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債務炸彈要爆炸了嗎? 世事關心(386)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08 日訊】【世事關心】(386)中國的債務炸彈 要爆炸了嗎?


債務炸彈的導火索在「噝噝」燃燒,中國的經濟官員們忙得焦頭爛額,拆彈方案哪個管用?英國脫歐、世界金融市場動蕩,是福是禍眾說紛紜。內憂與外患,中國這艘經濟航船在逆風與暗礁的夾擊之下,顛簸航行!

方菲(主持人):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今年是決定中國經濟走勢的關鍵之年。去年年底的所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了2016年的5項工作目標。件件都是硬骨頭、也一件比一件難。「去產能」、「去庫存」剛剛開了個頭,新一波下崗潮剛剛嶄露頭角,債務風險又赫然展顯在眼前。如果說去產能引發的失業潮是一陣能撼動大樹的狂風;那債務危機就是一顆足以把經濟大廈夷為平地的巨型炸彈。內憂不息、外患也不止,國際金融環境也動蕩不安。當前中國的金融安全是怎樣一個狀態、又有什麽脫困方案?這一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債務危機——是今年中國經濟的醒目關鍵詞。

在中國社會林林總總、讓人頭疼的債務難題裏,有地方政府債、經過地方政府輾轉背書的房地產投資債、以及國有和私營企業的債。每一種債都是套在銀行身上的一道枷鎖,個個都是拆解難度很大的炸彈。

視頻:「要點就是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這是底線……」

被中共財經官員在不同場合反復提及的「系統性金融風險」。是指足以癱瘓掉整個銀行體系的風險,它不局限在某一家銀行之內、也不局限在某一個地區、也無法通過投資組合加以分散。前面說的幾種債務彼此盤根錯節糾合在一起,當出現大面積債務違約的時候,它們就是一顆能夠報銷掉整個金融體系的巨型炸彈。不過今年最為國際主流媒體關注的——是企業債。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中共政府啟動了4萬億的強刺激計劃,隨後幾年更有多於這幾倍的信貸資金從中國的銀行流出,注入了房地產和能源、鋼鐵等國有資本控制的行業。投資的狂歡推動了這些行業的產能、庫存迅速擴張。世道循環,樂極生悲,幾年之後問題來了:債務到期,借債的企業還不出錢來了。今年以來,中國企業的債務困境引起了國際媒體的關注。《紐約時報》連續發表這方面的深度報導,1月份刊文《企業債務危機惡化,中國經濟管控壓力劇增》;4月份又發表報導《中國企業屢現違約,銀行業面臨壞賬困局》。報導從中國的造船和鋼鐵行業出發,選取了幾個有代表性的企業,揭示了中國企業嚴峻的債務現實。負債累累而又效益低下的企業已經給銀行體系、乃至整個國民經濟的安全造成了嚴重威脅。國際信用評級機構也有類似的憂慮,5月底「穆迪」在一份報告中警告,中國企業的杠桿率依然居高不下,這可能很快會給中國的信用市場帶來巨大挑戰。

方菲(主持人):關於中國的企業債問題,它的嚴重性,以及它與其他經濟難題的關系,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方菲(主持人):具體地講,中國的企業債,給整個中國銀行體系造成了多大的壓力?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直接壓力就是不良貸款率。中國的商業銀行、股份制銀行的信貸資產結構,也就是貸款的主要投放方向是給企業貸款。個人貸款雖然近來的總量有所增加,但在多數上市銀行的信貸資產裏個人貸款只占較小的一部分,不超過30%,只有個別銀行的個人貸款比例高一些,如招商銀行、深發展銀行。個人貸款的主要形式是:購房按揭貸款、住房的抵押貸款、和信用卡貸款。而在美國這個比例幾乎是反過來,銀行發放的貸款大部分是給個人的, 個人和小企業業務是北美銀行盈利的最大部分。而中國不僅大部分貸款發放給了企業,而且主要給的是國企。其實體現的是政府的意圖。由於不是一家兩家銀行,所有銀行都是這麽做的,國有企業整體經營不善,於是就成了一個系統性的難題,所有銀行都面臨企業債務違約的問題,開始各地政府害怕企業倒閉出現失業潮,要求銀行給債務延期,可是延期後還是還不出錢,雪球就越滾越大。整個銀行體系都深套其中,官方數字說貸款的不良率只有1.75%,但是外國投行估算實際要高得多,可能有3成。」

