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報復:武漢淹城 今日點擊(2580-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13 日訊】        提要
大自然的報復:武漢淹城
達林首次披露在中國遭拘23天的經歷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武漢大水退到什麼程度我們不知道,然後說湖南呢也決堤了,而福建呢遭受了颱風的襲擊,我不知道那是福清還是哪兒,說有一個縣死了200人還是500人,大壩決堤了,是因為那些水庫都包給私人了,那私人都用水庫養魚,大概這麼個說法。而中共又在闢謠說那是謠言,而我看有人又拿出照片來,登出來說那是真的,反正就這麼一來一去就這種錯位了。

我個人的眼睛裡面,其實大家看到的是一種,是一種圍繞發生事情的真偽,很多朋友去探討、很多朋友去頂撞,或者說穿破這個體制之下的,本身的罪惡之一的欺騙。那就像考拉趙威這件事情一樣,說被假釋了,到現在這個人不露面,而就在微博上這麼傳來傳去。結果有朋友挺明確的說:原來考拉都是用iphone6去上微博的,傳遞這些內容的,他說現在不是,我們看到現在是在什麼派出所,還是在哪兒傳出來的,因為查他的ip地址可以查到。

大自然的報復:武漢淹城

到底在這種洪水災害中,死去多少中國人,這消息是真的是假的,人們寧可信是真的,寧可相信謠言,而絕不信有任何官方背景的概念。大水,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大自然的報復,武漢淹城。何清漣女士在她博客裡寫的,30日以來,中國長江中下游嚴重洪澇災害,那受災3,300萬,湖北嚴重17個市、80個縣、1,160萬人受災。官方宣傳是老套路,那政府如何關心疾苦,軍隊如何奮不顧身,但是在何清漣女士的眼睛裡認為有幾個關鍵的:三峽與洪災的關係被質疑,湖北成為重災區,那武漢自己成為了一個大湖,她說這是關鍵的。

那武漢被淹、填湖造地的孽報,何清漣女士人家是有學識的啦,但這種報應的說法,大家都承認,對不對?你說我迷信也好,你說我這個也好說我那個也好,在我的眼睛裡,人就是這麼回事兒。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報孽的說法就是相信天地人合一,相信人做的一切都有相應的結果,今天做的一切,就是你明天出事情的原因;你今天遭遇的一切,就是你昨天所作所為的報應。那至於武漢,對吧!百湖之城,結果發大水成為一個湖了,多呢叨?是,真呢叨。所以這是一個被報應,他填湖為什麼?蓋房子、掙錢嘛,對不對?填上湖,本來在湖邊弄點別墅多好啊!我看過一個照片,說那是一個別墅區,結果水來了把這別墅區變成了小島了,說你看這景緻得漲價,買不起別墅的人就笑說得漲價,就這麼回事,對吧!所以你就知道自己被報應時的簡單的場面了。

第三個提到:她說清朝官員比本朝官員更有環保意識。我個人的看法,無論前面的歷朝歷代、封建的社會,大家說殘暴啊,怎麼這個那個,很多的我們學到的知識是被共產黨宣傳的,它把歷史的真相改了,給它之所用,這是我們得到的歷史。所謂歷史的概念,被改變的欺騙的歷史的概念,形成了我們腦袋中的觀念,說歷史上很多暴君啊,那都是封建制度、迷信,對吧!他們封建也好、他們迷信也好,你記住:他們永遠沒有說過黨性高於人性的話,他永遠沒有說過擁有黨性就不能有人性,所以他們永遠不會把人稱為高級動物,這是根本的問題。共產黨從根本上去否定,人的本身的概念,這是它的邪惡。

共產黨最邪惡的做法,對人的基本、對人本身的汙辱,現在一直持續著,把那些被抓的人,被他們抓的人,直接上CCTV亮相、認罪,然後你就慘了,對不對?這是直接嘲笑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直接以汙辱人的方式,來達到它的目的。它為什麼會汙辱人?就是我剛才說的,當人們認為共產黨的存在,就是高級動物和人是猴變的時候,它採取汙辱的方式,在它手裡是用得非常順手。當官的話這東西能解決問題,解決什麼問題?我想讓這人變成猴;他就說自己是猴,我想讓這個人變成強姦犯,他自己就承認。所以我順手,死了他。

