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公投當籌碼?政客錯估形勢真脫歐!|新聞最聚焦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09 日訊】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出乎各界預料,脫歐派以四個百分點的差距,取得勝利。不料,公投結果出爐之後,大批民眾走上街頭抗議,還有超過400萬人聯署,要求二次公投。甚至,原本大力推動脫歐的前倫敦市長強森和英國獨立黨黨魁法拉吉,也先後表態,不玩了。不禁讓我們想問,在民主公投之後,為何英國政壇、與民眾,出現如此劇烈,又令人意想不到的反應?新聞最聚焦,帶您解析。

桑德蘭鎮計票官員 Sue Stanhope(2016.06.24):「選擇留歐的總票數是51930票。選擇脫歐的總票數是82000。」

24號,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出爐,脫歐派以51.89%,壓過留歐派的48.11%,以將近四個百分點的差距勝出。

時任英國獨立黨黨魁 法拉吉(2016.06.24):「讓6月23日留在我們的歷史上,作為我們的獨立紀念日。」

奪回主權,重返榮耀的英國人,或許得到了他們想要的,針對歐洲移民、難民、恐怖主義與邊境控管上的政策緊縮。但隨之而來的問題是,英國即將面對各種危機以及瀕臨解體的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

FRANCE 24電視台(2016.06.24):「讓我們來看到貨幣市場的情況,英鎊已經跌到31年來的新低,英鎊兌美元大貶10%,英鎊兌歐元也是相同情形。」

公投結果不同於先前預估,投資市場反應不及,英鎊跳崖大貶10%,創下1985年以來新紀錄。許多英國人大夢初醒,後悔選擇脫歐。

英國民眾:「今天早上我醒來,突然想起,噢,天啊!其實我們應該要留在歐盟。(你投脫歐。)我是投脫歐沒錯,我原本還沒決定,但我想,我真的這麼想,我認為很多人都嚇到了,雖然知道我們投什麼,我還是認為,大家都會覺得,我們應該還是會留在歐盟。」

英國民眾:「我很驚訝我們真的選擇脫歐,我沒想到會像我選擇的那樣,我沒想到會這麼嚴重,我只想說我們會留在歐盟。接下來幾個月我們要面對許多不確定性,我認為我應該改變我的選擇,是啊,相當擔心。」

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嚴震生:「我覺得,大家一開始都是,有點抗議不爽,那希望留歐派被嚇到之後,會願意去更跟歐盟去談出一些,英國的一些例外,譬如說,難民也好,或者說是這 些東歐來的,在歐洲當中,他們子女未來的規劃的問題,這一些,他能夠做一些讓步。但是大家都沒想到這個公投竟然會過半。」

不過,更讓民眾驚嚇的還有。

英國首相 卡麥隆(2016.06.24):「英國人民已經做出明確決定,選擇走一條不同的道路,因此,我認為這個國家需要一位新的領導人,帶領它像這個方向邁進。」

前倫敦市長 強生(2016.06.30):「在請教我的同僚,與了解國會整體的觀點之後,我做出了結論,那個人,不會是我。」

公投結果出爐之後,不只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當天宣布辭職,公投一週之後,大力鼓吹脫歐,有望接任卡麥隆職位的前倫敦市長強生(Boris Johnson)也閃退,表示不競選黨魁,更驚人的是英國獨立黨(UKIP)黨魁法拉吉(Nigel Farage)也在幾天後宣布,辭去黨魁職務。一顆顆政壇震撼彈讓英國民眾驚愕連連。

時任英國獨立黨黨魁 法拉吉(2016.07.04):「我現在覺得,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在選舉過程中,就像我說的,我想找回我的國家。今天我要說的是,我想找回我的生活,而且就是現在,謝謝。」

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嚴震生:「脫歐完了以後,他們沒有想到就是說,這樣的一個表態,歐盟就請你趕快,你既然要離開了就離開的乾乾淨淨,趕快走。而不是說這是一個假投票,讓你 還可以跟歐盟做一個討價還價的籌碼,沒有這回事。所以現在的狀況對強森也好,對法拉吉也好,他們覺得,反而是一個燙手山芋了。」

公投結果出爐之後,英國《金融時報》將各區的公投結果與「年齡」、「教育程度」、「階級」比對後發現:人口越年長的地區,越傾向脫歐;16到64歲之間,沒有大學畢業所佔人口越多的地區,越傾向脫歐;非技術勞工人口越多的地區,也越傾向脫歐。

師大英語系約聘講師 多德:「很多西方國家的人,西歐的人,他們覺得全球化對他們並不好,在經濟層面,在社會層面或許也是,特別是藍領階級和工人階級的人。」

彰師大公教系助理教授 李毓峰:「在整個全球化跟歐洲一體化的過程中,總體的經濟利得還有獲得的經濟福利的分配是很不均的,輸者圈是很大的一個範圍,所以這一部分的情緒反彈是很大的。」

這樣的反彈情緒,也反映在英國研調機構Ipsos MORI的報告當中。報告發現,公投一週之後,選擇脫歐的民眾當中,有90%的人表示,如果有二次公投,還是會選擇脫歐。

在台英國留學生 龍高青:「我之前是要脫歐,現在還是,我還想脫歐。」

彰師大公教系助理教授 李毓峰:「不管是卡麥隆也好,或者是法拉吉也好,或者是強森也好,都在這樣的一個菁英思維下,首先判斷,脫歐不會成功。第二個,利用脫歐來獲得自己所要達 到的政治利益,跟政治目的,這是他們菁英的思維。可是對非菁英者來講,他們屬於輸者圈的,所以他們的判斷,對歐盟的理解,跟對歐盟的認同感,以及整個一體 化,他們經濟利益的被剝奪感,不是菁英階層能夠理解的。」

學者表示,像這樣反體制、反全球化的浪潮,不只表現在英國脫歐公投,美國的川普現象,也是同樣反應。

彰師大公教系助理教授 李毓峰:「所以還是要回到去檢討整個全球化下的政治經濟結構下,為什麼全球化經濟成長的果實,會被少數人所攫取,不能分享給大多數人。這個問題如果不解決 的話,我相信類似英國脫歐,或對於這樣的一種全球化跟一體化的反彈的政治現象一定是在繼續發生。」

接下來,英國與歐盟的脫歐談判,可能長達七年,此刻,英國社會正在面對赤裸的社會階層對抗,菁英人物的政治計算,公民社會的力量反撲,以及弄假成真之後的骨牌效應,不只英國,整個歐洲,乃至全球,或許都得在這場脫歐風暴中,從新思考,聯盟與個體,合作與獨立的深刻問題。

採訪撰稿:張祺翎
攝影後製:高健倫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