方菲(主持人):今年當局的首要經濟任務就是「三去」: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這三件事之間是怎樣一個內在的聯系?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產能過剩、庫存過多是政府幹預經濟的結果,因為各級政府是GDP導向的,國際金融危機來了,想的不是利用這個機會讓市場發揮作用,調整產業結構。而是用政府投資來保GDP。在政府的要求下,銀行也開閘放水,資金流向的都是那些最能拉動GDP的行業,就是房地產和投資巨大的生產型企業。官員所關心的只是自己任期內的GDP,所以投資大、但見效周期長的創新型行業他們不喜歡,他們青睞的都是那些技術已經完全穩定、缺少創新的大型目,鋼鐵、能源這一類的。這些行業的在全球已經飽和了,中國只能搞低價競爭,加劇了過剩。全球大宗商品的價格下跌,這些國企就陷入虧損。他們又缺少創新能力,虧下去就是個無底洞。所以中共當局很著急要去杠桿,就是想減少這些企業從金融機構融資,不要從銀行吸血,他們想從股市直接融資,把銀行解套出來,就是這麽一個邏輯關系。」

中國社會的總體債務不斷飆高,企業債還只是當中的一部分。據英國《金融時報》估算,今年3月底中國的凈債務總額達到了163萬元人民幣,與GDP的比例達到了237%。按照國際清算銀行的計算方法,中國的債務總額與GDP的比例在去年9月就達到了249%,排在日本、希臘、意大利之後,但比英國和美國要高。問題是:負債率超過中國的國家,要不然已經發生了金融危機、要不然就是正在經歷衰退。如此高的負債率讓不少西方金融專家憂心忡忡。

Jim Rogers(著名投資者):「當世界經濟出現問題的時候,中國經濟也會出現問題。一直以來,中國數十年來都沒有大量舉債,中國出於歷史原因過去沒怎麽舉債,然後人們突然發現了債務的好處。但是他們不理解負債太多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但事實上中國和其它地方一樣。」

對於國內外對中國債務不斷飆升的憂慮,中國的官方媒體在今年6月出來回應了,社科院表態:中國有足夠的資產應對債務風險,不存在債務危機。不過所指的僅僅是政府債務。

視頻:「中國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今天表示,截至2015年末中央政府債務和地方政府債務合計26.66萬億元。而最新馬上可以變現的主權資產凈值為28.5萬億元。我國有足夠的資產應對債務風險,不存在債務危機。」

方菲(主持人):債務危機真有可能在近期爆發嗎,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的看法。

方菲(主持人):國際上有經濟學家認為,中國不斷增加的債務,將可能導致一場急劇爆發的金融危機。或者就算不急劇爆發,也會使中國經濟像日本那樣處於長期停滯的狀態。你認為這種可能性有多大?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在我看來兩個風險都有,但是如果能進入一個緩慢增長的軌道反倒是中國的幸運。但是從目前來看的話,中共在經濟問題上一直是處於這種左右都不想失的狀態,一方面它知道巨大的債務有可能會壓跨中國的經濟,但於此同時中共看到GDP 6%如果保不住的話, 它又拼命的讓銀行貸款,進一步用錢來刺激經濟,但於此同時我們也看到,大量的投放貸款並沒有真正的使中國經濟GDP往上走,因為中國經濟最大的問題是產能過剩,而且很多企業是高負債的,你給它錢,它第一用的是把錢還債,它不可能在投入經濟發展,所以說中共目前採用的不想丟掉GDP, 用錢來刺激經濟GDP,進一步增加債務、增加槓桿來刺激GDP的做法,實際上是非常危險的,再玩火。

債轉股,是解決企業債危機的靈丹妙藥嗎?下節繼續探討。

李克強(中國總理):「不管市場發生怎樣的波動,我們還是要堅定不移地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而且也可以通過市場化債轉股方式來逐步降低企業的杠桿率。」

「去杠桿」在中國基本就是減債的同義詞。在今年「兩會」的記者會上,總理李克強明確表示了:「債轉股」將是今後解決企業債務問題的一個政策性方向。所謂「債轉股」就是指國家組建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接管企業欠銀行無法歸還的不良債務,從而把原來銀行與企業間的債權、債務關系,轉變為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與企業間的控股與被控股的關系。債權轉為股權以後,原來的還本付息變成了按股分紅。

「債轉股」在其它國家很少大面積實施。原因很簡單:債權人的權益在法律上是優先於股東的。假如公司破產清償,得先補償債權人、而股東多半是一毛錢也拿不回來。在中國,銀行和國有企業都姓「國」,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誰把誰拖垮了政府都承受不起。於是債主自降身份變成股東,就成了不是辦法的辦法。

