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責條例》 :聚焦「關鍵少數」 今日點擊 (2588-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21 日訊】        提要
《問責條例》聚焦「關鍵少數」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在Facebook上我發了個帖子 ,是有朋友在剛剛拿過來的,河北邯鄲發大水的樣子。說河北邯鄲市所有立交橋全都關閉了,就是全都給淹掉了。看那個發大水的場景呢,是一輛中型麵包車,在馬路上就被沖走了。然後沒過多長時間在Facebook上,北京的朋友就說,濤哥, 完了, 北京也在下大雨了。然後我看有一朋友傳來的照片,我沒太注意那是西便門啊,還是哪個立交橋,基本底下滿滿的都是水了。到我做節目的時候,我看朋友還說那雨還在下。

也就是說出現的場面,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呢,有點確實像當年1998年,江澤民上台那一年,就是他把陳希同幹掉那一年。我說過那一年非常詭異的,北從黑龍江、 松花江,一直南到珠江的水系,所有江, 所有江, 最後落在江字上,水都在發水,淹得一塌糊塗。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說在九江, 長江的九江,你要去廬山大都從九江上去。在九江那地方說抗汛的官員找王八吃,因為沖得馬路上到處都是。而那一年我印象很深就是,淮河非常詭異的出現了旱情。所以從南到北逢江發水,那應在了江澤民身上。那整個事情過來一直走到今天。所以一開始今年發水的時候,湖北發水的時候,很多朋友就說,濤哥是不是應對這圈畫完了?
保不齊的事,真的是保不齊的事, 這圈畫圓了。

愛國主義在這種背景之下,其實昨天我看到另外一個帖子,沒注意那是山東的, 還是河北的。那個警察去, 在馬路上,不是很多人抗議那個肯德基嗎,拉那橫幅。那橫幅都是紅布印的字, 對不對。那有人掏錢,我不相信有多少個人掏錢的, 對吧,這都是集體統一的。也就是說印這些東西, 你看吧 ,黨出來的東西跟共產黨掛在一起,都是統一標準的。那在西方正常社會人們抗議的,什麼樣都有。他拿什麼,有這樣的, 有那樣的,什麼樣的, 拿板子什麼樣都有。不, 共產黨抗議,愛國主義抗議永遠是統一的。

那警察也挺逗,有兩個警察看不過眼了,就摘它那個條幅,打起來了。你看那個人就問那警察, 你是中國人嗎,你就是漢奸, 你就是走狗, 你是中國人嗎?你是中國媽生的嗎?衝突了。衝突了之後,後來我看又來了個特警,因為警察跟這個特警、 公安,穿的服裝不太一樣。特警穿的黑的, 勸開了,那個場面非常有趣的。就是說它出現一個問題,有關愛國主義情操這問題,這情操去哪兒了?
是情操給它壓下去了呢,還是給它挑起來呢,上面有分歧。上面有分歧, 下面就會出現打架。

所以已經不像幾年前了。在外表化的過程中呢,習近平、 王岐山呢,他有他自己奮鬥的目標,一定的目標。有個朋友在Facebook上留言說,濤哥最近在國內一直討論問責制,一直討論問責制。那你讓我說目標非常明確,我說得非常清楚,
2016年1月分中紀委六中全會的目標,到現在沒實現, 還沒出結果呢。而這個結果是他全年的,唯一的一次作法的結果。而這個結果一定在六中全會之前出來。
什麼結果?習近平沿著紅色革命的老路,又走了一把。法廣這麼報的:北戴河開會前習近平長征紀念碑獻花,被指為中共繼承人形象裝身。北戴河會議有沒有,
這其實已經比較扯蛋的事兒了,因為那是老人干政的標誌。但利用北戴河會議本身做什麼?這段時間做什麼?

