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驚呼中日幾乎爆發空戰 今日點擊(2577-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08 日訊】        提要
英媒驚呼中日幾乎爆發空戰
王毅警告美國「南海仲裁鬧劇該收場了」
令計劃結案未見交代山西幫及令家兄弟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看到一個視頻,2輛車一個人站在中間,2輛車大概是十字路口還是怎麼樣,迎頭撞上。是一個車闖紅燈,這個人過馬路,這個車從這邊過來,撞完之後2個車同時衝著他來,他基本嚇呆了,然後2個車又分開,這個人沒事兒,2輛車撞飛了。其實類似的視頻相當多,你就會看到就是有些人非常幸運的。怎麼說呢?就不可能的事情就發生了,那與此對等的,有些人根本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偶然從那路過,別人的事情撞車也好,或者說電線桿的倒,撞了車撞上電線桿,電線桿倒了,而離著他八丈遠,卻偏偏把這個人給傷了。

這是我覺得在Facebook上和Twitter上,老能看到類似的一些視頻組合,但這種組合給所有人的感嘆就是說:今天要該你倒楣你活該,躲都躲不去,但是這個麻煩如果不在你身上的話,你找都找不來。所有人們認為的觀念,就說認為可能與不可能的事情,其實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每一個人生活中,大家都能夠感受到。就像有一個朋友今天還說的,沒看你幾集節目,但盡看你聊命運,說實話挺信的。因為命運這東西實在解釋不清楚,把握不著解釋不清楚,但只有內心中的自己感受。但是在現實的生活中,我們遇到任何事情,大家都會用理智去分析,理性的分析,因為所以,因為所以,因為所以,所以又跟命運本身的概念,其實是對立的。

我自己認為在現實的很多環境當中,我們都遇到過類似的問題,但是生活就這麼生活著,過程就這麼過程。所以我個人才說,其實真正懂得命運,生活在命運中的人,他最大的概念就是,他幸福。他幸福來源於在於,他根本不會去擔心自己的得失,擔心自己會怎麼樣,我覺得真正懂得內在命運含意的人,他就能給自己生命本身的過程,帶來非常的快樂。

英媒驚呼中日幾乎爆發空戰

法廣有篇報導,轉載的是英國媒體的,說中國和日本的飛機,在東海應該是釣魚島一帶,差點兒沒交火,差點兒沒打起來,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英國媒體驚呼中日幾乎爆發了空戰!金融時報報導,根據中國方面的指控,6月17日的衝突,幾乎很容易引發出危險的局面,當時日本戰機使用了火控雷達,照射中國戰機,而日本否認了中方的說法。那在這個背景之下,日本和中國之間幾乎爆發了一場空戰,兩個大國之間的緊張程度,進一步升級,所以各方擔心這樣的衝突,會越來越具有挑釁性。

那在南海也好,在東海也好,其實這種局面就是現實的場面,不是今天一天兩天了,維持了很長的時間。如果雙方出現了衝突,一定是有一方有事做,我自己覺得,有一方並不想保持現在的場面,和現在的局面。我們單純說來,其實是跟中共的軍隊有關係,就是不想維持現在的場面,它要改變,要改變不想維持現在的場面,它自然會有衝突,因為那原來的已經形成了模式,就那個模式了,你要打破這個模式,對吧!那會不會打起來?會不會空戰?會不會怎麼樣?我自己跟大家分享的概念,就是中國的外交,從來都是內政的延續,是因為裡面需要,所以才誘發外面出事。

王毅警告美國「南海仲裁鬧劇該收場了」

而有關南海仲裁,可能就在這一兩天出結果,而南海仲裁,在此之前我們就聽到過,說中方不認可,對吧!王毅外長,我們知道在加拿大,他有一番很憤怒的表演,被人們嘲笑。結果王毅有關南海仲裁的問題上,警告美國:南海仲裁鬧劇該收場了。我覺得這些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說:作為一個外交官,這種話是肯定不能說的,對吧!如果你蔑視一個國際法庭的裁判的話,那你變相地承認,法律在你的眼中,只是你使用的工具。對你有利的,你就會祭起法治大旗;對你無利的,你就會斥它為鬧劇。所以問題不在法律本身,問題在於擁有權力的操盤者本身。

