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拉斯襲警震驚全美 背後的原因為何? 熱點互動(1486)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13 日訊】
【熱點互動】(1486)達拉斯襲警震驚全美 背後的原因為何:上週四,美國達拉斯發生911後最大的襲警案,五名警察被一名槍手殺害,而在此之前,美國接連發生兩起警察槍殺非裔美國人的事件,也是這次達拉斯事件的導火索。那麼,6月份又在奧蘭多的酒吧發生了美國歷史上最慘烈的槍擊案,這種種事件引發了美國人對槍支的管制和對種族衝突的關注和討論,許多人在震驚之餘,都表示不理解這些事情,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這些惡性事件頻頻發生?那麼其中種族衝突的因素有多大?槍支管制能起作用嗎?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上週四,美國達拉斯發生「911」之後最大的襲警案,5名警察被一名槍手殺害。

在此之前,美國接連發生二起警察槍殺非裔美國人的事件,也是這一次達拉斯事件的導火索;6月份又在奧蘭多的酒吧發生了美國歷史上最慘烈的槍擊案。這種種事件引發了美國人持續對槍枝管制和種族衝突的關注和討論,許多人在震驚之餘,都表示不理解這些事情。

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這些惡性事件頻頻發生?其中種族衝突的因素有多大?槍枝管制能起作用嗎?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討論和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另一位是通過Skype連線的旅美獨立政論家曹長青先生,歡迎二位。

傑森/曹長青: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在節目開始,我們先看一段新聞短片。

週四晚間,在達拉斯民眾抗議黑人連遭警察射殺的活動結束後,事先埋伏在附近的一名槍手突然向執勤警察發動襲擊,5名警察在襲擊中喪生,7名警察受傷,同時也傷及兩名現場的民眾。

警方表示,這是一起經過精心策劃的襲擊事件,槍手是25歲的米卡・澤維爾・約翰遜(Micah Xavier Johnson),非洲裔,曾在美軍預備役服役6年,並曾前往阿富汗執行任務。

在槍殺了5名警察後,約翰遜一度與警方展開對峙,並聲稱對最近發生的警察射殺黑人事件十分不滿,因此想要殺死白人,尤其是白人警察。最終,約翰遜被警方派出的機器人炸彈炸死。 

達拉斯襲警槍案的發生,令美國上下極為震驚,正在波蘭參加北約峰會的美國總統奧巴馬通過電話請達拉斯市長轉達對民眾的慰問,並指出,近期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並非是針對某一族裔的問題,而是全美國的問題。

美國司法部長林奇明確表示,解決種族間問題的辦法,絕不是暴力。 

華府居民(Kristen Franklin):「我覺得很可怕,讓人無法解釋。今早,我10歲的兒子看到這條新聞,我試圖向他解釋,但卻找不到合適的詞來描述,無論是這週稍早被警察槍殺的受害者,還是昨晚被槍殺的警官。」

中午,達拉斯市長羅林斯與數百名民眾一同來到感恩廣場舉行集會,悼念在前一天的槍案中遇難的5名警官。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討論的題目是上週發生的達拉斯襲警案,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傑森,先請問您。這起事件發生的大背景,是前兩天剛剛發生過警察槍殺非裔美國人的事件,全美各地有很多抗議浪潮。請簡單介紹這兩起事件,您認為是不是達拉斯襲警案的直接導火索?

傑森:「警察槍殺非裔」這種說法,我聽著好像有點讓我覺得……事實上是兩起事件。在美國,每天發生成千上萬的違法事件,警察處理過程中執法過度,造成執法對象死亡。這兩起案件被拿出來是因為這倆人是非裔。

主持人:對,也許我們應該說是「槍擊」。

傑森:一起事件是發生在路易斯安那州,當地有一名黑人正在賣CD,警察接到報告:這位賣CD的人用槍威脅別人。警察過來以後就想制伏他,當時旁邊的人攝下畫面,警察已經把這個人按到了地上,結果不知道什麼原因,警察居然對著這個人開了兩槍,把他打死了。緊接著第二天、星期三,在明尼蘇達州聖保羅郊外某地,有一個黑人跟他的女朋友以及女友的孩子一塊開車的時候,警察因為車燈什麼問題,讓這個人停車,不知道怎麼發生了誤解,警察開了4槍,把這個黑人駕駛打死了。當時旁邊坐著的女朋友,有現場錄像,並直接將錄像帶不時在臉書上播出。警察以為他要掏槍,這位黑人的女友說,事實上他是要掏駕照。顯然是誤解。

這兩起事件,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媒體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爆一條類似事件,現在形成一項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這項運動已經使得警察和黑人社區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張。

