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情報網站稱江綿恆遭軟禁調查 今日點擊(2575-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06 日訊】        提要
西方情報網站稱江綿恆遭軟禁調查
中國法院判決書中揭令計劃案更多內幕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大家還記得2014年9月29日應該是,當時所謂的國慶的晚上的音樂會,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還記著。那是在香港金鐘已經放了催淚彈之後,張德江等人要求習近平在金鐘開槍,那是整個那一個故事。當那個故事28日沒有發生之後,習近平拒絕下開槍的命令,28日。9月29日所謂國慶的音樂會,大家還記得那個事,國慶的音樂會。而所謂國慶的音樂會,應該是現任中共最高層參加的。而到了應該是所謂國慶的晚宴的時候,所有這些過去的領導人健在的都參加。那故事我們可以看到,當時場面應該是那樣。而在28日因為習近平沒有開槍,29日在音樂會上,江澤民帶著已經退休的幾個人,我印象中包括李長春大概3、4個人吧,強行參加了本該只有現任中共高官參加的國慶音樂會。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還記得,我們當時做了2、3集節目,說這種作法就明確的大家對壘的作法。

而2014年,從5月14日曾慶紅在上海露面,江綿恆陪著他,韓正陪著他。我跟大家講了,那習近平進入了2014年他的難,因為2013年底三中全會,他才正式的表明用兩個,一個國家安全委員會,一個全國深化改革小組,用兩個國家的概念,要去頂掉政治局常委的概念。所以到了2014年人家正式跟他對壘。在整個2014的過程中,以香港作為曾慶紅傾其全力,我們現在看到掉下來的官,大家回顧一下就知道了。用他的國安、公安、馬建這些人,那在香港挑起了整個的風波。

而在2014年9月13、14日,香港颳風球,就出現了大風,把這古廟前的左青龍,兩根旗竿,左青龍旗竿給颳折了。所以我們當時說,屬小龍的習近平遭遇大難。

到了9月29日,江澤民當時他有那樣的實力,可以帶著他的人馬出現在音樂會上。所以這是我們當時跟大家分析的。兩年過後2016年,我今天看東西的時候才發覺,2016年6月29日,他真的開了一次音樂會,歌頌黨的音樂會。而在29日這天晚上的音樂會上,黨和國家領導人還健在的,已經退下的領導人的,任何一張臉都沒有,這是非常有趣的,對吧。這事也非常明確的。

在七一的他發言當中我跟大家講過,2013、2014、2015,七一這一天,他沒有舉行大活動,今年是唯一的一次,唯一的一次帶著6個常委出來。意思就是他已經幹死了,十八大的真正的江澤民獲勝的結果,在政治局、 政治局常委這一層面。

也就是說那些以十八大的人員的定位,來代表江澤民獲勝的結果,走到了2016年的7月1日這一天,他已經全都被砍殺了。那也就是說呢在我的眼睛裡呢,這事兒就快了。

昨天有一集節目當中我們提到,諾查丹瑪斯講過說,有個魔鬼撒旦它主政27年,是指1989六四江澤民上台,所以這在我的眼睛裡是對等的。我們剛才提到的,江綿恆在2014年,曾慶紅、江綿恆露面挑戰習近平。結果今天有一個消息,是老外的消息,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西方情報網站稱,江綿恆已經遭到軟禁調查,其中還包括曾慶紅他的兒子曾偉。那整個中紀委反腐,直接指向江澤民家族。那這篇報導當中,就把老外這篇文章的圖片文件,跟大家展示了。

然後它提到說,發布這一條消息的網站,是一家獨立情報網站,是以巴黎為基礎的國際獨立新聞機構。那數十年來,報導世界各地的情報機構的活動,所以它有它自己的特出的視覺。它報情報,那也就是沒有公開的。那沒有公開的它報情報呢,那就給著別人,給著公眾社會,帶有一種很特別的參考價值,對吧。正常的媒體都是報已經發生的事情,加以分析。它沒有,它就有著一種情報的概念啦。