達林首次披露在中國遭拘23天的經歷

達林,這是在電視上認罪的外國人、瑞典人,在前一段時間出現的。他被遣送出國之後,那紐約時報對他進行了專訪,他披露自己在中國,遭到23天拘押的經歷。文章介紹說:達林在北京的一個祕密地點,被關押第10天的時候,中共的國家安全官員給了他一個驚喜,而那個時候,比他聽到自己在樓上的牢房裡,有人被打更令他驚訝的東西。他說給他看到的文件,是與他在中國創辦的,幫助人們獲得法律服務的機構有關,文件中包括自己的員工、合作夥伴和被資助者的名單。而這一份文件,是來自於華盛頓的美國非營利組織,國家民主基金會所準備的,該基金會很大程度上,得到美國國會的資助。

所以他的機構是提供法律服務的,那這是一種人權支助,很多人西方社會有很多這樣的基金,專門幫助那些被壓迫、被把人性斥為狗屁的那樣的國度裡,那樣的政權裡那些被壓迫的人,這就是共產黨說的叫反華勢力,對不對?反華勢力盜用了國家的稱號,華嘛,中華嘛。可是盜用了國家中華的稱號,而中華民族不是它的,是被它強姦的,它的理念是馬克思的,老外強姦了中國人,而今天中國人卻接受這種理念,就這麼點邪惡,不大但非常狠,非常邪惡。所以這裡面它是翻譯出來的文章,我看了通篇的概念,它就講說:達林在中國創造了這麼個機構,跟誰創建的?王全璋。而這份機構它獲得了,美國國會的這種基金的資助,而卻成為了他被抓的理由。

達林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描述自己的遭遇說:為了人們了解中國安全機構,把懷疑的矛頭指向國外的非政府組織,並不惜餘力地監督這些組織的做法,提供了一個異常清晰的視角。這種非政府組織,這樣的基金的資助,就是維護人性的。那在一個滅絕人性的強權的環境中,維護著人性者就是它的挑戰,對吧!就是顛覆中共的力量,這是一點都沒錯的,所以事情的根本的原因就在這裡。所以在他看來,真正的建設公民社會,在得到西方非政府組織的幫助的,本身的背景之下,就是破壞了共產黨的統治。當然它這個說法是放在了習近平頭上,這就是我跟大家說的,只要你共產黨在一天,依法治國、依憲治國是騙人的。

文章介紹說:達林被驅逐出境之後,紐約時報的記者找到他,而他正在試圖重振旗鼓,而中共當局越來越頻繁的,讓人在電視上認罪的方式,來恐嚇外國人和他們的中國同事,而且很少有人事後,敢公開談論自己的經歷,這是最關鍵的。所以達林認為自己中國的朋友,不會面臨被報復之後,他才會接受採訪,所以這都是滅絕人性的做法。而達林描繪講說,在自己被關押的時候,有人恐嚇他,有人恐嚇他,讓他就是,不讓他睡覺,讓他開著大燈去審訊他。那因為他是外國人,他是瑞典人,然後他直接講這是違反國際法的,違反國際人權法的,結果共產黨那些警察,就不敢這麼對他做了。

我這話,這個非常有趣的,但非常邪惡的,你記住:今天的中國的警察,拿了那一點點狗屁錢,扭過臉來可以把他眼中,和手裡的普通的中國人,像猴一樣、像牲口一樣對待,這是最邪惡的地方。但是當一個老外坐在他面前的時候,他自身就矮半截,他自己就卑賤的承認人家是人,這是中國人的被洗腦後的邪惡。

那達林自己在被關押期間也聽到了,他的同事被打的淒慘的樣,所以中國的社會,是一個共產黨存在的社會、是個魔鬼的社會,這是真真切切的生命的狀況。而這個狀況的本身,又有著命運本身的概念,讓今天中國人受此苦難,能夠理解到命運的本身,理解到自己做人的珍貴。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