星期四發生的襲警事件,執行的人約翰遜的說法明確,他說,在過去這段時間,對於黑人被警察殺害,他非常惱怒,過去這兩天爆出的案件是決定他行為的直接原因。某種程度上講,前面兩起事件可以說是導火索。

警察跟黑人之間的衝突,這並不是第一類襲警,我們知道,前一段時間有一名黑人從巴爾的摩到紐約,直接射殺2名坐在警車裡的警察。「襲警」這件事,就包括達拉斯的襲警案之後,美國媒體也在簡略報導同時還有喬治亞州等三個地方的警察受到襲擊。

主持人:其實之前的紐約華裔警官也是,他的葬禮很多人出席。

傑森:對,就是我談到的黑人襲擊警察的事。一些媒體不知道為什麼一開始就把事情描述成警察和黑人之間的鬥爭。事實上在我看來,絕不是針對這個族裔的,比如前一段時間,巴爾的摩有一名黑人在押運的過程中在車上死掉了,當時引起巴爾的摩的暴亂。押送他的6名警察當中有3名是黑人,所以這怎麼可能是種族問題呢?!不知道什麼原因,媒體卻逐漸地一直把這類事件聚焦成警察和黑人的事情,整個黑人族裔立刻就顯示出跟警察的對立。

當然整體人都是很理智的,但是任何群體都有極端的、不正常的人,不管是當時紐約襲擊警察的黑人或包括約翰遜就是極端人群的一個代表。

主持人:我們等一下再探討媒體在這類事件中能起到的作用。我想請問曹長青先生,剛才傑森也談到,在這1、2年,已經多次有這樣的事情,比如警察對於黑人執法過程中可能過度,很多的抗議和示威又在各地發生,直到發生單獨槍殺警察的事件。您認為這些事件背後的真正原因是什麼?種族成分占多大因素?

曹長青:占的因素不是很大,尤其是制度上歧視黑人在美國是不存在的。我們剛才在新聞畫面上看到,司法部長就是黑人女性,美國總統也是黑人呀,黑人當選了美國總統;黑人女性出任美國司法部長、美國司法界最高首長,這就標誌著制度性的歧視黑人在美國是不存在的。

第二,現在發生這麼多黑人被警察槍殺或者造成惡性事件,這個事件怎麼看?我不認為警察有意的因為膚色而槍殺某一個族群的人,這是不存在的。到現在為止發生的這些惡性事件,沒有一個在陪審員和司法審判中發現任何一個警察的動機因為對方是黑人,就必須把黑人幹掉,沒有。所以制度性的種族歧視黑人是不存在的。但是現在黑人示威遊行,強調「黑人的命也是命」,黑人的命很重要。

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先生昨天在福克斯電視台說,這個口號是種族主義口號。黑人的命是重要的,那白人的命不重要嗎?華裔的命不重要嗎?中國人的命不重要嗎?臺灣人的命不重要嗎?西裔的命不重要嗎?所有人的生命都是重要的,單獨提出一個族裔,就有種族主義。這是做過檢察官的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的看法。

我們看看,今天為什麼這麼多黑人發生意外、發生被槍殺等等?根本的原因現在看來,不是因為黑人被槍殺的比例高,背後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黑人犯罪率比較高。現在黑人包括一些左派的媒體老是強調:你看,多少黑人被打死了!白人打死不少呀,黑人被警察打死的比例是白人的2.5倍。但是他沒有說另外一句話,黑人的犯罪率是白人的7倍。

我們看看過去這些年,根據美國司法部的報告,在美國的黑人男子29%,這麼高的比例,接近1/3,都有一次蹲過監獄的紀錄,說明你犯罪率高嘛。現在黑人大家知道,黑人在美國人口的比例是13.6%,可是黑人在美國的犯罪率是47%。所以從1977年到1998年這21年,有五千多人判處死刑,其中47%是黑人。從這些例子來看,種族並不是主要的問題,還是犯罪率的問題。

主持人:好的,傑森有什麼補充呢?