就像令完成手裡有什麼東西啦,我覺得這故事是一樣的。

西方情報網站稱江綿恆遭軟禁調查

在報導當中它直接講,中共公安機構在上海郊區一個祕密地點,已經軟禁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子江綿恆。那現在的整個氛圍都在討論,誰是下一個。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講過,那當時開放雜誌,曾經說5月14日,江綿恆被中紀委拘捕,當時是說找他約談。我有一集節目跟大家分享,王岐山、 習近平,故意挑在5月14日,應在2014年的5月14日,曾慶紅、江綿恆、 韓正露面,挑起2014年的習近平的大難。到了2016年,習近平故意挑在這個日子上幹他。

時間是個神,誰都要把圈兒畫圓了,不是他願意不願意,順天意而為之怎麼做都成。報導中講江綿恆被抓捕,是習進平領導的河北幫,它叫河北幫,與江澤民的上海幫之間的最新對壘。它說中紀委想完全瓦解掉上海幫,那江澤民肯定是名單上的下一個。令計劃的事情成為了主點了,BBC登了一篇觀察報導說:從他的判決書中,令計劃更多的內幕被披露出來。比較特別的我個人也看到了,令計劃有8項罪名,而且首次確認了包括樓忠福 崔曉玉 魏新 潘逸陽,和李春城具體的人名。

中國法院判決書中揭令計劃案更多內幕

誰給他們的錢,怎麼怎麼樣,非常細節。那就變成了,這是非常坐實的一種,給我們的感覺這是一種法律上的程序了。因為它非常,誰給的錢,什麼時候給的,怎麼給的,怎麼給的,這個概念,跟原來的說法不一樣,對不對,跟原來的說法不一樣。那文章裡特別也介紹了,那些給錢的人的基本的背景,就是在這篇文章裡。我個人覺得那些給錢的人,其實現在基本也就失去自由了。但是它顯示出來的,是一個正式的法庭當中,在面對司法的過程中,要真正能夠說服所有公眾,為公眾提供的所有的消息,能夠禁得起時間的這種過程。所以我覺得這是作法上,在其他人的審判當中沒有。

另外它提到說,令計劃因為涉及到國家機密,而不公開審理。在這個宣判書中,有兩個只有姓沒有名的人,一個姓陳的,一個姓張的,所以在它看來現在很難去確定這兩人是誰。此外霍克為他提供了情報和財務。令計劃在獲得情報的時候,並不是他任這個胡錦濤大總管的時候,而是他從胡錦濤大總管的身分,轉到統戰部任部長了,已經被他拿開了之後,當時的霍克還是祕書局的局長,他是從霍克那拿到東西的。而霍克本身為他服務了12年,所以是這麼個前後關係。

那如果這個前後關係,被確定的話,也就是令計劃拿到資料, 內部資料,跟他的兒子出事死,這個時間是吻合的。也就是說他兒子出事之前,他還沒想太如何。

而他兒子出事之後,那被習近平懷疑之後,拿掉之後,他才想著要拿掉那些文件而進行自保。如果這麼個作法的話,那就說故意弱化了他手裡拿到的情報的分量。潛台詞,令完成拿到的東西,沒有那麼可怕,就這個意思。

但是同時也反映出來,令計劃活該倒了血楣了,因為他兒子的死,跟薄熙來被抓幾乎是同一個時間。誰也不能拿命運如何,而命運卻把握著每一個人的分分秒秒。

而他因為洩密罪,因為竊取國家情報,只判了他5年,太輕了。所以這是在我看來,它擁有雙重涵義了。可是我早跟大家講過,令計劃怎麼死無所謂,按著計劃就這麼死了,關鍵是6月7日給他弄死。審判完,在中共開完會,唱完歌,在這個時候拿出來。他就是個棋子,打的是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大家會在非常短的時間內,看到蛤蟆、螃蟹被掛出來。也就是說買泡盅的,還是要喝蛤蟆湯的,大家伙把餐具基本上,把東西你就準備好吧。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