南海仲裁結果宣布在即,王毅受約與美國國務卿通電話,討論海上問題,王毅警告美國在領土問題上,不要採取任何損害中方主權,和安全利益的行動,所以這就是一種衝突的概念。在與這個美國國務卿通話當中,特別提到說:中方堅決不參與及不接受南海仲裁結果,是為了維護國際法治和規則,維護聯合國海洋公約的,嚴肅性和完整性。所以外交官引述王毅的警告說:仲裁庭的這場鬧劇該收場了。所以這是我個人的說法嘍,你既然遵照維護相應的海洋法公約,它是相應的有一些,在法律程序上它自然會走的,作為一個國家、作為一個政權,你直接這麼來表達的話,就像變相地說:那在中國社會的環境中,在中國的體制環境中,一個握有權力的人,他的法庭就變味了。因為你在一個正常的,你的權力無法達到的區域當中,你斥法律,斥這個法庭的這種仲裁為鬧劇的話,在你權力可以達到的,影響到的地區,你就把法庭和法律的一切,變成了維護自己權利,和自己利益的工具。甚至在香港,所以這就是流氓。

而在紐約時報的報導當中直接講:南海仲裁對中國的真正考驗。實際這會誘發很多後面的事情嘍,它解釋了當時的情況,去年在海牙,一個風格優雅的房間裡,來自世界各地的五名法官和法律學者,主持了一場聽證會。他們前面一方坐著是代表菲律賓的律師,而另外一側三把空的椅子。三年多以來,中國一直拒絕出席,一個國際仲裁機構的訴訟。稱仲裁庭無權就中國與菲律賓的爭端做出裁決,那該仲裁機構正在審議,中國在南海的廣泛主張所遭受的挑戰。仲裁將在下週開始,北京似乎緊張,顯示出實力來。星期二在南海進行海上演習,持續一週,而在西沙群島附近,軍方部署了地對空導彈,所以在最近幾個月,中國在仲裁庭外,發起了一場艱難的運動,意在反駁菲律賓,削弱仲裁機構的權威。其實這些都表明,不是它、不是中共本身拒絕仲裁,而是中共本身懼怕仲裁機構,對吧!懼怕這種正常的,這種處理事情的做法。其實它是反襯過來的,因為仲裁的結果,如果真正對中共不利的話,那它遭遇到的是國際社會的壓力。

令計劃結案未見交代山西幫及令家兄弟

那與此同時令計劃的案子,還是各個媒體當中,有關中共最上層權鬥的一個熱點,但說實話它沒有什麼可談的,在我的角度也認為沒什麼可談的。但是法廣登了一篇文章,它提到說:為什麼令計劃的案子結案了,可是沒提山西幫和令計劃家族的成員?文章提到:在令計劃最一開始拿下的時候,特別強調了拉幫結派和自立山頭,也就是山西幫,可是在他庭審的時候這個罪名沒了。在章立凡的眼睛裡認為,令計劃會像周永康一樣,都說了不會提出上訴,而且在法庭上表示了這個歉意。那令計劃的家人和親屬的命運,似乎相信是妥協中的一部分。是,在令計劃的這個法庭上的詞語當中,說了一個負荊請罪,這個詞是非常特別的,負荊請罪,他把自己還放在其中了,對吧!而放在中共的其中了,而不是其外。

負荊請罪認錯了,是他在過程中得到好處了;那負荊請罪認錯了,也表明令計劃全都吐露了。但是山西幫也好、他的幫派也好,比如說山西幫,那是地方幫派,不足以在現在習近平、王岐山,反腐過程中成為一個說法、成為一個被國家法律,直接認定的罪名。不是,因為如果這個時候認定他的山西幫,打幫派的話,就會弱化後面他真正要打的目標,而今天他實際根本就不用。我說的王岐山、習近平,根本不用任何鋪墊,而且今天應該是走向他最終的目標,實現2016年年初他們真正要做的,以政治規矩、以政治要求,有人犯了這樣的錯誤,要對這樣的人治罪,這個時候會拿出,他的山頭和幫派的說法,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