只不過這次李克強所說的「債轉股」加了個定語「市場化的債轉股方式」,意思是不搞政策性的一刀切。

雖然官方媒體出來打保票:中國不存在債務危機。但是官員們的行動傳遞出的信息是——真的急了。6月下旬國新辦兩次開吹風會:十幾個部門一起協同「去杠桿」。「債轉股」是吹風會上的一個主要話題。會上主管官員提出「債轉股」有兩個前提:市場化和法治化。


根據中國銀監會的數據,截至2015年第二季度,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接近11000億元。2016年第一季度這個數字增加到近14000億元, 增加了3000億元。總數雖然低於外界的估算,但比例增加很快。在今年4月,國開行的高層透露首批債轉股的規模為1萬億元。看來在銀行壞賬快速增加的壓力下,「債轉股」已經等不得小規模的緩慢試點,而是一旦啟動就規模巨大。但是在專家圈子當中,債轉股的利弊仍然是個很有爭議性的話題。

廖群(信銀國際首席經濟師兼研究部總經理):「如果說你這個規模太大,讓僵屍企業也繼續生存,僵屍企業遲早要死掉,這樣的話,對你今後幾年的資本充足率也好、不良貸款率,是一個很大的損失。」

方菲(主持人):債轉股會是一條行得通的出路嗎?先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方菲(主持人):你覺得債轉股是一個所謂「去杠桿」的有效辦法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企業要是很有活力、贏利狀況好,債多一點杠桿率高一點也沒問題。所以我們要清楚債務危機的根本原因是企業賺不了錢,才會還不起債,這其實是一個常識。所以債轉股,把債權變成股權在資產負債表上當然是把負債的數字減少了,但它不解決企業的競爭能力低下的問題,也不改變市場上的供求關系。這一招其實就是個‘拖’字訣,企業還不了到期債務,資不抵債就要破產,破產了員工就要失業,所以保眼下。債權變股權把眼下破產的危險混過去。可你只有經營變好了,股價上升了,以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才能把部分股權賣掉,把錢還給銀行,過去欠債的窟窿才能填上。經營上不來,不管債權股權,都是一個虧,銀行和企業誰都解脫不出來。所以債轉股最多只能算個應急的辦法,改變不了經濟的基本面。」 

方菲(主持人):類似的問題再聽一下傑森博士的分析。

方菲(主持人):你覺得中國當前能做到市場化、法治化的債轉股嗎?又能對解決企業債務危機起多大作用?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在我看來,它反覆強調要市場化、法治化,但是它沒有明確的說市場化、法治化的定義是什麼。市場化難道就是說誰願意買誰買是不是? 法治化是不是就是按法律走,不是政府硬性攤派。但是在我看來,一般如果說這個銀行的話,在政府要求下給國營企業貸款的,這個銀行當時貸款時就知道貸款對象的還債能力等各方面是有問題的,那麼是在執行政府的指令,此時此刻政府讓銀行來承擔政府指令帶來的經濟後果,好像是對銀行不負責任。很多企業還不起債,事實上是當時09年、10年, 政府刺激經濟的時候給它們貸款的時候,它當時就是拿到了便宜錢,就不顧一切的去做一個投資,為的是當時的中國GDP做貢獻,那個回報很多時候就變成了要去掉的產能過剩的問題,或者庫存過多的問題了。事實上對於這樣的一些企業,你跟它拿它的股票,那個股票值多少錢那?怎樣把債務和股票對等呢,它的股票怎麼樣衡量呢,你怎麼樣用市場的方式來描述這個事呢?如果它不在市場上交易你怎麼看到它在市場上的價值呢?這個事如果是政府的主意讓銀行進一步執行,你怎麼說它是符合法治的呢?」

英國脫歐,會怎樣作用到中國的經濟難題?下節探討。

方菲(主持人):中國經濟現在已經深度全球化,盡管金融市場等一些重要領域的開放程度還很低,但是在很多方面已經與全球經濟有了緊密互動。英國脫歐對於中國面臨的經濟難題將產生怎樣的影響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當下比較流行的觀點。

雪莉:謝謝方菲。如果把歐盟算作一個整體,它的經濟總量世界第一。英國脫歐對歐盟是個沈重打擊,這個作用力多多少少也會波及到中國。再加上英鎊是世界上第四大外匯交易幣種,脫歐造成英鎊匯率急劇波動,影響到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中國也無法置身其外。

英國脫歐對中國的影響,綜合媒體的觀點可以分為兩類。一、影響很大;二、影響不大。中國的喉舌媒體們的觀點一直都是:中國的事總是對世界影響很大;而世界的波動總是對中國影響不大。這次當然也不例外,6月27日《經濟參考報》引述了若幹專家學者的觀點,論證英國脫歐對中國雖有影響,但其實作用輕微,理由包括:外貿略有壓力,但對實體經濟影響不大;人民幣不會由於英鎊匯率的波動大幅貶值;中長期反而可能會對人民幣的國際化有利。

