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長江大洪 三峽大壩世紀錯誤?!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16 日訊】近來長江中下游洪水氾濫,再次引發人們對三峽大壩抗洪功效的質疑。有專家揭露,由於三峽大壩的「清水下泄」,改變了整個河道的走勢,導致了今年長江下游的洪水。那麼備受爭議的三峽大壩,到底應該由誰負責?我們來看看。

歷時17年、耗資2000億元的三峽大壩投入使用後,長江的洪水卻有增無減,引發了人們對當年「三峽工程峻工之日,就是長江告別洪患之時」口號的質疑。

日前,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周建軍,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駁斥了「三峽包管一切」的說法。

周建軍指出三峽大壩防洪庫容計算錯誤的同時,還強調三峽大壩攔洪多了,水庫回水線會超過庫區移民線;另外,城陵磯水位現在抬高很多,荊江和洞庭湖還在沿用以前的水位進行防洪規劃,實際風險反而提高了。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則說,實際今年長江下游的洪水就是三峽大霸的「清水下泄」造成的。

旅德水利專家 王維洛:「三峽大壩的『清水下泄』,把長江原來 河道和兩邊的湖泊的關係改變了,整個河道的走勢改變了,而且改變的相當劇烈,有的地方原來是淤的地方,現在可能是挖深的,原來是挖深的地方現在可能是淤了。」

王維洛還表示,水庫要能夠做到防洪的話,庫容和水庫壩址處的年徑流量比要大於1,而三峽大壩的這個比例只有8%。

另外,三峽大壩在設計時的防洪庫容計算錯誤,也一直備受外界指責。三峽大壩作為河道型水庫,設計時卻按照靜態庫容來計算,導致算出的防洪庫容有221.5億立方米。

當時三峽工程的主要專家張光斗,明知道這一技術錯誤,卻在給中共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副主任郭樹言的信中,建議用犧牲長江航運的利益,來彌補計算中誇大的庫容量,並且說這件事在社會上公開是萬萬不行的,就這樣掩蓋了這個世紀工程中最嚴重的錯誤。

旅德水利專家 王維洛:「它現在蓄水蓄的最多的就是150幾米,再往上蓄,它就要淹很多的移民新村了,所以它的防洪的這個能力是很小的,以前的時候都靠它(中共)吹。」

有人揭露,三峽工程的質量也是張光斗吹出來的。張光斗在內部的說法是:三峽工程質量一般,不是豆腐渣,但是也不好,關鍵是進度趕得太快。

那麼,這麼大的工程為什麼急於動工又急於完成呢?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當時,踏著「六四」血跡上台的江澤民,權力尚不穩固,急於與李鵬結盟,因而親自出馬,力推三峽工程。

王維洛披露,1998年的洪水量並不大,但是中共中央違反長江防洪預案,不動用荊江防洪工程,湧高了水位,江澤民以此來控制軍權,吹捧三峽大壩。

旅德水利專家 王維洛:「湧高了水位,也就成為了江澤民調兵的主要的理由。江澤民調了幾十萬部隊到大堤上去,紅旗飄飄宣誓,部隊在江堤上向江澤民表示效忠,達到了江澤民控制部隊權力的目的。」

有評論認為,時值武漢大水之際,《財新網》登出此文,意在問責主建三峽大壩的罪人--江澤民。

新唐人電視 駱亞 採訪報導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