傑森:其實關於「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怎麼解讀的問題,我更傾向於把它解讀成不是說只有黑人的命重要,我更把它解讀成黑人的命也重要。事實上我同意曹長青說的一點,制度上黑人是沒有被歧視的;另外,美國社會的基石是各民族各種族共融,這個基石決定了美國如果有任何一個方向上沒有言論自由,就是種族主義的問題,所以說從表面上、人的行為上,也不可能有明顯的種族主義的傾向。

但是我想整個目前不管是「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這樣子的運動所針對的社會現象是什麼呢?是人意識中潛在的對黑人人群這種自己都意識不到的,可能有一種特殊的想法。這是一個好像有點因果,雞生蛋、蛋生雞的過程,某種意義上講的話,有的時候警察很可能在黑人居住比較多的這個社區,可能那個精神就有點過於緊張。

你比如前段時間有個華裔的警察叫Peter梁,他在一個主要是黑人的社區大樓裡頭值班的時候,整個樓是漆黑一片的,他突然門一響,他緊張的就扣動扳機了,因為黑幢幢的,他根本就看不見是誰,他不知道那個響的人是黑人是白人,他都不知道,結果子彈打到牆上彈回來,把一個黑人打死了。你說這個難道是種族問題嗎?不是的!但是你說這個人的精神的緊張來自哪?可能是來自於對整個黑人社區的內心中的恐懼感。

另外,包括這次明尼蘇達這個警察,為什麼這個人去摸口袋的時候,他第一想到的就是開槍呢?因為看到黑人相對來說的話,針對的不管是一般的警察,還是普通人,他可能內心中都有一種好像莫名其妙的緊張感,讓黑人生命也重要,可能就是針對這種潛在的,針對這個族裔的這種你說是偏見也好,你說是潛意識的這種行為也好,所以說它可能是針對這樣的東西。

這個東西的話其實是非常深層的東西,這個東西不是說是你靠暴力可以解決的,這種東西更多的是雙方面的,一方面作為黑人的社區本身有一定要做的事情,同時的話,其他族裔也應該一次次的提醒自己,針對每一個人應該看這個人,而不是看他的膚色,每一個人哪怕你是有什麼樣的觀念,你都應該把他做一個獨立的人來對待的,這事實上是美國一再要強調的,美國這個社會它的基石就是各種族共融,沒有任何退路,任何使得這個種族問題提升的現象都可能使整個美國社會分崩離析。

所以說在這個事情上是不容質疑的,每個作為美國生活的人,你都應該努力的在種族共融、種族消除偏見,包括表面和深層的偏見上努力,而不能在這個方面做出任何的一點點推動的這種事情。

主持人:好。

曹長青:剛才傑森你強調這個恐懼,每個人看到黑人有時候有恐懼或者緊張啊,那為什麼有緊張?為什麼有恐懼?擔心你自己生命安全有危險嘛。那今天我要在紐約大街上下半夜看見黑人過來,我就恐懼啊,那你說我是偏見、種族歧視,還是怎麼樣?我當然是恐懼啊,因為黑人犯罪率高啊,他可能襲擊我啊。包括一個黑人領袖在說啦,他說有一次半夜走在街上,突然後背有一群人的腳步聲,他非常恐懼,結果一回頭看見是一群白人孩子,他心裡放心了。那這個就說明問題。

包括一個黑人出租車司機在紐約,他說下半夜在街頭有黑人攔車,他從來不停,他說這個對我的黑人同胞是不公平的,但是他說如果我一次判斷錯誤,我就付出不可承受的代價。那這個你說是種族歧視,還是什麼?這跟什麼有關係?跟背後你的犯罪率那麼高有關係嘛!

那今天你怎麼改變這個問題?你靠遊行、靠示威、靠打砸搶、靠殺害白人警察,不能解決問題!你必須這個族裔自己要檢討,尤其黑人知識份子負很大責任,你不能老煽動族裔的對立、黑白的對立,而檢討這個族裔為什麼犯罪率這麼高?怎麼解決這些問題?這樣你這個族裔靠你自己站立起來,才贏得其他族裔的尊重。否則別人不敢說話,動不動說種族歧視,不敢說話,不敢說話的結果導致你能改變嗎?這個真正是別的族裔發自內心的,不是你強迫的。

主持人:好,了解。

傑森:但是問題是這個事情不管怎麼說,我自己的感覺上,看見黑人恐懼這種東西,事實上是應該我們要普遍克服的。

主持人:而且尤其對於警察來講的話,可能你特別需要克服,因為你是在執法。

傑森:對,警察作為這個職業的話,更應該要努力的克服這個事情,雖然我們知道大家在心裡上可能很多人有這樣的作用,但是我還是那個話,在美國這個社會,任何撼動各族裔共融這樣子的做法,都是在摧毀美國最根本的基石。

主持人:其實我覺得這種暴力的反應,它就是在撼動這個基石。

傑森:對,但是問題是這樣子的,問題是你說你讓黑人做一個族群,立刻能做出一個表率,族群的一個樣子,使得大家消除這個偏見,但是這個事情對於每一人來說,他都是非常難做到的,因為他是個族群,奧巴馬做了總統,奧巴馬對於黑人這個族群主要說的話就是man up,他為什麼要說這個man up?因為很多美國家庭從小都沒有父親的成長環境,所以說你怎麼可能讓這個族群迅速的在一代兩代的時間裡頭立刻變化起來呢?那麼在他不變化之前,難道我們始終要保持這樣一個態度針對這個族群嗎?

