心健康 

近半個世紀以來,西方醫學界開始著手研究東方精神文化對於人體的影響,過去37年中,著名醫學雜誌上總共發表了二千多篇身心醫學(Mind/Body Medicine)相關研究成果,為醫學界打開了另外一條研究方向。同時,越來越多的現代人也靠著打坐來緩解壓力,近年來打坐、靜心更成為世俗醫療的方法和課程。目前經常被建議用於治療心臟病、高血壓、慢性疼痛、失眠以及其他身體疾病。 

哈佛醫學院的班森醫師(Herbert Benson)為「身心醫學」的先驅,多年來積累下來許多豐富證據,說明心靈修練可在人的生理上獲得顯著效應,這類修練包括宗教和非宗教。論文發表後,許多醫學界人士包括哈佛大學醫學院等更嘗試開設靜坐課程為民眾減壓或以靜坐為其進行生理治療,許多名人亦十分熱衷以靜坐或瑜珈來維持身心健康。 

人在冥想打坐時,可增加前額葉腦皮層(prefrontal cortex)和右前腦皮層的厚度,而這些區域是控制人注意力和感知能力的地方,許多科學家、作家、發明家等名人的前額葉腦皮層都厚,而且他們的腦電波大部分時間都處於α波頻率。 

科學家測到人類有四種類型腦波:δ波(1至3HZ,無意識狀態、深沉睡眠、昏迷與麻醉時)、θ波(4至7HZ,常現成年人受到挫折、鬱抑及精神病患者和少年 兒童的大腦)、β波(14至25HZ,大腦處於緊張、情緒激動或亢奮時)和α波(8至13HZ,大腦處於安靜休息的清醒狀態)。 

科學也證明常年練靜坐,不但能袪除身體各種疾病,強健體魄,而且能增長人的智慧,改變人的氣質,使人的生理和心理得到高度的淨化與均衡的發展。 

 

轉自大紀元時報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