上海證券的首席宏觀分析師在《金融時報》上撰稿,甚至認為英國脫歐對中國利大於弊,理由是:英國脫歐有利於中國在國際經濟中的話語權提升。

另一種觀點是認為,英國脫歐是全球金融市場在2008年金融海嘯以後經歷的最大沖擊,當然對中國的影響也很大。其中包括:英鎊貶值、美元繼續堅挺,使人民幣有更大的貶值壓力。本來已經很孱弱的出口也會在英國脫歐後雪上加霜。中國想把英國作為人民幣國際化、和向歐洲大陸投資的橋頭堡,這個戰略也隨著英國脫歐遭遇挫折,等等。英國脫歐對中國的利弊到底怎樣權衡,鞏怕只能留給時間去檢驗了。

方菲(主持人):謝謝雪莉。關於英國脫歐對中國的沖擊,先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方菲(主持人):當前的分析多數是從外貿、國際間資本流動、匯率等角度分析英國脫歐對中國的影響,那麽如果從中國國內問題的角度,像解決債務危機這種事,英國脫歐也會產生影響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影響是間接的。比如英國脫歐造成英鎊貶值,國際金融市動蕩,美元和黃金的避險價值提高了,美元更加堅挺,會加速資本從中國流出,中國的外匯儲備加速下降,這會影響到它的貨幣金融政策,從而影響到其國內經濟問題。還有英國脫歐,像歐盟這樣的世界主要經濟體的波動,讓全世界對經濟復蘇的不確定感增加了,這種情緒會讓投資和消費活動都受到抑制。盡管中國和英國的貿易在中國的外貿總額中只是一小部分,但是它整體的外貿環境會受影響。倚重國際市場的企業利潤可能會再降,相應的他們的裁員問題、債務問題也就變得更突出,所以英國脫歐對中國的影響雖然是間接的,但影響總會傳導過來。而且中國現在深度全球化,這個過程也不會太慢。」

方菲(主持人):所以你認為英國脫歐對中國會弊大於利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短期看肯定是不利影響更多,長期作用如何,一是看英國辦理脫歐手續的快慢,在脫歐過程中跟歐盟能達成怎樣的協議;二是看世界其它主要經濟體對這事的反應;三是看中國自己能拿出什麽應對的辦法。中長期的影響是三、五年之後,可能利大於弊、也可能弊大於利。不過你都得三、五年之內實現自己的產業結構、和增長方式調整。如果這幾年之內中國企業的經營面沒有變好,這些國營企業、殭屍企業把銀行也拖到破產;失業率飆升,就算國際環境出現有利條件對你也沒有意義。如同利比亞和敘利亞,國內矛盾激化、已成板蕩之勢,那兩年國際油價沖得再高對卡扎菲和阿薩德來講,又有什麽意義呢。」

方菲(主持人):同樣的問題最後聽一下傑森博士的觀點。

方菲(主持人):英國脫歐,對中國的「三去一降一補」這種國內經濟難題,也會產生影響嗎?

傑森博士(新唐人評論員):「本身來說是內部問題,當然中共是有想通過外界幫助解決這個問題的想法,它希望自己的貨幣成為國際貨幣,這樣貨幣超發的壓力,不僅是中國人承擔,讓全世界的人都幫助擔一份,這是它的一個算盤。它實際上是在倫敦有在嘗試這把人民幣放在自由兌換的外部市場上,那麼如果英國和歐盟脫離的話,可能倫敦市場的國際影響力會下降些,對中國的人民幣往國際市場上走、自由兌換等等會稍微有點影響。另一方面,中國去產能的過程中,它需要出口進一步增長,歐盟是中國第一個出口夥伴,英國一直是中國在歐盟的前頭保,如果說英國脫毆了,這個前頭保的作用也會降低。所以說從這兩點來看的話,是對中國有一些負面影響,但不是一個根本的影響,中國根本的問題還是自身的問題。」

方菲(主持人):產能過剩和負債過多這樣的問題,早在幾年前就有聲音不斷指出,可是問題仍然一步步惡化走到今天,可見中共體制對危機的反應效率之遲緩。現在仍然有樂觀的認為:危機嚴重一些可以倒逼改革。可是問題是:危機再往前走一步,改革還有用嗎?謝謝收看這一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完)

====================================================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柏妮 郭敬 王知行 宏力
攝影:Michael Zeng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新唐人電視臺 世事關心
2016年7月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週六: 12:30pm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