我自己感覺上,是的,有的時候每個人都有自我保護的意識,但是與此同時的話,在美國的社會你又必須強調自己作為一個多元化國、是個社會的一員,你必須要克服這個想法。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線上因為已經有兩位觀眾,我們先接一下觀眾電話,一位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關於這個背後的原因,當然是最近幾年來,尤其是最近將近10年來,常常有白人警察誤殺黑人的事件,有時候可能是故意槍殺的,不過這個比較少一點。那麼還有就是美國的退伍軍人詹森,他就是太衝動了,他這樣一衝動殺掉5名白人警察,甚至50名、500名、5千名、5萬名,這樣他就保證以後白人警察就不會再誤殺黑人嗎?太衝動是解決不了這問題的,應該循法律途徑,或者是循其它正義的途徑。

主持人:好,謝謝。曹長青先生,很快問您一個問題,因為剛才傑森提到了媒體在這種事件中的作用,那我想也問您一下,因為有些媒體在這個事件發生之後,標題是比較聳動,說黑人對警察的戰爭。那您怎麼看媒體在這樣的事情中應該起到的作用?

曹長青:剛才傑森很強調我們個人要克服的恐懼,當然你這麼說的話比較政治正確,我們說個人克制,消除這種恐懼,但是現實這恐懼存在的。另外,今天我特別強調黑人族裔知識份子要負責任;另外一個,今天造成這種局面,和美國現在的政府執政黨,以及現在的美國的左派媒體,有相當的直接的責任。

你看這次殺害白人警察這個事件,當時事件發生的時候,美國左翼媒體CNN報導什麼?報導一個當時被誤抓的黑人青年,報導他。當時警察不知道各方的情況,馬上抓到一個人,感到可疑,抓到發現不是就放掉了。那CNN完全就報導這個,不報導5名被殺害的白人警察他們的家屬、他們的情況,就煽動黑白的對立,這個是左翼媒體政治正確,或者製造族裔對立的一個問題。

第二個是美國政府的責任,今天我們大家說選擇,為什麼選了奧巴馬作總統?希望黑白和解嘛,希望族裔和解嘛,包括今天黑人在美國才占13%啊,沒有多數白人投票,奧巴馬憑什麼當上總統?當不上的嘛!很多白人投了票,為什麼投票?有個懺悔的心理,當年美國有黑奴的制度,就要補償,有懺悔這個心理,選擇了他。選擇了奧巴馬上台之後,過去8年你看看吧,美國的黑白問題更加的嚴重對立,和奧巴馬政府對立有相當大的關係。

每次黑人出現問題了,白人警察殺了黑人了,很多情況都是誤殺的,最後都有陪審員的審判啊,都是判警察無罪的。在這種情況下,奧巴馬政府往往在第一時間派法務部長、司法部長去慰問那個受害的青年,搧動族裔對立,現在這邊黑人比以往更加的強烈、更加激烈,就是他們覺得我們有總統呀,總統是黑人呀,給我們撐腰,這才是一個問題。

今天,傑森強調族裔的和諧,族裔的和諧不僅包括白人的努力、亞裔的努力,也包括黑人自己也要努力,包括黑人總統也要努力,放棄你這個黑人的總統,當全國人民的總統。

傑森:其實我是覺得曹先生對於這個黑人的要求,我是覺得有點不現實的,但是就是說奧巴馬在這整個事情的處理過程中,我覺得他還是比較理性的。

主持人:對,這個其實就是我要說的一個,就是奧巴馬他說他始終不認為美國社會像很多人認為那麼樣的對立、分裂。

傑森:對,這就是我想強調的一點,我覺得你如果說是在媒體上看美國社會,好像美國社會已經有點勢不兩立了,但是你一旦走出這個社會,你在街上的時候,你會發現這個社會是非常和諧正常的一個社會。本身來說的話,黑人警察在巡邏、白人警察在巡邏,你都覺得是警察;然後你去餐館裡頭,白人服務員、黑人服務員給你端來飯,你都覺得很親切。我覺得在此時此刻,大家更應該注意到事實上美國社會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多元文化、多種族共融的一個社會,它是一個典範。

那麼西方媒體,特別像CNN這樣的媒體,我非常反感的就是它譁眾取寵的一次一次的強調這是警察和種族之間的問題,美國每天有成千上萬的警察執法的過程,但是只要有一個執法的過程針對的是黑人,如果有出現這樣的事情,它一定要拿出來反覆強調。