現在720之後,正式進入北戴河會議期間。這段時間的期間,這是非常有可能的。
強調習近平自己的正統性,就這麼點兒事兒。新華社講習近平18日到寧夏考察,
首站到達故園,向長征會師的紀念碑獻花,紀念三軍會師紀念館。習近平表示專程參觀這些地方,是為了緬懷先烈不忘初心。他用這樣的方式,透過宣傳表示他的紅二代的身分,表示他江山是他們家爹打下來的,來表示他最大的正統性。向誰表示?向黨內的所有的敵手表示,向他被他反腐打捏兒的所有的黨員表示。別人沒用的,你今天跟老百姓說這個沒用的。他表示他的身分的正統性。就對稱了說,將要被他打的人,是身分不正統,是竊取了他們父輩奮鬥的結果,是黨的叛徒 黨的內奸, 黨的公敵。

我跟大家早講過,他一定會用共產黨的,最純正的手法、 方式、 手段、 原則、 理念,幹死所有他在黨內的對手,這是他反腐的真正的目標。前面的所有的官,
無論他多大, 都是被個人反腐,以個人罪名下去。大家看到統一的形象,無論犯了多少罪,無論一開始被他們渲染了賺了多少錢,最後都從輕發落。都把那些被打下的東西當成墊腳石,打他最後一個。跟他的身分正統性本身,形成絕對對立的另外一個勢力,。我跟大家講過六中全會前,在我的眼睛裡江澤民死定了。

我剛才跟大家說了,朋友們在Facebook上跟我交流,就北京的人。說濤哥為什麼國內現在媒體,一直在集中說問責條例?因為他要用它,剛出來就用它。用它幹嘛? 用它把這事兒了了,用它去震懾今天在黨內全體高官。在黨內處級以上的官員,而且是一把手的,它是這個概念了, 來震攝壓。

共產黨的概念是什麼, 它怎麼統治,怎麼去統治人? 洗腦,用非常驚恐殘暴的手段,給每一個人內心的心靈中,營造極端恐懼的氛圍,讓他自己嚇死自己。
所以你看到自殺的,昨天又有自殺的, 副局級。你看到的自殺的、 玩命的,
跟自己玩命的, 跟自己過不去的,全都憂鬱了。他要不憂鬱才邪門呢。為什麼叫憂鬱,他不能說是黨的統治,給自己造成了恐懼,所有人都會死在這上頭。問責條例關鍵少數,這就是王岐山利用了共產黨真正殘酷的手段,恐懼, 營造恐懼,籠罩在全黨的官員的體系中。為了什麼 為了嚇死他們,出事的時候不讓他們動,就這麼點事兒,出事的時候不讓他們動。

《問責條例》聚焦「關鍵少數」

19日王岐山在人民日報第二版發表文章,自己的署名文章,強調了政治責任。 沒錯,幾集節目我跟大家已經提醒了啊,中紀委六中全會提到了政治責任。政治責任不是殺個人,政治責任是殺反黨集團。它說和此前提出的四個意識,要有政治意識、 大局意識、核心意識、 看齊意識,不就是強調,你們一定要看準跟習近平走, 對不對。那如果強調跟習近平走,要被他打的,犯了政治責任的人,一定是習近平的死對頭。我也跟大家說了,如果跟習近平平起平坐的,只有江澤民和胡錦濤,兩任活著的總書記。他只能打總書記, 他才不丟人。

然後提到說強調了忠誠。強調了忠誠不就是現任黨的官員體系,整體體系當中,是江澤民一手, 曾慶紅一手弄上來。曾慶紅原來是組織部長。從組織部長,然後又到了中央黨校任校長。在中央黨校任校長的過程中,又把這個,我們知道把蘇榮調到那兒去做黨校的常務副校長。所以這都是一條線, 完全是一條線。所以今天他不是個人反腐,他把那些人都已經抓起來控制起來了,然後就在他唯一的目標,說這些所有的東西的唯一的目標,來表明當明天後天,把江澤民、 曾慶紅掛出來打死的時候,他的合法性。

他的合法性, 他的黨內的這種理由,他的身分,他的一切的一切的基礎都向大家交代。我打死他, 把蛤蟆打死牠,把腿皮扒了, 把腿吃了蘸鹽了,你今天就酒喝了,是有理由的。 是因為什麼,是因為我們,他偏離了黨的這個黨的方向。
只有我們才是黨,他唯一強調的就是這個。所以共產黨一定死在共產黨的所有的它的原則之下。在打死它的領袖的過程中,共產黨的領袖打死共產黨的領袖,用共產黨的原則、 方針、 政策。最後讓共產黨自己死在自己手中。就像一條蛇吃自己尾巴,吞吞吞,最後吞死自己, 憋死自己,是非常一樣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