事實上你要是只看CNN、只看美國那些主流媒體,你會覺得美國社會簡直不得了了。事實上這就是我要強調的概念,事實上這個主流媒體它為了商業利益、為了它的政治正確性的話,某種程度上講它承擔了很大的這種比如像約翰遜這樣的人思維方式出現的這種可能性。

主持人:對,其實我覺得這一點上可能您跟曹先生有共識,就是媒體應該起到一種讓大家能夠理性看待這個事情,而每一個情況都不同,而不是把它種族化。

我想問一下二位這個槍枝管制的問題,曹先生,這個奧蘭多的槍擊案也好,還是這一次的案件也好,很多人都在關注這個槍枝管制,那麼這兩個觀點的對立也很激烈,那麼您認為到底槍枝管制對於這些案件的預防有沒有作用?

曹長青:我覺得起的作用不是根本性的,根本性現在很大的一個爭議,到底是槍殺人,還是人殺人?今天如果美國如果全面禁止槍枝,他可以自己製造手榴彈,包括你看加州那次,他準備製造土製的一個炸藥方式,包括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他也沒有槍枝,兄弟倆用自製的炸彈呀,所以根本還是人的問題。

今天我們看看全世界有七個擁有槍枝最多的國家,結果他們平均的謀殺率每一年才十萬分之一點二,那全世界有九個擁有槍枝最少的國家,反而它的凶殺率更高,高於那個擁有槍枝多的國家,達到每十萬人四點四。我們再看看芝加哥,是美國槍殺率最高的城市之一,芝加哥在以前是完全禁止槍枝的,結果怎樣?芝加哥的凶殺率達到了百分之四十!剛才我提到全球擁有槍枝最多的國家凶殺率才十萬分之一點二,芝加哥達到十萬分之四十,這個你可以看得出來這多麼嚴重。這不是個槍枝問題,根本還是人的問題。

包括我們看看,剛才妳提到媒體的報導;還有一個,像華人的地區福利比較好,很多黑人到那裡去,黑人的單親母親,領了一堆孩子的單親母親達到百分之七十五,四個黑人女性三個單身領一些孩子,為什麼這麼多孩子呢?因為有社會福利,領福利,納稅人的錢被他們就占用了、領取了、享受了,然後這些孩子,一個人領那麼多孩子能教育好嗎?不能教育好。

所以包括你說警察發生誤殺,你不懂得見著警察你不可隨便舉動呀,隨便掏槍的動作呀,你說你掏駕照、掏什麼,不能掏呀!沒有這個教育、沒這個知識怎麼可能?所以這些都是根本性的問題,都需要黑人這個族裔的知識份子需要檢討來改進的。你想要別人尊重,不能用威脅的方式要求別人尊重你,必須別的族群發自內心的尊重你。

主持人:好,謝謝。傑森?

傑森:對,其實就是說有幾個問題剛才談了,第一,我們談到就是說這個單身母親的問題,事實上這個問題不是說這個女的要生那麼多孩子,然後單身就要生,是因為她的丈夫就甩他們走了,這就是奧巴馬說的,在黑人男人裡頭應該做一個丈夫和父親要承擔這個責任,就是說這個是他們自己要解決的問題,我們先不說了。換句話說,不是那些女的媽媽生孩就是為了拿福利。

再一個就是槍枝問題,槍枝問題事實上就是它的根本問題,中國人很不容易理解,好像禁槍就跟禁毒藥一樣,把它禁掉就完了。不,美國憲法中它要求就是說這個槍枝是給人民權利推翻政府的。但是事實上此時此刻大家也知道你拿個槍是推翻不了政府的,因為政府現在有原子彈,更多的是理念上的問題。但是關鍵問題,我覺得槍枝問題還是要稍微的做一些措施,你比如說攻擊性武器,衝鋒槍這種東西你是不需要讓一般人擁有的。

主持人:對,這一次的槍殺就是連發的槍枝。

傑森:事實上我們知道不管上次奧蘭多和這一次的、歷史上的,只要殺人超過十個的,一定是攻擊性武器衝鋒槍、自動步槍這樣的東西,這種東西事實上是可以禁止的,只要禁的話你殺的人不會這麼多,不會一次就快速的殺這麼多人。所以說我覺得槍枝問題不應該全禁,但是應該理智的對待,有些針對問題。

主持人:另外對人的背景調查可能……。

傑森:背景調查可能也會加強一些,有好處。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我們節目時間又到了,我們今天只能談到這裡,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